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433 雅昌公开课 >谢继胜《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第4集]谢继胜:西藏地区摩崖石刻所见造像的来源

视频信息

名称:谢继胜《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谢继胜:西藏地区摩崖石刻所见造像的来源
 

  主讲人介绍:

  谢继胜:现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汉藏佛教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汉藏佛教艺术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校学术委员会、学位委员会委员。

谢继胜

  导语:

  本讲座以讲者十余年来在汉藏边界地带实地考察获得的摩崖石刻造像及其铭文为材料,指出造像的题材主要是胎藏界曼荼罗大日如来三尊及大日如来与八大菩萨组合两种类型,根据摩崖石刻分布的地点可以勾勒出公元九世纪前后胎藏界造像自敦煌经由丝路青海道进入甘青川藏接壤地区的史实及其蕴含的汉藏多民族文化交流内涵,进而梳理作为丝绸之路组成部分的青海古道及其支系,完善唐吐蕃时期丝路的网状体系。

  主题: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

  第四部分:西藏地区摩崖石刻所见造像的来源

  还有一个,进入西藏边缘地带,咱们看地图,这是察雅的仁达的丹玛扎的,这是另外一个石刻,这个石刻跟我们在敦煌时候看见的那个绢画,基本上都完全一样了,这是大日如来,底下有榜题,整个这一块是普贤藏文的翻译,这是两边,西藏察雅县仁达这个地方很难去,也是沿着澜沧江边上走,以前我们想去好几次都去不了,那天本来要去,刚走到那儿路就冲坏了,我们租了一个皮卡,很危险,就是沿着那个边上在那儿走,底下我们有藏族小伙子吓的不行。

察雅仁达摩崖造像

  这是仁达,最早的时候没有图的是这样,这是我们刚才跟那个相比的大日如来的石窟,在察雅,这个龛基本上跟这个是一样的,这是敦煌的,但是这个是察雅县仁达的石刻,两个地方相隔几千公里,就是这种的分布。

  这是前两天我们一个同学在书里面找的,这可能是在敦煌流行的一个龛,他们说是克什米尔的,当时一个传教士买的,但是没有说具体的地方,这个龛也是一个大日如来和八大菩萨,刚才我们说察雅上面有,两边有飞天,它这个上边也有飞天,但这是一个木盒子,是一个行走的龛,两边有四大天王或者是有什么,这样合起来的时候,这种八大菩萨的图像的船可能跟这个是流行的,所以这件龛是比较重要的。

  但是我觉得因为这个有可能是在敦煌这一带的龛,可能不像克什米尔的,因为这个造像很多就跟敦煌的像是一样的,所以这个龛也是比较重要的一龛,在国外的一本书里头,以前我们没有看到过。最近我是找到书里面看到,这是布达拉宫藏的金铜造像,这个金铜造像中间有当时早期的一个带子,是仁达的,所以仁达当时的文物部门或者是宗教部门,把这个像涂了一下,但是基本上还保留了原来的,所以你看这个像肯定是个早期的像,所以仁达的造像用来判定布达拉宫收藏的这个金铜佛的年代,非常的重要。

西藏察雅县仁达丹玛扎石刻与布达拉宫藏吐蕃后弘期金铜造像

  所以这个找到跟这个一样是比较罕见,你看中间也是这样,这个像是早期的,所以吐蕃的这个像可能没有那么早,但是后期仿早期的石刻,或者是汉藏边境,现在这个像藏在布达拉宫这一件,它底下有一大堆题记都是让人信佛,或者是为了赞普,众生有情的话祈福赞普,为众生祈祷等等,下来以后它里面有一些提到了一些人,比如说他提到有汉人,汉人音译译过来叫黄友曾画豪景等等,底下这个地方有榜题,都是汉人榜题,但是认出来有大博古很清楚,然后像督料僧或者是起来的,但是现在这个不能读全,不知道怎么把它读顺了,这边有汉榜大博古是很清楚的。

  原来前面这个地方也有汉文榜题,两边也有汉文字,但是现在涂了以后就不认识了,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但是这两边都是汉文,就说大家一起来施凿龛,但是凿龛的时候,里边有汉人黄友曾父子等等,这个里面榜题就是在猴年夏天,说赞普赤松德赞封了比丘为政教大诏令,赐了什么东西,讲的很清楚,里面又提到了谁谁谁,也提到了益西央,还提到了比丘什么什么,还提到了谁谁工头等等。

