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6995 雅昌公开课 >对谈《张宗宪的收藏江湖》>[第2集]对话:拍场上的经验

视频信息

名称:对谈《张宗宪的收藏江湖》对话:拍场上的经验
 

  主讲人介绍:

  张宗宪:著名收藏家

  马未都:著名收藏家 观复博物馆创办人及馆长

  寇勤:嘉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兼CEO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

  导语:

  收藏大佬张宗宪从年轻时就进入古董收藏界,在古玩行闯荡几十年,见证无数风风雨雨、起起落落,过手众多价值千万的珍贵藏品,交往藏界诸位传奇人物,不仅满肚子的故事和典故,其阅历更堪称一部华人收藏的活历史。此次推出嘉德文库特别推出年度重磅图书《张宗宪的收藏江湖》。而马未都与张宗宪堪称是忘年之交,其对于《张宗宪的收藏江湖》一书不仅深有感悟,更有其实践中所得的真知灼见。此次两位收藏大佬的对谈可以引发关于收藏界,关于艺术品的更深入而有趣的话题。

海报

  主题:张宗宪的收藏江湖

  第二部分:拍场上的经验

  寇勤:我发现刚才张先生讲的这一段,我们这个书里面专门有一部分,就是讲张先生,我们是叫他的生意经也好,还是叫做他的个人的经验总结也好,有一个事情我有印象。

  张宗宪:作为一个人最要紧的不抢、不偷、不骗,最好不借,最后最后做人不求人,求人比登天还难,求不到,包括你的亲戚朋友,这个钱要装在自己的身边,这是最有保障的。

  寇勤:我是听他说过一个什么故事呢,就是他参加拍卖会的时候,影响越来越大,好多人就是看着张先生喜欢什么就弄什么,他不举他也不举,所以他有几个举动给他们提出一些警告,他曾经碰到过有些人老跟着,他很烦,所以他就拿这个拍卖图录,就很认真地记了很多东西。然后走的时候一不留神这个就忘了,就扔在预展现场了,结果有的人就悄悄赶紧把这本书拿过去一看,哇这就是张先生要买的,于是就把这个目标转移到他不太想买的东西上去了,就买的那种他不太在乎的。是不是有这个事,这是不是一个技巧啊?

  张宗宪:这是空城计。因为有的时候好多拍卖行看我的书,因为我每次要买的东西都旁边折一折,那么有的是真的折,有的他们都看着,我拍卖场都看着我要多少东西,折多少,那个时候一本书可以讲七成都折了,现在呢你的一成也没有,因为我要买的东西,要么见的太多了,我一般我买的东西是最贵的全世界,为什么?

对谈现场

  我NO.1坐在第一排,从前我要什么买到什么,现在你出一百万人家出一千万,你出一千万人家一个亿,因为有钱人发财的太多了,人家看你坐在第一排,我要买到一件货,场子里面得到一个人都没有了,还有好多坐在上面的电话里,要电话也打倒了,还有视频的网络,看里面也没有了,我才能够买到,那么你说我贵不贵?贵。好不好?买到的是好东西。

  你能够出到一千万,你是一个行家,我昨天房地产赚了六千亿八千亿,买一点这个东西该怎么说呢,我们买不到,他们一看萝卜张在顶,一定是不会错,也不会假,也不会破,顶。你说我哪里顶得到他们。所以我1992年要退休了。

  张宗宪:坚持不出书呢,也并不是冰山里面的十分之一吧,不说一角,一角是百分之一。

  寇勤:就是一直我们讲的这本书。

  张宗宪:要讲的实在是太多了。

  寇勤:删节版。

  张宗宪:听一听我讲做生意、收藏、上当的经验。

  马未都:下一本书是不是写一写上当的经验,这个比什么都重要。看见张先生你能理解一个人的心态,13岁入行,您真够早的,我13岁对女孩还没见过面呢,您都入行了,13岁。

  寇勤:马先生,13岁入行这是有双重概念,我们没有,我刚才说的13岁入道,其实是多重概念,不是像你说的,你那个时候啥不懂,其实那个时候人家啥都懂了。

  马未都:我说我不懂,你也懂,看来你也是懂的人。

  寇勤:我主要替他着急。

1994 年嘉德首拍张宗宪与马未都“同框”

