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095 雅昌公开课 >吴洪亮《徐悲鸿与大雅宝胡同甲2号》>[第1集]吴洪亮:大雅宝胡同甲2号——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的传奇

视频信息

名称:吴洪亮《徐悲鸿与大雅宝胡同甲2号》吴洪亮:大雅宝胡同甲2号——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的传奇
 

  主讲人介绍:

  吴洪亮: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齐白石纪念馆馆长,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策展艺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中国建设部城市雕塑建设与指导委员会艺委会副秘书长,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雕塑学会常务理事。

吴洪亮

  导语:

  身为北平艺专校长及中央美院首任院长的徐悲鸿与大雅宝人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而大雅宝胡同甲二号也成为了见证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的重要历史现场。“历史的现场包含着历史的逻辑,能否意识到它并遵循它的规律,对历史中人是挑战,对后世读史者同样也是挑战。”大雅宝胡同甲二号就是这样一个具有“挑战”的“历史的现场”。它承载了20世纪以来与中国美术史相关的许多人与事,对它的研究正是以另一种方式进入历史的逻辑,甚至这种现场的逻辑有可能让我们重新感知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艺术与艺术家的关系,探求其表象之下的深层状态。

  主题:徐悲鸿与大雅宝胡同甲2号

  第一部分:大雅宝胡同甲2号——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的传奇

  真心的谢谢各位,今天我开车来美院的路上还在想今儿个是不是就我跟红梅老师俩人。说句真心话,刚才在路上还碰见一位从民族大学来的同学,我真的很感动,这么远来,然后我一听他是慕徐悲鸿先生的大作和艺术而来,为我们老校长的艺术而来,我说今天的这个讲座可能让您失望,因为太专题的研究了,红梅老师选了这么一个题目我讲不讲,我当时也没特别多想,我说那我讲讲吧。

  在我准备PPT的时候,我发现这个讲座可能特别不精彩,为什么特别不精彩呢?全是字没图,没有什么作品可说,而是我们做专业的时候,比如说我们去研究徐悲鸿先生,研究他的好友比如齐白石,以及他的学生辈的央美这一批,20世纪重要艺术家的一些思维方式的一种呈现,所以我尽量今天能讲的有意思一点。

  而且换到这个空间我就放松多了,为什么这么讲,我希望大家坐到这样一个小空间里,我们做内部交流,因为在做二十世纪研究的时候,有一个事特别踌躇,我曾经说过多次,二十世纪对我们今天的美术史研究学者来说,有几点特别难:

  第一,以前在中央美院我们读书的时候,二十世纪是不作为学问的,书写到差不多最低最低到齐白石、徐悲鸿结束。其他的人根本就谈不太上,离我们太近了。

  再有,因为太近,他虽然有温度,我们会找到一手材料,比如有一些老先生还在,有一些老先生至少是儿子还在,我们能问到很多有意思的事,口述历史既鲜活又值得质疑。不一定别人告诉你那个事就对,你还要去实证。

  再有,矛盾也都在,多说一句有可能后边就产生不良影响,尤其红梅老师给我出完这个题,我在做的过程中PPT改了好多遍,所以今天在这个小厅我倒是觉得蛮开心的,就是跟大家做功课过程中的体悟的表述。我想这样可能说的更准确一点,那就不闲叙了,进入到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内容。

  今天的题目叫“徐悲鸿与大雅宝胡同甲2号”。如果说不清楚这是什么的时候,我估计很多朋友都很奇怪,徐悲鸿跟这么一个门牌号有什么关系,我一会儿就慢慢跟大家来说,可能就清楚了。

佳士得与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合办“大雅宝胡同甲2号——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的传奇”展览

佳士得与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合办“大雅宝胡同甲2号——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的传奇”展览

  刚才红梅老师介绍说,我们是做展览的人,那么做展览的人有一个思维方式,就是用展览的方式去做研究,我做这个题目的最原初是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在香港要有一个展览,就定名叫“大雅宝胡同甲2号”。我也是受约写一篇关于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文章,在这个过程中我就开始去研究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就在北京东城区东南部一个叫大雅宝胡同的地方,这个地方现在还在,也算难得,北京很多胡同都消失了,但是这个地方还在,但是今天如果你按照甲2号去找,找不到这个地方,现在的门牌号叫大雅宝胡同5号,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去找一找,这个名字特别高级对吧,雅宝,其实你再细研究这个地,其实叫“哑巴”,原来是哑巴胡同,据说是有一些哑巴原来住在这儿,就叫了这样的名字。

