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678 雅昌公开课 >谢继胜《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第3集]谢继胜:甘肃 四川地区摩崖石刻所见造像的来源

视频信息

名称:谢继胜《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谢继胜:甘肃 四川地区摩崖石刻所见造像的来源
 

  主讲人介绍:

  谢继胜:现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汉藏佛教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汉藏佛教艺术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校学术委员会、学位委员会委员。

谢继胜

  导语:

  本讲座以讲者十余年来在汉藏边界地带实地考察获得的摩崖石刻造像及其铭文为材料,指出造像的题材主要是胎藏界曼荼罗大日如来三尊及大日如来与八大菩萨组合两种类型,根据摩崖石刻分布的地点可以勾勒出公元九世纪前后胎藏界造像自敦煌经由丝路青海道进入甘青川藏接壤地区的史实及其蕴含的汉藏多民族文化交流内涵,进而梳理作为丝绸之路组成部分的青海古道及其支系,完善唐吐蕃时期丝路的网状体系。

  主题: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

  第三部分:甘肃 四川地区摩崖石刻所见造像的来源

  我们刚才说了敦煌留存的这个八大菩萨跟释迦摩尼的这个八大菩萨跟大日如来造像的源头,我们查了一下,用了榆林窟25窟还有其他的一些绢画找了几个个案,这是所有的汉藏边境发现的,这个材料的一个源头,所以我们做了一个介绍,我们把它的源头先找出来,再往下一步一步地梳理。

  但是有一个什么原因?就是我们不清楚的,因为在汉藏边境发现的很多,还有我们所谓有大日如来三宗,中间有一个大日如来的像,但是他两边一边有莲花手观音,一边有金刚手观音,但是在敦煌的这种造像的样式,我们没有找到,但是我们在汉藏边境找到了很多这样的,所以这也是一个现代的困惑,就是汉藏边境发现的三宗的式样,它是怎么来的。

  现在我们走入整个的传播线路,先从敦煌过来,大家可以看旁边这个地图,从河西走廊下来到张掖,过来在民乐县这个地方有一个地名叫扁都口,因为扁都口石刻的发现,把很多问题解决了,因为我刚才谈到2009年我在写那个汉藏边境石刻传播的时候,我当时猜想它可能跟敦煌的传播有关,但是我们缺一个中间的环节,因为我们不能一下子就从敦煌说到玉树,差的太远,很多地方我们连不上,但是现在在扁都口发现同样的这个造像,一下把我们所缺的那个环节找着了,所以我们当时设想的当时那种传播的路径是存在的。

 

扁都口石佛寺

  现在叫扁都口,过去在隋唐早期汉代或者是在早期的文献里面,这个地方叫大斗拔谷,这个地方非常有名,当时《隋书》里面就记载隋炀帝从打了吐谷浑回来以后经过这个地方,他整个的一堆人在这个地方,8月份居然碰到了大雪,很多人都冻死了,这在中国史上一直是一个公案,因为那个时候那个地方冷吧,但是它也不至于在这个地方8月份冻死很多人,但是这个地方如果走的话会经过一个海拔3000米到4000多米的一个地方,可能在这个地方,就是现在我们说的扁都口,是扁都口下来快进入张掖的那个地方,就是在这个地方现在发现了一处吐蕃时候的石刻。这个石刻对我们勾画敦煌的这些材料,通过整个青海丝路的古道,进入汉藏边界的这一带,四川、青岛甚至进入到云南,这是有关键的一个作用的,所以这一件事很重要。

  这里面有一个大日如来的三尊,中间有一个禅定印,就是两个手禅定印的一个大日如来的像,两边各有两个胁世,一边是金刚手菩萨,一边是莲花手菩萨,象征胎藏界的三尊,就是这个莲花布,还有金光布,还有佛布,所以这个石刻非常重要,有了这个石刻,我们缺的一个东西就补出来了,这个石刻的重要性没得可说,关键它有一个好处,现在假如说我们没有榜题,我们都不能说它是什么,因为那个线刻的,肯定是在寺院墙上,一般大家不太注意,这个地方主要是有这两边,我把这两侧的菩萨,金刚手跟莲花手都分开,就是这种三尊,以后我们在后面讲的话,会发现很多这样的三尊,一个禅定印的戴佛冠的一个菩萨装的大日如来像,两边各有两个胁世菩萨,这就是唐代的时候传过来的一种胎藏界三尊的一种简略的形式。

