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263 雅昌公开课 >对谈《张宗宪的收藏江湖》>[第3集]对话:收藏的专业态度

视频信息

名称:对谈《张宗宪的收藏江湖》对话:收藏的专业态度
 

  主讲人介绍:

  张宗宪:著名收藏家

  马未都:著名收藏家 观复博物馆创办人及馆长

  寇勤:嘉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兼CEO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

  导语:

  收藏大佬张宗宪从年轻时就进入古董收藏界,在古玩行闯荡几十年,见证无数风风雨雨、起起落落,过手众多价值千万的珍贵藏品,交往藏界诸位传奇人物,不仅满肚子的故事和典故,其阅历更堪称一部华人收藏的活历史。此次推出嘉德文库特别推出年度重磅图书《张宗宪的收藏江湖》。而马未都与张宗宪堪称是忘年之交,其对于《张宗宪的收藏江湖》一书不仅深有感悟,更有其实践中所得的真知灼见。此次两位收藏大佬的对谈可以引发关于收藏界,关于艺术品的更深入而有趣的话题。

海报

  主题:张宗宪的收藏江湖

  第三部分:收藏的专业态度

  寇勤:我给你们说一个秘密,刚才马先生说到《渔乐图》拍卖的时候,徐先生敲的第一锤,当时外边拿的是1号牌,买的是嘉德拍卖第一号拍品。当时拍卖成交以后,过程我不用说了,8万8,最后徐先生敲了,十年以后他跟我说起来,说你们已经嘉德十周年了,我有个事一直心里不舒服,没有给你们讲。我说怎么了?我是来给你们捧场的,你们不光收了我的八万八,还收了我的佣金。最后这张画它大概又辗转好长时间,又送人了,八千前就买了。所以说那个时候连这种东西都接受了,他不仅真的支持了,而且嘉德傻乎乎的不仅把本金收了,佣金也收了。

  张宗宪:我件件都顶,都是18万、28万、380万、680万,都是8,为什么我今天要给8?就希望嘉德将来发,广东人说8就是发,我给他们八万八,就是发发。他们真的发了。这个楼我也想不到,我当给他们奠基,现在成了像皇宫一样的地方。我以为是跑到法国卢浮宫去了。

  马未都:刚才说到的八万八那张画,现在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谁拿着那张画,谁就发了大财了。你把它拿出来拍卖,因为对于嘉德,如果它做自己的历史展览,这张画将变得非常重要,有文物的价值。

  张宗宪:你们在北京拍卖行也好,宝石公司也好,都是第一号,都是第一流。

  马未都:对,这张画对于嘉德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东西,所以它的文物价值很大。你们只要心不太黑他都可以买,如果你心太黑就冲我来。

  刚才说到南北方的经商历史,你看国际大牌全是江南地区的人,人杰地灵,有文化传统,有耐心。北方人不耐心,北方人这样,你爱买不买,别在这儿磨叽好不好?你不买我吃饭去了,所以北方人很难做成大生意。你觉得仇焱之、戴福葆、卢芹斋,谁最精明谁最憨?

  张宗宪:最憨的是我们上海的一个人叫金先生,他是专门做铜器的,那个时候美国洛克菲勒,塞克勒,为主要的就是铜器,那个时候一件铜器可以在美国买一栋楼,现在一件铜器买一间小房。以前一件好的瓷器可以买十张顶呱呱的画,现在一张好的画,可以买十件好的瓷器。所以这个事情完全转过来了,对不对?

  马未都:你的意思就是说现在的文物,比过去的性价比便宜了。

  张宗宪:这个时代在转变。

张宗宪先生在嘉德文库书店中留影

  马未都:过去民国的时候文物价值巨大,比如张伯驹先生买的展子虔的《游春图》,当时卖了那个院子,那个院子有15亩,今天那个院子能值多少钱?从这种理论上讲,文物现在性价比是低的,如果我们横向比较,和土地、房产比较起来,文物还是可以承受的。

  张宗宪:他们都是北京人,那时候很穷,有钱就卖,好货很多。那时候都是走私到美国,日本有一个山中商会,也是买了很多东西。做铜器的就是TYK,仇焱之他从来没有开过店,他是在家里做,他做这个买卖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吓死邻居气死老婆。为什么?老婆看到先生好不容易做到一笔生意,想明天可以去买一些布,去买一些好东西。过几天钱收到了,老婆跟先生说,这次你可以给我一些钱了吗?先生说我卖了100万,又进了200万的货。这个老婆真的是给他气死的,一辈子都没过好日子。隔壁邻居看他做那么大的生意,吓死他们了,所以叫吓死邻居,气死老婆。