  马未都:对,然后可以知道很多过去的事,过去的事我们这代人,我跟张先生差一代,就是我必须得说我非常尊重张先生,张先生过八十大寿的时候,我送给他一本书,因为没有什么东西可送的,我送给他一本书,在书前面写了非常长的一段话,我就说您是我们这个行业的一个常青藤,从年幼一直到现在,有这样的成就,非常的求进,但是每年都会生出新芽。

  从一个行业的角度上讲,张先生是一个榜样,没有多少人能这样平安的度过了三个时代,第一个是我们知道的旧中国民国时代,再有一个以改革开放为界,前面的很多事情不是我们今天的人能够理解的,在那个年月,张先生就开始做生意跑北京,所以你们在他高兴的时候,能给你们流露出很多过去的异闻旧事,异闻旧事实际上这是一种文化,我们的文化的生态,过去是什么样子的,比如说他刚才说在灯市口的四牌楼,我都没有看上一眼就给拆了。

  为什么这个地方叫东四呢,就是说四个牌楼呢?东四牌楼,比如说我的姥姥从来都不会说东四、东单,她永远说单牌楼、四牌楼,她不会说东单、东四这样的地名的。

  那么我们近一百年,民国革命以后的这一百年,是历史上动荡最为激烈的一百年,这一百年我们积累了巨大的文化财富,我们今天都很难把它厘清,文物的收藏,古董的收藏,这一百年不过是小小的一支,只不过这一百年很重要的一点是西方列强到中国觊觎我们的文化,觊觎我们的文化资产最热衷的一百年。

  从鸦片战争起,一直到民国期间,我们的文物是以奔涌之势向外流出的,从改革开放开始,我们如果画一个节点,从嘉德拍卖成立开始,我们是有少量的文物一点一点的往回流,以至形成洪流就是大批的文物回来,比如说现在就是我们看的比较多的,像外销瓷,很多人也喜欢,可是外销瓷当年都是我们的文化,是我们的文化自信,我们当时的文化强国输出的。

  那么今天它又回来了,二三百年以后回来省亲,那说明我们整个这一个领域,收藏这个领域,还是叫文物领域,还是叫文化领域都可以,它逐渐的开始壮大,所以我们在这个点上开始提文化强国,一定是有道理的,像今天这样的一个谈收藏,收藏在生活中是一个非常狭窄的领域,有这么多人到场,在一个假日的下午,这说明什么呢?当然说明张先生有魅力,不说明我们这个事有多大价值,而说明这个社会今天文化的价值。

二十四年后,两位老友重聚嘉德艺术中心

  文化的价值是导致我们所有人都有一个向心力,所以你愿意听我们百年以来文化价值的承载物就是这个文物的沉浮,很多东西你要听张先生当年的价钱,一块钱一个鼻烟壶,随便,一块钱都算贵的,五毛一个的都有,成筐的去买的时候,你今天想那个时候怎么那么便宜,那个时候那么便宜也没有人买。

  张宗宪:所以什么事情不能说早知道,那早知道二十年之后你怎么样,你现在可以买啊,到了二十年什么东西,那个时候我怎么不早买这个东西,我从14岁就跳舞上舞厅,从早上十点跳到半夜三点。

  马未都:14岁你就上了舞厅了。

  张宗宪:我16岁就开百货公司,挣的也不多,现在16岁还算小孩呢,我已经做老板了。

  马未都:对,现在有一个词叫巨婴,到20多岁都是小孩。

  张宗宪:我在香港开过五家古董店,一个珠宝店,一个珠宝店里面出了三个香港小姐,这不是吹牛。

  马未都:珠宝店里有三个香港小姐。

  张宗宪:三个选举到。

  马未都:您这是什么珠宝店啊。

  张宗宪:我告诉你,不管什么小姐来的时候都很普普通通,给我买买饭盒什么的,等到选到了香港小姐,再回来一看打扮样子,化妆、头发、衣服,是不同,所以人要衣裳佛要金裳,就是这个意思。

  马未都:我从这儿领略了很多人生,我们小时候就没有找过这种珠宝店,找到也不敢进去,一开始帮您买盒饭是吧?

