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讲堂】朱万章:书画鉴藏中的真伪辨——款识断代-视频—雅昌艺术网 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18 雅昌公开课 >朱万章《书画鉴藏中的真伪辨》>[第2集]朱万章:书画鉴藏中的真伪辨——款识断代

视频信息

名称:朱万章《书画鉴藏中的真伪辨》朱万章:书画鉴藏中的真伪辨——款识断代
 

  主讲人介绍:

  朱万章: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北京画院齐白石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长期从事明清以来书画鉴藏与研究、美术评论等。

朱万章

  导语:

  鉴真与辨伪是书画收藏与美术史研究的基础,建立在真赝不清或赝品基础上的美术史研究与书画收藏,无异于南辕北辙。本讲座结合主讲者朱万章长期在博物馆所接触的书画及相关鉴藏个案,以大量图片及讲者所亲历的鉴定实例等,从书画形制的时代特色、款式、建筑、作伪个案解析等多方面入题,为书画收藏与美术史研究提供可资参证的相关依据。

  主题:书画鉴藏中的真伪辨

  第二部分:书画鉴藏中的真伪辨——款识断代

  再讲讲明清或者明清以前的一些古代书法中关于款式的断代问题,当然并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它也有一些规律可循,一般说来,不同时期的书法家都有一个不同的署款习惯,可以作为大致的判断时代的依据,有时候我们对某一件作品对某一件作品的画家或者书法家的生平事迹不太了解,和对这个画家的资料不太熟悉的时候,往往他的一个署款和他署款的模式,就成为我们判断他时代的重要标志之一。

  一般说来,一件正常的作品往往是有上款,也有下款,当然也有少量的作品是只有下款,没有上款,当然到了宋代的时候,甚至有的作品既没有款,也没有印,我无款无印的也有很多,我们现在先看一看署款的断代。

北宋 群峰晴雪图

北宋 群峰晴雪图

  宋代人的署款是非常有趣的,宋代的署款一般比较简单,大多数只写姓名,也有加上少量的同名,一般用很少的字写在树缝或者是山石和其它较为隐蔽的地方,这是宋代人署款的一个习惯。有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广东省博物馆有一件《群峰晴雪图》,这件作品是前几天刚刚过世的原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先生自己收藏的,当时这件作品在他手上的时候,一直被很多鉴定家,包括像启功、徐邦达他们,把它定位大概是元明时期,是元代或者说明代比较早期的一件作品。到了80年代后期,这件作品后来送到上海去装裱,在装裱过程中,在右下角发现了“熙宁辛”三个字,当然我们现在看的不清晰,是在它的树的缝里面有“熙宁辛”的字,当时谢稚柳对“熙宁辛”三个字做了一个考证,他认为“熙宁”是指北宋年代的一个年号,而在“熙宁”这个年号中,天干地支以辛字打头的,就只有“熙宁”年间的辛亥年,当时考证出这件作品是公元1071年,后来把这件作品定为北宋人的作品,谢稚柳还专门在上面的诗堂提了一个跋,把整个过程讲出来。

  从这件作品可以看出,宋朝人的署款署在一个非常隐晦的地方,一般是署在树枝桠,或者石头缝,或者草丛之中,如果不仔细辨别的话,几乎看不到它的款。

宋 孙钰《仙女采药图》团扇

宋 孙钰《仙女采药图》团扇

  前几年我有幸去到美国费城博物馆,看到有这么一件作品,看到以后很兴奋,立马拍了照,这件作品也代表了宋人署款的一个特征,这是当时署款为孙钰的《仙女采药图》的团扇,这件作品当时我们看原件的时候,几乎看不到它有款,后来我们把这个地方放大后,能看到“庚寅孙钰画”这么一个款式,直接署在了树的边缘和石头交叠处,一个非常不起眼的位置。这是非常典型的宋人的署款。

