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916 雅昌公开课 >宋晓霞《徐悲鸿与20世纪中国美术的现代之路》>[第1集]宋晓霞:20世纪中国美术的现代之路

视频信息

名称:宋晓霞《徐悲鸿与20世纪中国美术的现代之路》宋晓霞:20世纪中国美术的现代之路
 

  主讲人介绍:

  宋晓霞: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硕研究生导师。分别在北京大学和中央美术学院获古典文学硕士和艺术史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宋晓霞

  导语:

  徐悲鸿是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上的枢纽人物。宋晓霞教授将从东西方艺术交流的开合之枢和古今艺术之变的提系之纽,这两个方面展开讨论。从徐悲鸿这个关键点,探究20世纪中国美术现代之路的历史驱动力。通过重新认识徐悲鸿的艺术思想与历史观念,反思现代中国的“写实主义”与我们自身的社会和现实的直接关系。

  主题:徐悲鸿与20世纪中国美术的现代之路

  第一部分20世纪中国美术的现代之路

  各位晚上好!我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宋晓霞,我今天开场其实蛮感慨的,今年是2018年,我忍不住地想在一百年前徐悲鸿在干什么?或者说他是什么状态?他的状态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当时,他正在等着教育部批准他能够以官费生等于公派去法国留学,印象中第一次公布的时候,名单里还没有他,到11月年底的时候就正式批准了。

  找到1918年的照片,有一个比较接近的时间,也是在一百年前就是1918年的时候,北大的校长蔡元培创办了北大的画法研究会,李大钊也都在里头,因为当时都是北大的教授。徐悲鸿被聘为研究会的导师,这是当时的合影,为什么要讲北大的画法研究会呢?他是在这个画法研究会的一次研究中发表了他关于怎么建立现代中国美术的一个改革方案,第一次发表的时候他的演讲叫《中国画改良之方法》,研究稿也发表了,后来演讲稿正式又发表在1920年,题目就改了《中国画改良论》,这个我相信只要去关注20世纪,不管你关注的是哪个时期,关注的是哪个画种,都会要从徐悲鸿的这一篇文章中开始。

  因此我想说的是,在一百年前徐悲鸿提出了样一个改革的方案,这个方案在一百年来,已经有了非常具体的发展,也有了无数次的质疑或者是反省,那么我们今天对于他这一个方案,我想不能再简单的重复的去进行价值判断,更需要面对我们自己的问题,因为我们有了一百年后的视角,去认识这样一个方案是怎么提出的?或者这样一个方案他想解决的是什么问题?还有当时是什么样的一个改变的形式?

  我们先看徐悲鸿的方案,我只选了我想谈的两点,徐悲鸿在《中国画改良论》里谈到,故学画者亦摒弃抄袭古人之恶习,他还加了括弧,并不是不要那个古,就是不要咱们中国传统的一些方法,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要一一按现世已发明之术,这个我后面还会细讲,所以规模真景物。真景物我觉得也是其中一个关键词。

胡适《文学改良刍议》,《新青年》第2卷,第5号

  几乎是同时,在徐悲鸿发表这个之前的一年,胡适当时还在哥大读书,他就在《新青年》发表了《文学改良刍议》,我列了他谈的就是我们通常会说胡适通过《文学改良》这个口号,他提出了八不主义,那么我觉得其中有一个最相关的,就是不模仿古人,和前面徐悲鸿谈到的摒弃抄袭古人之恶习是同样的方向。

  如果我们把刚才我列的这两个关于文化改良,不管是文学还是美术,把这两篇习文结合陈独秀在《议青年》发表的文学革命论,和1918年也就是一百年前发表的《美术革命》这两篇结合起来看,我们就会意识到不论在他们的改革层面上有什么样的区别,他们已经向我们昭示了他们所处的时代,其实和我们今天一样,就是中国历史的转型时期,这一百年里有很多次转折,我们今天同样在一个转折、转型时期。

  这个转型不光是社会的、政治的、经济的,它对于我们来说,首先是一个关于中国文化价值的一个转换,所谓转换就是调整,就是价值的一个变迁。不管是一个客观的动力,还是一个主观的诉求,同样我们会回到一百年前,其实和我们今天面临着同一个问题,就是中国艺术面临着一个视觉表现方式的革命,这个不仅仅限于徐悲鸿,我们其实可以回溯这一百年来几代艺术家所做的努力,都可以归结到这样一个总体的变迁里。

