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829 雅昌公开课 >朱万章《书画鉴藏中的真伪辨》>[第3集]朱万章:书画鉴藏中的真伪辨——建筑断代

视频信息

名称:朱万章《书画鉴藏中的真伪辨》朱万章:书画鉴藏中的真伪辨——建筑断代
 

  主讲人介绍:

  朱万章: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北京画院齐白石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长期从事明清以来书画鉴藏与研究、美术评论等。

朱万章

  导语:

  鉴真与辨伪是书画收藏与美术史研究的基础,建立在真赝不清或赝品基础上的美术史研究与书画收藏,无异于南辕北辙。本讲座结合主讲者朱万章长期在博物馆所接触的书画及相关鉴藏个案,以大量图片及讲者所亲历的鉴定实例等,从书画形制的时代特色、款式、建筑、作伪个案解析等多方面入题,为书画收藏与美术史研究提供可资参证的相关依据。

  主题:书画鉴藏中的真伪辨

  第三部分:书画鉴藏中的真伪辨——建筑断代

  除了署款外,在我们很多的绘画中,还出现了很多的建筑物,对于判断时代也是一个重要的依据,虽然不是每一件绘画作品里都有建筑物,但至少里面一些建筑物的特征对我们判断,尤其是一些界画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依据。

  比如说我们在建筑物里面经常会看到画的一些城墙,有的时候画的长城或者城门等等,宋代和明代会有一个很典型的时代特征,比如说宋代的城门几乎都是方形的,而明代的城门几乎都是拱形的,上面是有点椭圆形的,很典型的一个时代特征。

  大家去北京故宫去紫禁城可以看到,紫禁城的城门几乎都是拱形的,当你到开封到洛阳到西安,你发现很多旧的一些城门绝大部分都是方形的。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局部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局部

  这件作品是《清明上河图》,这个城门就是方形的样子,而且通过了解这种城门的时代特征,对我们鉴定字画起了一个证伪的作用,如果我们在宋代绘画里发现有拱形的城门,那显然这个画是有问题。当然我们在明代的绘画里面,可以发现有拱形的,也可以有方形的,这个时代可以画前代的东西,但前代的人不可以画我们这个时代的东西,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所以对于鉴定字画可以起到一个证伪的作用。

  这件作品是广东省博物馆收藏的一件苏州片仿《清明上河图》,苏州片的很多画家并没有太多的机会看到张择端的原画,所以他们很多人是结合自己所看到的一些城墙和城门来画的,而且在一些苏州片所画的《清明上河图》几乎都是以苏州地区的街景或者城墙来画,所以这件《清明上河图》的局部,可以看到它的城门是很典型的明代的城门。

  最近正在台北故宫展出的一个非常有趣的展览叫做“唯好物”,就是关于苏州片的展览,我看了相关的一些图片,画的城门几乎都是明代的风格。

《皇都极胜图卷》局部

《皇都极胜图卷》局部

  这件作品是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皇都极胜图卷》,这个其实画的是故宫的侧面,城门也是非常典型的明代城门,拱形的。这个是国博收藏的另外一件《大驾卤薄图卷》,画的是现代的正阳门,就是前门,现在这几个建筑物都还在,可以看到城门也都是拱形的,非常典型的明清时期的建筑。

  当然明代一些重要的画家,比如山水画家之中,能够看到他所画的一些城门,这件是戴缙所画的《曲江晓渡图》,上海博物馆收藏的,局部有一个游人穿过城门进入城市,可以看到城门构造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椭圆形,如果我们对这件作品本身的时代风格无所判断的话,我们通过这个城门就可以知道它的风格应该就是在明代或者明代以后的时期。

  紧接着,我们再看这个建筑物的鸱尾,比如像宋代建筑物的鸱尾,全都是朝内的,而清代建筑物的鸱尾都是朝外的,我特别留意了一下北京城的建筑物,几乎99%以上的建筑物都是朝外的,只有少量的建筑物,比如北京城有一个比较古老的地方叫做潭柘寺,北京有一句俗话是“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潭柘寺因为时代比较久远,是魏晋南北朝时期建的,中间随着战火经过很多维修,当然也有一些少量的建筑是从唐宋时期沿袭下来的,我特别留意了一下,大部分是朝内的,当然也有少量是朝外的。后来是到了明清时期因为毁坏而修建的,这是我们判断绘画中界画一个重要依据。

