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6734 雅昌公开课 >吴永强:后印象主义>[第27集]吴永强:后印象主义之梵高艺术特点

视频信息

名称:吴永强:后印象主义吴永强:后印象主义之梵高艺术特点
 

  

  吴永强

  主题:后印象主义

  第27集:梵高艺术特点

  导语:就是一会儿又什么讽刺,反正就那个。有一天就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就搞了一把枪,这把枪据说到现在我们在奈菲的这个书里面看到说的这把枪他是为了模仿牛仔,模仿牛仔就觉得这样是很酷的,搞了一把枪,结果拿着这把枪可能去逗梵高,逗梵高可能就拿着这个枪就走火了。

  

梵高作品

  吴永强(四川大学教授):就是这样,就把梵高就打了,但是梵高最后就不说这个事情。当然现在我觉得那个奈菲和史密斯上面他有一个推测就是梵高就想如果把这个事情说出来的话那么可能对这个少年影响就是说影响就很大。影响就很大。影响就很大,最后就没说,就说我中枪了,反正就说他中枪了,然后在一天多以后29个小时才去世的,当然我觉得这个事情我们都没办法说得出一个什么结论,但是到1955年的时候就是这个少年已经70多岁了,他站出来就是说了这个事情,描述了这个事情,但是他没有说他是,他打的,他就是说了当时的情境,仿佛这个子弹是从远处来的,是从哪个哪个来的,后来又有一些佐证,就是当时又有一些人,有一些艺术家听我们爷爷说怎么怎么,反正这些就把这些联系起来,但是现在他最大的怀疑就是这个子弹从远处打过来的,自杀是不可能远的是吧,自杀肯定,当然在欧文斯通那里边就写的很戏剧化、很文学化,就是说他到麦田里边,然后对着自己的腹部开枪,噢,然后又有一些很抒情的一些议论这样。大家看那个《乌鸦群飞的麦田》,大家看梵高的作品当中他有两个色彩就是一个是蓝色,一个是黄色。这两个色彩是强烈的对比的关系,是吧,咱们可以说几乎介于一种补色的一种关系,如果说同学们你看那个如果说我们把他你看这个黄的这个说黄的这个补色,他就是什么呢?就是紫色,但是这个蓝他也近乎于一个补色的一种关系,你看整个大地然后乌鸦,这些仿佛很有寓言性,是吧,如果说我们对他进行一个阐释学的一个解读,他很容易就是说得到向欧文斯通那样的一种解读是吧,就是仿佛是一个绝笔书一般的。

  

梵高作品

  吴永强(四川大学教授):咱们最后来对梵高的那个艺术咱们做一个基本的一个概。我说就是这三大要素:激情、色彩和笔触。激情是属于主体的色彩和笔触属于绘画的;这构成梵高艺术特点的三大要素。那么咱们首先要从主体开始就是生命激情的表现。梵高的作品以暴力的动势和旋转的节奏抒发了泼洒生命的激情,可以说就是泼洒生命,对自身的伤害,我觉得梵高每天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亢奋、抑郁、亢奋的状态当中当然后来说他得了精神病,但是这个也是有很多疑问的。现在有一种研究提出梵高其实是没有什么精神病的,梵高是得了一种什么病,梵高就得的叫梅尔尼斯综合症,梅尔尼斯综合症是一种五官的疾病,咱们现在很多人都有,我们把他叫做神经衰弱,实际上神经衰弱这个话完全是属于一种很不专业的,我们日常用的语言什么叫神经衰弱,其实就是梅尔尼斯综合症,梅尔尼斯综合症他要发生一个症状就是耳鸣,嗡嗡就响,然后就产生眩晕,五官的疾病性它是最直接的,你这个感觉是特别舒服的,他会影响你的神经系统,使你产生眩晕的这些,然后梵高大家知道他是有宗教虔诚的人,这个就容易激起他的一些宗教经验,宗教的联想,产生这样一些幻想,肆意说他给我们出来以后,他就会被人,他的那些表现就会被人们解读为叫精神病,最近同学们你们在头条里面去看,我就看到一个病例美国有一个女孩24岁突然一下就得了精神病,真的突然一下,这个很疯狂,他的表现很暴力,很这个,就能得精神病,就医嘛。医,但是最后就被另外一个医生发现其实他生的另外一种什么病,实际上是一种什么病毒,病毒的症状就是侵入她的头脑,头脑以后,然后就按照那一套方法迅速就把你医好了,有是通过对病毒的杀毒,就是吃药,就是一种生理性的那个吃药,然后就好了。所以说现在就提出了很多关于精神病学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对精神病学有非常大的影响的。就是说我们原来的很多传统的那个精神病实际上他都是属于一个气质性的改变,他实际上都是生理的,跟那个精神没关系,精神只是一个症状,那么梵高这个我觉得梅尔尼斯综合症的这样一个解读,我觉得是很有可能性的,是很有可能性的,就是他抑制不住就要产生那些幻想,就要产生那些动作。比如像那个癫痫症,癫痫症他就是如此,癫痫症实际上就不是精神病的问题,但是他又产生昏倒、产生抽搐,产生那些怪动作这一类的东西,梵高咱们就是说他那个他的那个什么姑姑是什么就有这个癫痫病,他就说是不是有这样的一个家族,反正就是跟这些联系在一起。

