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761 雅昌公开课 >林俊廷《传承东方能量:科技美学与互动艺术》>[第2集]林俊廷:作品分享——梦想馆

视频信息

名称:林俊廷《传承东方能量:科技美学与互动艺术》林俊廷:作品分享——梦想馆
 

  主讲人介绍:

林俊廷

林俊廷

  林俊廷:新媒体艺术家。生于台北、定居上海,引领当代华人新媒体艺术风潮的代表性人物林俊廷,擅长以光影交织出浓厚诗意风格与人文关怀的互动科技艺术作品,是第一位获得美国洛克斐勒基金会ACC亚洲文化协会国巨科技艺术奖的台湾艺术家,在纽约Location One科技艺术中心驻地创作计划。

  导语:

  在东方美学的文化语境中,无论是文字书法水墨,还是气与道,一直都是中外艺术家不断探讨诠释的主题与境界。透过当代手法、新媒体艺术的转译,更能使文化经典与现代大众的生活精神交流互动。与此同时,艺术家立足于东西方科技文化互补的立场,深入剖析科技艺术创作的可能性,以期展现东方文化的特殊独特气韵。 

  主题:传承东方能量:科技美学与互动艺术

  第二部分:作品分享——梦想馆

  因为我会挑一些比较不一样的,我现在都在艺术圈,我也不想说今天好像只能谈艺术,我也会谈一些不一样的。

  再来跟大家分享另外一个作品,是在2010年,这是属于公众的作品,这个我也在北京故宫演出过,这个就简单地看一下好了。都是互动的,我们在北京故宫的皇极殿前面演出,整个地板,比如说你看这个,它是一个风神,只要扇扇子的时候,地上的枯叶就会卷起来,你们看刚才前一张那个是这样。下一张,你看他手上扇子,看不清楚就表示他在扇扇子,这个人后来就跟着他,这个风神走到哪儿就卷到哪儿。

  我们再来看2010年。那个刚刚讲是公众的作品,公众的意思是什么?就是说这是在2010年的时候上海办世博会,台湾办花博会,花博会就是那个时候台北市政府请我做馆长,我们可以看一下Video。

  这个馆它本来只展半年,后来展两年,一开始我们设定的人数是3500个人,后来变6000个人,持续两年,每天6000个人。15分钟票就卖完了,以前没有像现在有微信。这两年这个作品都没有换,每天都这么多人去看。你看他肩膀都在动,他在深呼吸。

台湾花博会 林俊廷作品

台湾花博会 林俊廷作品

  要说明一下这个是怎么回事,其实我刚刚提到说花博会,就是在讲植物跟人,这个展馆是这么多的展馆里边唯一没有真花的馆,我刚刚提到在做花博会,可是却没有真花,可是这个馆确实最多人去看,比如说提到在做深呼吸的动作,前边的树就会长大,吸气树就长大,很多人其实一开始他会吸气树长大,可是很多人也会中间闭气,为什么?他看准不准,很多人都这样,所以闭气发现树真的不长了,他一开始是用玩的心态,可是当他发现隔壁的人树已经长大,所以这个时候他又赶快吸气,树就赶快长大了。为什么这样做?这是一个比较多元的,这个技术是什么技术?它本来是拿来用这个干嘛的?就是病人。

  我举一个例子,重病病人一般都会贴脉搏的,呼吸管是侦测我们呼吸心跳。这个机器就是无限的,他就是对着病人的,对着病人只要呼吸,病人没有呼吸心跳,他就通知救护站,可是这个硬件是台湾的工研院,就是工业技术研究院开发出来的,可是他面对病人,病人是躺在那里的,跟人站在那里是不一样的,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因为他这个技术侦测,还要经过一种运算,大概要三秒钟之后才有反映。

  我举个例子,你现在吸气,三秒钟之后才有,你会相信吗?我看好多人摇头,你一定不相信,所以我们整个技术团队,还要再去加上我们的感应方式跟运算法,两个一起侦测,那个时候为什么会用这个技术呢?因为那个时候工研院就希望这个技术看看还能怎么样用?除了用在病人身上,那还能怎么用,经过被人拿来用这个,可是我们用这个是不是恰到好处?我刚才讲的,人跟植物的关系是什么?就是氧气跟二氧化碳的交换,这不就是光合作用嘛,所以很多人其实他一开始只是在玩儿,只是在试它准不准,可是几次他发现,这就是光合作用。

台湾花博会 林俊廷作品

台湾花博会 林俊廷作品

  刚才提到脉搏,你说呼吸可以感受到,可是你感受到脉搏吗?其实感受得到。在这个地方有一点有趣的是因为那个蝶泳,我做了一个手掌大,我本身认为因为我们在这个提案当中,我们会很巧妙的去引导他们,不是说大家先把手放在上面,我们是很巧妙的方式去弄,当手放上去的时候,原本以为是只有一个人的手会放上去,因为一个蝶泳对照一个人手的大小,结果发现很多人都手贴在一起,那个时候我们就说试试,因为你的心跳你的脉搏跟大自然去沟通去交流,这个时候触发了蝶泳。

