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6192 雅昌公开课 >[第集]

视频信息

名称:
 

  

  吴永强

  主讲人介绍:

  吴永强:文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艺术学理论研究与批评实践。主持和参加国家级、省部级人文社科项目多项,包括全国社科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项目、省社科规划项目和省级精品课程项目。在国家级权威核心期刊、CSSCI期刊等各类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五十余篇。

  主题:后印象主义之高更艺术的特点

  导语

  你看这是他写的,他说希望能在临死之前完成一幅巨作,在整整一个月内我几乎不分昼夜的以我前所未有的热情从事创作,我完全不用模特,我就是在粗糙的麻袋布上直接作画,以及于看了十分粗糙,笔触相当草率。

  

  恐怕会被认为是未完成的作品,确实我自己也无法十分明确的断定,可是我认为这幅画比我以前的任何作品都要优秀,今后也许再也画不出比他更好的或同样好的作品,我在死之前把我的全部精力都倾注在这幅作品中,在恶劣的环境中以痛苦的热情和清晰的幻觉来描绘,因此画面看起来毫无急躁的迹象,反而洋溢着生气,没有模特,没有画技,没有一般所谓的绘画规则,同学们,这个我为什么把它打一个红字就是要提醒大家,没有模特说明是什么?其实他已经脱离了咱们说已经远离客观描绘,没有这个东西,没有画技,意味着对技巧的一种否定,然后那么技巧最后就成为一个什么呢?就成为其实已经汇入了自己的整个的那样的一个意义的寻求,就是人生当中的,人生变得更大了是吧,没有一般的所谓的绘画规则,其实就是对咱们传统的那样的一个巅峰,他回答的是什么?

  

  就是实际上就是问我们这个艺术不论你传统也好,不论什么也好,所有的东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来干什么,他对我生命的意义在什么地方,这个其实他回答的是象征主义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就是关于就是象征主义的那样一种艺术观就是特别的突出了一种什么艺术的一种功能性,他的功能性,他的目的性。他说我不加任何修改的画着一个那样纯净的幻想,一个那样纯净的幻象以置不完满的消失掉而生命升了起来我的装饰性绘画不用可以理解的隐喻画着和梦着,我的梦和整个大自然结合着立在我们的来源和将来的面前,在觉醒的时候当我的作品已完成了我对我说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你看这个当中他出现的是什么?就是实际上就是整个那样西方文化的就是对咱们整个历史的一个理解的一个图像,你看这个婴儿是象征人类的诞生,摘果是亚当采摘智慧果,寓言人类的生存发展,然后是老人是吧,寓言人类从生到死的三部曲,其他的形象也都是隐喻,充满一种隐喻的,并且仿佛有两个世界大家看到一个阳面,一个阴面。阴面的那个世界就仿佛是我们那个哎呀看得见、看不见的,就像一个幽灵的世界一般的这个画,这个画可以说是算是我觉得高更的回答一个象征主义,可以说给象征主义的那个定义给出了一个很形象的一个回答,就是他探讨的是什么?要探讨,探讨的是象征主义关注的就是我们人类的一些很终极的一些问题,就是关于一个意义的问题,我们从什么地方来,我们是谁的问题,我们是谁,我们要到何处去,这个从大家直到古希腊开始德尔菲的寓言,德尔菲神庙那个面前有那样的一个……

  

  刻的一个箴言就是问我们到底是谁,苏格拉底之问,这个艺术困扰着人的,咱们在象征主义的艺术家的作品当中从他的那个还有创作的行为当中咱们可以看到象征主义的这些艺术家就像是一个思想家一般的,那么这个他说明了艺术在逐渐逐渐的我一再地提到在逐渐的在缩小,然后另外的东西在扩大,是吧,非艺术的东西在扩大,就是关于人类的问题这个东西在扩大,这个为什么他跟达达相近?同学们,是吧,就是说后来为什么就是说我们如果说这两条线索的话我们说达达的那条线索我们要把他追溯到象征主义的塞尚,就是高更的身上,就是从这些当中可以看出来,可以说这是高更全部生命思想和对塔希提生活印象的综合,也是献给自己的墓志铭,尽管他没有自杀,但是当时的确经历了这样的一种危机,并且可以说离他后来的去世也没有多少年了是吧,有浓厚的象征主义的风味。这是高更最后的作品,作为马克斯群岛的多米尼加岛,也就是1903年,算得上是他最后的真正的绝笔之作。

