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648 雅昌公开课 >张敢《重估学院派价值—— 兼论徐悲鸿对中国美术学院教育的影响》>[第3集]张敢:印象主义与学院派

视频信息

名称:张敢《重估学院派价值—— 兼论徐悲鸿对中国美术学院教育的影响》张敢:印象主义与学院派
 

  主讲人介绍:

  张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1969年6月生于北京,现为清华大学学位委员会委员,艺术分委员会主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清华美术》主编。主要从事西方基督教美术、欧洲文艺复兴美术、西方现当代美术研究,以及当代中国美术批评。

张敢

张敢

  导语:

  重估学院派的价值:今天,随着当代艺术的繁盛,很多人将学院派视为保守、封闭的堡垒。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此次讲座是“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悲鸿生命——徐悲鸿艺术大展”系列讲座第三场。讲座中,张敢教授从“学院”的定义及历史发展出发,对当代艺术与学院之间的关系做出梳理与阐释,最后对学院派绘画教学的意义进行了重估,同时也对徐悲鸿在中国美术学院教学做出的贡献做出评议。

  主题:重估学院派价值—— 兼论徐悲鸿对中国美术学院教育的影响

  第三部分:印象主义与学院派

  第二点,我看到的就是美术学院的历史,在西方的美术过程中它起过很重要的作用,到了19世纪中叶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学院派的这些题材,包括他的这种教学模式都遭到了一些年轻人的反感,这种反感来自于多方面,一方面是时代的变化,快速发展的时代是大家不满足于再画那样的一些题材,比如说只能画这些神话故事,画这些人体等等,大家不满足这样的一些题材,他们开始要表达周围的世界,现实世界,所以会出现印象派这批画家,这是查尔斯·格莱尔,一个学院派的画家,这是他的代表作品,为什么要讲他,在格莱尔的画室里边出现了一批年轻人,莫奈就在他的画室里学习,格莱尔的学生。

  他们也要一开始受到学院派一些基本的训练,德加他要临摹曼泰涅亚的作品,德加其实在这些印象派画家里边是最尊重传统的,最尊重学院派艺术的,你看上边曼泰涅亚的作品,文艺复兴时期的威尼斯画派的先驱者之一,底下就是德加临摹的作品,他对古代的雕塑,古代的绘画仍然是充满崇敬的,然后他完成了自己的一系列的作品。

  佐拉也是当时很重要的,这是马奈的,佐拉对马奈是非常支持的,在这个时候他开始提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观点,艺术跟道德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另外它要求艺术作品不带有任何内在和外在的目的性,它认为造型艺术首先是一种形式,独立于意义之外,这个观点在今天看来都是很前卫的观点,所以在当时有他的支持,所以印象派画家做了很多尝试和探索。

《奥林匹亚》马奈

《奥林匹亚》马奈

  比如说像《奥林匹亚》,当时库尔贝看了以后都对马奈说你这个画的像个扑克牌,太平面化。比如说对人体的处理,缺少这种比如说中间调子的处理,一个层面向另外一个侧面那种转折,画的很少,更多交代了轮廓线,画面显得比较平面化。实际上他这个作品有来源,他受《乌尔宾诺的维纳斯》的影响,而这个又来自于乔尔乔内的作品,当然他的作品受到了大家的嘲笑,当时法国的很多人画漫画嘲笑他的作品,那个小漫画,黑农黑人女仆也画的很丑陋。

  像他《草地上的午餐》也是向古典艺术致敬,当然这个作品在1863年的落选沙龙里面展出。实际上它的来源受到了当时一幅铜版画的影响,而这个铜版画是根据拉斐尔的一幅画《哈里斯的审判》来完成的。我们看他取材是这样一个方面,当然现在已经变成了西方文化史上的经典,经常也是大家拿这个开玩笑,这就证明他的艺术是深入人心的,他知道这样的一个故事,所以大家看了这个才会觉得有意思。这个时候跟印象派相对的大约同时期的这些人,我们看到画的这些作品还是这样的。

Alexandre Cabanel

Alexandre Cabanel,Cleopatre essayante des poison sur des condamnes a mort,1887

  卡巴奈的作品,画的是克里奥佩特拉,他想自杀,他要尝试一种死的快又痛苦小的毒药,这些人被他灌了毒药,看他们怎么死的,也是很残酷的一个场面,画的很美但很残酷。卡巴奈的另外一些作品,其实是非常符合当时中产阶级趣味的一些作品,造型能力很强,但是这样的一些题材跟我们看到的印象派作品比就好像远离这个时代,其实当时的美术学院送展,也是大家很关注的一件事情,最后一天了,赶紧的忙着赶来的话,前面的那个家里人帮他背着画,还在赶着画,大家都希望在沙龙里面崭露头角,那么面对一件作品的时候,大家的评价是各种各样,大家从不同的角度,这个从数学,那个拿着望远镜在看,这个在拉着小提琴,这个在愤怒地骂着,对待作品不同的反映。

  这个里边也是,大家看到一件作品,有的人在争论,有的人在非常震惊,总之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在当时没有那么多的娱乐,所以当时一个沙龙展出以后,整个的中产阶级都会震动,大家都会去看,所以一个艺术家如果在沙龙里获得地位的话,可以他在整个美术圈就可以立足了,很重要,所以大家都关注沙龙的展览,所以为什么当时的艺术批评的地位也很高,如果一个批评家说一个人的作品不行的话,很多人都知道,他的画很难卖出去,如果一个批评家说这个人特别好,这个人也很幸运,那他的作品就会卖的销路很好,当然那些题材也会遭到大家的反感。

My home is my castle

My home is my castle,William Morris

  比如说还是维纳斯,永远是维纳斯,都烦了,看着都是裸体,躺着、站着的,大家已经厌倦了这样一些题材,希望有一些新题材的出现。但实际上像莫罗这样的艺术家,他也是沙龙的常客,但是他的作品确实是跟当时的作品不一样,在英国出现了很多非常不一样的艺术家,比如在当时出现了一个叫威廉·莫里斯的艺术家,他对当时整个社会的状况不满,他希望通过艺术来改变人们的生活,所以他先请人给他设计了房间,一个住宅,红屋,这个红屋代表了英国住宅复兴运动的一个代表,然后他设计了墙纸和印花布,通过这些,他想改变人美化人的生活,让人们在一个美的环境里生活,将来他的道德情操可以提升,整个国民素质就提高了。

  其实今天我们中国也正在面临类似的问题,中国现在社会的主要矛盾,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求,其实有这个特点,我们也确实是从那种温饱型的,过去讲差不多就行了,吃饱了就行了,管那么多,美不美不是我们关注的,但是到今天,我们开始关注高品质的一些东西,包括我们对环境的要求都在发生着变化,所以当时比如说像艺术家罗塞蒂,还参与到家具的设计里面,所以当时很多艺术家都关注西方整个文明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艺术家起过很重要的作用。西方设计发展到今天,很多设计都很讲究,到19世纪中叶就开始了。

上传日期:2018年07月1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