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85 雅昌公开课 >傅无为《有障碍的摄影——阿比•瓦尔堡记录其美国之行的图片》>[第1集]傅无为:起源和康复的传奇

视频信息

名称:傅无为《有障碍的摄影——阿比•瓦尔堡记录其美国之行的图片》傅无为:起源和康复的传奇
 

  主讲人介绍:

  Uwe Fleckner(傅无为):德国著名艺术史家、汉堡大学教授,现任德国图像学核心机构瓦尔堡档案馆(Warburg Haus)馆长。德国艺术史是世界公认的艺术史发源地和学术最高峰,傅无为教授代表着德国艺术史最活跃和具有国际眼光的中生代力量。他所领导的瓦尔堡档案馆是图像学理论的诞生地,近年再度成为全世界艺术史、图像学最关键的研究基地。

Uwe Fleckner(傅无为)

  导语:

  继第一次讲座介绍瓦尔堡对印象派大师马奈和意大利古代艺术的研究之后,此次傅无为教授将展现瓦尔堡生命中一段传奇之旅——美国之行。1895年,瓦尔堡偶然到访美国,由此展开一段对于当地印第安人及其文化的深入调研。他将印第安文化及宗教仪式中的神秘符号也作为图像学的对象展开研究,并与西方艺术传统进行对比,这在传统艺术史领域是很少得见的极富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方法。后来这段经历形成瓦尔堡最重要的文章之一《蛇仪》(Serpent Ritual)。这次旅行过程中,瓦尔堡同样展现了他对摄影的极大热情,他怀揣照相机,四处拍摄,留下大量的照片素材。这些照片本身质量良莠不齐,却是非常珍贵的一手档案资料。

  主题:有障碍的摄影——阿比·瓦尔堡记录其美国之行的图片

  第一部分:起源和康复的传奇

  至少在艺术史学家的记述中,阿比·瓦尔堡的生平包括了两个传奇性的事件。第一个是当瓦尔堡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他说服弟弟马克斯为他购买任何他需要的书籍,交换条件是将他作为长子继承家族银行生意的权利转让给马克斯(这是文化科学图书馆起源的传奇故事)。第二个是瓦尔堡凭着自身的努力从精神疾病的严重困扰中得以康复。

 

       1923年,这位艺术和文化史学家在克罗伊茨林根疗养院做了一场讲座,题为“北美普韦布洛印第安人领地的图片” (注:Pueblo,美国西南部25个印第安部落的统称),向他自己、以及他的医生和听众证实了他又能够从事严谨的研究工作了:这就是这位有着“地震仪”一般敏感头脑的研究者自己塑造的“治愈传奇”。其传记中对这两个事件的描述基本上还是很真实的——尽管其实际发生的过程要更为复杂,远非像某种艺术史中所渲染的,是充满预兆的转折点。这种艺术史经常表现出将对象神圣化的倾向,另一方面又经常以一种解构的方式来解读这样的传奇事件。

讲座PPT

       在瓦尔堡讲述其美国之行的这场讲座中(刻意要与歌德的意大利之旅形成一种语言学上对应), 他患病和康复的经过构成了“成长小说”(Bildungsroman)似的传奇。正是受到这种传奇的影响,几十年来人们在理解瓦尔堡的写作和思想时,都会特别注意瓦尔堡将霍皮族印第安人文化(Hopi culture)引入艺术史研究的创造性贡献。

  如此看来,以下事实也许就并非偶然了。瓦尔堡这篇1923年在克罗伊茨林根疗养院所做演讲,直到他去世十年后即1939年文化科学图书馆由于战乱移驻伦敦,讲稿才得以首次出版——而这个版本只是他最忠实的同事通过对其写作的片段整理而成。出版后的文本引起了最不寻常的反响:有很多年,《蛇仪讲稿》(A Lecture on Serpent Ritual )都是瓦尔堡唯一译成英文出版的文本,作为他英雄般自救的见证,充满其大胆的文化心理学理论。瓦尔堡在今天被视为艺术史领域最重要的开创者之一,而这篇文章虽未期然以这种形式呈现,却自出版后就在思想史领域无往不胜。

