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798 雅昌公开课 >林俊廷《传承东方能量:科技美学与互动艺术》>[第3集]林俊廷:作品分享——重构《富春山居图》

视频信息

名称:林俊廷《传承东方能量:科技美学与互动艺术》林俊廷:作品分享——重构《富春山居图》
 

  主讲人介绍:

林俊廷

林俊廷

  林俊廷:新媒体艺术家。生于台北、定居上海,引领当代华人新媒体艺术风潮的代表性人物林俊廷,擅长以光影交织出浓厚诗意风格与人文关怀的互动科技艺术作品,是第一位获得美国洛克斐勒基金会ACC亚洲文化协会国巨科技艺术奖的台湾艺术家,在纽约Location One科技艺术中心驻地创作计划。

  导语:

  在东方美学的文化语境中,无论是文字书法水墨,还是气与道,一直都是中外艺术家不断探讨诠释的主题与境界。透过当代手法、新媒体艺术的转译,更能使文化经典与现代大众的生活精神交流互动。与此同时,艺术家立足于东西方科技文化互补的立场,深入剖析科技艺术创作的可能性,以期展现东方文化的特殊独特气韵。 

  主题:传承东方能量:科技美学与互动艺术

  第三部分:作品分享——重构《富春山居图》

  再来跟大家分享《富春山居图》。这个作品当时是在2011年的时候,我们共享馆做两年,刚刚成为说25人的团队,假设35人的团队做两年,只是这件事情,我们是真的赔钱做,为什么做这样的事情。其实有一些小项目,我希望所有的同事去看这些画看两年,看他会不会吐,看这些人谁会走到下一步,我觉得现在人太浮躁,今天我们这里面太多研究去做,包括前期策划做了大量非常多的研究,包括我自己都想吐了,有那么多事可以做,为什么只做这件事,不做别的。

林俊廷 重构《富春山居图》

林俊廷 重构《富春山居图》

  可是我们其实在这里学到很多东西,其实目前很多是我们规划的,只能说放了两个我们做的,因为其他部分我们觉得比较简单的就不做了,让别的团队去做,这是2011年的时候,我们做《富春山居图》,如果没记错的话是4月1号,台北故宫院长打电话给我,其实我跟他不认识,就见过一次面而已,2006年的时候在上海见过一次面,后来他当了故宫院长我也不知道,他就突然打电话给我,他说你知不知道《富春山居图》?我说我知道啊。他说你能不能做的比中国馆的《清明上河图》还好,我心里想哪有人开口就这样讲,后来我就硬着头皮说,你给我足够的时间、设备、还有经费,我保证做的比他好,不是说《清明上河图》做的不好,我那个时候其实讲这句话是讲给自己听的,不是讲给院长听的。为什么?

  因为别人先做的这个形式,你再怎么做都不会比他好的。你应该先发表,《清明上河图》一样,所有的人第一句话一定这样讲,如果今天我不这样对自己说的话,基本上这件事就可以不要做,所以就跟院长说给我足够的,当然我也给他难题,我说你给我足够的时间、设备跟经费,结果院长告诉我设备和经费都没有问题,但是没时间,我说没时间是什么时候?他说6月,今年,4月1号打电话给我,我就跟他说不可能,我直接回绝他,他就“你想一想吧,这是很大的事情”。他说我明天再打电话给你,结果明天换副院长打给我,讲一模一样的话,因为他说院长在立法院被询,所以就没有办法给我打电话,当然我口头没有答应他,可是后来我还是做吧,所以我从接到电话到做完,大概两个月时间。那个时候其实我跟他说,全世界没有人做得出来,我们觉得是因为黄公望保佑我们,所以我们才做得出来。

  看看我们做什么,一个是做两年,一个是做两个月,做到我们快没命了,做到几乎解散了。因为我们团队在上海、在台北,台北故宫是一根钉子都不能钉,所有的木板要防蛀,所有的电线要防火,所以很可怕,然后台北故宫的电量,没有办法支撑这个展览,所以我们还要拉电缆,为什么要跟你们讲这个,其实是公共的事务,有很多不在你预期,我们今天学艺术都很希望做更好,可是有时候你要去,加上不可抗拒的,你怎么再去把他扭转过来。