  而且中国人其实很讲究,我所居住地的这样一个所谓和谐和美好,因此从宣统那个时候开始,雅化胡同名称,像今天我们也经常会改地名,咱们央美是不是还有同学也自己串个地名,这个地名其实也是一个重要的标志,后来这个地方就叫做了大雅宝胡同,而且在文革的时候也改过一次名字叫“蓬勃胡同”,文革之后又恢复叫大雅宝。

  这就是现在大雅宝的现状,我2016年的3月31号专门去看了这个地方,当然现在看着是一个很破旧破败的地方,但是这个地方真的很有名,因为我一直在周边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找到这个地方,找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就问说是不是以前很多画家住在这儿,那个收破烂的大爷说“对没错,就住在这儿。”现在还有一位咱们央美的老师在那里住,从地图上看一下,协和医院这就是原来中央美术学院的旧址,起点是大雅宝胡同,我算了一下,步行从大雅宝胡同到当年的北平艺专的步行距离差不多是20分钟,也就是说当年美院的这批老师住这个地方想去上班,应该说还是一个比较方便的去处。

校尉胡同

校尉胡同

  而且校尉胡同这个门牌,应该说也伴随了数十年,应该是我们当时的记忆,是1992年到中央美院读本科,那个时候我们有幸还在校尉胡同学习了三年。

  一个住了很多艺术家的地方就能成为一个研究课题吗?这也是我当时自己的一个疑问,虽然题目有了,别人请干这个活,但是我一直想通过一些艺术家住在这儿的一个地方,怎么能成为一个研究课题呢?虽然它存留了很多艺术家的记忆,甚至是艺术家二代的记忆,但是它怎么就成为课题,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点,我也在思考,后来突然想起来好几年前曾经读过一本《三联生活周刊》,现在写这篇文章的李鸿谷已经是《三联生活周刊》的主编了,当年他写过一篇文章,在文章的开头有一句话,我的印象特别深刻,我给大家读一下。

  “历史的现场包含着历史的逻辑,能否意识到它,并遵循它的规律,对历史中人是挑战,对后世读史者同样也是挑战。”有点儿拗口,但是大家仔细重复两遍,你会发现这句话写的挺有意味的,他从一个地理的角度去关照了一个地理的历史,从历史的角度关注到当时的那些人,以及这些人的影响,进而是今天我们再去关注这个地方、这个人的问题。所以这个挑战,我想我们就以大雅宝胡同来作为一个切入点,把大雅宝胡同2号作为一个具有挑战的历史的现场去研究一下。

在大雅宝生活过的大师们

在大雅宝生活过的大师们

  刚才我说了很多艺术家,这是这些艺术家的照片,我想一大半恐怕大家是认识的,比如第一个像叶浅予,后边叶浅予的夫人、李苦禅、李可染、李可染的夫人邹佩珠、董希文等等,这一大批数十位应该说在20世纪非常有影响的艺术家都曾经在这里居住过。

  我们做了一些最简单的研究,这些人什么时候搬进来的,什么时候搬走的,大家如果对刚才的那些照片不熟悉,这些名字恐怕会知道,比如最早搬入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像叶浅予,后来的滑田友、李苦禅、李可染等等,我这里不一一说了。

  那么对这些住在这个地方的人呢,也开始做了一些简单的分类研究,因为我们得知道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一分类就发现他们有意思了,这个地方居住这些艺术家,应该说涵概了中央美术学院,从北平艺专。

  我解释一下,为了我不说错,我们假设把1949年之前都叫北平艺专,要不我后边会说一堆名字,我怕到时候大家都听晕了,这个名字的变迁之复杂,大家可以去请教曹庆晖教授,我假设把1949年之前的都叫北平艺专,1949年之后才叫央美。

  那么住在这儿的这批人涵概了什么呢?涵概了几乎所有跟美院有关系的学科,从中国画、油画、版画、雕塑、设计、工艺美术、美术史、甚至修复、甚至在这儿教公共课的、英文的都住这儿。从身份看,从教授、一般的教员、甚至央美附中的校长、还有一些国外的留学生,一会儿我会谈到,他们的个人经历很有意思,基本上这些人都是新派人士,有留学的,但也有在本土成长的,有去过敦煌的,有在解放区的,也就是中央美术学院成立,1950年的时候的,那个基本结构的人都在这儿住过。

