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7438 雅昌公开课 >梁晓新《雄奇昳丽——十七世纪的社会与文人美学》>[第3集]梁晓新:文人阶级的参与对乱世里山水品格的影响

视频信息

名称:梁晓新《雄奇昳丽——十七世纪的社会与文人美学》梁晓新:文人阶级的参与对乱世里山水品格的影响
 

  主讲人介绍:

  梁晓新: 资深古代艺术品鉴藏与投资顾问,精于明清官窑瓷器与佛教艺术的鉴赏。毕业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及伦敦苏富比艺术学院,活跃在全球拍卖市场中,并为多个投资理财及艺术品报刊杂志撰写专业评论。

梁晓新

  导语:

  十七世纪的中国,正经历着一个从国家社稷到社会民生的巨大转折,但景德镇瓷器的制作却在这个历史赋予的机缘里走向了另一个辉煌。从明末的残山剩水、远湖孤舟,到康熙的鸟语花香、美人雅聚,晚明萧寒孤清的文人意象变成了风和日丽的姑苏繁华图。

  主题:雄奇昳丽——十七世纪的社会与文人美学

  第三部分:文人阶级的参与对乱世里山水品格的影响

  非常著名的文震亨,他是文徵明的后人,他写过一篇非常重要的书叫做《长物志》,里面就是关于所有的人的生活里面的一切的生活美学指南,他里面特别讲到了花园的设计和花园的营造,里面就讲了人应该在什么样的一个场景里生活,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因为国破家亡的时候,通过传统的读书去当官这样的一个渠道完全被堵塞了,大量的文人在失去了这样一个出路之后,只能投入到现实之中,他们去参与各种各样的制作,他们读了这么多的书,他们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有那么深刻的认识,他们的这些才华就开始用在了建筑、造园、版画、家具、瓷器这些产业里面,都能看到文人的影子,就是因为文人加入设计以后,所有的工具从产品提升到了艺术氛围这样一个阶段,所以文人是功不可没的。

  文人不单指导这些东西的设计和制作,同时他们还拼命地写书,他们要彰显他们文化领先的地位,很多文人开始著书立说,把他们总结出来的如何过好生活,如何过美的生活,如何过一个有艺术性的生活,这些所有的艺术生活指南大量的这样的书籍开始出现在市面上,他们指导着新兴起来的市民阶层、中产阶级、财富阶级如何过好生活,教你怎么造房子,教你怎么修花园,花园里面什么时期种什么花,细节到这个样子,他们都不厌其烦的在这些著作里面提供这样的资讯,所以整体联合起来,明朝就形成了一个非常奇特的世界,是由一群文人指导着整个社会如何过上一个美好的艺术化的生活,而且这样的生活一发而不可收拾,从养生到起居、到饮食、到旅游、到郊游,一切一切行为享受都受到了文人的指导,文人用他们对艺术对文化对历史的理解为整个社会制定了一套所谓的生活体系,很有意思。

  我们发现虽然在另外一面国破家亡,山河摇摇欲坠,但是这帮文人倒是把自己抽离了出来,依然追求他们这种充满了理想式的艺术生活,把这样的生活融入到了现在的生活里面,把这种追求变成了器物,变成了我们这么好看的明式家具,变成了我们这么好看的苏州花园,变成了我们这么美的笔筒,把这些追求全部实现在了器物的制作上,让器物成为了他们理想追求和他们精神追求的一种媒介,所以我们就发现为什么这个时候,衣食住行都有一个非常完美的搭配和指引,就是因为这些文人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这位文震亨写了《长物志》,只是其中的一本,无数其中的一本著作而已,比较出名的,大家那个时候对这样的书是趋之若鹜,大家都非常非常的以这样的一个生活为荣,我们看到这个展开图,就是景德镇生产的一个青花的笔筒,上天台的典故,把它画在了笔筒上,这种追求,这种飘逸的高隐的生活,精神上的境界追求画在瓷器上,放在自己的书桌上,寄托自己对这种理想生活的追求和向往,这是文人们最爱干的事情,所以这个时期文人的书房就成为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精神的领地。

  所以明代的时候,书房里的东西都是非常非常高雅的,是非常非常有品味的,所以说香炉、笔筒、笔墨纸砚,包括画都在这个时候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向这些外人表示自己生活的品味、艺术的理解力,所以说书房成为了彰显地位和彰显品味的这么一个地方。

清 康熙 青花仿米家山水图棒槌瓶 43.5 厘米

  我们再看展品里面还有一个这样的瓶子,画的非常独特的山水的这么一个棒槌瓶,画的就是仿宋代的米家山水,很明显,这种独特的画法它的粉本一定是来自绢画,把绢画完全忠实的真实的移植在瓷器的瓷面上,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大家已经把瓷器不当成是一种器具了,把它当成是一种文艺艺术创作的新的媒体。把纸的绢的画移植到瓷器上,成为一种新的艺术表现形式,所以这个瓶子非常重要,它反映出这个时期各种不同的材质之间的互相的学习,和由文人来主导设计由文人来主导艺术趣味走向的这么一个趋势是非常非常明显的,因为我们也知道景德镇的匠师、窑工是不可能有这么高的艺术品味的。

