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086 雅昌公开课 >谢继胜《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第1集]谢继胜: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的背景知识

视频信息

名称:谢继胜《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谢继胜: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的背景知识
 

  主讲人介绍:

  谢继胜:现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汉藏佛教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汉藏佛教艺术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校学术委员会、学位委员会委员。

谢继胜

  导语:

  本讲座以讲者十余年来在汉藏边界地带实地考察获得的摩崖石刻造像及其铭文为材料,指出造像的题材主要是胎藏界曼荼罗大日如来三尊及大日如来与八大菩萨组合两种类型,根据摩崖石刻分布的地点可以勾勒出公元九世纪前后胎藏界造像自敦煌经由丝路青海道进入甘青川藏接壤地区的史实及其蕴含的汉藏多民族文化交流内涵,进而梳理作为丝绸之路组成部分的青海古道及其支系,完善唐吐蕃时期丝路的网状体系。

  主题: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

  第一部分:关于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界吐蕃摩崖石刻造像的背景知识

  我今天讲座的题目叫《丝路青海道与汉藏边境吐蕃摩崖石刻造像》,这个题目其实我十几年前就在做,十年前我们在汉藏边境地带发现了很多带有这个榜题的石刻造像,所以比较关注,我在2009年的第一期的《中国藏学》杂志写了一篇《汉藏边境的大日如来造像源流》的文章,到现在也快十年了,对这个事情我一直在关注,关注的原因在什么呢?因为这些造像牵扯到整个早期的西藏艺术史的材料,再一个牵扯到早期的汉藏之间文化的交流,非常重要的一个材料,所以今年的夏天,在青海一个朋友的帮助下,我们用了将近半个多月的时间,对青海、西藏、还有四川这些地方的现在留存的吐蕃时期的摩崖石刻造像都进行了调查。

  在这个调查过程中,我们还拍了照,对一些文字做了记录,做了一段时间调查,所以我今天主要是讲这段时期,丝路青海到这一线留存的吐蕃的摩崖石刻的造像,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习主席倡导一带一路战略,但是一般大家说的都是河西走廊这条丝绸之路,其实丝绸之路不是一条,因为我们现在通过近现代留存的这些吐蕃时期的摩崖石刻,我们会看到这一条路也是当时非常重要的一条路。

 

青海道

  所以通过这一条路,可以把河西走廊、敦煌、还有整个的一直到西藏东部,甚至到云南全部联系起来,它有存在这样一条传播道路,所以我今天主要的讲座是分为三个部分,一个部分我简单的介绍一下西藏的石刻有哪些,西藏石刻留存的情况,因为给我们大的摩崖石刻造像,我们先把它铺垫一下背景。

  第二个,因为我们讨论的是汉藏边境青海 四川,还有这些地方留存的造像,跟敦煌的有关系,所以我们把它们还要介绍一下,有关现在敦煌留存的跟吐蕃留存的这些材料,所以这些地方跟敦煌之间存在一些什么样的关系?我们介绍一下这里面的关系。

  第三个部分,我们的这次讲座的重点,包括我们今年夏天在各个地方调查的几个点,每一个点做一些介绍,最后一部分,我们就根据我们这些留存的吐蕃的文物点,我们规划出一条道路,我们看当时是怎么传播的,通过这条道路我们可以观察出来,把从敦煌、河西走廊、丝绸之路、一直到早期的青海、通过吐蕃,过去青海的古道,跟往下来沿着金沙江和澜沧江,一直到云南的这一条路线,把它勾画出来。所以讲座就分为这么几个部分。

  (1)吐蕃早期的岩画和石刻

  第一个就是背景知识,吐蕃早期的岩画和石刻。早期的吐蕃我们现在在整个藏区看见的,现代这几年留存的石刻最多的可能就是岩画,岩画现在主要是有三大部分:一个主要在西藏西部,沿着整个现在阿里、日土,现在发现了很多石刻的壁画,这是比较早的。

 

西藏岩画

  还有一个就是这几年,也是随着在长江流域比方说早期通天河,或者是刚才我说的金沙江,还有其他的澜沧江这一线,在这个河道里面又发现了很多,在青海的玉树,或者是其他都发现了很多的岩画,现在岩画的量是非常大的,除了我们刚刚说的这两个主要地区以外,其实在西藏的很多地方都发现了岩画。这些岩画反映的文化属性一部分,跟整个的像内蒙、英山岩画这个系统一样,还有一部分跟中亚草原相关,还有一部分是有它自己的特点。

  从澜沧江或者是金沙江沿着这一线,是这几年在西藏文物里边发现最多的西藏的岩画,早期西藏石刻这是最主要的,因为通过这个岩画本身可以看清楚整个青藏高原的文化属性,它跟长江流域的关系,跟草原的关系等等,所以这批岩画是这几年我们考古学界做的最多的事情,也是发现了很多,量很大,这是最主要的一个。

  还有一个,我们说的是在吐蕃,在历史时期以前,早期的我们把它说了一个岩画,还有一个就是我们进入历史时期,就是到了这个,因为藏族的历史七世纪左右,我们有了建筑文献等等的一些记载。

  (2)如何理解吐蕃的历史时期?