  所以大雅宝胡同甲2号的这些人可以代表,尤其是以北京为中心的中国二十世纪艺术生态中的一个很丰富的组成结构。当然这一堆人都跟一个人有关,就是我们的校长徐悲鸿先生。

徐悲鸿

徐悲鸿

  那么他们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呢?我们就进入现场来去看一看,徐悲鸿先生是如何建构了一个机制,有一些人住在了一个地方,因为研究这个地方与徐悲鸿的关系,今天红梅老师给我的题目,不仅是关照徐悲鸿个人在新中国前后的地位,包括他的处境,包括他的工作,甚至他的从业方式,还有通过这样一个生态结构,我们去注意到北京当时的一些艺术变迁,以及一些潮流的动态。

  那么刚才说了,这个地方它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质地,就是这些人住在这儿,那我用什么方法去进入呢?我们现在假设这个东西是有效的,它是个好题目,怎么进入这也是一个问题。因为大家是一个宿舍住在这儿,怎么就成为一个研究的课题,而且这些人进进出出的,给我们留下了好多不是美术史的正规史的材料,更多的是一些故事,这些故事比如说像张仃先生的儿子张郎郎,网上查这些东西都在,讲了一堆他们孩子怎么在这儿玩儿的事情。

  我们面对这样一些非正规材料,怎么样从其中梳理出对我们真的研究那个学术有帮助的东西,以及这些交往中,到底有哪些是我们能把它活化的,因为我们是做展览的,我们希望把这些过往的文献以及实物材料活化,让今天的人能接受,所以我就在研究中冒了一次险。我记得我读中学的时候看过亚里士多德的一本小薄册子,翻译的小薄册子叫《诗学》,里面讲了关于戏剧的事,戏剧中很传统的一个事叫三一律,比如今天我们看话剧,时间、地点、人物,如何相聚,如何分散,在梳理所有的过程中,我就假设这是一场跨越了20世纪中期到晚期的一个戏的话,这些人如果是演员的话,我怎么去看待他们,那么大雅宝胡同就变成了这样一个背景,每个人在这里面有出场有离场,他们在这里碰撞出的事情,也许从这个切入点我们能找到一些二十世纪中国艺术生态的侧影,它绝对不是一个正史,它是一个侧影。

  因此今天我后面跟大家展开看的东西可能跟画不是特别有关系,但是跟画的艺术的这些生成可能有点儿关系。

  刚才我说了这个地方在哪儿,那就再说说它因为徐悲鸿怎么就能有这么个地方,我们再回来谈这个事情,我们再查文献会发现徐悲鸿有很重要的学生叫宋步云,宋步云在他们的一个文章里写到一个事,他说旧艺专就是北平艺专没有教职工宿舍,刚开始徐悲鸿接任的时候,一会儿我会倒叙,今天我可能会用很多蒙太奇的方法来讲,大家可以去直接感受,旧艺专开始的这是指1946年抗战结束,徐悲鸿再次接任北平艺专校长,那个时候他希望来的那些教员是没有宿舍的,为了教员教学方便,生活安定,这个特别特别重要,我以前说实话只做研究不想这个事,我现在开始管北京画院很多杂事,今天在来之前都是人事问题,大家生活问题都要去考虑,一个校长除了学问本身,还要安定团结他的教职工,所以很贴心,徐悲鸿先生很考虑说,这些人我从全国各地调到北京了,我怎么解决他们的生活问题,徐先生嘱咐宋步云说,我一定要设法廉价购置宿舍,我协助徐先生多方面,联系解决了宿舍问题,先生这才放心。大家可以考虑到一个校长要想什么事。

  那么在宋步云先生的年表里头特别详细地,还不只大雅宝胡同,我们看到这里还有好多个胡同,我不一一读了,在我的印象中印象很深的,比如说老央美的煤渣胡同,现在咱们中央美术学院好多老教授还住在那里,还有一条胡同我认为也很重要,叫东总布胡同,老人美的很多大学问家都住在东总部胡同,现在人美社的林阳社长写过一本《东总部胡同》的书非常好看,那么当解决完这些学校新的老师的住宿问题的时候,你才可以安定地去进行教学和学术的探讨。而大雅宝胡同就是徐悲鸿先生解决大家集体居住的地方。

上传日期:2018年07月0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