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950 雅昌公开课 >谢继胜《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第5集]谢继胜:唐吐蕃时期藏西与敦煌的联系——南诏大理的阿嵯耶观音

视频信息

名称:谢继胜《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谢继胜:唐吐蕃时期藏西与敦煌的联系——南诏大理的阿嵯耶观音
 

  主讲人介绍:

  谢继胜:现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汉藏佛教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汉藏佛教艺术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校学术委员会、学位委员会委员。

谢继胜

  导语:

  本讲座以讲者十余年来在汉藏边界地带实地考察获得的摩崖石刻造像及其铭文为材料,指出造像的题材主要是胎藏界曼荼罗大日如来三尊及大日如来与八大菩萨组合两种类型,根据摩崖石刻分布的地点可以勾勒出公元九世纪前后胎藏界造像自敦煌经由丝路青海道进入甘青川藏接壤地区的史实及其蕴含的汉藏多民族文化交流内涵,进而梳理作为丝绸之路组成部分的青海古道及其支系,完善唐吐蕃时期丝路的网状体系。

  主题: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

  第五部分:唐吐蕃时期藏西与敦煌的联系——南诏大理的阿嵯耶观音

  还有一些,一个就是阿嵯耶观音的问题,阿嵯耶观音我们就说在整个的西藏,还有敦煌的东西哪儿来的,其实敦煌的东西我觉得可能是通过藏西传过来的,虽然现在不太清楚线索,但是可能跟藏西的传播是有关系的,因为我们现在在西藏普兰阿里,发现了一些观音的造像碑,这些造像碑就是在普兰这个位置,碑上也有题记,题记里面提到没庐氏这个人就在敦煌活动,这个家族或者是里面的人在敦煌的影响很大的。

普兰观音造像碑

  里边提到莫如氏在这个地方造了观音的像。所以你看这种观音像跟敦煌这段时间,这是在西藏拉康,也是跟敦煌关系密切的,一个寺庙发现的绢画,跟这些绢画其实做法是一样的,再一个就是在西藏的藏区也发现了一些跟敦煌有关的,比方说这个跟回鹘的石窟,这种回鹘千佛的石窟,这是如意轮观音等等,

  然后就是观音头上戴这个,早期藏西十世纪的时候,头上有这种观音的画法的,还有就是在敦煌绢画里面的,也有对这种单尊观音的信仰,所以就是汉藏边界的这种大日如来三尊的圣观音,实际上就是南诏大理莲花的阿措耶观音,这个说的很清楚,一个我们刚才看了卓阿拉木的造像里面,两边站的胁世观音就是那个样子,腿上穿的、缠的丝状的头就是那个,然后上面站的比较直的那种,里面提到是南诏图传的文字卷,提到西域莲花布宗,因为他说的很清楚,他说的是莲花布宗。

  莲花布宗就是我们说的三宗里面,一个佛布的、一个莲花布、还有一个金刚布。莲花布宗的阿错观音,他说从西藏过来的,但是现在云南整个做阿措耶,大家都认为是来自东南亚,实际上跟东南亚真没关系,因为阿措耶观音就是这个圣观音,圣观音就是我们刚才看到的,很多石刻上写的阿扎波罗的观音就是圣观音,西藏把观音单叫一个名字是从梵语音译的叫阿扎波罗,翻过来就是阿措耶观音,就是这个观音。

  这条线的年代是804年左右到814,所以这一条线开藏界的三部宗,这三部宗在传播的过程中,是到了保和二年大致也是八二几年,这些东西到整个九世纪的中叶才进入南诏,所以进入南诏时间都对的特别好,所以南诏的阿措耶观音肯定是传播的这条线的观音,所以这条线从敦煌,经过大都八股这样下来以后,到这用了吐谷浑的青海故道,下到汉藏边界这一线,最后逐渐慢慢的一直延伸到南诏。

  这段时间吐蕃跟南诏的关系,南诏有一段时间是在唐的,有一段时间他又依附了吐蕃,所以这段时间也是他们民族交往比较密切的时候,所以要讨论南诏,现在最有名的是阿措耶观音,它的来源肯定是从这条线来的,它跟胎藏界密教的关系,跟东南亚没关系,就这么过来的,它是整个敦煌甚至最早的可能跟榆田或者是早期的比方说早期大黑天式样。

  所以这一条通道是我一直说上接丝绸之路,一直接河西走廊,然后接吐谷浑道,下来以后一直走汉藏边界,最后一直到南诏,所以它沿着线,我们现在找到了很多的点,这些点都会连成一片,所以现在阿措耶的话比较重要的像现在美国藏的阿措耶,阿措耶的冠的一个特点就是身体比较板,然后就是有这个画佛。

12世纪 云南南诏大理国 镀金青铜铸造

  但是他们说阿措耶一般来说都是11世纪才有的,甚至12世纪早期南诏的阿措耶的像是没有的,但是现在看到的都是这个像,这是12世纪的,最有名的,他们在剑川石窟,这是我拍的一张比较直的阿措耶的像,这是剑川的,这个四川石渠的卓阿拉木的,这个如来三宗,你看旁边这个观音就是莲花手,腿上一道一道缠上去的这种,然后站的比较板,有画幅因为线刻不清楚,但是我相信它肯定是,因为是莲花布宗,说的明明白白的是从国走到这个地方来的,所以大家就是不看那个。

  因为我发现很多东西都是机缘,我前天去故宫开会,他让我去看雨花阁,里面有这个阿措耶观音,圆形的,这个观音像当时是檀木的,这个像是布达拉宫最有名的像,叫圣观音像,叫帕巴拉殿帕巴拉康,就是这个圣观音殿,这个殿里面是当时就说这个观音是松赞干布的化身,化身圣观音,这是在西藏的这个,史书里面都有。

  所以到了云南了以后,像看《南诏图卷》,南诏王头上也画观音,就是他们整个的传说的故事,跟松赞干布的故事是一样的,但是这个像的话我们看不清楚了,因为这个像也是檀木的,布达拉宫这个殿是非常神圣的殿,菩萨穿的衣装也比较多,你根本看不清他是什么样子,但是在故宫雨花阁,雨花阁当时五世达赖喇嘛,这个像做了四件檀木的,有件现在在雨花阁圆状佛堂,这种佛堂像就是阿措耶观音,很直,站的很板,这就是所谓的莲花布宗阿措耶观音的由来。

  跟我们今天讲的汉藏边境胎藏界三宗大日如来,跟这条传播线路是有关系的,所以它是很长的一条线,通过调查一个一个点,我们把它穿起来,又连带上非常接的近,再一个就是造像,这种大日如来三宗,再有一个是大日如来跟八大菩萨,我们从玉树,甚至在芒康,甚至靠近云南的边界,我们都看到这些造像,所以它是很长的一串,而且它主要沿着河谷走,沿着长江的上游通天河以后的金沙江,然后澜沧江,串到云南,这个线索是非常的清楚,我今天要说的就是这些。

上传日期:2018年05月2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