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讲堂4047期】傅无为:失去距离感,获得距离感-视频—雅昌艺术网 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507 雅昌公开课 >傅无为《有障碍的摄影——阿比•瓦尔堡记录其美国之行的图片》>[第4集]傅无为:失去距离感,获得距离感

视频信息

名称:傅无为《有障碍的摄影——阿比•瓦尔堡记录其美国之行的图片》傅无为:失去距离感,获得距离感
 

  主讲人介绍:

  Uwe Fleckner(傅无为):德国著名艺术史家、汉堡大学教授,现任德国图像学核心机构瓦尔堡档案馆(Warburg Haus)馆长。德国艺术史是世界公认的艺术史发源地和学术最高峰,傅无为教授代表着德国艺术史最活跃和具有国际眼光的中生代力量。他所领导的瓦尔堡档案馆是图像学理论的诞生地,近年再度成为全世界艺术史、图像学最关键的研究基地。

Uwe Fleckner(傅无为)

  导语:

  继第一次讲座介绍瓦尔堡对印象派大师马奈和意大利古代艺术的研究之后,此次傅无为教授将展现瓦尔堡生命中一段传奇之旅——美国之行。1895年,瓦尔堡偶然到访美国,由此展开一段对于当地印第安人及其文化的深入调研。他将印第安文化及宗教仪式中的神秘符号也作为图像学的对象展开研究,并与西方艺术传统进行对比,这在传统艺术史领域是很少得见的极富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方法。后来这段经历形成瓦尔堡最重要的文章之一《蛇仪》(Serpent Ritual)。这次旅行过程中,瓦尔堡同样展现了他对摄影的极大热情,他怀揣照相机,四处拍摄,留下大量的照片素材。这些照片本身质量良莠不齐,却是非常珍贵的一手档案资料。

  主题:有障碍的摄影——阿比·瓦尔堡记录其美国之行的图片

  第四部分:失去距离感,获得距离感

  当然,很自然会有一种想法将瓦尔堡有时极为奇特的拍摄手法归因于他缺乏摄影经验。然而在很多照片中,我们又能体察到他刻意构思的表现策略 (电影化的序列、人体测量学般的伪客观性、对有趣的民族志细节的极端敏感);同时,瓦尔堡又是一个杰出的图画的鉴赏家,这肯定影响到了他拍摄的照片;最后,他在文化上的自我优越感一直很明显,不仅体现在这些照片上,而且体现1897年那三场讲座的讲稿中。就当时而言,根本上的种族优越感的立场是时代典型的产物,年轻的瓦尔堡也没能克服这一点。

  他深入美国西南部的旅行无疑是为了研究象征性表达形式的起源,他相信这些表达形式是人类所共有的,基于这一点,他曾在写作中将“我们本土自身庆祝收获的习俗”与霍皮族人崇拜克奇纳神(Kachina)的仪式作类比。但是,1897年的这三场讲座丝毫没有体现出跨文化的宽容和对文明世界的批判,而这两点在1923年的讲座中,却成为了突出的特色。

讲座PPT

  相反的,瓦尔堡1897年的旅行日志中充斥着对所遇之人带有深刻成见的刻板描写。他谈到“懒散的墨西哥人”在圣塔菲的市场里晒太阳;他讥讽等车的墨西哥人和印第安人“缺乏教养地到处闲逛”;一位祖尼族的巫师被丑化为“一个典型的狡猾的老印第安酋长”;他在旧金山拍摄的两个中国工人被轻蔑地描写成“不准在休息时被打扰的‘天朝’之子”。除此之外,瓦尔堡还不断提到西方欧洲文明的“福祉”,并表示希望“美国文化的影响”会帮助改善普韦布洛印第安人的落后状况。甚至在提到西班牙殖民主义的时候,他也没有表现出批判的态度——用他的话来说,直到17世纪晚期,西班牙殖民主义“在将野蛮不开化的‘红种人’转变成文明的基督徒的过程中取得了很大成就”。(“红种人”redskins是对美洲印第安人的一种蔑称。)

  在这些段落和类似的很多段落中,我们的确很难认出那个一直坚定对抗“严守界限”的瓦尔堡——是他将文化研究领域的后殖民时期全球化观点引入艺术史,从而对今天的艺术史写作都产生了巨大影响。他后来对图像的实验性运用,使他可以跨类别、跨文化地处理不同的表达形式,研究图像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流转变迁。在1897年那三场讲述美国之行的讲座中,他对摄影材料的展示还没有明显体现出对图像的实验性运用。

       直到1923年,当瓦尔堡陷入极大的困境时,他才将欧洲文化和美国印第安文化的特征并置起来,在一种平等的基础上做对比。这种比较的方法激发了他的一种意识,这种意识将持续影响他对图像的进一步运用,其最极致的表现是他的图版展示项目中时而显露出的令人惊叹的视觉智慧。

讲座PPT

  至于说到瓦尔堡描绘其美国之行的“图文并茂的日志”,它就是如其本来那样:一本日志,也是一本相册。它保存在一个对人类学感兴趣的旅游者手里,这位旅游者不但在扩展地理学上的视野,而且在积累经验。尽管他当下没有意识到,但这些经验将改变他的研究生涯。他在亚利桑那州与新墨西哥州探访普韦布洛印第安人,从方法论和主题方面大大促进了他的研究,以及人类学视野下的艺术史思考——这些推进用在他对文艺复兴时期庆典文化的研究、对魔鬼恐惧和相关迷信的研究,以及对运用艺术品来克服恐惧反应的研究。

       但在最初的接触中,或者说在1897年那三场讲座中,瓦尔堡并没有当真理解和深入霍皮族人的文化。他真正实现这一点,只有在他离开美国后过了一段时间,即使到了那时,他所分析的也更多是他自己的心灵世界,而不是异族文化或异族的心灵世界。他的摄影方式帮助他克服了与所观察的人物和仪式之间的距离感,并亲身参与其中,包括在身体上加入到拍摄对象中去(无论这有多么失败)。但是,作为艺术史与文化史学者的瓦尔堡必须逐渐重构一种沉思默想的距离感,即他所需要的“反思的空间”,这才是他真正需要的。为实现这一目的,他采取的一种具体方式,就是研究他自己拍摄的照片。

上传日期:2018年06月2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