  再一个,我们要理解一下吐蕃的历史分期,刚才说的岩画是史前的内容,但是我们现在说进入历史时期,吐蕃的话历史时期有这么几个分布的,它有非常好记的一个方法,西藏有一些很著名的建筑,比方说大昭寺,大昭寺一般把它跟松赞干布联系起来,我们旁边看到的这个大昭寺的,这个释迦摩尼像,这是在整个的藏区最神圣的一个造像,所以全藏区的人,甚至信仰藏传佛教的蒙古族,甚至其他很多地方的人,到拉萨去朝拜这个像,这个像由文成公主带到西藏去的,这是从建筑分期上来讲,一个松赞干布跟早期的大昭寺,这个大约可能是在七世纪前后,这是一部分。

 

西藏大昭寺

  还有一部分就是赤松德赞,赤松德赞是西藏另外一个赞普,这个赞普建了一个很有名的寺院,叫桑耶寺,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寺院,这个寺院是在赤松德赞时间建的, 8世纪左右,假如说我们从佛教来看,松赞干布时期佛教刚传入不长时间,但是到了赤松德赞时期,佛教在西藏在吐蕃时期已经传播的很厉害了,所以又建了一个有佛法僧,都具有一个很大的寺院桑耶寺,这个寺院很大,在11世纪的时候,在宋朝的时候,有一些僧人还通过去尼泊尔的路,去到了桑耶寺,这是第二部分。

  这个是西藏佛教的一个比较鼎盛的时期,鼎盛的时期最后一个部分,就是它的第三个,赤热巴巾是另外一个赞普,这个赞普修了一个跟汉地寺院就是一个密檐式佛塔式样的这么一个塔,修了这么一个宫殿叫温姜多宫,这个宫殿现在已经是没有了,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人坐在这儿的,就是塔的遗址,所以这是第三个部分。

  在这一部分,赤热巴巾特别的信仰佛教,最后在西藏的传说,他把自己头发铺下来让人踩上迎接佛,所以这个时候,赤热巴巾初期对西藏佛教已经发展到一个高峰,僧人的地位也非常的高,但是很多东西有这么一个过程,从松赞干布,一直到赤松德赞,然后到赤热巴巾,整个上头最高顶上的时候。

  之后就是到了西藏的所谓的灭法的时代,灭法的时代以后,西藏佛教逐渐衰微了。衰微了以后,我们说的温姜多的这个寺院当时建好了以后,居然都没开光,整个吐蕃王朝就崩溃了,吐蕃赞普的很多子弟就跑到各处,有的跑到阿里,有的跑到其他地方,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所以我们要了解西藏吐蕃时期的历史,就用这三个,一个是松赞干布,一个是赤松德赞,再一个赤热巴巾,这三个人一般把他们叫做祖孙三法王,这三个人的历史正好反映了西藏吐蕃时期西藏佛教整个的一个发展兴盛,到鼎盛时期,到逐渐衰亡的过程。

 

祖孙三法王(唐卡)

  所以我们说的很多西藏的碑刻都是在第二个时期,就是8世纪到9世纪,主要是在赤热巴巾时间,现在我们见到的所有的碑刻,我们今天讨论的汉藏边境的这些石刻,都是在赤热巴巾时期,是9世纪的,这是记录西藏吐蕃时期历史最方便的一个,所以记住大昭寺、桑耶寺、还有一个就是温姜多的宫殿,但是这个宫殿现在没有了,所以我们到西藏的话,你要去西藏佛殿里面或者是寺院里面去看,看了以后谈经常有祖孙三法王的像,一般都列这三个人,这三个人是跟西藏的佛教的传播有密切的关系。

  所以这样的话,我们现在要讨论的就是汉藏边境石刻的背景,它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时期?它主要是在第二个后期,到了第三个赞布,在这一段时间,主要是在8世纪的末到9世纪初这一段时间,所以我们为讲座设定一个大的背景,这是我们讨论的第二个问题。

  (3)吐蕃的碑刻与碑刻传统的来源

  还有一个就是背景的知识,吐蕃的碑刻跟碑刻传统的来源。吐蕃的碑主要集中在刚才我们说的那个时代, 8世纪末到9世纪,所以它有两个碑,吐蕃人造碑这个传统,实际上是跟汉地有关的,因为当时唐蕃互相之间有冲突,它之间了解也比较多,所以吐蕃看到了以后,发现唐人有记载历史的传统,再一个他们有立碑的传统,当时的吐蕃人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他善于学习,他擅长把周边的地区和这些民族其他的优秀的东西继承下来。

