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472 雅昌公开课 >谭波《从马奈到毕加索——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第2集]谭波: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毕加索 格里斯 马蒂斯等作品

视频信息

名称:谭波《从马奈到毕加索——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谭波: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毕加索 格里斯 马蒂斯等作品
 

  主讲人介绍:

  谭波: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资深专家及中国总监

 

谭波

  导语:

  2017年3月30日,美国亿万富翁大卫·洛克菲勒去世。同年6月7日,佳士得对外宣布,大卫·洛克菲勒遗产委员会委托佳士得拍卖佩吉与大卫·洛克菲勒夫妇二人的私人珍藏。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系列珍藏拍卖涵盖大约1550件拍品,其中装饰艺术数目最多,纯艺则当属是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为多,除此之外,亦有美国艺术、亚洲艺术、英国及欧洲装饰艺术,以及中国、 日本、韩国与欧洲瓷器等多个范畴。

  主题:从马奈到毕加索——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珍藏

  第二部分:毕加索 格里斯 马蒂斯等作品

  在买了这种新印象派、后印象派的作品之后,到了50年代末60年代初,就是1957年到1963年这一段,大卫的收藏里面一些最重要的作品,比如说莫奈的《绽放的睡莲》,大家可能刚才在上来的时候,看到我们楼下有一个很大的海报,就看到了那一幅睡莲的作品。还有比如说高更的《海浪》,这些就是属于洛克菲勒他的收藏里面最重要的作品,都是在巴尔的建议下收藏的。

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家里悬挂的《拿花篮的女孩》

佩吉及大卫·洛克菲勒夫妇家里悬挂的《拿花篮的女孩》

  大卫·洛克菲勒收藏里边的明珠,可以说就是这一幅毕加索的《拿花篮的女孩》,而且这个也是我们整个夜场拍卖估价最高的一件作品,是毕加索非常非常稀有的玫瑰时期的早期作品。这件毕加索曾经一直放在洛克菲勒在纽约的家里。这个是2006年的时候,大卫·洛克菲勒和毕加索的合影。

  大家可能对毕加索的艺术生涯比较了解,他第一个比较有自己个人风格的时期是蓝色时期,差不多是在1901年到1904年,在蓝色时期他的很多作品画的都是巴黎的比较边缘的贫穷的人,比如说乞丐、盲人,还有穷困潦倒的艺术家、诗人,这些画的都是很不幸的,颜色也是比较暗沉的,比较惨白的,蓝色、灰白色为主。到了1904年和1907年这几年的时间,他进入到了美国时期,又称作粉红时期,这个时期蓝色渐渐的就减少了,粉红色用的会比较多,色彩开始比较明亮起来,也比较抒情,他会画一些杂技团的小丑、杂技演员,还有像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就是卖花的小姑娘。

  我们仔细看画面中的这个女孩,她的身体还没有发育,这种孩子的身体,可是大家如果仔细看她的脸的话,她的脸是一幅非常饱经沧桑的,已经经历过看过很多东西,有很多悲伤的故事的这样一副脸。

毕加索 《拿着花篮的女孩》1905年作

毕加索 《拿着花篮的女孩》1905年作

  这个女孩她叫做琳达,当时她是在蒙马特,就是这些贫穷的艺术家聚集的地方,她是以卖花为生,有时候她也是会为这些穷的艺术家做模特,除了毕加索以外,她还给莫迪里阿尼做过模特。这件毕加索除了是洛克菲勒的家族的收藏非常重要以外,其实还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元素,他是20世纪最重要的艺术家斯坦因家族这个收藏,洛克菲勒能够买到收藏到斯坦因家族的藏品,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因为在1968年的时候,斯坦因家族他们所收的所有的现代艺术藏品,他们决定要出售的时候,其实大卫他一个人是没有实力,把他所有的藏品全部买下来的,所以他当时找了他的哥哥尼尔逊,还有几个好朋友,一共是6个人,他们凑钱决定来买斯坦因家族的收藏。当时他们在业界找了一个独立的估算成本的人,估价所有的作品大概是680万美金,他们这个财团6个人,差不多每个人出100多万美金的样子,就可以把这个藏品收藏下来。

