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597 雅昌公开课 >易英《近百年西方美术的新变化》>[第15集]易英:抽象表现主义的代表-——色域绘画

视频信息

名称:易英《近百年西方美术的新变化》易英:抽象表现主义的代表-——色域绘画
 

  主讲人介绍:

  易英: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美术研究》杂志社社长、《世界美术》主编。

易英

  导语:

  19世纪后期,印象派绘画以创新的姿态出现,它反对当时已经陈腐的古典学院派的艺术观念和法则,受到现代光学和色彩学的启示,注重在绘画中表现光的效果。20世纪以来,西方现代美术呈现出流派迭起,千姿百态的局面。格局商学“以美济心”课程,特别邀请到了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易英老师,为学员讲解《近百年西方美术的新变化》。

  主题:近百年西方美术的新变化

  第十五部分:抽象表现主义的代表-——色域绘画

  色域绘画

  原来把抽象表现主义分为两代人:一代人是一战以前出生的人,最老的一代人。另一代人是一战以后出生的,在当时抽象表现主义的时候他们还很年轻,30年代出生或者是20年代,二三十岁,比第一代抽象表现主义画家小了一二十岁。

  后来就不再看成是抽象表现主义。第二代把他们看成是极少主义,极少主义我们有几种翻译,极简主义、极少主义,我们习惯把它叫极少主义,就是他从绘画和雕塑来说都是最简单的形式和形状,最少的体积。

  也有人把它叫做色域绘画,色域绘画就指大面积的色彩平等,不像抽象表现主义那样特别强调感觉行动,色域绘画其实是大面积的色彩平衡,感觉已经不是一张画,他们是承袭了当时美术理论家格林伯格的一个思想,格林伯格认为任何一种艺术形式它的本质承载于它不可还原的特性,就是不可互换的特性,比如说绘画,绘画最重要的就是它的媒介,媒介决定了技术,就是它的颜料、画布、画框等等这样一系列的东西,决定了油画只能用这种技术来完成,完成这项技术又开始具有塑造形象等等各种功能。

  那么它不可互换的最本质的东西就是它的媒介决定了,那么由它的这种物性决定物质的物,比如像国画的墨笔还有它的纸等等这些东西,决定了国画之所以成为国画,任何东西不可替代,所以说当你还原到媒介、还原到物性的时候,是还原到它最本质的东西。

  所以在抽象表现主义后期,这些画家就开始追求物性,就觉得前面的抽象表现主义都已经做完了,这种纯粹的形式、结构都做得非常充分,现在就是要还原到它不可替代的物性里边去,所以就出现了极少主义的倾向,极少主义是非常重要的从现代主义往后现代主义过渡的一个运动。

  巴尼特·纽曼

 

巴尼特·纽曼(Barnett Newman, 1905-1970)《三章》(1963)

  巴尼特·纽曼,这也是他的非常单纯的蓝色,他是一个犹太人,所以虽然还有一点争议,以色列国旗的六角星的那个蓝色。

 

巴尼特·纽曼 作品

  这还是很早很早的时候1986年、85年我在美国拍的,那个时候对这些东西也不太了解,在波士顿博物馆纽曼的一个作品,当时就是一块白布,整个画面上就是一块布,打了底子就是一块油画还没有画,这边有一个标牌说纽曼的作品,哪个基金会收藏。

  这是彻底还原到它的物性,还原到它的媒介去了,这个时候这张画就大可质疑,它是一张画吗?你说它不是一张画,但是它是白色一号,我给它命名白色一号你怎么办,它就是白色,白色抽象,是一张画,但是它又是一个物,它是一个东西,它是由一个木板条,一块白布组成的一个东西,这个就是由艺术向物的一个转变。

  这个转变其实早在杜尚的时候小便器现成品就开始做了,但是那个时候大家不会承认的,你不会说绘画就死亡了吧,但是到了抽象表现主义的时候,他认为一切抽象的形式的实验都已经完成了,就开始回到它的绘画的本质,绘画的本身结果还是一个物性。这张作品特别有标志性,当然后来没了,我以后再去波士顿的时候就没有见过这个作品了。

  弗兰肯瑟勒

  弗兰肯瑟勒是一个女艺术家,她全部的工作就是用染料在没有打底子的画布上进行印染做最后工作,她后来死的很早,化学的制剂这些东西对她身体产生影响。

 

海伦·弗兰肯瑟勒《紫红色区域》(1966)

  她影响了很多青年艺术家,这些画你很难定义,只能说抽象,但是它不是原来意义上的油画,也不是那种材料,它的布、底子、运用和颜料,都不是油画使用的东西了。

  埃尔斯沃斯·凯利

 

埃尔斯华兹·凯利 作品

  埃尔斯沃斯·凯利,他是后来的抽象表现主义的一个主要的理论总结和发言人,对抽象表现主义作出很多解释,但是他自己的风格完全是极少主义的,他也是把画演变为物,一个不规则的画框把布绷上去,涂上单一的颜色,所以他是属于极少主义的著作。

 

凯利《深蓝色曲线》(1996)

  这是凯利,这个作品在中国北京展出过,美国绘画300年,当时带学生去解释这个作品,这个作品它怎么样从一张画演变为一个物,因为物的概念非常重要,比如说我们当代的文化理论里边哲学里边,特别强调人的物化和人的异化,商品拜物教等等都是指人的物化,艺术的物化就是大工业、大规模的这种商品制造,我们前面说到图像的生产、形象的生产全部由机器取代,现在还不是一般的机器,还是高科技来制作这些东西,所以当一个艺术品演变为物的时候,它是有象征性的,像这个作品是有象征性的。

  莫里斯·路易斯

 

莫里斯·路易斯 作品

  莫里斯·路易斯,他也是在画布上,他不是用的颜料,他用的丙烯,那个时候丙烯颜料刚刚出现,被称为塑料颜色,可以溶于水,也可以溶于油,但是把它用油画来画,画不了很细,但是画抽象的挺好,用水溶以后,画布不打底子的时候可以渗透到画布里去,产生非常特殊的效果,所以他一般是把颜料放在画布上,再把画布进行摇晃、转动等等,让颜色自由的流淌,产生这种特殊的效果。

 

莫里斯·路易斯 作品

  这是在一种物的概念中间进行的实验,而不是原来的绘画的概念,原来的绘画是颜料、画笔,通过身体运动他会把身体的痕迹、你的感觉、身体的体验通过手传递到笔触上面去,他这个没有,他消解了身体的作用,没有手、没有笔触、没有线条,这种颜色自由地流淌,他就把它物化了,消解了人的一些本性在里面。

  这个当然不仅是一个好事,但是我们整个社会它的发展趋势就是这样,它就是把你人的消解最后都演变为物。

  诺兰

 

肯尼思·诺兰《阴影线》(1967)

  诺兰也是特别机械性的复制,非常简单的条纹。

上传日期:2018年06月1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