  只要外边有老人家死掉了,他的后人想把家里的东西卖掉,他们也不懂,想变钱。这叫仙丹,皇帝吃的仙丹可以长命。我们做古玩的吃仙丹,一块钱买,卖了一百块,也算一单。所以中国人说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他三年等到一个仙丹就够了。

  马未都:你们也想吃仙丹吗?这样的仙丹都被前辈吃过好几遍了,吃不上了。我们百年的动荡有很多传奇,现在拍卖场上一说仇焱之、卢芹斋、戴福葆的旧藏,都会超出正常的价格,有些东西在这些人生前都不一定是很重视的,当时随便买的,现在可能也拍出天价,可能拍出的价格是他一辈子都想不到的价钱。

  张宗宪:书里面有一段,耿宝昌现在在故宫是瓷器专家,年纪也是大我四岁,他们的瓷器就是靠上海发财的,孙瀛洲是他的老板,他们到上海,上海人学徒,老板做什么他学什么,他根本分不清宣德、永乐、雍正、乾隆,从乡下收来的宣德、永乐的,都以为是雍正、乾隆的,孙瀛洲每隔十天八天就要到上海去一次,去的时候每家都不漏掉,去看他们从乡下收到了什么东西,看到这种永乐的盆子,这是乾隆的,粗了一点,上面还有一点纹路,多少钱?宣德的一千块,主人家那个时候给五十块,他不肯,如果他要五十主人家就怀疑了。

  主人家说给多少?后来三十五成交,他拿回去一百倍的价钱卖出去,他也买了一对瓷器,解放之后他全部捐给国家了。所以才有耿宝昌今天在故宫的地位。因为是孙瀛洲把所有的东西给他,他才到了故宫上班。之后他死了,耿宝昌就到了故宫。有人还给他做了一本书。如果耿宝昌再过一百年没有了呢?那么瓷器专家我相信很难找到了,现在旧的当新的,新的当旧的,弄不清楚了。因为专家都没有了,老的老了,死的死了。

对谈现场

  马未都:一百年之内肯定会有仪器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那时候人都不重要了。当时北方是孙瀛洲做瓷器做的最大吗?

  张宗宪:不算大,那时候岳宾刘玉轩在苏联买到过一块碧玉,到今天要找他的小件的东西都没有,像翡翠一样。现在做成两个大瓶,现在市面上没有这么好的碧玉。

  马未都:我前两天正好脚崴了,把张先生的这本书草草看了一遍,我今天又能够坐在张先生身边,感受一个一生都做一件事的人,我们现在说一生做一件事是很难的,我前段时候看过一个片子,关于日本人做寿司,有个人在东京开了一个寿司店,连总统都去吃,他一辈子就做一件事。有人说他的寿司比别人贵,当时我看到一个细节,我说他就应该贵,就应该付他这么多钱。

  什么细节呢?这位老先生也七八十岁了,一生就做寿司,他为了保护他这双手,他每天都是戴着手套睡觉的。我说就这一个细节,你就应该多付人家10倍的钱。我们在座的人,谁能够戴着手套睡一辈子,你睡一天试试?所以细节和对专业的尊重是很重要的。

  张先生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每次去拍卖会,自己喜欢的东西,要买的东西,还是非常认真的去做功课,这一点是有目共睹的,我有很多拍卖行的同仁都可以看到,有时候我去香港碰见张先生,他说看了什么东西,跟各种人打招呼。他是我们这个行业的常青藤,无出其右,没有人能够超越他,是因为他在这个行业里一生都没有离开过,看过世事沧桑,看过世事变迁,所以从中有很多感悟,他一开始的那些感悟貌似玩笑话,实际上是人一生中积累下来的经验。

  我们为什么对经验感兴趣?今天很多人都对经验感兴趣,知识是共有的,经验是私有的。如果你想积累这个经验,你必须得花费一个不可改变的坐标,叫做时间。每个人的经验积累必须得有时间这个坐标的,你想一天之内积累丰富经验是不可能的。

