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865 雅昌公开课 >《边界、边疆与流动的认同:经验与田野》>[第1集]庄辉:经验与田野——祁连山系

视频信息

名称:《边界、边疆与流动的认同:经验与田野》庄辉:经验与田野——祁连山系
 

  主持人:鲁明军(策展人

鲁明军

 

鲁明军

  嘉宾:庄辉(艺术家)

庄辉

 

庄辉

  导语:

  全球化时代的民族-国家边界与冲突,关于边疆的理论重勘与思考,以及身份的流动和认同的重建,构成了此次展览的基本框架。几乎所有参展作品的叙事都是围绕相关议题展开,并且在所有艺术家的实践中,也都带有明显的个人经验。无论是经由理论思考,还是通过田野实践,各自不同的切身感知在此皆被转化为新的地缘政治想象。OCAT特别邀请五位艺术家,通过分享他们各自不同的经验和工作方式,深度展开相关议题的思考和探讨。

海报

海报

  主题:边界、边疆与流动的认同——经验与田野

  第一部分:经验与田野——祁连山系

  鲁明军:今天我们讨论的这个话题,其实是在上海的时候也讨论过,边界、边疆、地缘拓扑经验与田野,今天我们特别强调经验与田野,所以我们今天邀请的几位,都有非常丰富的田野经验,比如说像庄辉老师、程老师,他们都是长期行走在边疆地带,像程新皓他就是居住在那边,生活在那边,所以对他们来说,肯定更有发言权,宇晗是在海外留学,对这个问题一直有很深的体验和思考,还有一位宋冬老师,因为他做那个作品我觉得非常有意思,2003年的时候做伊斯坦布尔那个作品。另外还有一位是赵亮,但是赵亮因为临时去了香港来不了,所以今天我们主要就请庄老师、宋冬老师、还有新皓和宇晗四位,主要谈谈他们田野的经验,还有一些特殊的体会。

  我想还是沿着从中国到周边,再到外部的这个思路开始,本来是应该先请赵量谈,因为赵量那个作品涉及东北亚跟中国跟朝鲜边界的问题,但是他不在,那我们就按照半月形文化带,或者是按照腾冲黑河线这样绕过来,绕到庄老师这儿,庄老师长期在西北,而且关于庄老师,其实已经有好多文章还有访谈,前段时间艺术世界于渺他们做了一个去西北的专题,今天我想主要请庄老师谈一谈这个,干脆你从最近的一次去,反过来推,再谈以前的,你不是年前又去了一次嘛,年前整个冬天跟着戴尔一起又跑了一圈,有哪些发现和体会,跟之前有什么差异,你可以谈一谈。先请庄老师。

  庄辉:我就开始先聊聊我的。因为这次是去西北有一个任务,是一个特别具体的任务,今年5月份在上海的次坞要做一个项目,我这个作品也是叫《万物》,这个时候我就想到了要回到西北,或者是去那些少有人迹的地方,是一个比较偏摄影的计划,一个小项目,但是需要我到那些人烟很稀少的地方去,这一次去我觉得跟以往,因为我从2011年开始,在祁连山这个区域里边游走了好几年,可是这一次我觉得感受比较深,因为我通过相机开始去观察这个地方的一些细节,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以前那个游荡都很像是那种旅行的状态,就是没有真正的深入到这个地理的环境里边去。

  我觉得这一次的主要的感受是让我重新想起了一个挺古老的话题,就是我们可能学艺术的时候,最早开始老师要教我们去进入到一个观察事物的角色中去,就是我们艺术家在这个生活或者是这个世界里边,要进入到一个观察者的角色。说到这儿呢,我就想因为多年的一个创作,把观察这个基本的技术给忘记了,我觉得这一次倒是有一个重新观察事物新的感受。

《祁连山系04》 庄辉

《祁连山系04》 庄辉

  这之前我想可能大家也看到过,去年798常青画廊祁连山系的那个作品,就是从2011年开始到去年2017年之间在西北游走的时候,我觉得有点儿像捡石头一样,自己在这个地方获得的一些个人感受。2011年之后在2014年的时候,我做过一个叫“庄辉个展”,就是有意识的把自己在北京工作室加工的四件作品,放到一个空阔的无人区里,然后永久地在那个地方陈列,同时我想它是主展场的,一个向西,西北是青海、新疆、甘肃交界的有一个叫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在那个地方做过一个,用另外一个跟自己记忆有关的叫《寻找牟莉莉》的一个作品,这样的话,构成了庄辉个展整个的作品,或者是整个在户外的一个展览。