林俊廷 重构《富春山居图》

林俊廷 重构《富春山居图》

  我们两个月做出什么东西来,我其实是只花两个礼拜时间就提案,告诉他我要做什么,我们做出来的东西跟提案的是一模一样的。我做所有的东西,我不做重复的手法。这个我们在做《富春山居图》的时候,我们团队大量研究,从网络上从市面上买得到,台北故宫买得到,全部直接快递过来,我们团队就大力地去做研究,然后我跟你们讲我怎么做的。

  总共有五件作品:

  第一件作品是我跟黄公望对话的作品。这后面四件是博物馆展示的作品,要讲的是博物馆教育。

  第二讲是讲历史。

  第三件讲技法。

  第四件讲音乐性。

  第五件。总共五件作品叫做《山水觉》,觉醒的觉。开玩笑叫山水觉,我们两个月都没有好好睡过觉,我大概是全世界第一个睡在台北故宫北京故宫的人。

林俊廷 重构《富春山居图》

林俊廷 重构《富春山居图》

  台北故宫这个展,因为我自己也是艺术家,我不可能去帮助他们的艺术家做作品,那怎么办?院长说要做《富春山居图》,后来我也是大量阅读《富春山居图》,我发现《富春山居图》其实有很多的翻本。中国历代有很多的大画家都临摹《富春山居图》,因为它也是中国十大名画之一。我就在想到了唐代,如果由我来临摹,我怎么做?所以就变成我不是去帮黄公望做一个《富春山居图》,所以我刚刚讲到第一件事,是跟黄公望对话的作品。

  我怎么跟他对话呢?它是长卷,所以它看起来跟《清明上河图》的形式比较像。

  现在可以看到地上白白的,是我做石头在上面,不是真的石头,做真的立体的东西,因为我整个不是动画,《清明上河图》是一个超级大动画。我这个作品其实全部是时实交互的,我举个例子,因为我现在这个是高速摄影,可以看到地上这个叶子或者是酒杯,看到这个石头会转弯的。没有动画,其实这一次向右转,十分钟后也是向右转的,再十分钟还是向右转的,因为它是循环。我这个作品全部是交互运算,比如说向右转,你去推它就向左转,任何地方都可以去互动,所有的观众是可以在那边玩儿的。

  刚刚看到是高速摄影,冬春夏秋四季的变化。为什么这样做?因为黄公望据说《富春山居图》已经画4-7年了,所以我想黄公望也经历了好几个寒暑,我想象我如果是黄公望我的状态是什么。我是做了很多研究,比如说你看这个山,其实都是真的要去研究的。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披麻皴法是什么地形,我在这里都把它体现出来了,我不是随便做的。

林俊廷作品

林俊廷作品

  那你们看到《四季变化图》,冬春夏秋四季变化,因为我是第一个活着的艺术家在台北故宫做展览。台北故宫其实都是展览过去的人的作品,它从来没有展过活人的作品,所以我是第一个活着的在正殿的艺术家。我就在想,我既然打破了活人的这个传统,我就想我一定要打破故宫看展览的方式,如果你们去过台北故宫,它的展览是这样的,台北故宫看展览大部分人都很难进。有时候有一些人会讲电话,又会讲话。当然人家就做一个动作叫你别讲,就拿一个牌子就是这个符号,其实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有时候我会想跟人家分享或者是讨论作品,你们不让我讲,我就决定要打破看作品的方式。

  这个作品就是这样的互动,想象我如果是导览人员,你们是我旁边的观众,导览人员说你看有蝴蝶,他就比着那个蝴蝶,观众就傻傻的跟着看,最后蝴蝶飞到这个石头上,其实我故意安排的,石头前面刚好会有一个人,这个时候对着画面里边的人,里面的人听到了,他就给你一个回应。

