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331 雅昌公开课 >《全球语境与中国当代艺术》>[第3集]对话:全球语境下美术馆的话语权

视频信息

名称:《全球语境与中国当代艺术》对话:全球语境下美术馆的话语权
 

  主讲人介绍:

  邵亦杨: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 艺术史教授

  黄笃:著名策展人 批评家(“根茎:中国当代艺术自主性研究展”策展人)

  高鹏:今日美术馆馆长

  隋建国:著名当代艺术家

  姜杰:著名当代艺术家

  Jonathan Harris: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艺术学院院长

  导语:

  由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今日美术馆共同主办“全球语境与中国当代艺术“讲座,特别邀请国际著名艺术史家、评论家, 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院长Jonathan Harris教授,主讲全球语境下的当代艺术及理论发展,并邀请著名策展人黄笃先生结合最近策划的《根茎——中国当代艺术自主性研究展》,介绍以德勒兹“根茎”理论切入对中国当代艺术研究的实践,共同探索全球化背景下,中国当代艺术的研究及独特路径问题——延续性、差异性以及特殊现代性。本次对谈由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亦杨主持,将结合全球化与当代艺术发展动向,与嘉宾一起探索全球当代艺术理论与中国当代艺术研究和策展实践之间的交汇点,以及中国当代艺术创作和自主性问题,同时还邀请艺术家隋建国、姜杰共同参与。

  主题:全球语境与中国当代艺术

  第三部分:美术馆的话语权

  隋建国:我接着高鹏的话说,在展览开幕前有一个对谈,我们几个艺术家跟高馆长一起吃饭,高馆长特别恳切的跟大家交流一个想法,就是说今日美术馆发展到今天,其实资源、财力都到了相当的状态,我们要怎么办?就是要跟大家交流,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了,我们作为艺术家,希望今日美术馆应该是个什么样呢?其实总结下来大概就是觉得现在这个项目,就像刚才讲的全球化,话语权就在那几个大的美术馆手里,当然它是一个国际化的当代艺术系统。

隋建国

  今日美术馆如果要想再进一步做好,就应该在世界上,跟蓬皮杜或者是泰特或者是MOMA一样,有话语权,当大家看艺术家履历的时候,你参加过哪个双年展,你在哪个美术馆做过展览,大家就会知道这个艺术家大概是活跃到什么程度,如果有一天全球的人全球的艺术家或者是艺术系统都认为,你在今日美术馆做过展览,那你最牛,我觉得这就是今日美术馆在全球获得发言权,就像第三届文献展一样,意大利的国家美术馆来请,他也觉得今日美术馆为世界策划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金砖五国的展览,我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展览,因为中国的消息还是闭塞,所以既然有人把它套好了,我们就拿到意大利来展给别人看,或者说是拿到欧洲给全世界看,这是今日美术馆做的事,今日美术馆应该这样,虽然它扎根在中国,扎根在北京,但它在国际话语权立场在舞台上还应该有自己的声音。我替高馆说的。

  姜杰:谢谢Jonathan先生给我们带来这么有意思的讲座,其实不管是黄笃老师,还是高鹏馆长,还是隋老师,他们的视野都是特别宽阔的。隋老师也是原来我们的系主任,我对于这么高的一个视野,我不知道说什么,我还是作为一个艺术家吧,真的很高兴能参加这个展览,也特别感谢黄笃老师和今日美术馆提供的这个特别好的展出空间和机会,也特别感谢他们的团队,特别年轻的团队,特别积极的配合和支持,才有机会在这里头把一些作为结点的几块东西站出来,虽然不是特别大的一个个人的个展,但是它非常清晰的也使我自己理顺了很多东西,非常清楚地看到每一个阶段的变化。

  我也希望这个展览能够给观众,也给希望了解中国当代艺术的人,看到不同阶段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发展和变化。比较可惜就是今天就结束了,我自己也觉得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展览,有特别好的艺术家,我自己也把每个艺术家每个作品都看到了,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展览。

姜杰

  邵亦杨:很好的展览,我也看了,特别希望两位艺术家谈谈自己的作品。一会儿黄笃先生讲一下参展艺术家。

  隋建国:我同意策展人黄笃先生说的那个概念,虽然中国改革开放,从1978年到现在30年,进入当代艺术国际舞台,从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开始踏入, 1993年2003年2013年,也有二十五年了,而且不停地有国际大展,一个大展,中国团体艺术家最早是在柏林,然后有不同的展览,包括去年在古根海姆,这其实都是各种各样的潮流,这些潮流毫无疑问,它朝的方向就是一个国际化的方向,或者说是现代化,因为你要国际化必定现代化,这个方向其实孙中山那个时候早就定了,所以每个个体,我觉得大概也就是被这个潮流裹挟着在现代化的方向,不过每个个体它在一个具体的社会环境下,具体家庭里生长,而且它有自己的生长经历、社会环境的影响,它的生存经验是跟这种潮流不可能完全协调的,当它不协调的时候,就有情绪有意识有意向,作为艺术家的话,这些意向就忍不住会物化。

