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901 雅昌公开课 >徐小虎:《书画断代与鉴定——元画》>[第4集]对话:试探元朝文人画的特征

视频信息

名称:徐小虎:《书画断代与鉴定——元画》对话:试探元朝文人画的特征
 

  主讲人介绍:

  徐小虎:美术史学者、书画鉴定家。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研习艺术史,后辍学,跟随书画名家王季迁学习书画。受王启发,总结出“笔墨行为”的理论,开拓出一套综合时代风格、笔墨、补笔等的鉴定方法。《被遗忘的真迹:吴镇书画重鉴》一书对“元四家”之一的吴镇传世作品进行重鉴,认为只有三幅半作品为真迹,引发书画鉴定新争论。

  徐小虎

  阿城:作家、编剧、摄影师、文化项目策划者。1984年年,开始发表文字,以小说《棋王》著名。并陆续发表有剧本、杂文、评论等;1992年,获意大利NONINO国际文学奖;2014年6 月,出版《洛洛书河图:文明的造型探源》一书,获选中国书业年度图书。2005年,第62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评委;2006年,为《刘小东新作:多米诺》制作图片记录和纪录片;2008年5 月,获邀为韩国全州国际电影节大师课程教授者;2008年9 月,第11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

  阿城

  蔡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副主任

  蔡萌

  导语: 徐小虎将鉴定过程分为两步:先断代,再进入鉴定。这与徐邦达先生的“时代风格”与“个人风格”有一定相似性,研究过程却不大一致:徐小虎的研究过程首先要搜集某位大师名下所有的作品,节选出具有大师所属时代风格的作品,仔细地检验以区别其特征,最后检阅该大师同时代的文献,寻找符合特征的叙述。

  主题《书画断代与鉴定——元画》

  第四部分:对话:试探元朝文人画的特征(上)

  我先做一个小结。我觉得小虎老师,她刚刚给我们做的这个讲座,似乎跟4年前有相似的地方,但我觉得每次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我想大家也都能感觉的到,因为小虎她用了一个结构分析法,和我们传统中国的对笔墨的鉴定的方法来做一个参照。

  同时更重要的是,她将日本的绘画也做了另一种参照,来印证中国的同时代的绘画,所以我觉得这个方法是目前看来,是鉴定中国书法最科学的方法。恰恰是由于小虎老师之前在普林斯顿大学,跟方闻他们学过这一套西方的结构分析的办法,后来又得益于70年代初,跟纽约的王季迁先生,追随一个大的鉴定家和一个收藏家几年,然后来不断对中国传统绘画的笔墨,这种中国最传统的经验式的鉴定方法做一个结合,她掌握了两种特别要紧的方法,一中一西,后来又去日本几年。

  《话语录》

  这些方法都有著作跟随,比如说她出过一本《话语录》,跟王季迁的一个对话,那么最近又出版了一本关于中国文人画与南画关系的书。所以,日本是重要的参照系,因此我觉得,她把这三种方法一直套用中国绘画的形态学,这样的一个研究范畴里,大家本来也可以感觉到,就是这个画能不能放到这个形态里,看起来不跳跃,或者不扎眼,那是很好的放在里头,我觉得她是在找这种形态,一个大的时代的不同的变化,里头的形态,她把假的往里放,我觉得是用了这样一个方法。所以我想,不知道阿老对小虎老师刚刚的讲座做何感想?

  阿老:徐先生做一件事情非常重要,虽然徐先生这个方法论的这个东西比较早,但是一直到现在,其实对我们还有决定性的意义,因为他是一个新的方法,她这个确定的方法,这个方法我们如果对这个有兴趣的话,可以按照这个方法继续走,因此我说,徐先生是怎么样?是历代的,就是一代一代,他是历了一代,这之前的方法,在我个人看来显然没有徐先生这个完备,因此我的方法尽量要用的是完备的方法,不一定是最新的方法,但是它完备。我是很早就关注这个徐先生这个活动吧,最早是在台北故宫月刊上,注意到她和王季迁先生的讨论和问答,但是那个时候没法定,只能有一期看一期,所以看得不完备不完整。现在这个对答录徐先生已经出来了,叫《话语录》,大家可以看。