  

梵高作品

  比如说咱们现在在正统的精神病治疗学当中,真正流行的医法就是医治方法还是属于服药,还是属于就是通过一个就是一个生理性的治疗,还不是说精神分析那一套东西。精神分析那一套东西精神病是没用的,是完全没用的,精神分析学他只是为我们人文学科提供了一个词语,提供了一个视角,我们现在在人文学学科里面经常研究一会儿弗洛伊德,一会儿什么荣格,一会儿什么阿德勒,一会儿哎哟建立一个庞大的精神家族,精神分析的学的那样一个很庞大的家族,到后面的拉康是吧,等等这些他实际上他已经不用于精神病,成为一种哲学。就是成为一种咱们写文章用的,就是这个东西。正统的精神病学是完全把他票起吊的,是不做这个事情,因为你这个没用,完全没用,并且他会引起一种什么呢?引起一种叫医源性的级别,什么叫医源性疾病,比如说我来给你分析你本来没有这些东西,我给你分析出来你心里就想噢我原来是有恋母情结,原来是想杀我的父亲,就是弑父情结,这些好吓人你听着,听起来好黑暗啊,这个概念,所以精神病学就觉得这一套是,甚至于有人,我看了一个纽约书评上面就说这完全是一套邪教,这是一套邪教,这是给整个那个精神冰雪就是他是带来了灾难的,带来灾难也跟很多病人也带来灾难的,因为人,他的人也很脆弱,他什么他叫潜意识,或者说我们把他翻译成叫无意识,无意识就是我意识不到的,我竟然无意识就是没有这个意识,没有这个意识但是他跟你说你有这个意识是吧,你有这个意识他强迫的跟你说,其实就是他给你强加的,强加的他会对你罗嗦,你精神很脆弱的话他就会给你产生很负面的,很不好的一个影响。咱们当然这个我们可以多元的来想这样一个问题。

  

梵高作品

  吴永强(四川大学教授):那么就是画中的物象对梵高来说他不为他们自己而存在,而是表达创作者激情的介质,色彩线条和笔触直接与心灵和生命体验沟通,表现了挫折中的生命渴望,不断地遭遇挫折,不断地渴望生命。其实他所谓的要求都是很正当的,都要好好地生活,像爱人、被人爱,这些都是一个基本的要求。但是在他的那个生命当中,所有的这些东西跟他的想法,跟他的追求都是相反的是吧,所以说就有很多挫折。当然我们在现实生活当中看到太多这样的例子,因为梵高他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他通过这个艺术把这个记录下来了,咱们去关注了,关注这样一种生命状态,如果说另外的一个不是艺术家或者他本来是艺术家,没有受到这样的关注那么其实这样的一个他的生命的经历也就被大家就搞忘了是吧,梵高还算是一个很大的是一个幸运。第二强烈耀眼的色彩。梵高空前的提高了色彩的情感表现力,他以激情澎湃的性格将印象派明亮的色彩转化为高纯度的强烈对比的色彩,那么我们看到他经常爱用的那个色调黄色、橙色和蓝色构成了他画面的主色调,他的色彩多多的逼向空间,造成色彩与透视的冲突,因为这个色彩太强烈了,我们感觉色彩都要完全在这个空间当中要跳出来,因为你们想我们装修这个房子的时候这个墙壁,咱们一般要用什么色系,灰色系是吧,你没办法给他用一个完全纯的,就是我们把它涂成红色,这个红色也是灰色的是吧,要把它降调,要里面加很多粉这些把它降调,比如说我把它涂成果绿色,这个果绿色也是降调的,你煞尾如果是给他多一点绿色你那个就压迫,我们都涂成黑色,或者那个黑色也是黑灰色,他是这样的,这个空间才能够凸显出来,但是梵高的这个色彩就用的那个纯度很高,一下方面弄的那个墙壁当中我们走到这个屋子里边,仿佛色彩一下子就铺过来,把这个空间就把它缩了,是吧,把它凝缩了,它是这个意思,造成色彩与透视的冲突,赋予画面以情感性的视觉张力,展现了一个为痛苦和希望所灼烧的灵魂世界。他说,你看他都是很自觉的那些追求,不是一个精神病的,他有他的想法,他市我总还是希望能够在这方面发现些什么,这是他给弟弟提奥的信,借助两种互补色的混配,借助他们的混合和对比,通过相近色调奥妙的颤动来表现一对恋人的爱情,你看他对这样一个我们说表达爱情的这个主题在我们来看的话我们一定要画两个恋人,或者是我们要把他画成月光之下,画成花前月下。