  只有在文人参与文人指导的情况之下,这种纯粹的关于精神追求的、关于艺术境界追求的这样一个作品才能画在瓷器上,所以说文人的参与对景德镇17世纪瓷器的提高起着至关重要的一个决定性的元素。所以在这个时候,艺术生活里面需要的花器、香器、文房器大量的出现了,充满了艺术的趣味。

  我随便的举了几本非常重要的晚明的著作,大家如果有机会可以去翻一翻,可以收获非常多,高濂的《尊生八笺》,文震亨的《长物志》,张岱的《夜航船》,李渔的《闲情偶寄》,这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几本书,他们从养生到古玩到段子到饮食男女,都是非常具体细致真实,而且非常生动的说明晚明的社会文人,他已经放弃了过去那种模式,他完全进入了生活,但是在进入生活的同时,他不会忘记自己还是一个文人的本质,他把非常高的追求隐藏在了这样的一个现实的奢靡生活的背后。

青花仿米家山水图棒槌瓶 局部

  所以说这些文章读起来好像就是一个社会的风情风花雪月的一幅画,可是在这些描述的背后寄托着这些文人深深的对这种文化的眷恋,和对即将逝去的国家的一种环境和眷恋,所以读的时候难免是非常沉重的心情,但是他描述的又是最奢侈最热闹最华丽的生活,所以这种反差大家有机会去看看就觉得非常有意思,他能把一门心思落在怎么做好一个花园这样的一件事情上,我觉得很了不起,充分反映出晚明时期,文人是一个什么样的精神状态和现实状态。

  他们一方面天天风花雪月,夜夜笙歌,可是一方面,他们回到自己的书房的时候,又来写这样的文章,这种反差和这种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差异,非常非常有意思,值得我们去慢慢的品味,你就知道为什么明晚期到清早期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做的那么美,那么有品味。

  归根究底,文人虽然过着一种现实的生活,可是文人心是没有变的,就来自于中国最传统的一个意念一个意象,心是最重要的,无论外面是怎么生活的,心是不会变的,从心诞生出来的这四个感觉,神、情、意、念,这些意念化为现实的生活里面,就会跟这些器物结合,所以,文人是通过这样的器物去表达自己的心性的。

  我们看到这个时期,茶具、花具、香具和文具特别特别的发达,这种设计和各种各样的造型层出不穷的,它不像之前和之后,官窑已经非常定制化格式化和非常缺乏生气了,在这个时期,我说的这些花具、茶具、香具都是变化多端,造型是万千变化,没有一个是相通的,充满了个性的表达,充满了个性的追求,所以说大家看这个展览的时候,就非常的过瘾,每一件东西的背后,你都可以去想想用这个东西的人的性格,他的气势是什么,很有意思。

  所以说这个时期文人为代表的花道、香道、茶道也特别的发达,而且这些东西又被东瀛被日本借鉴了过去,所以这个时期日本也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江户时代,茶道开始被大量的提倡起来,所以说去景德镇定制大量的茶具成为了一个非常热门的事情,日本的茶道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景德镇瓷器上的一个帮忙,所以日本的茶道是在这个时候流行起来的。

  我们中国也是在明的时代,奢靡的生活里面一定缺不了这几个东西,代表了文人对生活的享受的过程之中,他把他的意念、把他的追求、把他的本性全部寄托了在这些用品上,所以这些器具反映了一个人的追求和他的意念。

清康熙 青花《后赤壁赋》诗画笔筒 “大明嘉靖年制”青花楷书寄托款 高15.5厘米 口径18厘米

  笔筒是这个时期最常见的一个造型,因为它是书桌上最不可或缺的东西,笔筒的纹样、笔筒的造型和笔筒的装饰方法是层出不穷的,这里放的就是《赤壁赋》的一个青花的笔筒,旁边是一对放在手里的非常小的一个梅清罐碗,也在我们展厅里展出的,这么小的东西他花了那么大心思去做,它的釉光、它的釉质、它的画工都是一级的,成本肯定是非常大的,如果能用这么大的成本去做一对这么小的东西,仅仅是为了一个享受的话,一个是说明这个时候的生活水平,一个是说明这个时候文人们对艺术的追求是如何的高。所以这是非常典型的晚明时期的作品,反映了文人生活里边的一个侧面。

  那么到底明代晚期清代早期,文化艺术的特点在哪里?我们免不了拿中国艺术里最高的宋瓷来做比较,宋瓷被我们誉为是中国美学的一座高峰,它是中国经典美学的一个高峰,它对造型、它对这种颜色的把握,它对气质和审美的把握,的确是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地步,那么宋瓷纯粹是为了美学而诞生的,纯粹是为了眼睛的享受而诞生的,它已经是一种符号了。