  当时因为牵涉到一个如何选择作品,因为作品非常的多,有6个人,这个藏品应该怎么分,谁第一谁第二来挑选这些作品,所以他们当时在1968年的12月,他们就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一个库房里面,六个成员当中有一个人退出了,变成只有5个人,大卫·洛克菲勒他就把退出的这个人,这一份100多万美金也出了,所以他就有两次机会,当时这5个人他们就聚集在库房,拿了一顶帽子,在这个帽子里面就像抓阄一样,这个帽子里面是写了数字的纸条,就是一二三四五六,因为有六份出资,大家轮流抽签,谁抽到一就谁来先取。

  这一件《拿着花篮的女孩》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都想收藏这幅作品,那就要看谁的运气好了,大卫·洛克菲勒他作为发起人,他是最后一个去抽签的,但是他的运气非常好,他抽到了两个纸条,一个数字是1,一个数字是3,所以他获得了第一优先的选购权,他就收藏了这个《拿着花篮的女孩》这件作品。

斯坦兄妹:李奥·斯坦

斯坦兄妹:李奥·斯坦

  刚才我们说到斯坦因家族,这个照片就是斯坦兄妹,李奥·斯坦还有葛楚·斯坦,还有迈克·斯坦,他们三个人1907年在巴黎的合影,他们可以说是20世纪现代艺术早期最重要的收藏家,他们是美国人,来自于旧金山,家庭非常的富裕,大家去旧金山肯定都坐过那个电的有轨的电单车,那个当时就是斯坦家族的资产。他们最早的时候是1903年的时候,李奥他一个人从美国来巴黎,他非常喜欢巴黎。

  到了1904年的时候,他的妹妹葛楚也从美国到了巴黎,他们兄妹两个非常的激动,因为当时的艺术界有非常多刚刚开始崭露头角的这样一些前卫的艺术家,比如说当时还没有被冠以野兽派之名的马蒂斯,还有还不太为人所知的西班牙的艺术家毕加索,所以当时李奥和葛楚兄妹两个人跟非常多的这些年轻的还不为人知的前卫艺术家交往,他们断断续续收藏了有几十件作品,这个就是他们在巴黎的公寓,他们把所有收藏的作品全部挂在了这个墙上,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拿着花篮的女孩》,这幅画就在秘鲁的旁边,在墙上这个位置。

  斯坦兄妹,他们每周六还会举办艺术沙龙,当时很多艺术家,还有一些诗人小说家,都会聚集到他们的这个艺术沙龙来,也是在他们的沙龙上,马蒂斯和毕加索两个人才认识,其实说起他们兄妹两个对于毕加索这一幅《拿着花篮的女孩》这件作品来说,他们两个人的态度也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情,因为开始的时候,是李奥发现了毕加索,首先在一个画廊里他买了一幅画,后来他们兄妹里一起去又逛画廊的时候,看到了这一幅作品,毕加索这个大的作品的时候,李奥立刻就喜欢上了这幅作品,但是他的妹妹葛楚就非常讨厌这幅画,因为她觉得这个人的比例不对,她觉得这个腿的地方画的很奇怪,她觉得无法理解,所以两个兄妹当时吵了一架,最后哥哥还是决定买了,当时花了150法郎,也就是大概30美金这么一个价格,就把这个差不多有1.5米高的大油画搬回去了。

  但是世事难料,后来过了十几年,李奥后来变得非常讨厌毕加索的艺术,反而葛楚成为了毕加索最大的支持者,后面的故事我们可以接下来再讲。

毕加索《拿烟斗的男孩》

毕加索《拿烟斗的男孩》

  下面我给大家看一下,毕加索玫瑰时期的一些作品。其实拍卖市场,距离玫瑰时期的毕加索的作品出现,已经差不多有十四年了,上一次出现还是在2004年的时候,在纽约蘇富比这一幅《拿烟斗的男孩》。