  

梵高作品

  其实他就是通过色彩的本身甚至很抽象性的表现能够暗示出那种感觉,这完全是色彩的音乐化是吧,比如说那个表现主义的论,英国的历史学家和哲学家克里姆德,曾经写的那个艺术原理,曾经有一段话,我觉得他最能够说明就是什么叫表现主义。他说,他那里他还不说的表现就是再现,就是咱们要再现一种情感,不是再现一个什么样的就是实际的一个什么视觉对象,他是为了再现的目的,音乐就不需要复线羊群的叫声是吧,也不必就是也不需要去表现机车在铁轨上行进时的那个嘎嘎嘎嘎的声音。他说我们现代的那个色情乐队,比如现代所谓的那个色情音乐他是说的比如说像咱们你比如像我们就举例比如说那个摇滚,摇滚很多时候他是实际上表现的那个情绪就是性爱的情绪,他说在这个现代的色情乐队就是说那样的音乐他也不是要浮现一个人在做爱时获得那个声音的声音,他不会的,没有这些。是吧,他就举了一个钢琴曲他是博拉姆斯就是浪漫派时候的那个音乐家博拉姆斯,博拉姆斯的钢琴曲叫《原野的寂静》,其中没有任何一点音响像一个人夏天躺在深草丛中望着天空时所听到的那些音响,但是我们听到这首曲子的时候他的确有力地唤醒了我们就像躺在在夏天躺在深草丛中就是当时的那样的一个情境,他有力地唤起咱们那样的一种体验,就是他就意味着什么?艺术就是一种转换,音乐是一个很巨大的一个象征,咱们为什么说一切艺术都希望打开音乐的窗口,音乐它就是最纯净的逼近咱们的体验,逼近咱们的情感,甚至逼近咱们的沉思,就像贝多芬所说,音乐是比一切哲学都更深刻的沉思,我觉得他这里边他的确可以我们把这个音乐把他当成一种什么呢?就是跟咱们现在梵高的艺术,跟高更的艺术,甚至跟那个塞尚的艺术这样一个现代主义的这样一个转换,咱们可以看到他到底在追求什么?就是追求那样一种音乐性,那个音乐性不仅仅是说的是什么?不仅仅说的那个音乐的那个效果,而是音乐的那个本质,音乐跟人的情感,跟人的整个思想,跟人的那样一个状态,就是发生关系时候的所就是他显示出的这样的一个能力,他说我试图用红色和绿色来表现人类可怕的激情,这些他都要把那个色彩直接当成一个语言,直接当成一种表现的手段来用。

  