  最重要它有题记,很清楚,在这个题记里边就说,待在这个地方要为赞普的福德跟众生的事业,这有一个叫比丘叫益西央,这个比丘叫帕郭益西央,这个益西央很有名,我们就靠这个人,把他整个的故事全穿起来,这个益西央在汉藏边境石刻里面,四五个地方全有他的名字,都是他造的,他说比丘益西央造了这个像,这是在扁都口。再一个就是整个青海布道的一个重要的交通入口,他刻了这个像,题记现在清清楚楚,非常好读,现在看起来很容易,这个地方我是去年去的,这是扁都口。

  再一个我们回到这儿的话,就看一下这个地图,大约从张掖过来以后到民乐,从青海这边进入丝路有一条古道,叫吐谷浑道或者是叫青海丝路的青海道,他是从这儿过去的,从现在青海的祁连山这边穿过去到张掖,我们在这个地方发现了帕郭益西央的这个石刻,因为这个人很有名。

 

青海都兰

  然后我们在另外一个地方再看,我们现在在这条布道上再找,这个就是在青海都兰的都兰发现了吐蕃的一个佛教的石刻,都兰现在在这个地方,这是都兰的吐蕃佛教石刻的地貌,当时走这条古地,在这个地方有一条沟叫鲁斯沟,还有在都兰、青海这一带发现了很多的吐蕃的棺板画,这个反映吐谷浑、唐、吐蕃之间交通或者是丝路的贸易等等的这些材料都很多,这些棺板画现在出土的可能有十几幅,我去年去看吐蕃的墓地,有四五百个,墓的量还是比较大,但是现在出土的棺板画有十几处,这一带是一个唐吐蕃和吐谷浑其他多民族交往的地方。

 

青海德令哈出的棺板画

  这是罗世平老师把这个线图了,这是我们在青海德令哈出的棺板画,在汉地两边的其他地方,在丹斗寺也出了一些,但是有唐代咸亨四年的壁画,有一些地方很难拍,我说这个目的的时候,一个靠近青海一侧有一些墓室壁画,但是靠近这边的话,跟汉地唐代交通网线上,有一些唐代的壁画,所以这个地方是一个交通要道。

  我们上次说的从扁都口下来的话,就会碰到这些,然后我们在鲁斯沟,就是也在这条路上,它刻了一个将近两米多高的马,非常有名的河曲马,《隋书》说“青海周回千余里,中有小山,其俗至冬辄放牝马于其上,言得龙种。吐谷浑尝得波斯草马,放入海,因生骢驹,能日行千里,故时称青海驹焉。”青海的这个河曲马是非常有名,所以当时有很多唐代的石刻。

  在这个石刻马的上方,还有一个墓叫都兰吐蕃墓,这个吐蕃墓里面还出了很多的,这是婴儿的上装,这是现在在国外一个私人手里,就是都兰吐蕃墓出的,再一个它出了一些石碑,这个石碑的上面写一个藏文的字幕。

  去年我们在青海考古所看到了这个,就是刚才我们说的那个有马的上面有着寺院的建筑遗址,这个建筑的构件上全有吐蕃时期的文字,但是这些文字我还没有解读,但是很多东西特别不好认,可能有这么七八块吧,可能原来柱子或者是什么,现在都掉在地下,他们直接拉到青海省考古所收藏起来了,就是这一段时间留下来吐蕃时期的这个碑刻的重要的材料,这些东西还没有人研究,因为可能不好读,这是一部分。

 

都兰鲁斯沟殿堂遗址出土吐蕃建筑构件

  还有刚才那个马的上方有一个石龛,龛上有一些佛像,但是这个佛像我现在也没有把它认出来,摩崖石刻造像有三尊,这是一个石刻的局部,这个地方还有一个供养人,然后这边就是有三叶冠、高发髻,跟我们其他看到的那些敦煌或者是这一段时间其他地方发现的石刻的菩萨造像,都是一样的。

  所以我们现在又靠往这条,从扁都口进入青海以后,我们在青海吐谷浑的青海丝路故道又发现了这些石刻,一些佛教石刻,有佛教造像,也有一些吐蕃墓的造像,再往前走,现在最有名的一个地方就是青海玉树,玉树有一个贝沟,翻过来这个地方有一个雪山,大约可能4500-4700米左右,翻过山下去以后就到了勒巴沟,它是两个沟,那边是通天河,就是长江,沿着长江走,大家感觉当时文成公主他们进藏的时候可能是通过这条路过去的,但是现在因为这个石刻的年代跟文成公主进藏的时代是挂不上的,因为公主是六四几几年就进藏了,但是现在这个石刻是九世纪。