  这一幅作品当时是以1亿多美金成交的,是当时世界艺术市场上第一幅过亿的艺术品,也是高居艺术品世界的最高成交纪录好几年。《拿烟斗的男孩》其实也是来自于一个大家族,同样也是1905年创作的,这幅画曾经是美国惠特尼家族的收藏,跟洛克菲勒家族一样,是非常有重要影响力的一个大家族。像前任的藏家,电影《乱世佳人》就是他投资的,而且他还做过美国驻英国的大使,后来他的艺术品有很多也捐给了MOMA,还捐给了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这样一些大的机构。

毕加索《拿着扇子的女孩》

毕加索《拿着扇子的女孩》

  另外一幅1905年这个《拿着扇子的女孩》很有意思,它也是斯坦因家族的收藏,我们在前面的照片里可以看到,这个是《拿着花篮的女孩》,这个是《拿着扇子的女孩》,这幅作品有幸被大卫·洛克菲勒夫妇收藏,但这件作品现在在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所以玫瑰时期粉色时期的毕加索,在拍卖市场上是非常非常稀缺的。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葛楚,就是这个妹妹,跟毕加索为她画的这幅非常有名的肖像,大家去大都会肯定是见过这件作品的,这个是她在巴黎的公寓,跟我们这一场拍卖里边的其它两件作品的合影。

  在这里要讲到一个就是他们兄妹俩后来出现分歧的一个状况,大家看到这件作品,这张摄影照片,这个女人是埃利斯·托克拉斯,她也是旧金山人,当时是在1907年1908年的时候,她也到了巴黎,跟葛楚认识,然后两个人相爱了,因为葛楚她其实是一个同性恋,她们两个相爱之后,在1910年左右,艾丽斯就搬离了她和哥哥李奥共同居住的公寓里面,她们两个就同居了。李奥对艾丽斯是不太喜欢的,而且他也无法忍受妹妹公开自己是同性恋,所以他在生活上觉得跟妹妹葛楚的矛盾越来越大。

  另外一方面在艺术上,他们也出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歧,两个人有点儿水火不相容。因为李奥在1904年1905年那个时候,对于这种前卫艺术的热情,就是在1910年1912年左右的时候,其实已经慢慢的消退了,在这个时候,他最大的崇拜的艺术家是雷诺阿,他非常的讨厌毕加索立体主义时期的作品,他说他曾经是那么喜欢毕加索,但是当毕加索开始创作立体主义风格的作品以后,他完全无法接受,当时有一个朋友问他说,你觉得是不是毕加索现在已经疯了,李奥斯坦因他回答说,他只不过是蠢罢了。

  而他的妹妹葛楚这个时候是疯狂的崇拜毕加索,因为她觉得毕加索这种立体主义的支离破碎的用这种画面的感觉,跟她当时的这种创作现代诗歌,因为她也是一个作家,跟她的这种写短篇小说的手法,比如说用词反复,觉得在文学上跟毕加索在绘画上所追求的目标是一致的,所以她非常的支持立体主义时期的毕加索,但是李奥对他妹妹的这些现代诗歌也是嗤之以鼻的,他觉得她的这些短篇小说,还有这些诗都是非常的讨厌,他们有这么多的矛盾之后,在1913年的,关系完全不可以调和,完全破裂了。所以李奥决定离开他们共同的家,也离开法国,他要搬到佛罗伦萨去。

保罗·塞尚《五个苹果》

保罗·塞尚《五个苹果》

  他们在十年的时间里边,一起共同收藏了那么多的作品,在分手的时刻面临要分割画作的一个分家的状况。在1913年他们两个分家的时候,刚开始一切还算是比较的顺利,因为葛楚她留下了所有毕加索的画,因为李奥都不喜欢,李奥就把所有雷诺阿的作品都带走了,还有一些他们收的,比如说文艺复兴时候的一些家具什么的,但是他们唯一的一个争端就是,这一幅保罗·塞尚的《五个苹果》。

  这一幅作品是兄妹两个在1907年的时候跟古根海姆的画廊买的,两个人共同买,两个人都非常非常喜欢塞尚,所以谁都不愿意放弃这件作品,但最后在哥哥李奥的坚持下,塞尚的这幅静物还是分给了哥哥,葛楚就非常非常的伤心,因为她觉得这幅塞尚的苹果对她来说,是独一无二的,是不可替代的,所以她非常非常的悲伤,在1913年分家的时刻。那么毕加索知道了她失去塞尚这种悲伤的心情,所以在1914年的圣诞节,毕加索就对葛楚说,你不要伤心,我画一个跟塞尚的苹果一样精彩的苹果给你。