  当然我们所看到的这件作品也是比较有名的,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郭熙的《早春图》,这是所见到的宋代职业画家中署款相对来说比较显眼的一个位置,写着早春,一个天干地支,然后是郭熙画,整个款有一点残破,中间有一些漫涣不清。但是我们大概能够看得出来,这件署款的位置比其他人署款的位置要稍微显眼一点,署在了画左侧的中部,这是很典型的宋朝人的署款。

  当然宋朝人的署款后来沿袭到明代的时候又有了一个大的变革,我们马上会讲到。我们再看一下元朝,元朝基本上是职业绘画大为低落,而文人画极为兴盛,所以元四家,黄公望、王蒙、倪云林、吴镇等等,因为他们是典型的文人画家,所以他们的素质几乎是诗书画印都具备了,所以他和明代的文人画派等等类似的署款几乎都是一致的,他们体现出的个性特色反而不是特别明显,不像宋人的署款。

  我们紧接着要讲的是明代的职业画家署款,明代的画家分成两类,一类是职业画家,一类是文人画家,职业画家包括宫廷画家等等之类的,明代的文人画家跟元代的文人画家他们署款完全是一脉相承的。

明 林良《松鹤图》

明 林良《松鹤图》

  我们现在重点看看明代的职业画家的署款,这个是明代的宫廷画家林良的一个署款,他的署款是属在这里,显然是整个画的画眼,中间位置,像这样一个署款模式跟当时画家的身份和地位大幅提升有很大的关系,这是我们所看到放大的一个署款。

  而且林良的这个署款还有一些典型的个性特征,也是我们前人总结出来的,首先看一下林字,是两个木组成的,但是左边这个木要比右边这个木矮,而且这个林和良之间是没有连在一起,这是我的老师苏庚春的一个读画笔记里提到这么一个特点。后来我就把林良所有的作品图片找出来比对了一下,果然发现有这么一个规律。

  但是我曾经在日本一家美术馆里面看到有一件林良的花鸟的手卷,署款叫做“东广林良”,林和良连在一起,而且林的两个木字长短粗细是一样的,当然我对这件作品有所怀疑,后来在2009年的时候专门去了这个馆,把这件作品拿出来再看,很典型的是清代中后期的画风,显示是一件赝品。

  所以说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见到过林良这个署款不是这样构造的,所以你们什么时候看到他的署款不是这样来构造的,那大家要特别小心,极有可能就是件赝品。当然会不会也有一些例外,至少我现在为止还没发现,如果在座的谁发现例外的话,及时告诉我,我们来做一个深入的探讨。

  现在我们所看到这个吴伟,是明代浙派的一个重要画家,他的署款在这个位置,也是署在整个画面最中心的位置,是非常典型的明代职业画家的署款。

明 张路《赏月图》

明 张路《赏月图》

  再看另外一个浙派画家叫做张路,别号叫做张平山,这件作品是安徽省博物院所收藏的,他把自己的署款署在月亮旁边。像这样的署款模式跟宋人完全属于天渊之别,如果这件作品是一幅宋画的话,它极有可能署在这个位置或者这个位置,甚至是这个位置。但是到了明代时候,职业画家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如果你在明代的绘画里,尤其职业绘画里面,发现署在这样一些位置的作品,其实我们也要特别小心。

  当然明代的很多早期绘画是受宋代院体绘画的影响,也有个别绘画的署款受宋代绘画的影响,比如说去年在北京画院展出的一件作品,我特别留意到,是顾见龙所画的吴伟业的肖像画,画的非常精彩,但当时我看了老半天没找到署款在哪里,他署在吴伟业坐的凳子脚的地方,这种署款模式可能就有点受宋代院体的影响,这是我所见到明代比较少见的,他署在了一个最不起眼的位置。其他的画家基本上都署在一个非常显眼的位置。

  当然还有一些宫廷画家,他们喜欢署款,一个是用一柱香式的署款,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个是宫廷画家缪辅,缪辅的作品传下来的非常少,现在我们所见到的大概不到五件,我所见到原件的就只有两件,一件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一件是广东省博物馆所收藏,当然海外的一些博物馆也有少量的收藏。它这个署款基本上都是像一柱香式的署款,先把自己头衔,武英殿值锦衣镇抚缪辅写,因为缪辅的资料非常少,通过这么一个署款的话,我们大概也知道他是一个供奉于宫廷的画家。

