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440 雅昌公开课 >易英《近百年西方美术的新变化》>[第3集]易英:新印象派和后印象派

视频信息

名称:易英《近百年西方美术的新变化》易英:新印象派和后印象派
 

  主讲人介绍:

  易英: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美术研究》杂志社社长、《世界美术》主编。

易英

  导语:

  19世纪后期,印象派绘画以创新的姿态出现,它反对当时已经陈腐的古典学院派的艺术观念和法则,受到现代光学和色彩学的启示,注重在绘画中表现光的效果。20世纪以来,西方现代美术呈现出流派迭起,千姿百态的局面。格局商学“以美济心”课程,特别邀请到了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易英老师,为学员讲解《近百年西方美术的新变化》。

  主题:近百年西方美术的新变化

  第三部分:新印象派和后印象派

  新印象派-修拉

  前面我们看到的是印象派,在印象派后边还有一个新印象派,新印象派的代表人物是修拉,修拉实际上是个印象派画家,他是属于后印象派画家的时间。

  印象派画家的一个特点就是对景写生和针对客观事物,但是用了新的眼光和新的技法来表现客观事物,不强调主观性。而修拉他们作为新印象派,大概是在1885年前后做了一个展览,在这个展览上,他们自称为新印象派,以示他们和印象派的区别。

  他们强调色彩的科学性,而不强调感受性,因为印象派中的色彩是经过调和的,所有的颜色都要调一下才画上去,而新印象派的画家认为颜色可以不经过画笔的调和,只要你把吸管里面的颜色挤出来以后直接点上去,观众在一定的距离之外来看这些颜色就会自己产生视觉的调和。

  比如说把黄的点和蓝色的点排在一起,密集地排列,到一定的距离之外就会形成绿色的感觉,这就是用视觉来调和,这样一个视觉调和出来的颜色比用画笔调和的颜色要更加强烈、更加鲜艳,修拉的画就是进行这种实验,在非常漫长的时间内一点一点地点。

修拉《大碗岛星期天的下午》(1884-86)

  这张画是《大碗岛星期天的下午》,也是巴黎郊区的一个地方,也是休闲周末这种生活,最近有一个美国的美术史家写了当时印象派的环境,当时巴黎的现代生活,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混杂在一起,没有办法,垃圾遍地,喝啤酒的、高声喧哗的,中产阶级很不爽,但是也没有办法,他们和贵族不一样,贵族特别有钱,圈起来,都是家庭舞会、露天的Party,白领中产阶级只能郊游,郊游就和工人阶级混在一起。

  就拿这张画做例子,以前认为这张画画的都是中产阶级,其实不是,这里也包括工人阶级,这个就是工人阶级的形象,没教养,你看他这个样子,叼着个烟斗躺着,打扮也特别简陋。这张画现在在芝加哥美术学院美术馆,是研究当时法国社会的一个范本,就像马奈的那些画一样,修拉家里很有钱,所以他的画不考虑出售,不考虑卖,所以他画的很认真,而且还接济很多画家,很多印象派画家衣食无着的时候修拉接济他们,那些画家在他这儿蹭饭的时候比较多,但是他去世比较早。

修拉《模特儿》(1887-88)

  这也是他的,在修拉思想里有一种社会主义思想,他看到社会中阶级的不平等,所以《大碗岛的星期天》实际上也有这个意思,这张画表现得更加明确,他把他自己的画作为背景,前边是模特,我们说了这些模特都是乡下来的,他们只能出卖身体,有一篇文章专门谈这张画,就叫做“身体政治”,反映了19世纪的一个特定的历史现象,实际上这种现象并没有解决,即便现在,在欧洲我们看到的难民情况,实际上从移民就开始了,冷战以后,苏联、东欧解体,现在欧洲大部分妓女都是来自于东欧,在美国,很多来自于拉美,这种移民冲淡了原来失地农民的情况。这张画用的还是点彩派的技法,