  所以当时他看了以后,他们也开始做,所以现在我们在敦煌出土的藏文的写卷里面,有吐蕃的纪年的东西,就说几年几年干了什么事情,就是大事纪年,这种纪年体以前在吐蕃也是没有的。再一个,吐蕃这一段时间它立碑这个传统或者是说做有这个造钟,或者是在上面写字,因为以前这个寺院也受到汉地寺院的影响,所以在这个寺院里面,它设置钟楼和鼓楼,以前的话都没有的,因为要设置钟楼和鼓楼,所以就要造碑,造碑的话就是要铸钟。

 

达扎路恭纪功碑

  再一个,就是从碑的年代来看的话,吐蕃最早的碑是763年就是8世纪后半叶和最晚的两个,一个最早的就是达扎路恭,就是当时跟唐人打架之间,冲突最厉害的一个叫马重英,这个人很厉害的,当时打的时候攻入长安,把唐穆宗都赶到宁夏老家,跑到灵武去了,而且他扶持了一个皇帝,待了一段时间,据说马重英进入长安以后,很热,他们觉得受不了,待了一段时间,可能半月不到他们就走掉了,但是当时吐蕃人是很厉害的,整个把长安都占了。

  马重英打完了以后,在布达拉宫下面就立了一个碑,叫达扎路恭纪年碑,这是西藏最早的碑,763年,还有一个最晚的碑,是最有名的一个碑,亚洲第一碑,就是唐蕃会盟碑,这个碑在拉萨大昭寺的前面,大昭寺里面有文成公主带到西藏的释迦像,前面有唐蕃的碑,所以我们到西藏去旅游、去参观、去朝拜大昭寺的时候,我们都会看到,看到这个公主带进去的佛像,我们看到门口在九世纪的时候,唐蕃立的这个和门的大碑,所以大家会从中生很多的感慨。

  这两个碑是西藏最早的碑跟最晚的碑,都跟唐蕃之间的冲突或者是之间的友好有关系,它记载了从冲突到友好,所以从刚开始的马重英的碑到唐蕃会盟的碑见证了唐蕃汉藏之间早期完整的历史,所有的碑都在这段时间,开始跟结束的碑正好是唐蕃之间冲突走到合作、走到友好之间的,所以这就是舅舅跟外甥的一个关系,所以这两个碑也是比较重要的。

  西藏还有其它很多碑,我们就不一一介绍了,它主要分为刚才我们说的跟历史事件有关的,还有一些正佛兴佛这种碑也是比较多的,跟历史事件有关的还有一个西藏墨竹工卡的谐拉康的碑,还有其他的比方说兴佛的,还有这个碑就是吐蕃的,桑耶寺的这个碑,现在还保存的很完整,所以这个碑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碑。

 

西藏墨竹工卡的谐拉康碑

  再一个就是这段时间还有一些吐蕃人,在整个丧葬的仪轨仪式上面,也跟唐人有相似,他在整个的墓室上面立了很多的碑,在唐墓上都立了很多,除了碑以外,还刻了很多狮子,这是藏王墓的狮子,陕西省考古所的张老师他说有一些可能跟西藏的唐陵、跟西安的唐陵的那些狮子有相似的,但是我们看的话,又跟伊朗或者是中亚的有相似的关系,但是西藏本来是没有狮子的,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狮子或者是什么的,主要是出现在唐代的,就是吐蕃的这几个墓室墓碑上面,这是现代吐蕃墓上的一些碑情况。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刚才我们说的吐蕃寺院,这段时间它也建钟楼也建鼓楼,建鼓楼了以后,就是要造钟。

  但是当时,因为现代我们看到的西藏流传的一些金铜佛像,或者有的说是吐蕃,但是其实也不好说,因为这段时间外来的佛像少,但是因为当时需要铸铜的技术,在高原上个炼铜的温度烧造,很多可能还是有一些技术,所以现在我们留存的吐蕃钟鼓楼的这个碑,它底下写的时候,说在当时有一个汉地来的僧人叫大宝,在他的监造下铸造了这个大钟。

  现在在西藏除了这个桑耶寺的钟,还有昌都寺或者是其他的地方都看到这个钟,所以有钟的话,就证明西藏以前的寺院是有钟楼的,现在是挂在寺院的门口,但是以前的话可能是有钟楼,也有鼓楼。