  这个题记前边有柱子,不好拍照,前面都有一种很清楚,猴年怎么回事,这个红的颜色是有一部分,就是寺院的僧人涂了一下,但是他们涂的还算是好,只要确认就是黑漆点了一下,但是汉文他们不认识,一涂了以后我们就不认识了,但是藏文他们基本上都很好,这个题记也很清楚,以前的话原来十年前写这个的时候,我都没有看到过,这次终于看到了,这个题记说的很清楚,整个当时的情况,他说跟唐鸿蒙的时候,当时益西央还有其他的比丘等等,赞普的这个功德祈福等等,就是在这个体系里边都说的是非常的清楚。

  整个的这块题记就是写的,就是说哪一年夏天做了一个什么事情,这个都说的是非常的清楚,这是这一块比较完整的榜题。然后下面这一段就说如果你要对这个神灵进行祈祷,无论你要得到什么事情,都能如愿怎么怎么样,然后其他的人就不能对这个不敬。

藏文题记

  这个龛很大,榜题也比较多,但是我们说的益西央,刚才在扁都口,还有在玉树,还有在其他地方提到益西央,就特别清楚,益西央什么什么,他说益西央当时在这几个地方都做了像,都刻写了很多的大日如来佛教造像,现在就知道这个龙就是刚才我们说的在邓柯那个龙,古代的定义叫龙,但是其他的很多定义我们还没有找着,现在找着了有一部分,但是有一些可能还不知道在哪儿,但是这个地方说益西央很清楚,做了什么,刻了什么。

  所以说汉藏边境的石刻,还是一个值得研究的,就是有一些东西我们现在还不清楚,但是这个人可能是一个青海贵州,现在贵州那个地方,他是当时在敦煌跟汉地的和尚学习禅宗,学完了以后他就沿着这个线的造像,从敦煌沿着这条线,一直到了玉树,一直往下走,现在已经到了西藏察雅这一带,这是益西央。

  然后除了石刻的造像之外,摩崖造像,当然有一些圆雕,石刻的圆雕这次我们去看的话,察雅相对的就是一个殿里面,还看到一些吐蕃时期的圆雕,但是底下这个莲瓣或者是吐蕃时期都没有问题,现在堆在一个仓库里头,原来这都是吐蕃时候的。这是吐蕃的圆雕,现在可能是在那个殿里堆着呢,因为什么?把大日如来跟八大菩萨分开放在一个大殿里,我们一会儿会看到一个完整的。

  这是另外一个地方,西藏芒康县,挨着察雅,这个地方有一个大日如来的佛堂,大日如来在中间,两边是八大菩萨,狮子就跟玉树底下的狮子是一样的,坐像是这样,他们把两边的八大菩萨摆开了,就是在殿堂里面是这样布局的,跟佛雕像是不一样的。芒康的这个地方我们没有去成,走了一半天气不好,我用的是张建林老师原来给我的照片,中间是一个大日如来,两边是八大菩萨。

  特别让人感觉到非常震撼的一个事情,这个是布达拉宫的造像,这是金铜的,landscape金铜的大家知道这个像的时代,或者是有没有这种做法,所以你看假如说看着吐蕃时代,在汉藏边境发现这个石刻,布达拉宫这个像是早期的像,整个这个做法等于好像把这个像,搬到这个旁边了一样,上面可能现在只剩旁边的菩萨的冠也掉了。

西藏芒康县帮达乡大日如来殿

  这个是张老师给的,在芒康附近邦达乡还有很多吐蕃的石刻,有一些小的卵石刻的,这个也是,所以这些东西跟这个佛殿殿堂的石刻构成一个整体,比方说这一件燃灯宗,他里面一个吐蕃人拿着一个这样的,跟159窟是,这个世俗就是这个。所以这个石刻是吐蕃时候的石刻一点问题没有,它是比较早的石刻。

  这次是新发现的,这是最早发现的,西藏社科院老师发现的,他现在已经去世了,当时他在驻村发现了这个巴拉松的大日如来的造像,跟玉树的那个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但是玉树的这个,因为被当了寺庙以后,基本上保留下来了,但是巴拉松的这个像一直放到外面,芒康这一带的雨也不少,整个的损坏比较严重,但是这两个地方离的已经快上千公里了,这个地方也是益西央他们做的。

  这是晚上孟力我们在那儿抄题记,这个题记现在我们还没有做呢,但是在这个题记的下方有一个乙希,快掉到土里头了,有一个西希让,肯定是益西央,所以这也是石头从上面掉下来的,掉到石刻的地里,这个上边的虚空藏,下边是圣观音,圣地观音的旁边用藏文写的阿迦波罗。