  后印象派-塞尚

  印象派是作为现代主义的一个起源,那么另外一个观点,除了现实主义、印象派以外的第三种观点就是认为后印象派是现代艺术的起源,这是最早的,最原始的观点,大概是在20世纪30年代,美国当时的现代艺术博物馆的馆长小阿尔弗雷德写了一本书《现代艺术史》,这是最早的一本现代艺术史,书里面把后印象派定为现代艺术的起源,他认为在后印象派里面开始出现了几何形的结构,开始了抽象画的过程。那么因为现代艺术有一个标志性的东西,就是抽象艺术,抽象是从几何形开始的,那么这种几何形的结构就出现在后印象派画家塞尚的画里面。

  其实塞尚的年龄和印象派画家是一样的,他和莫奈他们差不多大,甚至还大一些,也和莫奈他们一起在巴黎美术学院夜校画画,大概画了半年,但是他属于那种“不会画画”的,印象派画家都瞧不起他,都觉得画得太差,就是毕沙罗对他比较好,毕沙罗因为心地善良,一看外省来的,比较照顾。塞尚家是现在的普罗旺斯的埃克斯市,那一带是一个旅游的地方,可以去看熏衣草,有隆河,高架的输水管道,还有阿维尼翁的教皇宫等等,都在那一片,梵高画画的地方——阿尔,就在那附近。埃克斯现在保留了塞尚的画室以及他喝咖啡的地方,又叫兄弟咖啡馆。

  毕沙罗大概在1872年的时候领着塞尚画画,说别人不教你,我来教,结果他们两个人画了第一张画毕沙罗就知道坏了,塞尚比他画得好,因为毕沙罗的画已经非常印象派的公式化了,一看就是印象派的风格,塞尚的东西带有一种强烈的体积感,一种构造在里面,就是后来说的几何形的结构在他的画里面体现了出来,这是个天赋,没人教自己带出来的,后来塞尚影响了整个现代主义运动,所以有人把他称为现代艺术之父,就指他的这种几何形的风格,塞尚的这种风格。

  大概在1911年的时候,英国艺术批评家罗杰弗莱做了一个展览,这个展览把塞尚、梵高、高更还有毕加索、马蒂斯等等这样一些现代艺术家的作品放在一起做展览,取了个名字,叫做“印象派之后”。

  印象派之后的这些画家从塞尚开始,但是后来被区分开了,比如说毕加索属于立体派,马蒂斯属于野兽派,康定斯基属于表现派,剩下这几个画家没有派,后来把这个展览里边没有派的画家就叫做后印象派,后印象派这个名称就这么来的,这个名称他来到很晚,1911年才来,也是美国的小阿尔弗雷德写的《现代艺术史》里面把它归纳进去的,后印象派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和现代艺术运动的关系非常密切,所以把它看成是现代艺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起源,这是一个比较老的观点,现在的最新的观点就是从库尔贝说起,从现实主义说起。

塞尚《吊死者小屋》(1873)

  这是画的一个《吊死者的小屋》,画面充满着一种结构,和印象派画家不一样,不是很强调颜色,强调结构,像吊死者这里面应该有故事、有诡异,但是他不关注这些东西,他关注视觉上的东西,这是他很有名的一张画。他说塞尚说如果画一个苹果,画的你想吃了,这个苹果你就想拿来吃;画一个裸女,古往今来在欧洲历史上裸女是要画的,画得很性感,使你产生了欲望,所以苹果想吃了,裸女有欲望这都是艺术的失败,画的苹果不能吃了,画的裸女是不性感的。

塞尚《大浴女》(1905)

  这就是关注了艺术的语言,关注的是形式和结构,是这么来的,像这张画,这张画树向中间集中,像一个金字塔一样,裸女在下边,他认为一个裸女在这张画里边就像金字塔的结构里面的一块砖,一块石头,他不是一个性感的女裸体,而是一个视觉上的对象,一个结构式的东西,构成了画面的结构关系,他强调的是这个,所以这也是后来现代主义的特征即形式主义,构成了现代艺术的主流。