  中国当代艺术家虽然是在中国当代艺术不同的层面上,也跟不同的潮流有所靠近,但是多数还都是个体性非常强,我觉得用根茎、块茎来形容,我觉得还挺对,而且特别有意思的就是,它其实在地底下长的时候是有点儿像在黑暗中生长,它是循着土壤的松软度,循着营养的方向,循着一个土豆、一棵花儿它往哪儿长合适,它就往哪儿长,当然肯定是在地面上平面的拓展开,我觉得地面上应该是理论的建构,那棵树就是理论建构,这个世界应该是这个样子,但其实世界永远是地理上的,关键是因为你在地底下,所以其实自己长成什么样你也不知道。

  策展人、批评家也比艺术家自己看的清楚,如果一百年后的人来看今天的艺术家,应该也很清楚,就是说一百年前中国的艺术家都这样,当时为什么这样,有人会分析,Jonathan会说他们这样这样,也有策展人说他们是这样这样。他们就是根据这些理由策划出现在这些各种各样的大展,我说的主要是大展,因为大展必须概念明确,但实际上这个土豆还是那个土豆,这颗花生还是那颗花生,甚至是这个土豆如果有一个人想吃,他的炒法还不一样呢,感觉也不一样,它会对每个人发声,对每个团体发声,它就是一个等待被解剖的东西,但是不管怎么说,整个中国大的现代化、国际性的潮流,它一定是被风吹着。

讲座现场

  今日美术馆做一个三年展,然后意大利美术馆请你来展,我觉得其实非常兴奋,因为中国的风大,它往现代化方向国际化方向走,它的努力非常强烈,金砖五国其实都很强烈,它之所以会在整个世界的舞台上发声形成面貌,一定是它往现代化去的那个方向,力量特别强,但是因为它也是大的一个土豆,一个大的块茎,它就有自己的长法,即便是它往着现代的方向去,它一定长出自己的模样来,从大到小的逻辑就出来了,我自己其实说不清楚自己的。

  邵亦杨:还请Jonathan教授来分析一下今日美术馆的这个展览。

  Jonathan Harris:我周四下午和两位策展人一同观看了这个展览,有一个非常棒的私人导览的环节,我感觉他们把参展艺术家指控在8个人这个决定是非常好的,这个数字不会太大不会太少。全展一般都需要寻找到一个概念,或者需要讨论的一个问题,如果你有一个比较庞大的艺术家的选择的话,可能一些问题只能停留于表面,不能考虑太深刻。但如果你的艺术家太少的话,又不足以去证明去表现你希望讨论的问题。所以我认为8位艺术家在一个群展里的选择是非常好的,而且每个艺术家挑选出来的作品数量,也能够展现和展示这个展览中需要讨论的问题。这个平衡是非常难把握的,但是我觉得这个展览做到了。

  就如我刚才的讲话中所说到的艺术的自治力,在这8位艺术家的作品中也展现的非常淋漓尽致。艺术作品我认为它是拒绝非常简单直接的一种解释的。所以对于艺术的这种文字性的阐释,其实与图像上所看到的是一个共生的关系,并不是矛盾性的。我觉得这一点也和德勒兹根茎这个概念联系的非常紧密。我们需要注意的是生物和其他学科之间的这样一个类比,我认为的根茎其实是一个生物系统分类的概念,它是一个相互依存的概念。

Jonathan Harris

  邵亦杨:刚才我说到根茎之间相互关系的时候,除了植物跟植物,植物跟动物之间,还有植物跟整个事物之间,都有一个相互依存的关系,还有,比如说德勒兹用这个理论来阐释来隐喻文化和知识的时候,它是说实际上这个跨界之间的关系,比如艺术与科学、艺术与社会、艺术与政治,它们之间都有这种跨界的关系。

  Jonathan Harris:我现在想提到的是今日美术馆的那个空间,我认为非常好,因为二层的那个巨大的空间这样的一个大小,其实在把控和驾驭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像之前泰特美术馆一楼的涡旋厅一样,很大,现在根茎展览中胡介鸣的作品在其中被展现的非常好,把空间利用的非常好。对生物和人类的系统做一个类比,就是一个非常有建设性的同样又是一张丰富的概念,同样又是一个比喻,人类系统其实无法在根茎或者是树这样两种性中被定义,它不能轻易地被定义为任何一种。

  全球当代艺术界现在的情况其实是一个根茎状的。如果你在全世界这些大的艺术机构中把这个系统抽离出来,其实整个系统是不会倒塌的。以现在的全世界的经济架构来说,我们不知道这些资源都被移走之后会是个什么样子。在当下全球艺术界的环境中,它其实是有很多地方性和地方性自己的一些系统存在之中的,它不只是一个大的系统,它还有自己小的。

  我现在想谈到的是全球艺术家的一个问题。在我新出版的这本书里面,尝试不去提及这些总被人们说起的著名艺术家的名字。而对于艺术史写作者来说,其实是非常容易嵌入到一个重复再造知识的情况中的。现在艺术的丰富性和实质性其实存在于更多的那些不是最著名的艺术家,应该有更丰富的艺术家群体在外边能够让大家去更了解目前的艺术状态。谢谢!

上传日期:2018年04月2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