  再推就到了2006年那个时候,我和戴尔我们两个搭档合作做的那个有关于玉门的项目,玉门是一个工业石油工业基地,也是中国的第一个石油工业基地,经过七八年短暂的开发,历史资源枯竭,这个城市在迅速的消亡,大概十年左右的工夫,从十多万一个城市锐减到了大概两三万人口基数的一个城市。这个项目我们做的时候,当时我们也想了很多,我们做一个个体,也不代表官方,也不代表任何的媒体,而是一个艺术家,我们该怎样进入到这么一个大的环节里边,因为在做这个展览的时候,我们也在国内跑了很多的地方,包括广东的茂名,还有大庆、白银、攀枝花等等,这些都是资源型城市遇到一些灾难性的状态的地方,我们也去考察也去了解,后来发现问题比较大。

  那么就想,怎么样以一个艺术家、个体的方式进入到公共的事件里边,后来2007年决定在这个城市开一个名副其实的照相馆,雇佣当地的摄影师,用当地的装修风格来做一个照相馆,营业一年,营业完了以后,把这些整个做一个文献,然后再做一个展览。

《祁连山系15》 庄辉

《祁连山系15》 庄辉

  2008年过完年就去装修,7月1号开业,一直到2019年的6月30号结束,同年就在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9月底做了一个汇报的个展,基本上的工作就是这么多,跟西北边缘这块有关系的这些。

  鲁明军:从照相馆一直到后面的站台的展览,然后常青的展览,这样过来,我就想问一下你,提到你作为一个观察者的角色,去深入到这些田野里面,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肯定会碰到各种人,比如说少数民族也好,或者某种意义上可能有一点不同阶层也好,他会不会对你的媒介、摄影、录像构成某种,就是说当你镜头面对他们的时候,他们是如何反映的,有没有这种可能,好像我们在消费西北,消费这样一个少数族群,但是我同时又发现好像在你的作品当中,特别是从站台到常青的展览里面,很少肯定直接的人的影子,除非是你自己画自己那个作品,还有自己画画那个作品,而没有去直接对准他们,对准这些边疆的人群,所以这里边,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样考虑的,是有意识的,还是说只是一种无意识的选择?

  庄辉:我肯定有意无意都避开了人,因为有一个前提是我做完玉门那个作品以后,当时我对人类构建的这种文明的状态觉得非常无聊。有一个动因也是想离开这些人、这些群体和话题。实际上我早先一直以来,虽然里边有比如说合影90年代那些作品,虽然是大量的人群,但是我一直觉得我没有在这之中,我一直跟这个群体保持一个警觉,一直有距离,到了祁连山的这个时候,我基本上离刚刚我们说包括少数民族的族群还有人相对的远。

作品 庄辉

作品 庄辉

  我更希望因为我们现在生活在这个城市这个空间里边,我觉得我们脑袋瓜已经太满了,那种关于人的各种各样的状况。我想找是一个在我们以物换物之前那个原始的一种地理状态是怎么样的,而且这一次我觉得有一点对去一个算是地质博物馆去看,我感受也比较深刻,这个地质博物馆里面从头到尾都一直在讲地理的构造和演变,他一直在讲变化这个词。但这个东西实际上在我们初中学地理的时候,都知道是一个运动和变化的,但因为我们在这个生活当中时间长了,我们会把变化和运动这个规律遗忘了,我就特别希望自己看到的是这个状态,而不是我们今天这儿盖一栋楼,明天那儿起一个什么,对我来说兴趣点不在这儿。

  鲁明军:你最早玉门那个项目,还是带有对玉门那个城市现代变迁到衰落这样一个过程,但现在好像你不是在直接介入一个社会性的结构里面,更多带有一种叫原始一点的好像就是身体跟自然的关系这样一个维度上在工作,我觉得这种变化或者是跟你这么多年走西北,或者是在你90年代到现在你这么跑,西北的变化跟你个人的经验的这种意识的变化,有没有一个直接的关系。

  庄辉:我觉得这反而是有两个问题,你刚刚说的第一个玉门这个就是整个社会的密切的一个关系。

上传日期:2018年07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