宋徽宗《瑞鹤图》

宋徽宗《瑞鹤图》

  这件名作是宋徽宗的《瑞鹤图》,收藏在辽宁省博物馆,房顶的这种建筑的鸱尾就是朝内,这是比较典型的宋代建筑特征。这件作品是元人所画的《黄鹤楼,元人所画的建筑物的鸱尾基本还是沿袭了宋人特点,所以元人所画的黄鹤楼的建筑它的鸱尾也都是朝内。

  这件作品是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北京宫城图》,非常有意思的就是画的现在的紫禁城现在的故宫,是用比较俯视的角度,这里画了一个金水桥,这里是华表,这里是天安门的城楼,这个午门,这个乾清宫,一直到这里的神武门,一直到后面的景山。是用俯视的角度画了整个紫禁城的壮观景象。

  他所画这个房顶的鸱尾也都是朝外的。当然实际上这个房顶鸱尾就是朝外的,它比较写实的。同样跟这件作品较为类似的还有一件,是在大英博物馆所收藏的一件由明代的宫廷画家朱邦所画的《王宫图》,他画的角度也是跟我们国博收藏的这件差不多,他所画的这个建筑的鸱尾也都是朝外,非常典型的明清时期的风格。

  现在正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的一件《乾隆南巡图》,作为一个数字展厅,在《乾隆南巡图》里面展示出了很多清代江南地区的一些官舍和民房的建筑形象,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是清代一些官舍的建筑物的鸱尾,是朝外。

徐扬《乾隆南巡图》局部

徐扬《乾隆南巡图》局部

  再看当时江南地区一些民房,这个是徐扬所画的《乾隆南巡图》,这个民房上面很多鸱尾,虽然不是特别明显,只有一点点,但是我们近距离看了之后,会发现还能够看到一点点,但是它的建筑物的构建也都是朝外的,也体现出很典型的这样一种明清时期的特征。

  当然除了这种建筑物或者这种鸱尾和城墙城门外,还有一个支撑整个建筑物的柱子,它也有一个时代的特征,比如这个是清代的一个石础,还有宋代一个石础,石础是指什么,就是支撑这个柱子的,这个是呈鼓状的,这个是呈倒脸盆状的,它的主要功能是为了增大柱子的受力面积,支撑起整个建筑。所以宋代的石础是呈倒脸盆状,而清代的石础是出鼓状。

  了解了建筑物的常识以后,对于我们判断宋元明清时期尤其是很多界画,涉及到建筑物一些图像,可以起到一个深入的研究和证伪的作用。所以如果你在宋朝的绘画里面发现了有很多明朝绘画的特征,那这件绘画当然就是有问题的。但是在明朝或者清朝绘画里面可以有宋朝一些建筑的特征,但是不能在宋画里面出现明清时期的风格,这是我们鉴定字画辨伪最重要的依据。

  有时候看上去是一个很小的问题,在判断书画的时候可能就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这是我们在鉴定字画的时候所涉及到一个最重要的判断时代的依据,当然判断时代的依据还有很多,除了以上形制、署款、建筑外,还有科举,还有服饰,还有民俗、时尚、政治、军事、重大历史事件、避讳等等,你所掌握历史知识面越多,在鉴定字画的时候,你可能越接近正确的判断,所以为什么我们在学习鉴定字画之说。

  我在1994年参加了一个全国书画鉴定的研讨班,那个研讨班是由国家文物局主持,由故宫博物院承办的,当时给我们上课的那些老先生,现在除了傅熹年外,全部都不在了。当时的杨新和王连起两位助教是协助几位老先生上课的,给我们上课的老先生有启功、有徐邦达 有刘久安,还有上海的谢稚柳。