梵高作品

  吴永强(四川大学教授):第三我用了这个词叫狂放劲扭的,劲扭的笔触,扭,扭动。梵高的笔触是传导生命激情的开门见山的语言,他说有时候感情非常强烈。使人简直不知道自己是在工作,笔画连续、持续,笔画持续连贯而来,好像一段话或一封信中的词语一样,同学们现在回忆回忆咱们这样一个笔触受到尊重的这个历史,最初是在威尼斯画派,提香那里,提香那里开始笔触成为一种表现的价值,成为一个油画的语言,之前那个油画是要把他画的很平的,打磨的很平,尽量的要材质感和我作画的过程要笑容的对象当中,是吧,但是现在就是从提香那里,他改用粗麻布来作画,那个粗麻布他那个本身不容易把它抹平的,就不由自主地留下了一些痕迹,那么这些痕迹后来一看这个痕迹很生动,然后就渐渐就从一个大家需要把它留下的东西,觉得他是很有价值的,后来到了鲁本斯,鲁本斯就讲笔触是什么?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是大画家的标志,你的笔触好不好,笔触这个特别能够体验的状态,他实际上体现一种什么呢?体现咱们的油画从古典油画到近代油画转换到直接画法是吧,从透明画法到直接画法转换的一个过程,我们在17世纪的时候最重大的一个转换,鲁本斯,委拉士贵支,伦勃朗,是吧,在这儿之前威尼斯画派那个提香,咱们那个沃尔夫林写的那个艺术史的基本概念,就写的从文艺复兴到巴洛克的那个转换,你看首先他有一个就是首先讲什么?那个嫌隙与图绘,是吧,那样一个图绘,我们不是把那个图后来改成一个图就是涂笔触那样的一个涂,就是一个手的一个动作,手感在里边,那个梵高就是如此,他把整个的一个笔触把他当成一个词语来用,他浸透了他的感情,浸透了他所有的,他的欢心,他的眼泪,所有的这些东西在里边,就是他的遒劲有力的色线,厚厚的色层,凌厉的笔势将色彩化整为零,构成充满燃烧感的笔触,冲破了的原形,如同从大地中涌现、扭曲、奔褪、翻滚将白天与黑夜,生与死的矛盾,内心的搏斗化为一体,并且引爆激情,我特别欣赏这句话,我觉得他写很的有诗意,但是也能够说明问题,很有一种超验感,就是法国评论家雷纳德巴雷说梵高的笔触是驱动万物的推力和表现生命的树液,有一次我写文章我用了这句话,编辑就给我把那个树液把它改成树叶,就是改成那个树落的那个液,我说你改错了,就是这个液,就像生命,就像血液一样他是生命的琼浆,他是这样一个东西。就是他是卧管生命的,是让这个树能够就是保持他的活力的那样的一种生命的源泉是吧,树的源泉,推动万物的推力和表现生命的树液,他让艺术回到了人之初的状态,回到了咱们生病的始发的状态,咱们万物就像海德格尔说的就是万物被命名的那样一个状态。意义上帝说有光就有光的那样一个状态,艺术他永远是追寻这样一个历程。他回到那样一个状态当中去。

  

梵高作品

  第四,我这里讲就是从生活的艺术的彻底转换,一定要转换,艺术家一定是采取艺术家的方式,而不是梵高所有的故事如果说没有他的作品他都不足以说明什么?因为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在生活当中也可以看到那样的一种状态,也看到这样一种人,也看到这样一种不幸,也看到这样一种声音,甚至喝醉了酒也要把自己的耳朵割了,还有人为了就是耍Ipad,耍iphone还要把自己的肾给卖了,所有这些故事都很动人,但是他不是艺术,他不是艺术,他要转换,他要转换,艺术家是用艺术家的方式来进行一个转换。梵高的画不是对生活现象的罗列,而是对生活体验生机勃发的表现,实现了从生活到艺术的彻底转换,从另一个途径达到了对艺术真实的理解这样的一个艺术的真实就是艺术成为艺术家表达激情的一个载体,梵高用纯会话语言直接把握了情感,并把他们熔铸成个性化的精神形式和艺术传达形式,他的艺术不仅是一个形式的世界,还是一个开放的世界,向着创作主体的内在人格生命就是她们的愿望、他的梦,他的各种各样的就是他的直觉,他的幻想,他的希望,他的失落,他的快乐,他的痛苦,所有的这一切内在人格生命敞开了大门,表明艺术的自律性并不在生命体验和真挚的情感之外,这个是我坚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观点,我曾经咱们把艺术作为一个形式主义解释的时候仿佛他可以抛开所有的,他外面的一切其实我们抛开这一切艺术就没意义了,就没什么用了,他实际上他就成了一个语言,你看我觉得到了抽象的时候艺术就走不动了,他就成了一个语法,我们语法是来干什么的,语法主要是用来说话的,你说都不说了,光把那个语法天天把它露出来就没意思了,到后来,所以说为什么后来走向极简主义就走不动了,走不动了,所以最后要否定,要否定走向波普,走向后现代,我说现代艺术是什么?现代艺术就是做减法,就是一个口袋把里面的东西不断地拿拿出去最后剩下一个口袋,而后现代主义就是什么?就是把东西重新装进来,装装装,越装越多,然后把那个袋子都已经把它蒙住了,我们都分不清什么是口袋以内跟口袋以外了,我觉得我们在梵高的艺术当中还感觉就是艺术自律性他不在生命体验和针织的情感之外。他之所以感动我们,他这个艺术感动我们就是他是向着人格生命敞开的。

上传日期:2018年07月2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