  这个是香港蘇富比2008年拍出去的一件,来自日本收藏的一个官窑粉青釉的纸槌瓶,拍到了6000多万好像,我们看的时候感觉它的气氛和气势是完全不一样的,它完全是一个美的化身,它是美学的一座高峰,这是宋瓷给我们的一个感觉,它是高处不胜寒,非常的超凡脱俗,但是我们看看明代晚期的东西,又跟宋代的美学有什么区别呢?原来我们看到明代清初的瓷器,它是以商品性、功能性、装饰性和艺术性作为它的构成部分,它不像宋瓷,宋瓷是以美学、以宋徽宗本人对艺术的追求作为最重要的诉求诞生出来的艺术杰作。

  但是明末清初的时候,一个瓷器的特征是什么?它是为社会大众、它是为现实生活服务的,所以它必须有商品性,它也有功能性,像笔筒真是拿来放东西的,我们的椅子是拿来坐的,不像我们的宋瓷纯粹是用来装饰、是为了眼睛的愉悦而创造的。它当然有装饰性,但是它还一定要有艺术性,所以如果我们去看一件明末清初的瓷器,虽然它是民窑,但是它一定要具备这四个条件,最重要的条件是最后的艺术性,它是不是由文人来主导,由文人来指导设计,参入了文人艺术境界的追求,才会赋予这件东西艺术性的高低。

  所以说功能性、商品性、装饰性和艺术性是这个时期瓷器的比较重要的特点,它跟之前的官窑,跟之后的官窑最大的区别,就是在于它有这样的四个特点。

清 康熙 青花山水图围棋盖罐一对 腹径:11.5 厘米

  所以在品鉴古董和设计各种各样的文具的时候,江南文人们始终遵守着传统的革新成悟的道理,他们试图创造一个环境,在环境里面寄托自己对人格、对精神的向往的追求,所以反映在景德镇高级的定制的瓷器上,无论是青花和五彩都出现了一些品味极高的完全不像是一般的工艺或者是匠师做出来的东西,像这些青花釉里红的山水大盘子就是,传统的山水画在了盘子上,它完全是用绢画的形式画出来的,对山水的皴法完全也是按照纸的笔墨的皴法来画的,所以它是结合了绘画的艺术和瓷器的工艺,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一件作品。

  这种山水的画瓶当然是最多的,我们刚才也看到了文人集会和文人题材的东西,也在明末清初的瓷器上是最多的,也反映了文人主导的景德镇的瓷器是如何占据了主要的艺术和审美的主角上。

  做了一个简单的结语,虽然明末清初这一百年之内,我们从大明王朝灭亡以后,进入了清代的王朝,山河的变色和王权的更迭之下国破家亡,但是江浙一带的富裕城市生活给了景德镇的瓷器生产一个巨大的契机,从官窑进入民窑的辉煌维持了将近一百年的时间,到达康熙皇帝任命臧应选重新主导、重新开启康熙官窑之前,这段时间之内景德镇的这种辉煌是空前绝后的,充分地反映出在这样的一个非常独特的过渡期内,社会的生活、人民的生活、还有人民的思想和人民的追求起了巨大的变化,完全反映在瓷器上,跟他的消费文化的生活兴起,跟文人雅士的参与是密不可分的。

  所以我们在看待这个时期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关注这种艺术性、创造性和想象力,是这个时期瓷器最重要的也是最突出的艺术特点,因为历史的机缘造成了这一百年的过渡期,这一百年赋予了景德镇一个伟大的辉煌,这个辉煌也是空前绝后的。

  我用公元四世纪印度的一位非常伟大的智慧之书里面的四句话来总结一下艺术的根本,很早的时候在《画经》里面,印度的智慧就总结出:大师称赞线条,所以我们看看宋瓷就知道了;欣赏家、鉴赏家是欣赏造型;女人喜欢装饰;大众迷恋色彩。这是艺术的根本,也是一个非常精妙的解读,对于精英文化和市井文化,还有社会文化,这样的解读是非常到位的,这就是来自古印度的一本非常著名的《往圣书》,它里面有这样的一个非常准确而且让人难忘的这么一个对艺术的评价。

清康熙 青花《西厢记》故事图大盘 “大清康熙年制”青花楷书款 口径:31.5厘米

  所以用它来描述17世纪的瓷器,我想也是非常适合的,这些五彩的瓷器很充分地反映了社会的需求和人民对生活的想往,还有一部分是单色釉,我们没有展出来也是非常的美的,单色釉的瓷器是另外一个,就是大师称赞线条的这么一个阶段里面,所以我们这次展览主要展出17世纪的青花和五彩瓷,所以说我用这样的一个印度人的解读来结束我们今天的讲座。

  我希望我们这个展览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17世纪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当时的社会、当时人们的追求跟今天的社会、跟今天的社会生活有什么共通之处,而且我们佳趣雅集也非常的希望能把这样的一个传统传递下去,这是我们的第二届佳趣雅集会员的大展,我们希望下一次大展用另外一个题目、另外一个主题,继续为我们的瓷器爱好者带来新的惊喜。我今天的讲座就讲到这里,非常感谢各位。

上传日期:2018年06月0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