《中国服饰史》 沈从文

《中国服饰史》 沈从文

  他们上课有个很大的特点,尤其是像启先生他们就讲“我们学习书画鉴定,比如美术史研究,你不能仅限于你对于美术史知识的了解,不能仅限于你对书法绘画的了解,你一定要对各个时代的政治、体制、官制、服饰、科举、民俗、政治、军事等等都要有所了解。”所以他当时给我们列举了很多参考书,陈垣的《史讳举例》,沈从文的《中国服饰史》,还有《中国历代官制》等等,列举了很多非书画类的参考书。他说“你对这些参考书了解的越多,你鉴定字画就越容易。”当然很多参考书里涉及的知识点有可能我们在鉴定字画的时候,只是一个辅助依据。我们鉴定字画的时候,最重要一个是看它的时代气韵气息,有时候一打开字画后,马上这个时代气息不对,当然其他的条件再符合都是没有用的。当然如果时代气息对了,然后其他条件可以起到一个辅证的作用,这就是我们在判断书画时代的时候,了解的知识面一定要广。

  我在这里给大家讲一个我亲身经历的一个判断字画的小事例。早年有一个扬州的收藏家,他拿了一件阮元写的信札到博物馆来兜售,准备把它卖给博物馆。这个事发生在90年代后期,当时这个信札大概有十几开,装裱的非常精美,纸张题签收藏印也都很完善,他的开价也不贵,当时跟我们开价是两万块钱左右,虽然两万块钱在当时不是一笔小数额,但是相比较拍卖行的行情,阮元的作品可能要卖到三万到四万块钱左右。所以价格还是偏低的,后来按照我们博物馆征集收藏字画的惯例,我们往往会找至少三个和三个人以上的专家学者来进行会诊,最后实行一票否决制,后来博物馆在当地请了一个专家,在外地请了一个专家,把三个专家意见合在一起,结果三个专家意见都比较统一,认为这件作品的确是阮元的真迹,就建议可以收藏。

  当时我的老师苏庚春还在,他在北京疗养,我就打电话给他,把整个情况给他汇报了一下,把整个鉴定的过程还有书法的大概的书写状态,还有阮元跟吴文溥师生的关系,大概跟他汇报了一下,他说像这样的一种信札,除了鉴定它的时代风格,它的笔性,包括收藏印件,还有装裱等等这些之外,你最好对这里面的内容做一个详细的分析,如果你觉得它的内容跟他的史实完全吻合的话,那这件作品可能就基本上不会有任何疑意了。

  我听他这么一说很受启发,后来我就把这件作品拍照,然后复制下来,把它里面的文字内容一个一个搜索出来,大概有上千字的内容,我就发现里面出现了问题,虽然里面的文风完全是按照阮元的文风写的,可是里面涉及到好几个知识点跟阮元完全对不上。当时阮元在扬州,而吴文溥在广东,然后阮元写信慰问他,说最近广东这边的局势不太稳,有洪毛或长毛作乱,有没有对你的家乡产生很大的滋扰,问他家里面是不是一切都平安,同时又谈谈他们在学问方面的交流。

  如果一般人看到这样一个信息之后,可能就是一晃而过,不会去深入探究,但是当时我看到这个就特别敏感,为什么?里面讲到了一个洪毛和长毛的词,洪毛的洪是洪秀全的洪,洪毛是当时晚清时期广东人对洪秀全的称呼,长毛是鸦片战争以后,很多英国人和法国人居住在广东,像三元里抗英都是在1840年以后的事,他们对广东人产生了很大的滋扰。毛都是当地人不太好的称谓,是一个很轻蔑的称呼,洪秀全是1850年以后,鸦片战争是1840年以后,时间都要比阮元要晚,阮元他写这封信大致时间是在1790年左右,中间隔了差不多有50多年。

  显然做假的人应该就是广东地区的人,但是他对阮元的情况可能不太了解,但是他对阮元和吴文溥师生的关系非常了解。当然做假的人也是一个高仿人,而且我看这个时代气息是在晚清时期做的,还不是说现在人做的,大概是在道光或者说道光以后的人做的,因为中间有好多非常有名的收藏家的题跋还有印鉴,一看都是真的。

  所以说如果这件作品,我们不从内容进行详细的研究的话,有可能就会成为漏网之鱼,被我们当做真迹收藏起来了。所以这个给我们提个醒,在鉴定书法的时候一定要对很多的重要的史实做一个了解,这样我们鉴定书法的时候才会更加容易。

上传日期:2018年09月0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