  张宗宪:她是我的伙计,有时候中午去买买盒饭。

  寇勤:打发出去买盒饭。

著名收藏家、观复博物馆创办人及馆长马未都先生

  马未都:以后千万不要小看给你打盒饭的人,都被评为香港小姐是吧,不是自个儿命名的啊。所以我们通过很多事情不一定,我们今天虽然是说收藏江湖,说收藏市场的事,但是很多事情是同理的,香港是我们中国地理位置非常重要的一个中转站,早年我们去香港的时候出过很多笑话,我在蘇富比第一次买东西的时候,那个时候人家对我的信任,我至今都非常的感动,没有人认识我。

  我就说我想买个东西,人家一下就扔给我一个牌,早期都是塑料牌子,扔给我一个就举着,举完了落槌了以后就交钱,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落槌以后不交钱,这是后来的事,原来就没听说过有这个事,所以在那个年月,三十年前的时候,虽然买的东西很少,我都是拣最便宜的东西去买,而且当时的东西太好了,好东西太多了,而且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是所有拍卖场的气氛。

  我早年去蘇富比、佳士得,尤其是蘇富比在富丽华酒店,去的时候预展参观是没有人的,不像我们现在东西搁那儿有工作人员,你要买哪个看哪个,旁边都围着你,我现在不太敢去,就是有时候也看不成,老有人围着,那个时候东西都是裸放的,那个架子上大件的东西全部都裸放,很零星的几个工作人员,最早还有印度的包头的,拿着大管枪在旁边。

  然后你进去以后,抱着这个东西就看,看完了搁回原处,铺的都是地毯,就是盘腿坐在地毯上一件一件的看,那个时候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那个时候就觉得看一天也不知道累,也不知道饿,也不知道渴,其乐无穷,人都要有那样一个状态,没有那个状态,你很难去很深入。

  那么从去香港参加拍卖,到能够有机会去举一下牌,第一次举牌我都清晰的记到举牌的感受,那个时候就是举牌是一个大事,我第一次举牌的时候,脑子里的血都往上涌,一举脑袋就嗡的一下,一举就嗡一下。

  那个时候香港的拍卖场,最早蘇富比、佳士得的拍卖场,当时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场面,哪有这么大的场面,稀稀拉拉的坐一些人,很窄的,中间大概顶多有十个人这么宽,一溜坐在底下,谁买什么都知道,非常的斯文,伸手啊,没有大呼小叫的,都非常的斯文去买一些东西。

  那么我想很多人都不在了,朱汤生当时很年轻的站在台上,我听不懂英文,但是落槌我看得懂,动作啊,一落槌指着我一谢谢,我就知道这个东西是我的了。那种内心的参与的激动,忐忑和力量的不足,所谓力量的不足是什么?就是张先生刚才一直在讲这个事,就是你得有自个儿的钱,别举完牌子去借钱,还有人举完牌子没钱先去卖,卖完了再拿着人家的钱来取货,还有这样的。

对谈现场 张宗宪

  张宗宪:首先的发明什么呢,他们说十万,我说五十万。

  马未都:跳叫。

  张宗宪:这次前两年伦敦一件东西一个碗,六万镑我说one million。

  马未都:没听懂。

  张宗宪:一百万,一百倍。

  马未都:张先生有这个气魄,有一个准确的判断。

  张宗宪:这家的拍卖我也来这么一套,他们说二十万,我说九十万,碰到冤家,91万。我说要叫就95、100万,怎么91万。哪里,这个人胆子这么大。所以后来我妹妹跟我们一块吃饭的时候,也把这个事情告诉他,他说早知道罗伯特张是你的哥哥,那么他说现在骂这个小鬼小鬼,大了也不好意思骂了,反正他在后面给你捣蛋。

  马未都:这个先说跳叫。那叫什么技巧,首先你得有钱,你得跳票,刚才说一万镑,他上来一百万对吧。

  张宗宪:有一件东西,张大千的泼墨他定价是五万,朱汤生说15万,我说50万,他懵了半天了,他一看后面陈德西,他说half  million,15万追到50万,大家都一愣,我说你还不敲,他听了我的就敲了,敲了之后跑出去了,好多人跟我出去,他说老板这个东西我也要,我应该出到100万。

  寇勤:其实就是趁乱,规则乱。

  张宗宪:这样一下子我们都愣掉了,卖的便宜了,也有。

  马未都:这种事情首先你要有专业的判断,这是一个东西的质量,还有你对价格的认知,因为每个人在拍卖行都不太愿意跳叫啊,除非你不想买,我也见过不想买的,胡叫的都有,因为跳叫。