塞尚《静物》

  这是他的静物,他的静物是打破了传统静物的关系,一个中心的视点,一个准确的透视,一个稳定的视平线,全打破了,看这张画透视不对,桌子的后面比前边还大,透视应该是近大远小,这个桌子的面和后边的东西不在一个水平面上,他的观察角度是多变的,比如说有一些地方他站起来画,有一些地方他蹲下去画,有时候视点在左边,有的时候视点在右边,把这些构成一张画,打破传统透视关系,而追求的是一种纯粹的结构关系,就是视觉。

  在他的这个画面上,只有一个结构的逻辑,没有一个真实透视的逻辑关系,,到了他晚期的时候已经是作为一个代表人物了,像立体主义画家对他都特别崇拜,沿着他当时写生的道路把这些重画一遍,包括马蒂斯,毕加索早期都特别崇拜他。

  高更

  那么后印象派里面还有几个画家,高更也是一个业余画家。他原来是一个银行职员,业余喜欢画画,属于印象派风格,后来举办过一次展览,马奈看了以后觉得这个人画得不错,马奈这个话就毁了他一生,他就觉得还是当职业画家好,他有两个孩子,老婆是丹麦人,把老婆送回丹麦去了,孩子也不要了,当了职业画家,当业余画家画得好不等于可以当职业画家,可以靠卖画为生,结果他就不行了。

  当时画家里边有一些是有钱的,修拉是有钱的,还有塞尚,塞尚他爸号称银行家,实际上就是放高利贷的,但是塞尚特别抠,塞尚老婆更抠,所以高更想跟塞尚蹭饭吃蹭不到的,可以蹭修拉,但是不能老蹭修拉,后来他就堕落了,说不是画不得好,是社会堕落了,所以他就来到了布列塔尼,就是法国西边和英国对面的地方,那是当时法国比较贫困的地方,他认为在这个地方还保留了原始的生活方式,保留了非常纯朴的宗教观念,所以他就到那儿去画。采用了非常原始的颜色,老百姓的服装还非常相同,没有受现代文明的污染,关键是那的宗教特别纯粹。

高更《黄色基督》

  这张画是《黄色基督》,并不是这些村民在基督面前,而是这些村民在祈祷的时候出现了基督的幻觉,所以你看他们多么纯粹,现在城里人就知道钱,再怎么祈祷也不会出现基督的幻觉,后来听说有一个叫梵高的在阿尔,在法国的南边,画得好,他就决心去拜访,梵高也很兴奋,两个人住在一起一个月,自己做饭吃,但是两个伟大的天才搞不到一块,天天吵架。

  有一个电影叫《梵高》,表演这一段表演的特别好,他们两个人吵架的方式不是对骂,都是各自说各自的,我这张画是怎么画的,梵高就说我的颜色什么什么的,但是最后梵高想杀掉高更,故事是这样,高更在前面走,梵高在后面拿出一把刀想捅他,高更听到后面有动静就回头,一回头梵高不好意思了,就把自己耳朵给割掉了,割掉了还画了一张割掉耳朵的自画像,高更就走了,高更认为布列塔尼也好,阿尔也好,都堕落了,他就到了太平洋,到了塔希提岛上,到了那儿,真正和土著生活在一起,一直到他去世。

  90年代他短期回过一次巴黎,根本就不能适应了,他在塔希提的时候跟一个16岁的女孩同居,感受到了这种最原始古朴的生活,他的画定期的有人收购,由那些路过塔希提的船把画带到巴黎然后卖掉,给他换了画布、颜料什么的,他再继续画。最后他的去世也不是正常的,不是梅毒就是性病。

高更《阿尔勒夜晚的咖啡馆》

  这是他画的阿尔勒的咖啡馆,就是梵高经常去的,这是那个老板娘,梵高也画过她,梵高在世的时候唯一卖过一张画,才卖了五个法郎,其他都没卖,所以梵高到老板娘这儿喝咖啡的时候是用画换的,所以这个老板娘攒了一小阁楼的梵高的画,老板娘不知道后来画值钱了,上世纪30年代梵高去世已经40年了,她的孙子在清理老太太房间的时候,在阁楼上发现一大堆梵高的画,说梵高当年是五个法郎的价格换一杯咖啡,现在梵高的一张画就能把整个阿尔这个城市买下来,就是这个老太太。