  所以我记得原来跟红梅老师他们讨论的时候,我曾经说我们教20世纪中国美术,但是事实上这个时间是一个美术史时间,它并不是说从1900年到2000年这样一个进步的时间,那美术史时间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在整个20世纪中国美术的发展中,它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其实就是一个现代的问题,这个问题应该说迄今尚未完成。

  所谓没有完成不是说我们做的不好,而是说它还没有结束,它还在发挥作用,就比如说前一阶段,我们讨论比较多的当代性全球化这种话语,即使到了今天,我们处于对全球化进行反思这样一个历史阶段,它其实背后的问题依然是一个未完成的现代性的问题,因此在我看来,所谓的美术史的时间的20世纪中国美术,它恐怕也许不同的画种,可能有的可以追溯到晚清以来,有的可能更早。

  那么至少到今天,因为我们依然面临着在根本上是相同的问题,这个问题如果更概括的来说,是一个文化的演变,像刚才引的徐悲鸿和胡适所说的改良,其实不过就像我们今天面对所谓现代性、后现代性、全球主义等等,它不过是一个取舍,取和舍的问题是一个,在取舍之间的一个选择的过程,其实我们经常会做,比如徐悲鸿和他同代以及后面几代艺术家,甚至艺术教育家一个发展的比较。

  这些比较我觉得首先第一个层面,就是我们会看到他们的取不同,对西方的取可能是不一样的,对中国传统的取,对中国文化或者是对于更多的东西的取舍是不同的,选择是不同的,那么我在这儿跟大家,因为太多人,我们先连出三个人,看看他们的取舍。

胡适《尝试集》

  我们先看胡适,胡适其实是一个白话文运动的倡导者,他作为一个创作者,他创作和出版了20世纪中国第一部《白话诗集》,我自己头一口奶就是本科是在北大中文系读的,我印象特别深,我们本科的第一学期,就是由刚刚毕业的研究生钱理群老师给我们上《中国现代文学史》,现代文学的开端是以白话文运动来开端,所以我印象特别深,开始读的第一部文学作品就是《尝试集》,风靡一时,我是80年代读的,我感觉很不适应很不接受,因为那个时候白话文是一个新鲜的尚不成熟的,就像年轻的矛头小孩一样的语言形式。所以对于我们已经起码有60年的现代汉语发展这样一个读者来说,作为我当时第一感受是不太适应,不太舒服的,这其实是一个时差在我看来。

  但其实我要说的是,它风靡的时间可能比徐悲鸿所创造的样式和笔墨风靡的时间要短得多。那么胡适的现代之路,我刚才说要看看大家的取舍,他取的是白话文,所谓白话文一个是俚语,民间用语,比如说我只能说口语,我不太能写文字,这一部分文化也能纳入到现代中国文化里,但其实通过看他的这一部《白话文学史》,通过它建构的这样一个历史的脉络,我发现其实它更多的运用的还是像中国古典文学里的白话小说,比如说《水浒传》这样的语言。

  那么他舍的什么呢?去年是白话文运动一百周年,我也参加了清华他们组织的一个研讨会,在那个会上,大家更多的是反省白话文运动给我们这一百多年来文化带来的种种变迁以及影响,大家可能比较诟病的就是现代白话文舍弃了文言文这一悠久广大的文学传统,而且是书写传统,那么当然它带来了很多的损失,就像我们今天大陆是用的简体字,这个时候比如说爱心的爱字就去掉了那个心等等,跟繁体字对比,在我们现代发展中,我们取了有所得,我们舍得也必然有所失,这是我们所面临的一个当今发展的局面。

  那么胡适他通过他的取舍,通过他的创造,通过他的宣讲,通过他撰写的《白话文学史》,发展出了国语的文学和文学的国语,当然这一块应该说是20世纪中国现代文学的一个建构,这个建构当然在三地两岸也有不同的发展另说,那么胡适在他的选择过程中,同样也借助了西方,他借用了是什么东西呢?实际上是欧洲的地方话,照我们现在说,比如我说的是普通话,但是在北京可能有北京的方言和地方话,不是说你走到尽头,而是说你走到头了,这就是北京的地方话,那么他借助这个来应对了他所意识到和捕捉到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要建构现代中国文学,就是要建构现代的语言、现代的内容、现代的文学。