巴布罗·毕加索 (1881-1973)《苹果》

巴布罗·毕加索 (1881-1973)《苹果》

  所以在1914年的圣诞节,他就画了这一幅水粉水彩的《苹果》,送给葛楚还有艾丽斯,在这幅画的背后还有题字,说圣诞节的时候送给她作为礼物。所以这一幅也是属于斯坦因家族的收藏。

  之前提到说毕加索,当时大卫·洛克菲勒在抽签的时候,他是有抽到两个签的,一个1还有一个3,一他是选择《拿着花篮的女孩》,第三次轮到他选的时候,他选择的就是这一幅《苹果》。

  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是立体主义的另外一位艺术家格里斯的作品,其实立体派主要的代表的艺术家是毕加索和布拉克,格里斯属于第二梯队的艺术家,但是葛楚她非常喜欢格里斯,她收他的作品差不多前后有十年左右,她最后一共收藏了七幅他的作品,有三幅是在1914年画的,还有4幅是在20年代中期画的。

胡安·格里斯 (1887-1927)《音乐家的桌子》

胡安·格里斯 (1887-1927)《音乐家的桌子》

  我们这次夜场拍卖一共有两件格里斯的作品,有一幅是20年代,那一幅是葛楚的收藏,这一幅是1914年的《音乐家的桌子》,这个是大卫·洛克菲勒在1966年纽约的时候买的,是跟一个美国很有名的藏家叫做大卫·托马森买的。这幅画的一个重要性是创作的年份,因为在1913年12月到1914年10月这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格里斯创作了41幅像这样的拼贴的立体主义风格的作品,这些作品当时特别受关注,当时有一个艺术史的学者曾经评价过,这一系列作品创作之前1912年,格里斯还只是一个立体派的小配角,到了1913年1914年,他已经可以创作出跟毕加索,还有布拉克相媲美的作品了。

  1914年,他创作了41幅这种风格的作品,格里斯他第一次确立了自己的个人风格,而且对于整个立体主义的发展来说,是有开拓性发展的,首先第一个是体现在他用的这种拼贴的创作手法,比如说他把报纸,还有带有纹路的纸,有颜色的纸,把它组合拼贴到了帆布上,画布上,然后把他手绘的元素跟这些拼贴的元素融合在一起,这个就是立体主义从前期的分析立体主义,发展到合成立体主义的一个重要的标志。这个就属于合成立体主义一个典型的画的风格了,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大家可能对于毕加索和布拉克的立体主义时期的作品都很有印象,他们的颜色都比较灰暗,都是以黑色、白色、灰色、还有褐色为主,没有特别明亮的颜色。那么格里斯是唯一一个会用比较鲜艳比较大胆的颜色。

  前面提到在1913年年底到1914年,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边,格里斯有41幅立体主义拼贴风格的作品。其实这一批作品不管是艺术市场也好,博物馆也好,都是最受追捧,但是又最难收到的作品。距离上一次拍卖市场出现,1914年的作品,还是在1999年的时候,很久很久以前了,也是在我们伦敦佳士得拍卖,当时拍了480多万美金,现在这幅画已经捐给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了。

  大家还可以看到1914年的另外一幅作品,这个是大卫·洛克菲勒哥哥的收藏,不过也是很久以前捐给纽约的现代博物馆了,所以这个系列的作品一个是数量比较稀有,另外一个就是的确很多都在大的博物馆里边,所以我们也是非常激动这次能够上拍这样一个重要年份的格里斯的静物画。

亨利·马蒂斯 (1869-1954)《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

亨利·马蒂斯 (1869-1954)《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

  这个是我们这一次带到北京来的,估价最高的马蒂斯的《宫娥与玉兰花》这幅作品,这个是马蒂斯在1924、1923年的时候在法国尼斯画的。宫娥其实就是有一个专有的名词,就是指奥斯曼土耳其后宫的宫女,算是西方世界对于近东文化东方文化后宫的一种比较情色画的想象。