  这里有趣的事发生了。我刚刚讲导览人员叫你别讲话,结果自己喊那么大声,他说喂,旁边的人一定吓一跳,可是导览人员又煞有其事地看着你,对面那个人又跟你挥手,这个人本来在喝酒,敬你一杯酒喝掉,但是这个人本来在弹琴,他看看你他弹的更厉害给你听,我会说这个人本来在砍树,他停下来看看你,他可能把柴收一收回家吃饭,他可能你一喊他帽子掉到水里去了。所以就是其实你一喊,里面的人分心了,或者是里面的人注意到你了,或者是里面的人给你回馈了。我就讲导览人员厉害,他是吓一跳,后来在笑,我刚刚看见有同学在笑,可是旁边的人吓一跳,更远的人他吓更大跳,为什么?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有人要喊这么大声,所以这个时候一喊喂,我旁边的人也是导览的人,我旁边的人都知道我在干嘛,他看到有蝴蝶,那个地方会有人,所以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远的人不知道,可是这个时候会有第二只蝴蝶再飞出来,第三只蝴蝶再飞出来,第四只蝴蝶会再飞出来,如果你是现场的观众你会怎么样,会叫吗?有的人敢叫,有的人不敢叫,有的摄影一定会有人叫,所以只要一喊第二声,你要看到又有一个人给他回应了,第三声就会出来了,所以这个时候就此起彼落,我告诉你总共只有8个人,有7处有人,没有两个人是在一起的,所以这个时候至少会喊个七八声,所以是不是所有的人吓一跳,后来觉得很好笑,后来他开始知道要找蝴蝶,他终于知道那个人要干嘛。

  还有一个是什么?比如说你一喊他,他在江的对面,在马路对面的人,你喊他,他听到表示什么?不远,这一喊叫就要670米,所以其实就穿越了,其实一开始大家一样是在玩儿,是在笑,是在等等等,甚至有外国人喊hello,可是没反映,因为他是中国人他听不懂,所以我在这里面藏了一些这样的东西,就变成很多人是玩一玩,他突然发现这怎么会是这样子。所以这就是让他回去想的东西。

林俊廷作品

林俊廷作品

  这是《曲水流觞》,这个酒杯本来它可能乌云密布、拨云见日,那么一个不一样了,反正越多人去互动,它的画面的变化就越丰富,我这个作品是大概9-12分钟的循环,如果没有什么人,大概9分钟循环一次,有人觉得更多,因为十二三分钟等等,我为什么要设定这个时间,不然人永远不走,大家从头一直在那里玩儿就好了,所以这一些也必须是计算,有很多朋友说你画出了黄公望心中的风景,我说错了,这是我心中的风景,我说黄公望心中的风景是《富春山居图》,只能说我用我的方式来跟他对话。

  后面讲的是博物馆展示,博物馆展示要谈的是教育,我们就在想教育怎么做,因为一般会去讲历史,就是年表,所以我们做了一个长卷,这个长卷其实是空白的,我们是学台北故宫固定化的方式,唯一的差别是没有前面的玻璃保护,所以你们可以看到大痴黄公望。我们就把这670年发生什么故事,找了十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把这个故事写成文、写成跋,介绍这670年来到底发生什么事,我们把时间节点做成印章,你们现在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些人的造像,这些其实有参考古画,所有印章也是按照年份,就是那个时期的美术风格或者是人物造型,全部都要按照那个时期美术风格去做,这个地方本来每一个地方是静态的,你去摸了以后会动态,你刚刚摸印章,印章发亮,所以你看上面。

  清顺治七年的时候烧成两段了,看到这里的时候,画突然就烧起来了,所有的人看到这里会吓一跳,这就是我要的。大家大概永远记得清顺治七年,这幅画烧成两段,所以才会一段在浙江博物馆,一段在台北故宫,这一段当然不是只有讲这个故事,有十个重要时间节点,包括乾隆皇帝为什么看错,国共内战,后来一个在台湾,一个在大陆,最后一个时间节点,当然是我做的那一年,所以总是要把自己做进去,可是我没有画进去,是做进去一个记录而已。

  再来是想技法。因为黄公望有教后世如何画山、画水、画树、画石,所以《写山水诀》,像我们说学书法永字八法一样,也是一个技法。观众准备写山水诀,如何画石、画山、画水 画树。我们没有让他自己画,所以你看这两条船,如果没有那两条船就会觉得像这幅,有那两条船都觉得不像,就是让观众按照这些布局,当他画完以后,左下角的一个台北故宫的章,大家只要摸故宫的章,就可以打印出来了,就可以卖给他了,我们是连这些都想进去,当然现在就不用了,微信扫码一扫就好了,所有的观众都想买,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在故宫展的时候,没有做买卖的动作,可是每个观众都问我们要不要卖。自己创作的《富春山居图》,你们看看藏的等于是新的富春山居图,短的是新的《剩山图》,因为浙博留下那一卷,后边那一段就叫《剩山图》,所以同时在讲这两件事。