  最初的时候,虽然他的导师不喜欢她的方法,但是历代已经开始了,整个确立这一代,确立这样一个完备的方法,这个已经开始。到吴镇的这本书的时候,我觉得已经完成了,这里面其实只是我们再去加详细的线,比如说我们可以在计算机里面,再加进去很多详细的像,例如角度等等这个。这个和他这个,我们叫密度,刚才徐先生讲这个,越到后面越热闹,其实他画面上就是,越到后面画面的密度就越来越大。那么从密度上,我们基本能判断,在某些部分在宋代元代的时候,没有这么大密度,我们就可以把这一部分先就排除了,就知道这个不是,起码这一部分不是元代的或者宋代的。

  《南画的形成》

  我非常欣赏徐先生这样一个方法论,昨天我也给徐先生看了两张,我认为是假的,但是比原作画的好的画是钱玄,我特意买了这两张假的,因为看着就是假的,为什么他比钱玄画的好,钱玄是宋亡之后酗酒,因为他手指是抖的,赵孟頫特别跟那个在一个跋里面写到这件事儿,说今天他你看手没有抖,哇,太好了,一般的来说,钱玄的画其实他已经因为酗酒的问题,他的线条已经达不到那个程度了,但是我感觉这两张方法,从方法上来说,是钱玄方法,但是线条不等,等等这些,在这个上面我们可以说,就是比钱玄画的好,这样是一个,我同意,就是说看画,这画先是你喜欢不喜欢,好不好,之后再把这些图章再放上去,这根本的东西。

  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几乎是鉴定的宿命了,没有这方章,没有这个完蛋,卖不出去了。早年买价钱低,现在卖不出去了。所以这个将来起码在绘画市场,会非常麻烦,那么像西方博物馆因为有这个,叫什么,叫精细扫描吧,开始做这个标记,也就是在油画布的背面,能看到油画布,完了找一个小方块,这个小方块就是这张的,但是这个标记,扫下来这个图像是博物馆藏起来了,你不可以淘到,现在好我一张画在拍卖流传的时候,说这张是谁谁的,当年在哪哪哪藏过,对不起,扫描这一小块,纤维不对,这非常致命,因为你要把麻布都置对了。所以它这个叫釜底抽薪,就是画面都没有问题,最后你织的这一块没织对。我就一直说不行。

  主持人:小虎老师您可以说,您对阿城先生说的又做何敢想?

  溥心畲《松岫独吟》

  徐小虎:五体投地。我想我们不要用图章吧,就是用收藏的人的图章,就是我爱这张图,这样子这艺术家你不管这艺术家,艺术家的名字在后面,在前面你可以盖小虎爱,这样子,那就是一个个的收藏家爱这张图。其实老的收藏家他们认识,他们说一眼一看就知道这是溥心畲,或者一眼就看见这不是溥心畲,因为他们对溥心畲当时所画的画很熟悉,可是假如是已经往上更早的人,比如是明朝人,或者是元朝人 宋朝人,一眼这就看见这是真的马远,我一看就知道这是假的马远,这就很不可靠了,因为我们所背出来的真的马远,其实就是假的马远,是明朝画院做的,书上也都是充满了这些,到现在还是。我要警告同学,你们不要相信书里头的,因为你的心,你要做这个答案要及格,你就写出要及格的答案,可是不是你心里头的懂不懂,就是我们说的比较个体,然后呢。

  阿城:您说的这个,刚才已经看到这个PPT的这种演播图很好,先有一张不什么都没有,这个《鹊华秋色》图,然后以后再出现这个赵孟頫这个,这样一点一点,什么时候哪个章盖上去了,其实我们应该有这么一个动画的,美术史的书或者教材,或者就是有这么一个问题,就是打开一张画的时候,在电脑上打开一张画的时候,他按顺序出现的东西,我自己做过不少,后来因为太麻烦了,把什么乾隆这些全部给他去掉,在数码图像上去掉,也就是说乾隆皇帝已经像一个收发员一样,来一个信件他就盖一个章,来一个信件他就盖一个章,很早的他把整个画已经破坏了,当然他对于后来的交易可能起到作用。乾隆另外一个,他暴露自己的爱好,他说我喜欢书画,你一说这个事情,这人就献书画人升官了,这个伪作就不得了了。那么乾隆自己又不是一个专业的鉴定者,或者他有一个专门的专家去鉴定,这是献上来的画是假的等等这些,所以这里面我个人的看法,不是不作数了,真的是有一种要重新整理一下,或者说当年可能那张画是真的,但是后来被换过,后来被换过,我们现在市场上看到这张画了,它可能是被换过的这张画,这个真真假假,书画特别真真假假这么多的,跟乾隆暴露自己的爱好有关系,如果他当年说我喜欢打铁,可能献这张画的人。他不会这个,没有这个。