  中央民族大学的王尧先生,他在1982年对吐蕃各地的金石碑刻做了一个整理,1982年文物出版社出版过一本书叫《吐蕃金石录》,对其中的材料进行了一些梳理和注释。

  (4)从敦煌绘画看唐与吐蕃的联系

  第三个,背景知识。因为我们说的丝路青海道的关系,我们主要说的是不同的地方、不同民族之间的联系,这个联系的源头在什么地方?实际上跟敦煌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所以我们介绍一下敦煌跟吐蕃的关系。

  这个我们从什么地方看呢?我们主要从敦煌的绘画看唐或者是汉人、汉藏之间的关系,唐与吐蕃之间的关系,这是比较重要的一个点。因为以前敦煌壁画大家没有关注,这些敦煌出土的吐蕃时期、吐蕃占领敦煌时期的壁画之前,西藏的艺术早期的材料是非常的缺乏的。

 

榆林窟25窟 弥勒经变

  这是非常有名的一幅画,在瓜州榆林窟的25窟,25窟有一个很大的经变,弥勒经变,这个经变里面画了很多天国的景象,还有很多其他的人间的生活,所以选择这两个敦煌的生老病死嫁娶,关于这个像旁边的所谓老人入墓的场景,这个下面有一个藏文的题记,上面只有一半,写了谁为什么要造这个,要画这个壁画。

  还有,我们看这边,这边是一个婚礼的场景,这边有这个新人给他们的父母磕头,这是这个敦煌研究院赵晓星他们,以前我就认错了,我以为新人在那儿坐着,但是他们现在看见底下跪着磕头的是有吐蕃人,还有一个汉人,所以你会看到当时在吐蕃时期,汉藏之间唐蕃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的融洽了,所以这一窟的壁画是非常重要,这是他两个新人在磕头,旁边还有伴郎和伴娘等等。我们通过这个壁画可以看到,当时不同的民族之间相互融洽相处的情景。

  还有一个,就是敦煌壁画,敦煌的壁画唐就是这个吐蕃人统治了敦煌,统治了将近70年,吐蕃人占了西域将近二百年,所以在吐蕃占敦煌的这段时间,我们在这个敦煌石窟的壁画里面,一般敦煌研究院把这个分为中堂时期的壁画,这段时间的壁画最有名的有一种,就是《维摩诘经变》。《维摩诘经变》就是维摩跟文殊辩论的一个场景,在这个场景的下方,有各国来的王公什么都在后面站着,在敦煌这种场景可能有十几窟,早期吐蕃占领以后,吐蕃的赞普,等着吐蕃退出了以后,他就站到后面去了,但是现在,比如说我们看到这一窟是最有名的,就是莫高窟159窟,吐蕃赞普的部从,所以你会看到敦煌的时候,吐蕃人留下一个定义。

  还有这个是一个纸画,因为敦煌的绢画是比较多的,但是真正的纸画其实不多,所以这是它的一半,这一半的话你看也有吐蕃赞普站到一起的,所以这是两幅很重要的画,我们以前没有关注到敦煌的这一批壁画之前,我们对早期吐蕃长的什么样子,他们穿的什么衣服,怎么样的一个装束,我们实际上是不清楚的,所以敦煌现在发现的这些壁画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些材料。

 

东嘎石窟 吐蕃装供养人

  我们再一比较,这是西藏阿里的东嘎石窟,这个石窟里面也有这样的,但是这个石窟年代比较晚,大约在10世纪末到11世纪,这个159石窟石刻壁画可能是在8世纪左右,所以两个差一百多年。但是我们会看到在这个西藏西部到敦煌之间还是有联系的,所以这两幅也是比较重要的。

  还有,我们就看在当时还有一种传说,就是一个毗沙摩天王,这个天王是说从榆田来的。在整个的汉藏佛教的造像里面都非常的有名,所以我们现在看,就是他穿的这种,实际上这个我们做了一个观察,这是吐蕃时期武士的一个形象,所以他穿的这种铠甲叫所谓吐蕃连身的甲。所以这个在莫高窟的154窟,都是吐蕃时期的一个甲,因为我们最近发现比方你看,像这个是布达拉宫的,这是敦煌壁画的草稿,这是在西藏11世纪的,这是我去年在西藏的古兵器博物馆,里面有他这些铠甲,所以穿的这种铠甲这种衣服都是吐蕃式样的,因为当时汉人穿的这个铠甲比较短,一般不过膝盖的,但是吐蕃的人穿的,因为他骑马,再一个他的甲片的编接的方式也是不一样的,现在西藏可能有这么十几个,年代肯定有区别,但是他的这种跟敦煌现在看到的这些毗沙摩天王的像确实有关系的,所以说这个的目的就是说吐蕃在敦煌的影响还是挺大的。

  这种就是吐蕃式样的天王,其实传得挺广的,所以沿着大足石窟像北山的5号龛,其他的也有这种,所以这种天王也是在西藏这个地方流传的比较广。

上传日期:2018年05月1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