  当然,除了缪辅这样一个宫廷画家外,其他宫廷画家在署款的时候,绝大部分都是采用一柱香式的署款。像边景昭,还有像胡聪,还有周全,还有刘俊等等,他们这种署款都是用的一柱香式,这种署款都把自己的官衔和称谓署上去,这样一种署款在明代早中期的宫廷画家里面最为常见。

明 于谦 楷书《题公中塔图赞》局部

明 于谦 楷书《题公中塔图赞》局部

  当然在同一时期的很多书法家,他们也不甘示弱,比如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件作品,也是北京故宫博物院所收藏的一个于谦的《楷书题公中塔图赞》,我把它局部截下来,可以看得出来他的一个署款,也是官衔“正议大夫资治尹兵部侍郎于谦书”。这种书法的署款要把自己的头衔署上去,这样一种习俗仅限于在明代早期。明代中后期以后几乎见不到了,所以如果你发现明代中后期以后书法家署上自己的官名,这种作品要特别小心。在明代早期以前就更没有了。

  刚才看的是画家署款的断代,现在我们再看一个上款的断代,在书画里面出现上款的作品,是在明代中期,宋元时代虽然也有一些少量的作品有上款,但是都不太多,尤其是宋代基本上没有发现过有上款的作品,元代我所见到有上款的作品也不太多,赵孟頫有少量作品是有上款的,但是其他大部分作品是没有上款的。

  当然上款作品大量的出现是在明代中期,尤其是在吴门画派比较兴盛的苏州地区出现了很多有上款的作品,比如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件作品,就是所见到的明代比较早期的有上款的作品,这个是在天津博物馆收藏的仇英的《桃源仙境图》,写的是“仇英实父为怀云先生制”,当然仇英还为他一个艺术赞助人叫项子京画过很多画,所以在他传世名作里面也有不少是有项元汴的上款。

  而且他的上款非常有意思的是作品的名款放在前面,受画人的名款是另起一行放在后面,这是明代中期上款的一个特点,而且这个“为”字一般放在最后一个字就是“仇英实父为怀云先生制”,特点是自己的这种名要受画人的名字要低半格或者低一格,甚至有的时候低两格,最低限度是持平。现在我们所看到这个基本上是持平,后面我们所看到很多作品都是要低两格。

明 唐寅《秋声图卷》局部

明 唐寅《秋声图卷》局部

  比如像这件作品,我截取了局部,这个是日本泉屋博古博物馆收藏的唐寅的一件作品,《秋声图》,大家可以看到这个“吴门唐寅为叔高画秋声图”,叔高是上款,唐寅的名字要比叔高低两格,这是明代中期的上款的特点。

  如果在这一时期发现唐寅的署款用“叔高先生雅正,吴门唐寅画《秋声图》”等等,如果是这样一个署款,这件作品恐怕也是有问题的,所以说这个时期流行的就是这样一种署款模式,是非常典型的。到现在为止我也没发现过跟这个不相同的署款方式。

  这个是无锡博物院收藏的一件徐贲的山水图,署的“蜀山徐贲为易道禅师写赠”,易道禅师也要比徐贲的名字高出两格,而且他的名字也一定是在画家名字的后面,这都是在明代中期的一个典型的署款模式。

  但是到了明代后期到清代前期,这种署款模式突然发生了变化,画家的名字突然跑在最后面去了,包括我们现在很多画家几乎都沿用这样一种署款模式,比如现在我们所看到这个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收藏的一件顾见龙的《祝寿图》,写的是“康熙癸丑八月即旦为范母王大夫人七字荣寿”,然后顾见龙,可以看得出来,他把这个上款人当然也是另起一行放在前面,但是画家的名字已经放在最后面了,这是在明代后期到清代前期开始变化。

