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909 雅昌公开课 >吴永强:后印象主义>[第23集]吴永强:后印象主义之高更的艺术作品欣赏

视频信息

名称:吴永强:后印象主义吴永强:后印象主义之高更的艺术作品欣赏
 

  

  吴永强

  主讲人介绍:

  吴永强:文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艺术学理论研究与批评实践。主持和参加国家级、省部级人文社科项目多项,包括全国社科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项目、省社科规划项目和省级精品课程项目。在国家级权威核心期刊、CSSCI期刊等各类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五十余篇。

  主题:后印象主义之高更的艺术作品赏析

       导语

  那么高更的生平,你看布列塔尼的《阿旺桥》在巴黎,布列塔尼的《阿旺桥》是在1886年、1886年,实际上他是在1883年的时候他是正式作为职业的艺术家35岁,这个是1886年就是他39岁,就是38岁的时候。

     

  

高更

  1888年,然后后来到了巴拿马马丁尼克岛,1887年,就是他39岁的时候,然后后来在1888年,梵高盛情的邀请他到法国南部是吧,法国南部的那个叫阿尔那个地方,阿尔村,咱们现在一般把它翻译成阿尔勒,阿尔勒村这个地方去,梵高在那里直接建了一个画室,叫做新艺术那个搞一种所谓信号艺术实验,因为他很孤独。他特别的希望高更能够过去,其实高更也是怀着,也打着他自己的算盘,因为梵高的那个弟弟提奥,提奥是在搞艺术品经验,他觉得能够从他们兄弟两身上得到什么,其实他是很瞧不上梵高的。并且也不能够忍受他的性格,因为高更自己觉得自己是很高傲的,并且是一个比较孤冷的,而梵高就是很热情,热情似火的人,他受不了他,然后他走了之后发生了戈尔事件,就是在1888年,后来他又回到了00:02:58瓦兹,然后到他43岁的时候,到了00:03:02太平洋岛上的塔希提岛就是大溪地。一直呆到1893年,就是呆到他45岁然后又回巴黎又呆了两年,1895年到1901年又在那里呆,这里就呆了将近六年的时间。后来他就到了马克萨斯群岛的多米尼加岛,另外搬到了这个地方去,然后就在这个地方逝世,其实他活的很短的,时间是活的很短,是吧,他只活了55岁。

  

高更画作

  咱们看那个也是,那个马奈也没有活多长,他们都是得同样一种病,就是得了梅毒。当时得梅毒是没办法的,因为没有抗生素,你就没有办法。马克萨斯群岛的多米尼加岛,这是高更的远游的足迹。那么咱们其实可以先看一下他的画,咱们再过来能说。你看这是高更的作品,高更给自己画的一个自画像,是在1888年,那么1888年也就是他跟梵高在一起的那一年是吧,实际上他经过了一场很不幸的一个旅行,从南美旅行回来以后,本来身心焦悴,觉得自己很没希望,带着很压抑的那个心情,还有就是你不断地邀请我来,我就来吧,但是心里又想你能不能给我一个什么好处,一看没有什么好处,所以很气愤。那么咱们在这个画里面可以看到仿佛有一个梵高式的色彩你发现没有,是吧,这个我觉得在这里面可以反映出实际上尽管两人不合,但是还是互相在接受影响,他以一贯的拒绝那个评价梵高的画,梵高我画的怎么样,你说一说。

  

高更画作

  就是不说,就不说,不说这个,不说是一个最大的藐视是吧,最大的蔑视。你骂两句还觉得有一点回应是吧,我从此都不理你了,就是这样一个感觉,所以他就是梵高很痛苦。

  咱们看了这个作品,当然这个作品里边就是说实际上我们在这里边也可以感觉到是什么呢?当时的这些艺术家们他们并不是说是很孤立的一个人在做什么样的实验,咱们可以看到实际上这里边从一个视觉的一个效果上来说,实际上很多艺术家大家实际上都在那个潮流当中。

  那么咱们看这些作品,这是他的一个自画像,看是一个平图的一种方式,你看大片的红色的平图,黄色的平图,然后把自己的形象,那个形象也是一种就是只是抓住一个主要的特点,一个强烈的一种变异是吧,注重的是一个平面的构成关系。

  

高更《雅各与天使的搏斗》

  那么咱们这个作品,这个作品也是在188年大家在这里面可以看到也是一大片的红色平图,然后这些,你看这些摆设的区域,他们的帽子,他们的看见,形成的这两个大块的一个对比,还有大片的黑色,实际上他是把布列顿地方那个农村的那些农民的很幼稚一种宗教幻想,一个梦就是雅戈和天使的搏斗,雅戈和天使的搏斗这个也是咱们《圣经》故事不断地被绘画所表现的,不断地表现,但是他所表现的这样的一个我们看跟那个传统是完全不一样的。甚至咱们可以看到这个他经过了这个分割以后仿佛空间都不在一个空间当中,比如说这个雅戈和天使在这样一个空间,中间一棵树把它割断以后你看这里边你看这一排祈祷者仿佛跟他都不处于一个同样的一个空间里边,是吧。那么这个就是综合,咱们讲什么叫综合主义?这个就是综合,就是把不同的一个记忆的片断甚至不同空间当中的东西把他综合起来,就像蒙太奇一般的。他实际上这个就是我们后来讲的,从波普艺术那个挪用,一个挪用跟拼接的那样一种关系,在这里面都可以看到一种雏形。就是作于1888年逗留阿旺桥期间代表了个人风格的形成。咱们看到这个作品是在爱丁堡苏格兰国家美术馆,当然他这个镶嵌风格,这里面也有一点其实也看到一个传统,拜占廷的镶嵌画,这样一种镶嵌风格,只是这个镶嵌的色块更大,那个马赛克那个镶嵌他的色块很小,但是他整个的那个感觉就是这种镶嵌风格,你看不同的色域有很明确的界限。