  好,咱们下边就可以退回去来,我们对高更的那个艺术做一个总结。

  

  第一就是咱们可以说他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原始的图画,高更从原始环境中汲取灵感,创造了所谓原始的图画,他用梦一般的眼光去理解和表现残存的原始土著生活,这个残存他是指的在文明社会当中残存的,涤荡的其中落后、贫穷、愚昧,还有殖民者所带来的物欲主义的扼流,这个是一个什么意思呢?因为他所去掉的地方其实都是殖民地,几乎是法国的殖民地,法国的殖民地实际上法国人已经把这样的一个现代的那个世俗的商业社会的逻辑已经带到那个地方去了是吧,就像咱们有时候在想象西藏一样总是要把他想象成很美好、很纯洁的一个地方,他是我们心中的,但是你真正到了那个地方去你也可以看到实际上人还是有复杂性的,是吧,他也受到我们一些社会当中一种不良的习惯的一个沾染,你说你到那个旅游的地方都是嘛,什么香格里拉,想象那个名字是多么好,因为香格里拉这个名字是后来把它造出来的,以前根本就不是叫这个名字,英国人把它安成一个隐译,仿佛是一个天堂,但是到哪里去到处都去都被展,到处那个人并不是我们想象的,但是我们愿意这样想象,这是我们心里所保留的一个胜地。

  

  他实际上是承载了咱们对于一种纯朴的那样的一种价值的一个,就是说一种理想,他承载的是一种理想,那么高更也是如此,他那个地方去,那些人也不是完完全全的就是所谓的纯朴的。构造了一个所谓人之初的纯朴世界,一个反抗物质文明的一个现代人心目中的伊甸园,他回答了一个什么问题?其实回答了就像所谓上帝死了以后每一个人就成为自己的上帝,他要建立自己的宗教,那么高更就不折不扣的来建立和实践了自己的那样一个宗教,当然跟他从小的生活环境这些都是有关系,跟他整个经历有关系,是吧,比如说在秘鲁,秘鲁在那个地方,你当时如果要跟法国来比较的话他肯定就是带有很强烈的一种原始味道的,然后又在海上,跟他所谓个人的那个经历这些都联系在一起,但是这个不是我们探讨的一个重点,重点就是他后来所呈现的这样的一种思想和一种艺术实践,他的确他是有意的在传达,在表现这样的东西,他给自己找到一个附着点,我们讲后印象派和印象派我们说他是把那个印象派作为一个有针对性的,那么针对了以后干什么呢?难道仅仅是一个形式吗?不是,每一个人都其实跟自我发生了碰撞,就是我自己拿这个来干什么,就是高更就是找到这样一个点,塞尚是找到他的那个点,塞尚那个更多的是一个很实验化的。

  

  就是艺术内部的一个形式上的那个点,而高更就是跟他整个生命敞开联系起来的他的一个经历性的就是找到这样一个方向。

  第二,综合主义美学,大家要把这个非常重要,其实综合主义可以替换象征主义那个词,高更发展了一种所谓综合主义的美学观,上承浪漫主义,下象征主义,他综合就是我刚才说的意象观念和技艺的综合,就是我们把他很简单话说就是综合记忆经验构成梦想,构成梦境,以达到超越现实,趋向彼岸的目的,用艺术方式创造他个人的宗教。

  第一个就是所谓客观化的主观世界,就是梦境的视觉现实要把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那个梦就像咱们回忆昨天晚上做的梦一样,昨天晚上做的梦你会感觉你把他不可能完全的把他叙述,不可能完全能够记起来的,你只能记起一种很另行的一些片断,有的东西要失落,失落了,但是咱们现在要干什么,如果要画成画要重新复述起来,我就要找很多关联词,要把他连接起来,要把他连接起来,这个时候想象力就要发挥作用,是吧,我直接靠我自己想象来进行一种连接,重新把他综合起来,我们能够让别人也能够分享就是一种属于客观化的主观世界,就是主观世界的客观化。