  所以说如果我们对这个画家不太了解,看到他这样一个署款模式的话,有上款的作品,至少它的年代可以有一个大致的确定,比如这件作品,对顾见龙完全不了解的话,我们至少可以通过他的署款,判断出这个人一定是晚明以后的,不可能比晚明更早了。

  当然在上款中还出现了一些特殊的称谓,像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称谓,是词学、社长、社学、社兄、辞丈、词盟、词宗、词兄、词坛、盟兄、盟翁、道翁、道兄等等,像这样一种称谓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年代,大概是在明代后期到康熙年间,最早不会早于明代后期,最晚不会晚于康熙,所以如果在康熙以后或者在明代后期以前,出现有这样称谓的一些作品,我们也是要特别的小心。

明 张宏《秋塘戏鹅图》

明 张宏《秋塘戏鹅图》

  比如说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件作品,这个是晚明时期的一个吴门画派的传人叫做张宏所画的《秋塘戏鹅图》, “己巳冬月为兴参词兄写”,然后张宏,从这个题款我们可以得到两个信息:第一,他用了“词兄”这个词,一下就把大致的年代确定了,大概就是明末清初的时候;同时,我们可以看到,这是晚明的一个画家,他的署款突然就跑在了最后面去了,跑在上款人的后面,跟刚才顾见龙的署款是比较接近的。所以这有一个缓慢的演变过程。

  但是,这种书法或者绘画的署款,没有一个明确的年代,演变到现在为止没发现,我只能说一个大概的,就是在晚明时期,它自然而然就变化成这样。到了明代中期的时候,是刚才讲的另外一种署款方式,所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

  当然到了清代乾隆嘉庆以后,直到民国时期,很多书画家在署款时,还习惯将两种称谓并署,这也是判断清代书画一个重要标志,这样一个标志,我们在判断一件作品的年代的时候是至关重要的。

  比如这件作品,是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收藏的宋光宝的《花卉草虫》册,可以看到它的署款,它的署款是“丁亥夏写草丛二十页蔗田仁兄先生赏鉴吴郡宋光宝”。蔗田是一个人的名字,仁兄是对对方的一种尊称,先生也是一种尊称,他把仁兄和先生合在一起署,这就是晚清时期一个最重要的标志。

  我记得曾经跟一个朋友到北京一个拍卖行去看一个玉展,当时他就看中了一个四条屏里面的书法,他觉得非常感兴趣,四条屏的作者是哪个年代的,他查了很多资料查不到,但是我后来看到这个作者他上面有一个上款,某某先生大人雅正,我看到有先生大人,我就告诉他这件作品肯定不可能比道光更早了,应该是道光或者道光以后,大概道光、同治、光绪这个时期,最晚也不可能晚于民国早期,不会晚于1920年,大概是这样,到了1920年以后这样一种署款又很少见了。

  所以我们看到这件作品,比如蔗田仁兄先生赏鉴,如果我们对这件作品的年代,对它的时代完全不了解的话,和对这个作者不了解的话,我们通过这样一个署款就知道,他的一个大致的年代,而且大致的年代一般不会有太大的误差,它这种署款的持续的年代,就是几十年的时间,大概就是道光 同治 光绪,然后一直到宣统到民国,到民国早一点点,然后不可能比这更早,也不可能比这更晚,基本上是这么一个时间点。

  比如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件作品是中国国家博物馆所收藏的曾国藩的《行书七言联》,可以看到他说“礼南尊兄大人鉴”,礼南是一个人的名字,尊兄是对对方的尊称,大人也是尊称。

  当然在这一时期我还发现过把三种称谓合在一起的,比如说“李兰曾兄大人先生雅见”,不管是两种还是三种,他所处的时代大致都在这个时期,基本上是不会比这更早了。

  这个是赵之谦的“瑟斋公祖大人正画,同治九年夏四月治赵之谦”。是公祖和大人这两种署款合在一起,一眼就可以看出,很典型的晚清时期的时代特征。

上传日期:2018年08月0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