  然而,瓦尔堡有关“蛇仪”的文本 (或者说弗里兹·萨克斯尔< Fritz Saxl >和格特鲁德·宾< Gertrud Bing >在编撰其英文版本时所依据的1923年那场讲座)有一个关键的前史,那就是瓦尔堡的美国之行。与那篇瓦尔堡死后才得以出版、或者说死后由他人编撰而成的文本相比,这段前史还远未得到深入研究。1895年9月,瓦尔堡前往美国参加他弟弟保罗(Paul)与银行家所罗门·罗卜(Solomon Loeb)的女儿妮娜(Nina)的在纽约举办的婚礼。然而他把这次私人旅行与他的科学研究兴趣结合起来,在美国东海岸各地参观博物馆和图书馆,尤其是华盛顿的美国国立博物馆(Smithsonian Institution)——该博物馆在1879年成立了民族学分部(Bureau of Ethnology),建立了与北美土著居民的语言和文化相关的巨大的档案库。

       他与美国的重要学者建立了联系,其中有人类学家、考古学家、民族志学家、语言历史学家和宗教历史学家。与一些学者的往来,例如塞勒斯·阿德勒(Cyrus Adler),弗朗兹·博厄斯(Franz Boas),弗兰克·汉密尔顿·库欣(Frank Hamilton Cushing),杰西·瓦尔特·福克斯(Jesse Walter Fewkes),弗雷德里克·韦伯·霍奇(Frederick Webb Hodge),詹姆斯·穆尼(James Mooney),以及约翰·韦斯利·鲍威尔(John Wesley Powell),引导或说促使他前往亚利桑那和新墨西哥州,目的是(如他后来记载)“造访美国西部,将其既视为一种现代才出现的现象,也深入其西班牙殖民时期印第安人文化的基础”。

讲座PPT

  1895年11月下旬,瓦尔堡乘火车到达科罗拉多州。12月初,他在理查德·韦瑟里尔(Richard Wetherill)位于曼克斯峡谷(Mancos Canyon)的牧场里待了几天——韦瑟里尔是前哥伦布时代梅萨沃德(Mesa Verde)印第安人悬崖居住遗址的发现者之一。在马上骑行数小时后,瓦尔堡到达了这些12世纪到13世纪印第安人的居住地——他之前已经从美国国立博物馆了解到了它们的情况。随后,他继续旅行到了圣塔菲(Santa Fe),访问了周边的很多地方。

       在圣克里斯托瓦尔(San Cristóbal)遗址附近,他仔细观看了早期的岩画(rock painting)和雕刻画(carved drawing),访问了普韦布洛印第安人的居留地(Pueblo Indian settlements), 比如在1896年1月1日到访了艾克玛部落(Acoma)位于悬崖上的村落,在那里首次目睹了一场当地宗教舞蹈仪式(dance ritual),也出席了一场天主教的弥撒典礼;接着在那个月内看到Pueblo de Cochiti和 San Ildefonso 这两个部落的更多场舞蹈仪式。

  那年2月,瓦尔堡先是到了帕萨迪纳(Pasadena),然后到了圣地亚哥的科罗纳多海滩(Coronado Beach),在那里稍事休整——他先前骑马旅行很辛苦,乘四轮马车旅行同样很不舒服。到了2月末,他前往旧金山,访问了那里的中国城、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斯坦福大学。他直到4月初才返回新墨西哥州,旅行路线是经由阿尔伯克基(Albuquerque)到达祖尼族人的部落(Zuni Pueblo),再从亚利桑那州的霍尔布鲁克(Holbrook)到达基姆斯坎宁(Keams Canyon), 在那里见到了坎宁(Thomas Varker Keam)。

 

讲座PPT

       坎宁获得了印第安人事务管理局的许可,可以买卖诸如印第安陶器这样的物品,还收藏了大量的手工艺品,有些来自史前时期——它们最后都成了美国和欧洲博物馆里的藏品。瓦尔堡也从坎宁手里得到了一系列物品。1896年4月下旬,这位来自汉堡的学者终于到达了原定的目的地,即霍皮族人保留地内第三座平顶山上的奥赖比村(Oraibi,美国境内最古老的印第安人居住地之一,一个霍皮族人的村落):“……我是希望在这里发现最原始本真的状态,因为这里距铁路线最远(距基姆斯坎宁有70公里)”。

       但是,与它们可能揭示的与欧洲古代相关的问题不同,这些“原始本真的状态”同时也是一种传奇,因为霍皮族人实际上是生活在基督教福音传教文化的桎梏之下,置身于激烈政治冲突的漩涡中。尽管地处偏远,作为霍皮族濒危文化的中心的奥赖比村还是频繁被外人到访——自从19世纪中期以来,无数探险家和旅游者接踵而至,吸引他们来到此地的景象也同样迷住了瓦尔堡:“我来到奥赖比村是为了观看到那种对民族志研究具有如此重大意义的舞蹈仪式。”

上传日期:2018年05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