  西藏有几种观音,一种观音是吐蕃时候的观音,一种观音叫圣观音,这个观音是在一起的,所以这也是发现没几年,去了以后挺大挺高的,可能有5米高,但是这个项目整个损坏是比较严重的,但是基本上都在,那个字好像很清楚,我们还在另外的芒康,还是在巴拉松,再往前走就有一整个山上掉下来的石头,这个石头上有石刻,这个石刻现在存的只有这个,应该是个三尊,大日如来和金刚手和三尊,现在只有这个,看起来两边的肯定就掉了或者是损坏了。

  这也是在芒康县,沿着现在314国道,就在国道的旁边,跟国道可能也就是20米都不到,但是大家以前可能没有发现,这个是当地的发现,报告了以后这个像还是保留都砸掉了,他们就是说原来的时候,当地人原来是修筑公路,在这儿先挡路,像那边的主宗给炸掉了,现在就留下这个,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说要修这个路,现在只剩下这个了,不挡了就放在这儿,我们这次去还在巴拉松新发现了一个摩崖石刻,线刻,也是大日如来的像,所以就是沿着这个边,还有西藏的芒康县,还有一个快靠近迪庆了,有一个纳西乡扎西沟,这个沟里面也有,上面我估计岩刻掉下来了,就在这个下面,有大日如来跟两个菩萨。

西藏芒康县纳西乡扎西沟摩崖造像

  但是这个地方变了,这个菩萨完全已经吐蕃化了,他穿着吐蕃装,这是大日如来像,这是两边的这个,这个已经到了纳西乡,从这条水下去以后,澜沧江已经不在长江流域了,慢慢的到了云南。

  所以我们说会讨论一下这条路在云南的拓展,就是发现的这个,完全是吐蕃装的大日如来像,两边全是穿的吐蕃式的服饰,这个很常见,你像我们看的布达拉宫的这个,现在藏的这种大日如来就穿的是吐蕃装,但是他是佛像,这个也是佛像,他们也穿着这种吐蕃装,所以这个跟这个像是一样的,但是这个地方没有看到题记,回到刚才这么一个,这种就是吐蕃人戴这种头冠,然后有缠头。

  把上面梳理一下,我是用百度地图把它查了一下,我们基本上可以把这些点连起来,以前我们缺扁都口这一带,现在就会连起来,所以我前面总结了汉藏边境的摩崖石刻,连通到吐蕃时期,西北通吐谷浑的丝路青海道,同时还连通了东南,过了当时的府国故地,通往南诏的一个南北的通道,它是一个大的通道,从这边转过来,如果连的话有一些东西,比方说毗沙门天王,还有其他的一些南诏的一些大黑天什么,它是早期跟榆田的关系都有,所以整个的从这条这一片,现在基本上一直往下走,穿到云南,一直到南,这条线基本上,我们看到有一个题记上介绍,还有很多遗像。

  当时的遗像在这一线,还雕凿了很多的佛教的造像,题写了很多的题记,但是我们现在还有一些没有找到,但是基本上的话,到这边早期的都是从吐谷浑这个道再过来,到都兰到这边已经都是在长江流域和澜沧江,一直下来到云南,现在找到的话,整个线索一直很清楚,所以基本上都是分接在汉藏边境这一带。

  这个遗像是学习禅宗的,它原来在敦煌,所以这个跟敦煌禅宗向吐蕃的传播也有关系,这个时期,这几条线实际上跟吐蕃本土关系不大,因为现在吐蕃的本土里面其实还没有发现这种大日如来对八大菩萨的配置,都是释迦摩尼,很多都是11世纪的,早期的事情还连不上,所以我当时总结这么一段,敦煌地区所见的印度波罗式样的风格,大多由东印度经藏区的西部,经过榆田这一带进入敦煌,榆田当地的一些信仰,如八大菩萨、八大护法神等等,在印度吐蕃佛教图像传播至敦煌的过程中,掺入其中,如吐蕃画的榆田的毗沙门天王,我们也谈了一下。

  还有一个地方,大黑天神跟圣观音信仰等等,通过进入河西走廊,与其流行的唐密与禅宗及大圆满的一些叫法融合,刚才看到他们修的密教,基本上都是早期的宁玛的一些大圆满的教法中传入汉藏的边界,最后进入南诏大理,所以我相信观音肯定从这儿进去的,这个就是我们这儿的阿亚波罗的观音,名字是这样,这是我们刚才说了很多的不同的点,目的就是通过这些点,勾画出年代都比较集中,都是九世纪初,大约804到814年,所以从敦煌一直到这个沿线,有一条很清晰的传播的线路。

上传日期:2018年05月2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