高更《死去的灵魂在召唤》(1892)

  这是高更在塔希提画的,这是他16岁的小新娘,高更在塔希提看到了一种纯粹的原始的文明,没有堕落的文明,这种文明充满着一种诡异,充满着一种精神和灵魂,所以他画了这张画,有一天他走进自己棚子里面的时候看见这个女孩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他,但是双目无神,不像是在看他要和他说话的样子,后来他就知道了,按照我们的话说叫做鬼魂附体,只有原始人才能通灵,才有这种可能性,我们城里人都不行,我们都堕落了,看不到鬼的,所以他把这张画叫做《死去的灵魂在召唤》,女孩看他的那一瞬间实际上是有一个死去的祖先附在她的身体上在看,所以此女孩已经不是彼女孩了。

  梵高

  梵高是最具有悲剧性的人物,后印象派的几个人只有塞尚得到了幸福生活,梵高原来在荷兰烈日的一个小地方,早期当过传教士,在比利时的煤矿传教,所以他有很浓厚的宗教情绪以及底层情境,他和底层接触比较多,所以他画吃土豆的人,传教的时候和一个女孩谈恋爱,结果就不让他传教了,别把作风带坏了,他就又回到家乡开始画画,因为他的弟弟是做画廊生意的,他的舅舅是一个学院派画家,所以他有一个画画的学画的环境,自己觉得画得不错。

梵高《吃土豆的人》(1885)

  但是他一直就是精神不稳定,所以他的特点就是画画很不容易集中注意力,他舅舅教他画画,让他画一个石膏,像一个学院派画家一样,他就做不到,画了两下觉得没劲,就回头画一双皮鞋,这个皮鞋后来被海德格尔写出一篇著名的文章,这个就是他的皮鞋。他对于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感兴趣,比如说吃土豆的人,包括各种素描、速写画了一百多张,天天在人家家里呆着、蹲着,你们吃你们的,我画我的,后来人家习惯了,就是他的怪僻,学院派也学不了,舅舅也教不了他,画了一堆这些东西卖也卖不出去。

  他的早期作品现在都在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梵高博物馆拿不到他后来的画,经典的作品收购了几张,因为再买也买不起了,所以到梵高的祖国看到的都是他的早期作品,当然他的早期作品很重要,就是他那种神经病已经暴露出来了。画得很沉重,用笔很笨拙,颜色很灰暗,后来这么画下去也不行,他弟弟就说,你到巴黎来吧,我给你卖画,我给你提供颜料,梵高就到了巴黎。

  到了巴黎他一下就看上印象派的画了,就学印象派,他学印象派就像塞尚学学院派一样学不好,但是他知道了印象派那些颜色,比较纯的颜色直接抹就是了,这个他学到了,他真正的艺术活动时间只有四年,他的创造欲望极强,后来他离开巴黎来到了阿尔,在那儿作画,画了两年,大部分作品是在那儿完成的,后来在那儿得了病,精神崩溃了,他就去了阿尔的精神病院,我们现在到阿尔去都还在,在那儿病治的差不多了以后就回到巴黎远郊的奥威尔,在那开始有所恢复,还画了一些画,当然后来又崩溃了,在奥威尔自杀了,现在他的墓就在奥威尔奥威尔和巴比松距巴黎正好相对。

梵高《1988夜间的咖啡馆》

  梵高的画价确实是最高的,只要他的画出来,只要他的故事被神话了,他的市场价格当然也不一定反映他艺术上的价格,在后印象派几个画家里边其实在美术史影响最大的是塞尚,塞尚病得稍微轻一点,高更,梵高是病得最重的,所以他的东西是没法学的,首先要把自己逼疯了再学梵高,但是把自己逼疯了也享受不到幸福生活了,就算是成名了自己也不知道。