  所以今天在座的人有拍卖专业的,做了二三十年拍卖工作的,对拍卖这个行业非常清晰了解。这里应该还有很多收藏爱好者,不管是喜欢一年还是喜欢了几十年的,你能不能持之以恒的对一件事深入的,有时候要剥去一些附在他身上的不好的因素。

对谈现场

  比如我们真的喜欢收藏的时候,有时候价钱是有影响的,如果价钱突然的暴涨,突然改变一个风向,你是不是会被这种风向左右?这都是你内心中知道的,别人并不知道的事情。所以今天张宗宪先生的这本《收藏江湖》的出版,我才愿意来当一个配角,张先生是主角,我从内心非常尊敬这样的人,为什么?因为他有专业精神和专业态度。

  我们在座的都能感受到,这个行业里的很多人有专业精神,但是否有专业态度,专业态度是什么呢?不受其他东西的诱惑。这么多年找张先生诱惑的多了,跟张先生说你拿钱投资干别的,你在古玩里挣什么钱?咱们拿钱去干房地产。不用问,各种诱惑很多,但是你能摒弃这个诱惑,专心致志的做一件事,而且把这个事做的有所成,有所记录,那就得感谢寇总的这个初衷,叫有所记录,我们先不说成就,叫有所记录。

  我刚才看的时候发现上面有很多张先生年轻时候的照片,美男子。我要长那么漂亮,我年轻的时候就干别的去了,长的不行所以只能干这个。

  张宗宪:这是我的店。

  马未都:现在古董店不会这么摆货的,一共三件东西打着八个探灯,过去这就是杂货铺,这里全都是漏。我那个时候去香港,像最好的时候是人挤人,真是摩肩接踵。这个历史时期过去了,历史唯一的一个特征就是过去的就永远过去了,永远不可能重来。

  寇勤:刚才很精彩,像这么轻松的没有过,基本上就失业了。马先生说的一条特别重要,就是专业,非常非常专一。我们日常和张先生接触,他的细节就是极其的周到,你说三个时代走过来,在这个书里面把这个事写上去了,但是后来删掉了,我觉得这个事讲故事可以,但是写在书上不一定有那么重要,但是它说明问题。

  有一次我陪着两个朋友到苏州去看张先生,以前我们去的时候,我们去吃苏州一碗面,做的挺好吃。我给我的朋友吹牛了,我们这次去苏州看张先生,我们请张先生陪我们去吃一碗面。结果最后汽车晚了,那家店很厉害,六点开门三点关张,不卖了,没吃成,那就算了。没想到我们第二天早晨坐车走,张先生晚上跟我说,我向来早晨不起床的,我要睡到十一点。我让我的司机开着宾利你们去火车站。另外我给那个店的老板娘说好了,你们三个人去吃一碗面,加三个菜码,钱已经付过了。我当时很感动,这么大的老板,你别说是我们的长辈,就是说想的这么细致的事情,我答应过的事情就一定要做,而且做到这种极致。虽然我把这个故事从书上删掉了,但是我觉得张先生很多事情能做到这一步,他绝对不是偶然的。

对谈现场

  另外一个,大家以前有人开玩笑说,张先生喜欢带钱在手里,而且他不用旧的钞票,永远都是用新钞票。什么意思呢?他怕旧钞票拿着不卫生,旧的他交给保姆去买菜。大家有一个印象就是张先生特别喜欢给小费,有一次我们去苏州博物馆看展览的时候,保安开门,很热情,张先生就要给他们小费,最后给的时候有一个保安不在,他很着急,一直在找,说你们怎么少一个人?我当时就开玩笑说你是不是有钱花不出去?他说不是,做人相互尊重很重要,你尊重他,他就尊重你。这是一个不认识的保安。

  我补充这两个小细节说明什么呢?我们非常钦佩张先生,马先生把张先生的专业和历史地位都说的很好了,我是从做人来讲,张先生这方面的细节做的很好。

  张宗宪:我做过什么事情呢?我一辈子开过两个电影公司,自己也上镜头拍过戏,在上海开过三次演唱会,开过五个古董店,一个珠宝店。这是一些大概的事情,零碎的就不去谈了。我今天感谢马未都先生,他的脚受伤了,今天来参加这个活动,使我很感动。这个应该要讲的,还有寇勤先生,我现在要唱一段给你听。你们常常听到的,尽在不言中。

上传日期:2018年04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