  我们一会儿要讨论这个问题,玉树贝沟当地人有一个文成公主的情结,还把这个庙叫文成公主庙,实际上它是一个大如来的殿,青海玉树文成公主的这个殿是跟我们在前面看到的瓜州榆林窟25窟中间一个禅定印大日如来,两边其实布局不是完全一样的,这个是我去年拍的,现在不让拍,最后我们在那儿可能待了一段时间,最后说了半天第二天让我拍了。

 

 青海玉树文成公主庙

  这个文成公主庙很有名,大家去玉树旅游的,都去这个地方,现在离玉树机场也非常近,下了飞机以后开车十几分钟就到,这是一个大日如来跟八大菩萨,构成就是这样的,这是原来青海考古所汤老师在1982年调查的时候画的图,布局就是这个样,跟我们在榆林25窟看到的情形是一样的,里面也是上下的,普贤跟金刚手,文殊跟除盖障,地藏跟观音,弥勒跟虚空藏等等都这样布局的。

  在旁边都有题记,当时我第一次见到,我以为是后人写的,但是我在其他的地方看到了以后,当时他们刻这个像的时候就有题记在这个地方,这是普贤金刚手,可能有几米高,整个大概5米高,基本上保留的比较完整,虽然这个像看起来好像样子是完全没有变的,比方说前面的整个菩萨的冠叶比较高,后面有吐蕃人的缠头,但是不是那种尖发髻,是高的圆发髻,是吐蕃式的缠头,这个在西藏寺院以后扎塘寺的壁画里面也有这个样子,所以这是圣观音,这个观音是我们一会儿要讨论,云南的时候还要有用。

  狮子都是这样的,这是在汉藏边境看到的狮子,基本上都长这样,这也比较好认,原来这里面有题记,有榜题,不知道怎么这块榜题后来就没有了,当时当地的人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把题记刻到另一块石头上记下来,但是这个题记可能是后人刻的,因为字体不是吐蕃字体,但是刻的内容是一样的,所以这个题记里边说什么,狗年的时候雕了佛像,还刻写了一些愿文等等,一般这个年号,赤松德赞在位的时候,为君臣什么什么,里边提到了刚才我们说的比丘益西央,在这儿的话也是他做的,所以这个人从敦煌一直快到云南,他做了很多。

  而且记载了工匠是谁,兼工是谁,都说的很清楚,然后怎么怎么刻了一个什么什么,就是这一段题记,但是这个题记我说的后边的人根据早期的这个题记重新又刻了一遍。这是从刚才我们说的从贝沟,贝沟文成公主庙是在山的这边,翻过那个山往通天河方向,在河边有一些石刻,当时,青海考古所的人把他们叫做《赞普礼佛图》,有很多,刻了几处,现在就是这么两块,我们看线图比较清楚,有一个立佛,底下前面有这个,他们说这是松赞干布,这是文成公主,但是因为没有题记,这次我们去的时候,在后面看到了一些题记,但是那个题记实在认不出来,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因为他这个佛像的样子,跟其他大日如来形象还不太一样,所以这个体系还不太熟悉。

赞普礼佛图

  就是在边境的时候刻的这个,还有一些佛传故事,沿着贝沟刻了很多的佛传的故事,这是川大考古所把它们画了线图,也有佛传故事,还有七步生莲佛传故事,沿着边缘的话,还有在贝沟最有名的是这个,有一个勒巴沟,在勒巴沟这个地方有一个吐蕃石刻,大日如来三宗,这个不高,看起来大约可能不到两米高,三个像,中间一个大日如来,两边一个金刚手菩萨,还有一个观音菩萨,在这个地方写的。

  这个造像跟早期敦煌的一些还是有点儿像的,但是它最好有年号,这三尊一般把它叫做大日如来的胎藏界三宗,我们看《大正藏》以后的记载,胎藏界三部的密室就是我们刚才说到的大日如来代表佛部,金刚手代表金刚部,莲花手代表莲花部,三部,胎藏界的这种简略的形式,这三宗最好的是什么,没有题记我们都没法认,在大日如来狮座的下面有一个题记,这个题记写了他把大日如来叫佛,三界能不能说顶礼大日如来、金刚手,还有圣观音,这个地方的观音叫阿扎波罗,跟以后的叫法都不一样,这种观音以后慢慢的传到云南。

  这个地方是比较重要的一个点,因为他没有这些题记的话,我们这两个胁世都认不出来,但是有题记,然后他说了是在马年造的,几种可能,最可能的是在公元814年,就是9世纪初的时候,这是在青海的勒巴沟,从这儿开始我们讲的这些石刻要么就是沿着长江,早一点的和通天河上游,再往下就是金沙江,或者是往这边还有澜沧江,基本上都是沿着这个河流的两岸分布。