  在19世纪的新古典主义的画家,比如说安格尔,还有浪漫主义的画家德拉克洛瓦,其实他们都画过这个题材,就是画土耳其还有北非后宫宫女的这种题材,但是到了20世纪马蒂斯把这个题材推到了一个巅峰的状态,这幅作品可以说是马蒂斯《宫娥》系列里边,在现代在私人收藏领域大家公认最好的一幅。大家可以看到他对东方主义的浓厚兴趣,比如说他的这个躺椅,背后的这种有图案的屏风,还有模特身上穿的这种服饰,都可以感受到很浓厚的这种近东的风情。

  这个模特也是马蒂斯最钟爱的一个模特,在20年到1927年差不多有七年的时间,长期担任马蒂斯的模特,她是法国和摩纳哥的混血儿,她也是一个芭蕾舞的演员,也学过戏剧表演,所以她身体的塑造性很强,马蒂斯称她的身体是一种像雕塑一样的身体,她能像雕塑一样,摆出非常优美的姿态,另外她也有受过表演艺术的训练,所以她有经验来扮演这个角色。其实在这里她扮演的就是一个土耳其后宫宫女的形象。

  建议大家待会儿可以到楼下仔细地看一下这幅画的一个细节,因为马蒂斯他的艺术最重要的,特别是在尼斯时期20年代这个重要的时刻,他对光线的运用还有色彩的运用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的状态,我们可以从这个模特身体的受光面可以看到,他对这一幅裸女的塑造是非常用心的,因为在20年代,他其他有一些宫娥的系列,身体的处理是没有这样,具有一种体积感和容量感的。因为在这个时候,马蒂斯在油画创作的同时,他也在做一些雕塑,所以雕塑对于他这个时期的作品来说,影响是非常的大。

Hudson Paris大宅里挂的《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

Hudson Paris大宅里挂的《侧卧的宫娥与玉兰花》

  昨天在展览的时候,也有朋友问说为什么宫娥的题材对于马蒂斯这么的重要,其实宫娥对于马蒂斯来说,应该是他的这种对于艺术就是给人一种愉悦,给人最大的一种放松,给人这种美感享受的一个最好的诠释。他曾经在他的艺术笔记里谈到宫娥的题材,他说这种仔细观察宫娥阳光闪耀,压倒了色彩和形式,这里有东方情调的室内装饰、挂饰和地毯,奢华的服装,肉体散发的欲望,等候享乐的慵懒面孔,仪式感十足的午睡时光。所以在《宫娥》系列的作品里边,其实他是用非常放松的自由自在的,就是女人在阳光下放松的这样一个形态来呈现,所有的色彩,还有图案的细节,他经过了精心的推敲,但是我们在看上去的时候,就觉得非常的轻松,好像毫不费力的样子。

  而且画面中这个兰花还有这个水果,其实也是带有这种欲望,还有情色的含义,其实模特摆的这种斜躺的姿势,还有这个裸体,其实非常容易给人一种色情,很露骨,或者容易有下流的感觉。但是在马蒂斯的笔下,他把这一切都升华成一种非常慵懒,好像是沉浸在一个梦幻的状态里,给人一种非常大的美的享受。

  作为20世纪现代艺术的两位大师,毕加索和马蒂斯两个人,马蒂斯的拍卖行情是远远低于毕加索的。像毕加索我们佳士得在两年前曾经以1亿8千多万美金,创下他最高的世界成交纪录。那么马蒂斯他目前绘画作品的最高纪录是4500多万美金,这个是2009年的时候我们在巴黎佳士得拍的,而这张马蒂斯也是伊夫·圣罗兰的旧藏。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其实马蒂斯的重要作品出现在拍卖上是很少的,我们在这里看到这一幅是他绘画的第二高成交价是3000多万美金,而且拍卖还是在2007年。

  现在我们这张马蒂斯它的预估金额已经是在5000万美金左右了,因为的确在整个的拍卖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张20年代这么精彩,然后这么大幅的马蒂斯的经典的代表作品。

上传日期:2018年08月09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