  塞尚也挺疯的。塞尚12岁的时候写诗,有人研究塞尚的心理说他12岁时候写的诗是全家七八个孩子围着老爸吃人肉,老爸瞪了一锅人肉,老爸掌勺,小孩拿着碗说爸爸我想吃耳朵,爸爸我想吃小手指头,他爸就给他蒯,你看12岁的孩子就写这个东西,描写塞尚这个人怪僻很多,画画的时候同学一起,他走进去戴个礼帽放在模特的这一边,把白手卷拿来放在模特的那一边,大家就不高兴了,说他破坏了色调,要求把帽子和手绢拿走,塞尚说不行,他说黑帽子是最重的黑颜色,白手绢是最亮的白颜色,人体模特是中间色,我这样就能够把握中间色,人家就不高兴了,没有你这么把握的,大家就不画都走了,这就正好中了他的阴谋,他不喜欢和人交往,别人要碰一下他,他唠叨半天,感觉所有的人都不干净。

  他本来就很抠,找一个老婆比他更抠,刚认识她老婆的时候还画过肖像,当然也谈不上有姿色了,但是不像后来那样,后来特别胖,他仍然乐此不疲地画了一辈子,美术界都把他老婆叫“皮球”,他抠是继承了他爸放高利贷的传统,但是这个成就了塞尚,为什么他不卖画?他有时候一张画改一百遍,最严重的一直不满意,神经质一样,他喜欢不停地修改轮廓线,最后改不了啦,他就用刀把它划掉放在壁炉里边烧掉,他一辈子没有怎么卖画,他用不着卖画,家里有钱。他爸是法国南部一个农村的银行家,就是一个放高利贷的,所以有一个儿子在巴黎当了大画家,觉得特别骄傲,他根本不知道塞尚在那儿混的不好。

梵高《星空》

  这是梵高的《星空》,充满着诡异,柏树在欧洲的传说里面是属于阴间的,中国也受影响了,在一些墓地都种柏树,实际上这是欧洲的传统,因为地狱里边就是柏树。这张画在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仔细看它并不是一次完成的,是经过多次完成的,在干了的颜色底层上这种笔触才能画上去。这是他的精神病大夫,所以在疯子的眼睛正常人才是疯子,他画了这幅画不久就死了。村庄,我们到奥威尔村庄就可以看到梵高的画的实地,他们把这些画放在梵高画画的角度,看过去就是他画的这个景。

  村里有一个梵高的雕塑和一个巴比松画家杜比尼的雕塑,杜比尼也在那儿画过画,所以村里边小广场上正经的雕塑是杜比尼的纪念碑,本地的村民可能也觉得杜比尼画得比较正常,杜比尼的巴比松风格还是挺抒情的,梵高的雕塑是在马路边上,不在村里,是现代雕塑家扎特金做的,很像梵高,游荡的疯子天才感觉特别强烈。

  劳德累克

  这是劳德累克,他和他们的经历完全不一样,只是由于时间把他放在后印象派,实际上后印象派根本和他没关系,他也是贵族出身,12岁的时候把腿摔断了,人就没长高,还要一直要坐轮椅,在家里也受到歧视,他在画画上是一个天才,就自己画,视角都是仰视,他主要画红磨坊那些妓女,由于他是残疾人,所以妓女都不回避他,他可以进入她们的闺房,换装接客什么的都不回避他,他就在边上画,这是举世无双,可以在妓院的内部留下第一手资料。

劳德累克《红磨坊的丑角》(1895)

  他画的很好、油画很少,色粉笔比较多,他画出了妓女的人生百态,世态炎凉,他画了最早的招贴画,红磨坊的招贴画,他是个先驱,19世纪末社会发生很多变化,艺术的生产有时候不再是有艺术家的个体行为,开始出现了所谓的文化工业,从音乐、歌舞到艺术、绘画、还有工业产品,都出现了工业化的生产。

  在当代社会里是最明显的,任何一个商品都要经过营销策略才能销售出去。所以广告、宣传、包装各方面形成了一个体系,这是在19世纪最先发生的,最先体现在劳德累克为红磨坊做的招贴,招贴的特点就是不要求把其作为艺术品来欣赏,而是要求识别符号达到一种营销的目的,所以开始出现色彩、图像都非常简单的画,这是石版画,石印。

上传日期:2018年05月3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