张宗宪先生现场为粉丝签名

  张宗宪:胡叫的有人上了我一个当,有一张苏东坡的,他叫价15万,我说50万,我是也发神经病了50万,我想没人要嘛,碰到一个我们的冤家,他就也出一下风头,他旁边有一个台湾人出51万,他想你叫到55万,到50万,你一定会再叫下去,我这个50万也是通一下,多的不要,我就停了50万交给他,几年都没有钱去拿。

  寇勤:撩在那儿了。

  马未都:这种传闻也是有的,就是我也听说过很多,你别看他有时候虚张声势喊的很高,付不起钱,因为我也碰到过,跟人家叫价叫到最后我放弃了,隔了很久拍卖行来跟我说,说那个人不付钱,这种事情我觉得随着制度的越来越完善,会越来越少,随着拍卖行的理解越来越深,他会对这种人有严厉的惩罚。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拍卖就很难形成一个秩序。

  我们也知道拍卖这种销售方式,本身不是中国的,中国人过去都是拉袖子,甩开袖子一摸手指头,当众你都不知道花了多少钱。中国人过去的生意都不是太明的,这种明的生意还是西方人传授给我们的,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很长的适应过程。

  我后来拍卖行去的也少了,有喜欢的东西也就是打打电话,因为老有人跟着。我最后一次在拍卖场买东西,被一个人搞惨了,所以就不太想去。我在拍卖会上看了最喜欢的几件东西,因为我有时候参加拍卖也是感受一下那个气氛,坐在那儿很舒服。结果我身后很近的地方有一个人,我用眼睛的余光就能看见,我买什么他就买什么,只要我买他就跟着。最后临散场的时候,他跟我微微一笑,说马先生这东西怎么样?我说你看了吗?他说我没看,你不是看了吗?

  从那天起我就决定不能再上场了,因为再上场就是别人的一个陪衬。但我不认为他有什么错误,他是采取了一个最高效最准确的方法解决他的困境,他的风险只比我们多百分之几,所以理论上讲他是成功者,我不认为他有什么错,是我有错,所以我就不再去这种拍卖场公开的买东西,只是私下里或者委托别人或者打电话。所以现在拍卖会打电话的越来越多,过去没有那么多打电话。

  张宗宪:因为你自己去自己叫,别人就知道你买的是多少钱。别人50万买到,将来卖出去的时候要100万也可以。没有拍卖行的时候,做生意的人都是穿着大褂,用手比划价钱,旁边人见了也不知道是多少钱。

对谈现场

  马未都:那个时候做生意主要都是男人之间的事,如果现在男女之间做生意互相摸手,估计生意没有做成两个人就恋爱了。过去甩手指头是这样的,甩袖子掏手指头,由高位掏起,什么意思?就是我们对一件东西的判断力,万千百都不会出错。如果两个人连千级和万级的都分不清楚,这人肯定是糊涂。比如我一伸手指头给了一个三,知道是三千,而不是三万,也不三百。这个概念得有,所以大家都不说话,民国的时候这是中国的一种很诡秘的销售方式。我们现在也不需要这种方法,如果有漂亮的女孩很容易成功。

  我们得看到中国南北文化的差异,我是一个典型的北方人,生在北京,长在北京,一口带有北京味的普通话。我还没有说真正的北京话,如果我说纯粹的北京话,北京土话是很难懂的。

  咱们这么多人得说点实话,北方人和南方人从生意上是有差异的,你们注意看,在国际上有名的,就是1949年从大陆走了大古董商,我们知道像卢芹斋、仇焱之都是南方人,北方人做生意没有南方人灵活,你像我就不行,你看张先生13岁入行到今天,一个人能经历三个时代。我们以改革开放为界,旧中国、新中国、改革开放以后,这三个时代都能游刃有余,也能惠及到很多人。

  比如说我们看到这个照片,嘉德,第一个举起来的1号牌,我记得当时是一张什么画,吴熙曾的《渔乐图》卖了8万多,当时那个画就值8000,那举了10倍以上,表明了他对这个事情的一个支持。我们说支持有两种,一种是真金白银的,得付钱的。一种就是拿嘴巴支持,这种支持特别多。

上传日期:2018年04月2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