林俊廷作品

林俊廷作品

  再来这个是讲音乐性,后世的学者研究《富春山居图》,它有很高的音乐性,我们就在想应该怎么做?《富春山居图》有很长,高低起伏,疏密宽广,我就在想应该怎么做,我是用移动的墙机械装置,再加上一盏灯,几卷有机玻璃,去切割跟雕刻成《富春山居图》,分成五个层次摆在上面,我请我的朋友去做音乐,我说你看《富春山居图》,山高你就做的气势磅礴,宽广你就做的优雅。说你看到树就什么特效,反正我说你就看着,这个山的走势去做音乐吧,当你摆在有机玻璃上形成后面的光影,就是《富春山居图》,你看前景会动的比后景快,是不是像我们坐火车,树都动的比较快,后面的山比较慢,像游江一样,所以我就用光跟影做出水墨。

  所以其实很多人是先听音乐,音乐以后,他走到前面才发现是有机玻璃,其实像刚刚说台北故宫的作品就是太当代了,我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所以我们就有这样的一个说法,因为黄公望是元代的大画家,他受谁影响,谁又受他影响,台北故宫在我们的展厅旁边,它有一个展十个艺术家的作品,不同年代,它是摆在那边,它希望观众去比对这些人的差异,可是观众怎么可能比对得出来,他又不是学这个系统的,可是这些学者他可能不会意识到观众看不出来,他就是摆在那里让你看。

  我后来就想那怎么做,因为我自己也是艺术家,我常常也在做座谈,比如说有时候艺术家联展的时候,策展人就会把艺术家招过来,过来我们谈一下大家的作品,比如说费老师肯定会说,埃利亚松的作品怎么样,其实会这样讲,我心里就在想,这十个画家活着的时候不一定认识,所以我就想,我就把他们的鬼魂招唤到故宫,让他们做一个对话。因为我的对话是怎么对话呢?其实所有学者对他们的研究,我转换成一个故事,让他们自己去对话。

  比如说我就放了九卷画作。除了黄公望,你看有哪一组,画什么时代,你看有一个李白,左边的,现在他换了一种画,比如说他想了解沈周,所以他把沈周的假画放上去,放上去以后,就出现了沈周临摹版的《富春山居图》,这时候其实就是把沈周召唤出来,这时候就会有一个说书人开始介绍沈周。

  这个其实是闽南语,这些是以前文人讲的话,我们就把所有的研究要转换成一个故事,让他们自己去对话,可是我们所有的对话是文言文,我们用古汉语的发音老师来发音,然后你们看到那个是布袋戏,我故意用布袋戏的原因是什么?因为布袋戏其实是在台湾发扬光大,只是以前在台湾,布袋戏是不能上大雅之堂的,布袋戏以前在国民党时代一开始还不能用,因为他是讲闽南语,国民党是不准讲闽南语,所以我们以前看这个的话偷偷看,后来就变成这种布袋戏都很厉害。在台湾发扬光大,我就要让它上殿堂,所以就故意用这个去做。

  但是还有一个是布袋戏,如果你手没放进去,它就是一个傀儡而已,就像一个躯壳,所以人上去他就回过来了,所以是鬼魂过来,右边是黄公望,他们是新鬼魂,所以他们是透明的。

  这里说沈周跟黄公望说,黄老师你觉得我画的山怎么样,他说你绘了三四次就平稳了,这是什么意思?因为你是临摹我的,所以其实你的笔锋就比较带劲了。他用这样的方式去讲,是不是所有的观众,比如说我想了解赵孟頫跟黄公望的关系,我只要把赵孟頫的画放上去,赵孟頫就出来跟黄公望对话,我把董其昌放上去,就是董其昌跟黄公望对话。所以看完大部分人有一个基本概念,这时候他再去隔壁看真迹的时候,他就知道怎么回事。

上传日期:2018年09月2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