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8082 雅昌公开课 >易英《近百年西方美术的新变化》>[第19集]易英:贫困艺术

视频信息

名称:易英《近百年西方美术的新变化》易英:贫困艺术
 

 

  主讲人介绍:

  易英: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美术研究》杂志社社长、《世界美术》主编。

易英

  导语:

  19世纪后期,印象派绘画以创新的姿态出现,它反对当时已经陈腐的古典学院派的艺术观念和法则,受到现代光学和色彩学的启示,注重在绘画中表现光的效果。20世纪以来,西方现代美术呈现出流派迭起,千姿百态的局面。格局商学“以美济心”课程,特别邀请到了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易英老师,为学员讲解《近百年西方美术的新变化》。

  主题:近百年西方美术的新变化

  第十九部分:贫困艺术

  贫困艺术

  贫困艺术指的是意大利的艺术,它也在新现实主义运动中间,但是意大利把它称为贫困艺术,也有把它翻成贫穷艺术,贫困艺术的意思是指艺术要把它降低到最低的类型,从它的形态、从它的材料,一切都要回到它的原始状态,所以它叫回归泥土、回归身体,反对资本主义、反对美帝国主义,反商业化,它有这么一些东西在里边。

  它的影响非常大,贫困艺术一直到现在这个词都被固定下来,作为一个专门的批评术语,当然说这个艺术做的有点儿贫困,就可以想到它的形状的简单,材料的原始等等这样一些方面。

  库内利斯

杨尼斯·库内利斯 作品

  这个是希腊艺术家,库内利斯做的作品,他原来是做最简单的东西,就是收集一些老家具、老物品拿来做展览,后来搞了一个惊人的举动,把一些马牵到了现场,他说画廊就是画框,马就是作品。

  这到现在还是一个极具争议的行为,库内利斯前些年在北京也做了一个展览,他的画特别简单的图案。他的行为影响很大,陈丹青也仿造他这个作品,在清华也牵了一匹马来做作品。

  梅茨

马里奥·梅茨 作品

  梅茨他用树枝做的作品,前面是一个盒子,有一个铝块在里面,这个就是叫做回归自然、回归泥土、反对一切艺术的做作。这在60年代的背景下确实具有反美的性格,因为美国的艺术是高度的商业化,而且有一种潜在的政治控制。

  这是他用石板搭建的一个棚子,他这是模仿原始建筑。

  博伊斯

  博伊斯是最为复杂的现象,前些年在中央美院做了一个展览,是我和北大的朱青生两个人联合策划的,对博伊斯比较熟悉。

  他是学艺术的学雕塑的,而且还作为纪念碑雕塑留校,杜塞尔多夫学院,但是他后来根本不做雕塑,他开始做行为、做装置,影响特别大,二十世纪下半叶美国的安迪·沃霍尔和德国的博伊斯被认为是两个最伟大的艺术家,他的思想影响了几代人。比如说我们现在很多环保生态也是博伊斯最开始做的。

约瑟夫·博伊斯《油脂》

  这个作品叫《油脂》,猪油椅子,这个椅子在中国大概是93、94年的时候展出过,但是大家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一把椅子摆在这儿干什么,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博伊斯是德国的飞行员,参加了对苏联的空袭,结果在克里米亚上空被击落,掉在达旦的草原上,因为达旦人和俄罗斯人是作对的,达旦人是古代的蒙古人,蒙古人原来占领了两个世纪俄罗斯,后来被俄罗斯人赶跑以后还留下了一部分,就是现在的达旦人,俄罗斯人对达旦人很不好,他们的血统带有蒙古血统和突厥血统,所以他们在二战期间是同情德国人的,所以看着德国的飞行员掉下来,就像老百姓对八路军一样赶紧把他藏起来,苏联红军突袭队去查的时候没抓着,他藏在一个洞里,身上抹上猪油,这样使他不感染,再用毛毡把他裹起来,不被冻死,一个星期以后德国军队把他救走,当然这是他自己编的故事,没有证据。

  后来那些美术史家还做了艰苦的考据,揭穿了他的谎言,没有这么回事,飞机掉下去以后,驾驶员死了,他是射击手,当时就被救了,救了以后就转到战地医院,又从战地医院转到野战医院,大概两三个月养好伤以后重返前线,根本就没有什么达旦人救他那一说。

  他这个椅子上堆的肥肉的意思是肥肉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因为人家身上涂了肥肉救了他。这个是毛毡,他说毛毡裹着他也使他活命,这个是在蓬皮杜中心一个永久性的设施,就是在一个大房子里边又立了一个小房子,这个小房子墙上就挂满了他的毛毡,毛毡对他来说是特殊意义。

约瑟夫·博伊斯 作品

  柏林的汉堡火车站博物馆有两个大展厅,全是巨大的牛油还是猪油做的动起来的,当代艺术博物馆还可以看到,这个是不能进去的,但是他有一个小狗洞,标志着把他藏在里边,我是把相机这么伸进去这么拍的。

约瑟夫·博伊斯“怎样向一只死兔子解释图画”(行为,1965)

  这个是他抱了一个死兔子做的一个行为表演,脸上涂了蜂蜜,还贴了金,有一个视频说他表现他的这个作品,排着队来看,但是人家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结果看的有些人都要吐了。但是他是很有思想的,他可不是精神有毛病的。

  但是现在收藏是个问题,很多人当年收藏他的东西,我们中央美院前年做这个展览的时候就是这样,那个藏家要去世了很老的时候,就说趁他在世的赶紧把它给弄出去,一堆垃圾什么的,小石头块、小破铁片,小毛毡,小笔记本,七个展柜全是这些东西,所以他说一定要在世的时候还能把它推销出去,我们中央美院当时找了一个藏家,结果700万,后来那个藏家不干了,结果展览就弄不下去,后来是上海昊美术馆用500万买下来,这个展览才做成。

  但是我觉得那个博物馆挂在那儿要上海人民理解真是很难,这个要很多的宣传工作,要很深入的资料的翻译,这种情况还很多,现在很多博物馆都想抛售他的作品。但是这些作品没问题,他的那些小画那些东西。

约瑟夫·博伊斯《我喜欢美国和美国喜欢我》(行为,1974)

  这个作品也是做得比较好的,叫做《我喜欢美国,美国喜欢我》,也带有反美的意思,反主流文化,用他常用的标志性的毛毡,从飞机场直奔一个大玻璃房,里边有一条狼狗,进去以后用毛毡裹着自己,狼狗就咬他,用棍打狼狗,狼狗就把毛毡都撕成碎片,再换一个毛毡,三天以后狼狗和他把关系搞好了,一个星期以后就已经难舍难分了,完了他又坐上那个车又直奔飞机场,在美国就没待一天,从表演现场到飞机场,标题就是“我喜欢美国,美国喜欢我”,和狼狗的关系,当然这个可以分开解释,一个是他对于美国的讽刺;另外一个还是表现人和自然的关系,因为他有很多作品是反映这个。

  在71年的卡塞尔文献展他去世之前,他做了一个非常大的举动叫《七千棵橡树》,他做一个行为,在卡塞尔栽种七千棵橡树,这个时候距离当时世界上第一个环境保护的宣言《罗马宣言》才过去几年,他做这些作品是很敏感的。

上传日期:2018年06月1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