  其实那个时候,因为台湾现在状况不好,所以大家希望台湾更好,我们现在讲说集气,或者是怎么样,结果我后来发现,竟然很多人是手贴在一起,而且这些人互相不一定认识,现在人怎么可以,我这个大叔去贴在一个年轻女生的手上,可是这个时候大家已经忘记这个了,这其实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

  现在最难是我刚刚提到,360度这个部分你要做一个拼接,这个技术是有的。可是你要做到环形各个内容,现在没有人能做。

  因为艺术我会讲,刚刚你看吴宇森他说,他来跟我学习,他的电影,怎么可能吴宇森来跟我学习,其实他讲的是这个环形,这个脚本要怎么写,我这个没有规定观众要看哪边的,我是真正的环形,而且我是真的一镜到底,我们现在看到很多环形,都切一半,或者是切1/3,或者是切1/4,可能画面要么是断裂的,要么就是对照的,所以我在讲的其实是这个部分,就是吴宇森的那个影像。

林俊廷作品

林俊廷作品

  这个是我们在2009年就做出来的。为什么会讲这个,裸眼立体显示器。因为一般显示器转直视的可以用。可是裸眼立体显示器转直视就无效,可是很早之前,我就想开发这个东西,因为那个时候我也有,后来我跟工研院一起讨论,做这个东西出来,我们在2009年就开发出来了,我在去年才看到有别人做过,是没有改他的生产线就做出来了。因为我之前有去过,改生产线要好几亿,所以我不可能花几亿做这件事,我就开发出来。

  这个是感应的,你只要对着画面做一个的动作,成为一个一般的植物就等多了。

  这其实是我最后做的一个画面,你站在梦前馆去看台北市,比如说举一个例子,你看看这个方向,画面,其实真实的环境101就在这个地方。你看在后面,真实的馆在这里。

  我们一开始的画面是很多的萤火虫在郊外,最后画面是在台北市有很多的萤火虫,萤火虫飞到门口门就打开了,有很多观众非常感动,因为我跟国强老师在聊天的时候他也讲到,他的小朋友去山上找萤火虫,其实现在城市里缺这个东西,像我们谈这个东西,我们做这个画面到最后很多人很感动,都拍手。为什么?我不太想说今天这个台北市因为办了花博会,觉得城市更干净,连萤火虫都住进台北市了,所以有朋友讲说,这就是一个公共项目,我们不去谈艺术,可是我们去谈的就是生活,就是社会现象,就像你刚刚在看,其实很多专业的人来看,比如说画面都动画做的,很多人以为这是摄影。后来他发现原来是动画做的,有一些技术的,你就感觉怎么这么准,手一挥,这个画面就改变了,我刚刚讲这是2009年做的,那个时候。你现在做这个当然没问题,可是就在2009年的时候是不一样的。

  我刚才提到其实我们全部都是土法炼钢做出来的,要想办法去克服这些技术。不是说我有这个技术,我去套这个手法,我们从来不做这样的事。所以我就是属于比较公共项目的。所以刚刚第一个作品,我就是在表达自己的状态。

台湾花博会 林俊廷作品

台湾花博会 林俊廷作品

  第二个其实在讲,像刚刚看到的百合花,我就用这个例子。你们听这个音乐,其实我觉得不一定配,因为百合花其实是民进党的党花,我为什么故意把这个做上去,你看配这个音乐,其实是在日剧时代的音乐影响,所以我们在讲的就是,其实民进党就是用诉诸悲情,在欺骗台湾的老百姓,可是你看我们连这个都做进去了,可是看得懂的人能看得懂,看不懂的人觉得很好玩,所以我们在做整个作品其实是很多层次。所以我刚刚讲,包括植物学家来看,他会看到这个昆虫和植物的关系是什么?比如说怎么授粉,所以我们有的就是真实的跟植物学有关的,比如有一些就是去味的,我刚刚讲各个面向的人都会看到他想看的。

  包括刚刚讲科技走到这里,不知道下一步是什么?其实这个话不是我讲的,这是台湾很多的科技界大佬说的,这个展其实用了很多公司,比如说电脑我就用华硕的电脑,投影机我用台达电的投影机,比如说我刚刚讲的时候,用工研院的什么呼吸又去开发什么,然后启美光电跟我共同开发裸影立体显示器,所以我们其实是做了一件事,可是影响的是全面的。

  所以,这个梦想馆本来半年,结果后来展两年,政府觉得这个效益太大,你想想看,光门票收入多可怕,还有带动整个周边地价。我们这个地方是台北市最偏僻的地方,就连公交车都没有,一定表示很偏僻,因为我们做了这个以后,整个这个地方就活络起来了。

  我刚刚要说的是,刚刚也有同学跟我聊,他是做公共的艺术,我们的定义其实是公共的整个影响,所以我刚刚讲有科技大佬说科技走到这里,下一步是什么,不知道,可是他在这里看到了下一步是什么,比如我们跟台达电合作,他是做投影机的,台达电以前设备是一台一台卖,结果他看到我们环形剧场这样做,自己做了一个系统,后来他自己去开发这个系统,就变成整套整套卖给美术馆,又整套整套卖给博物馆,他做了一个集成的解决方案,所以我们会做一些比较不一样的。

上传日期:2018年09月2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