  《石渠宝笈》

  徐小虎:可是这个时期《石渠宝笈》,他出了好几次,研究这个呢,我们就可以发现,乾隆的要增加多少文徵明,又再来多少文徵明,因为乾隆时代的文徵明都比较好看,万历时代的文徵明不太好看,粗粗的,可是这些雅集这些大家在外面吃饭下棋,或者谈天的那些画,所以《石渠宝笈》用途的就是,哪些画家得增加他们的工作,因为这些假画都是后面做的,他要王维了,还有什么郭忠恕了,郭忠恕学王维了,郭忠恕学李公麟了,或者李公麟学王维,这些都是好玩的不得了,我昨天在给同学讲,就是这个叫什么丁观鹏,丁观鹏就是在那个时候跟皇帝工作的,他就是说陛下,我这个祖先叫丁元鹏,好画家,你看他画了这个,其实自己画的,他画了这个,就是这个在洗白象,就个白象人就站在上面,给它洗澡,然后这个神就坐那儿看着。

  然后他就说陛下请坐在这个位子,我们就画您来观察洗象这个故事,当然朕开心极了,他就坐在这个位子,就看着这个洗这个故事。然后这个外国画家呢就说,陛下您要看您看画吗?他就画了朕坐在这边,然后这个大象,就是有人就抻着一张图,可这是从这边,所以他在扭曲,在这个扭曲的正面,你就可以看到,刚刚丁观鹏所画的那张画,所以,这三张画其实都是清朝的,都是18世纪的,因为两张是丁观鹏一张是,可是也就表达出来当时,这个清朝宫廷画的技术真是达到顶点了,因为透视,然后又加上中国的笔墨,又加上宫廷的色彩,当然色彩跟他的瓷器上头,所喜欢的色彩也很相像,就是有点像《鹊华秋色》,就是往那个方向走了,那种很轻的,其实《石渠宝笈》很有用,有好多好多用途,可以看到这些画的制造,你假如是放心的知道,不可能有那么多王维出现在18世纪,一千年之后是吧,可是他再加,再增加这个东西,就看皇帝要的是什么?

  《鹊华秋色》

  阿城:我小的时候就有一个长辈,拿着一张画拿来,他也不看图章,他就拿一个竹签,圆的,在这个画上来看几个位置,他说真的,看几个地方看假的,他就是看密度,他就是凭这个密度来看,或者我们说,他在有一些关于,这个人用笔这个习惯不这样,他看完马上就说真的假的,所以这个是可以输入计算机,我就说在这个方法里面,他的辅助手段的时候,是可以输入计算机,也就是当我们写字画画的时候,常常你们这些将来会成为画家的人当中,你自己会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画就特别顺,稍微再低一点就不顺,是因为你的肌肉群,所以王羲之的肌肉群是那样,当这个成为最好的模范的时候,你想写出王羲之的字,你必须锻炼和纠正自己的肌肉群,你不去纠正的话,人家就说,你写得不像王羲之。

  如果你的肌肉群不是这样的话,你就要纠正它。所以你如果能够成功的纠正了,你就可以作伪,以前作伪的像烟袋斜街,咱们有名的作伪画的鼓楼这个,他是什么?他是一组人,说这小孩从小七八岁就开始练他,练他什么?他就是画郑板桥的竹子,他只画这个叶子,所以他把肌肉群训练的非常好。完了呢,有人专门是,这个小孩写这个郑板桥的字,这个保证一个什么,保证一个这个小孩如果偷跑出去,他画不了完整画,你必须是集体作伪,你很难把这些徒弟集合起来说,咱们开一个公司,你只能画这个东西,如果写字不跟你走,你就完了。所以以前这些是有很多办法的,那么利用学习模仿固定这个肌肉群,是最权威的。这个是笑话。

上传日期:2018年04月1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