  

高更《拿水果的妇女》

  第二形与色的综合这是一个很具体的方面,用形与色直接综合成梦,就是他这当中不必给我们讲一个就是很奇特的一个故事,你看他画的就是肖像,画的一个场景,或者是他们有祭礼,甚至咱们说咱们从哪里来,咱们是谁,咱们到哪里去的那个画他也不是给我们构成了一种什么样的情节,实际上就是通过一些符号,是吧,很符号化的一个形象把他连接成一个场景,让我们去感知他的那个梦,但是他更主要的一个东西就是在于什么呢?他那一套就是大块面的,比如用色的那种方式很平面化的一种处理画面的一种方式实际上咱们就可以直接可以触摸到他对那种原始的一个质地,原始的那样一种氛围,原始的那样一种体验的一种综合的呈现,所以说我们可以这样来说他是用形与色直接综合成梦,他不必需要中间有一个什么故事性的叙述,也就是说这个时候他实际上是远离了文学,当然他有很多文学的情趣,但是他现在企图是要靠一个视觉直接给我们呈现出就是呈现出他自己的那样的所谓的一种原始的经验,额不是靠中间再来给我们讲一个什么故事,就像塞尚一样,塞尚是什么呢?塞尚把这个画建立一个结构,他不必靠物体了,就是那个直接靠几何,直接靠还原,靠那样一个结构建立画面,而他现在也是直接靠那个形与色,那个综合去传达他的那种很原始,很稚拙的那个感觉。就是用原始化的视觉方式将明暗体积色彩进行统一的简化,平铺色彩,以线构形,平面结构的空间,这个所谓的统一的简化,这个简化的本身也是一种综合,印象派讲什么,印象派讲分立,笔触要分立,一个色彩,一个灰色要把它分立出来,是吧,要分立成无数的比较纯的那个色彩的排列,而现在大家看重新平图,要综合起来,这个就是很形象的。

  

高更画作

  第三色彩的和声,这个是咱们可以通过他的一些就是笔记,他的一些谈话还有拿来就把这个用来印证,用他的画来进行印证,来看,实际上这个当时是那个很多画家都是这样讲的,都有这样的一个追求,追求色彩的音乐性,就是高更自觉的把色彩类比为音乐通过重复的配置颜色追求音乐的和谐性,创造了色彩的和声。他说我不是用色彩去画图,而是要赋予它以音乐感,这种音乐感来自色彩本身,色彩的自然属性以及他的内在力量,其实这个也说明一种什么呢?说明就是可以畅快地说明我刚才说的他用形与色直接去综合成梦,而是不靠中间讲故事,因为音乐就是直接用他的声音,用他的旋律,用他的节奏,用他的和声直接来感染我们的,咱们你看除了咱们当代的那个观念音乐以外,音乐从来不会完全是模仿咱们现实的声音是吧,他不会模仿,他要转换,音乐就是一个很实质性的一种转换。这个转换就是把他直接转换成咱们那个听觉的形式,咱们那个通过听所发生的那样一个经验,发生的这样一个感应,那么这个也是咱们视觉艺术就要直接通过视觉,就要直接通过视觉的叙述,所以说他这里边他说明一个什么?就是现代主义他有一个就是现代美术他就是从后印象派开始,他开始有了这样一个就是有了一个什么样的趋势,这样一个趋势就是说他要跟文学要脱离关系,跟文学脱离关系,以前咱们就是画文学,你不能是画宗教也好是吧,画历史画也好,你画什么神话画也好,实际上中间他都经历了一个文学性的一种叙述方式,而现在是要直接靠视觉、靠色彩,是吧,咱们在后印象派这里面看了他要靠色彩,要靠那个形,重新把它进行一个综合,那么我们说在高更的色彩当中浮动着一种非具象的神秘力量引导观者进入画家的梦想,这个就是跟同学们分享的那个高更。

上传日期:2018年06月2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