  这是再往下走,四川石渠这个地方有一个叫照阿拉姆,2012年的时候去过,这是一条交通的通道,照阿拉姆的这条沟,这个地方是个很有名的地方,叫邓柯,以前在唐代的时候,吐蕃人跟唐或者是什么,这是当时的一个战场,也是一个通道,也是一个丝绸或者是其他的一个茶马古道或者是什么,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通道,这个地方从石渠下来,海拔4500米左右,它沿着一条沟一直往下走,海拔降到2700多米,从这儿下去以后就到了金沙江,过了金沙江穿过去就到西藏境内,所以这是也是比较重要的地方。

照阿拉姆石刻

  这个照阿拉姆石刻也是有这三尊,中间是大日如来,两侧一边是金刚手一边是莲花手,所以我们说主要是两种形态,材料比较集中,里面也有一个藏文的题记,在这个地方,这个题记基本上挺清楚的,是到赞普和赤松德赞的事情记了大功德,然后怎么当时权势很厉害等等,弘扬佛法建立大乘经典怎么怎么样,当时还有西夏早期的王或者是大家来建的寺庙,皈依大乘等等,这下面藏文题记是非常重要的,题记里面还有汉文,其实这个项目是汉人造的,在邓柯。

  他在这个地方写:杨二造佛也。杨二这个人他刻的像,底下还有其他的地方又提到杨二,因为这个佛是这样写的,所以跟这个时代什么都比较,所以这个题记也是一个多民族交往的证据,也是非常重要的,他在这儿写杨二造佛,吐蕃的这个文字形式,保留的这么好,以前这些东西发现都没有多少时间,可能有个二十多年的时间,以前大家都没有关注到这些。

  还有这个也是在石渠,以前邓柯这里面也有一个大日如来,大日如来旁边有榜题,他写说顶礼南无,这是一个线刻的,所以到石渠这边大日如来还有跟扁都口那个,它都是线刻,而且刻的方法基本上都一样,也是在这个地方,大家注意,要么在澜沧江,要么在金沙江这两边。

  这个石渠还有一个有名的就是序跋神山,这个地方吐蕃石刻量也比较多,这是前几年发现的,全国考古的是二零一几年我忘了,是十大发现之一,所以那一年我也去了,去了以后看了一下,我整理了一下,这也是一处石渠,也是一处很著名的吐蕃石刻的一个点,它里面提到有一些像这个地方就有一些吐蕃时候题记,谈到跟那个都一样,就是说在吐蕃赞普赤松德赞的父子,让大家从解脱、信仰佛教等等,大部分都是这种内容,但是也有一些大日如来的造像。

  这是另外一处的题记,这个题记有的残了,但是基本上都能认,主要是掉了就没有办法了,没掉了基本都能认出来,也都好解读,也有一些吐蕃大日如来的像,这个也是一样的。底下有很多的题记,上面有一大日如来造像,我觉得很多东西原来刻好的崖体可能在后代的时候塌了,掉的到处都是,那上面有一块都是这样的,里面有很多的榜题都提到要奉佛修法等等,大部分都是这种内容。

四川石渠吐蕃时代石刻

  石渠须巴神山的这个地方比较重要的,刚才也说了它是早期的时候,在隋代以后这是一个府国的所在地,但是以后就慢慢变得丹玛,就是石渠邓柯这一带,在唐代的时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交通的集散地,也是茶马丝绸,西藏人把这个叫做五个商贸点之一,所以现在看起来,好像是邓柯在过去是非常有名的一个地方,所以现在在江边的交通要道刻了很多的石刻的造价。

  这是四川石渠的,须巴神山大日如来的头饰,这个冠上面有缠头,敦煌159窟这个已经没有了,我是在早期的伯希和拍的壁画写150窟的吐蕃赞普,他这个头饰有缠头,跟这个头饰是一样的,所以150窟的年代肯定是在九世纪初,这个缠头是一样的。

  再回过头来看一下,早一点没有那种缠头,直接他到这儿已经信佛了,他就带菩萨冠,这个是158窟,这个是159窟,这两个是不一样的,石渠可以发现像这种戴头冠有七八处,这处这个地方有一处跟早期的时候,吐蕃可能还有一些密教的信仰,所以这个旁边有一块石碑,有一个石刻,这个石刻就讲到有一些新的密法的内容,但是很少。

上传日期:2018年05月19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