  

高更《结婚》

  我们可以这里对他有一个评价汲取拜占廷镶嵌画的因素,用起伏的线条把画面分割成红白黑,还有蓝色,蓝色的区域。当然这个蓝色都不是作为一个可以说作为一个缓冲,作为一个灰色调出现的,抑制空间的深度,明亮的色彩,情绪化的服从与表现幻觉而不再是描绘事物的手段,就是为了表达一个幻觉。这个幻觉其实是很,就是很简朴,很简朴地半宗教的那个场景,把他给大家呈现出来。

  这个作品很有表现力,我认为,是特别有表现力的,咱们看到远处有一堆人,这一堆人仿佛是在走亲戚回来地或者是也像是一个送葬回来,一大群人,但是这个主体是一个女性,还有一个野兽,美女与野兽,实际上他象征了一个什么东西?就是象征了那样一种情欲。

  

高更《贞洁的沦丧》

  这样的一个情欲又回到了一个广袤的一个世界当中,仿佛天地一下安静下来,这个世界当中,他实际上是在寻找我觉得在这里面表达一种什么呢?表达一种就是一种原初的那种生命力,就是回到我们大地的根,回到咱们生命就是说这个源泉的地方,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就是其实这里边也有一种什么呢?就是咱们就是一个对生命的一种第一个是对他的源泉。

  第二个是对他意义的一种探知,但是都他把就是整个画面给人大家一种体验化了,所以贞洁的沦丧,大家注意到他用的那些色彩,这些色彩你看非常大块的用,但是我们不感觉这个色彩是造的,我会感觉这个色彩很和谐,你看很跳跃的色彩,这个是红色、暖色,暖色跟那个冷色的区域,但是这些区域他通过什么?通过把这个色彩实际上都把它灰色化了,把它降调了,降调这样的一个缓冲,然后中间这些线也起了作用,这个线也起了作用,实际上在他们之间这个分割也起了一个缓冲的作用,也使它显得不是很刺眼的是吧。这是在塔希提岛,就是他去大溪地的第二年。可以欣赏欣赏,这是很著名的一个作品是吧,或者咱们就是两位塔希提妇女,有的直接把他那个画的名字给他安一个就是《乳房与红果》,他画那个原始森林。南方的,南方的森林,我们看到这些色彩,千奇百怪的色彩。

  

高更《两位塔希提妇女》

  这个就是他住在那一家房东其实也是他的情人,就是他跟他们生活在一起。那么这个作品就更有一种就是咱们可以看到象征主义的那样的一种图画,他画的是一种宗教的祭礼。那么这个宗教的祭礼其实他给了我们一种什么呢?就是非常安祥的一个世界,旁边那个池子里都是五彩池,像九寨沟一样的五彩池,是吧,这个就是一个视觉环境,但是他把那个视觉环境的五彩把它突出了,在神的面前沐浴,给他祭献然后沐浴,然后大家非常安祥的就是仿佛所有的负担,所谓的精神的负担都已经放掉了是吧,得到一种安宁。

  咱们再看一下远处的那个天空更显得如此的美好。

  静静的世界,这是他第二次在塔希提岛期间,因为他第二次是在1895年到后来1901年呆了将近六年的时间。

  《海边》这个作品可以说是高更最重要的一个作品,是吧,并且最能够说明象征主义它到底在追求什么,它的美学的一个诉求是什么?也是我刚才说的他在回答一种什么艺术是为什么,其实艺术就是为人生的,艺术就像在这里他仿佛就像一种哲学,像一种宗教是吧,他已经超出了艺术本身的那样一个边界,超出了现代主义就是塞尚式的那样的一种边界,他在追寻一种生命的意义的问题,这个是跟他自己的一个经历联系起来,因为他在塔希提岛这个地方呆着已经贫病交加。第二次到那个地方去了,可以说就是贫病交加,并且后来那个贝蒂就给他写信,他收到那个信他的一个女儿去世了,他女儿死了夭折了。

  

高更《神日》

  对他的打击非常大。他自己又害着绝症身上,这个时候他就想去自杀,我们看到他不是写了他自己写了一个落啊落啊芳香的土地,也就是写在他大溪地的生活,通过这样一些可以看到当时的一个状态,就是说我在这里不断地在全世界到处来回的奔途,我们不断地经历这么多颠簸,经历这么多痛苦,到底后来换来的是什么,问这样一个问题,后来这个问题实际上被他把他提升了,提升了很哲学的一种高度。

上传日期:2018年06月2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