胡适

  为什么他这样用呢?其实他也是受了一本书的启发,那是一个关于文艺复兴研究的书,因为在文艺复兴时期,就是用口语进入书面语,去取代今天其实在欧洲早就不流行只有极个别的学者才从事研究的拉丁文,因为原来拉丁文是具有权威性和广普性的。那么在这样一个欧洲文艺复兴转变中,实际上形成了现代欧洲的文学语言,胡适也因此把他所有倡导的文学革命,或者白话文运动,或者是文学改良,秉赋欧洲的文艺复兴。

  我印象中他好像在三几年在芝加哥大学做一次演讲的时候,他对于白话文运动的一个回溯,就是称之为中国的文艺复兴。

  这是1917年的时候,胡适刚从美国回来,就任北京大学,我们要分析的是胡适他为什么把文艺复兴视作西方现代性里的开端。事实上他在内心的问题意识是现代中国的一个开端,那么我们需要看的是他的一个历史观,不是看他怎么陈述哪些历史的事实,哪些历史事实是正确的,哪些历史事实是错误的。其实我们可以透过他的一个表述,包括对徐悲鸿先生也一样,我们去体会他对于历史的认识,这就是所谓历史观。

  他的历史观是什么样的呢?他把文艺复兴看作开端,随后的比如说像宗教改革,科学革命,启蒙运动,工业化等等,他都认为这是一个线性的发展,所谓线性的发展,就像我们这个阶梯式的,那里是最高,第一是最低一样,这样一个线性的认识,而并不是同时有几条线索,看到整个空间里的一个状态。

  按照这样的一个历史观念的话,这个是在一百年前非常占据主流的一个观念。按照这样的一个历史观,同一个文明,比如说中华文明的古今之变,我们通常的一些古今好像是一条线性变化似的,所以这样一个古今之变就变成了一时间的,线性就是单性,按顺序或者是按照进化论的这样一个发展着,这个发展还是有方向的,这个方向就是朝向现代,而当时的现代已经发生,并且较为成熟的就是欧洲文化为中心这样的一个历史观念。

陈师曾

  我想我们能这样分析,正是因为我们过去了一百年有了更多的反思。那么同理呢?另一位北大画法研究会的导师陈师曾,他选择的其实是不同的文化价值,因为大家都意识到现代中国的文化价值和从前要发生一个断裂,要有新变了。那么这个新的变化选择什么,什么基础上进行新的创造,大家的取舍有所不同。陈师曾他取的实际上是要在文人画的基础上,取其精神价值,然而他也同样持有一个线性的历史观,就是他是用现代这个历史观里核心价值进步,来为中国的传统艺术本体的价值辩护。

  那么同样发表于会学杂志上的文章叫《中国画是进步的》,他在讨论中国画的价值的时候,运用了进步这个现代时间的核心价值来为中国文化价值辩护。同时期的陈独秀的《美术革命》,那么他的选取的价值是什么呢?你们也可以跟前面徐悲鸿胡适的改良的建议观点进行比较。

  徐悲鸿的方案,他取的是洋画的写实精神,舍的是因为他要革四王的命,他舍的是四王为代表的传统文人画的价值。在他的选择过程中,同样借助了西方写实主义的绘画。这样他把中国艺术原有的价值,因为这是面临一个巨变的时代,一个转型,文化价值变化的时代,他的这个变化点选择的就是要把原有的价值从笔墨的表现性书写,变成引西润中输入西方的写实主义来改良中国画。

  可以说明的是他们共同的目标,都是要建构新的中国艺术。对于这一段历史,我们找一个局外人来看,最早研究中国艺术的英国的著名艺术史家苏利文,他也看到了胡适的白话文运动和美术革命的关系,他说由胡适1917年发表的《白话文运动》,从另外一方面对美术产生了强有力的刺激。白话文运动的意义及其对其他艺术界的影响在于,虽然艺术界使用的某些形式和技术是从西方引进的,比如油画,比如十四行诗,因为十四行诗也并不是西方现代诗,因为那个时候现代诗是庞德和现代主义的这一个路子。注意下面一句话,我标红的这一句,苏利文认为这一场运动,它确是一场中国人的运动,虽然他运用的形式和技术是从西方引介进来的,他所表达的是纯粹的中国人的真实感情。那么这种感情,可能正是我们20世纪现代中国发展中,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案,不管取什么舍什么,恐怕是一个在根本上共同的地方。

上传日期:2018年06月1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