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0901 雅昌公开课 >对谈《张宗宪的收藏江湖》>[第1集]对话:张宗宪的收藏之始

视频信息

名称:对谈《张宗宪的收藏江湖》对话:张宗宪的收藏之始
 

  主讲人介绍:

  张宗宪:著名收藏家

  马未都:著名收藏家 观复博物馆创办人及馆长

  寇勤:嘉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兼CEO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

  导语:

  收藏大佬张宗宪从年轻时就进入古董收藏界,在古玩行闯荡几十年,见证无数风风雨雨、起起落落,过手众多价值千万的珍贵藏品,交往藏界诸位传奇人物,不仅满肚子的故事和典故,其阅历更堪称一部华人收藏的活历史。此次推出嘉德文库特别推出年度重磅图书《张宗宪的收藏江湖》。而马未都与张宗宪堪称是忘年之交,其对于《张宗宪的收藏江湖》一书不仅深有感悟,更有其实践中所得的真知灼见。此次两位收藏大佬的对谈可以引发关于收藏界,关于艺术品的更深入而有趣的话题。

海报

  主题:张宗宪的收藏江湖

  第一部分:张宗宪的收藏之始

  寇勤:嘉德今年整整25年,无论说是张先生也好,还是马先生也好,他们两个人在这个行当里面都是如雷贯耳,也有一些差距,比如说张先生现在是90后,马先生是60后,我是50后,就算我的岁数大,但是实际上对于嘉德的关系都特别的密切,所以今天借此机会,我想是不是从不同的角度请咱们两位专家比较轻松比较自由的和大家做一个交流。

  张先生13岁出道,到现在为止经历了整个中国乃至世界艺术品市场,尤其是华人市场的重大的转变,所以我想先请张先生,按照您的思路随意跟大家聊一聊,您的体会和感受,大家欢迎。

  张宗宪:我英文叫萝卜张,中文叫张宗宪,有人还叫我小张,大概我这个人长不大,所以叫我小张,还有人叫我小儿科,大概我这个人不肯花钱吧。那么我是谁的粉丝呢?坐在旁边的马未都先生,他是有红学,他知道中国的历史,知道古代三千年之前皇帝的名字,字号他都知道,我刚刚小学毕业13岁就经商了,闯荡江湖,没有学过徒,也没有拜过老师,就是独闯江湖,从14岁到北京,住在我们很有名的考古专家耿宝昌先生的老师在灯市口。

  那个时候灯市口还有四个牌楼,叫东四牌楼,现在都拆了,还有电车路,这个电车比人走路还要慢,上面车厢会动的,好像要卸掉了一样,你想那个时候是在抗战还没有胜利之前,在我们受到日寇的侵略,这个侵略我经过一二八、八一三、九一八。

现场观众高举《张宗宪的收藏江湖》一书

  我之后到了20的话,1968年香港有一些暴动,大家好多人都移民到加拿大、澳洲、美国,我妹妹在伦敦念书,他说二哥你到了中国到了香港这么多年,我是1948年到香港,在那里住了70年,大陆是20岁离开的,我以前也不做这一行,到了香港的时候做服装,服装都没生意,后来就慢慢的开始,因为我父亲是上海做瓷器有名的,专门做官窑,北京的好的官窑都是宫里出来的。

  那个时候有一个陈忠福先生,他在琉璃厂开店,拿一点东西到上海,他们有帮的上海三所铜器的,徒弟也跟老板做铜器,这个老板的徒弟也做瓷器,所以每一行都不同。到官窑瓷器的,一定是我父亲价钱出的最高,因为我父亲做出名了,所以在大陆大部分中国人跟洋人有的是做出口,我们是专门做官窑,所以我小时候在我父亲店里也听到了一点对于古董方面的情况,所以也得到一点他的教育。我也没真正学过。

  后来到了香港我很辛苦,带了20块美金,也不会讲英文,也不会讲广东话,也不会讲国语,没有亲戚,没有朋友,再加上身上没有钱,带了20块美金,就这么创业。人家扔掉的报纸拿起来看看,都没钱买,一块钱过一天,到了最后有好多上海的南京的好多行家拿了货到香港做生意。那个时候在北京叫跑河的,河东的东西拿到河西去卖,叫跑河,香港叫掮客,掮了你的东西拿到那边卖,外国人叫经纪。

  我就那个时候为了一块钱跟人家打架,后来凑凑凑,凑到有一千多块钱的时候,我向一个最要好的朋友,他也很看得起我,一个北方人,他们的店在北京廊坊二条做珠宝的,那个时候琉璃厂出古董的,廊坊二条都是做珠宝的多,他对我的印象很深,他说这是第一盆水,他说我很看得起你,我借钱给你,借什么呢?那个时候币值上下很大,他说我借金子给你,十两黄金就是一条,他说你借金条还也再还金条,今天借的十块,跌到一块你也还我金条,一块涨到一千块你也还我金条。

  我第一次借了两千块钱,到香港跟我父亲,那个时候大陆必须要有外汇才能装货到香港,从这次开始之后就做了这一行。做到后来做这个行都不会讲英语的,在香港都是摆地摊,没有什么古董店,所以很少有人到外国。1968年香港在暴动,我妹妹说你到伦敦来看看他们的拍卖行是什么样的,第一个是叫sothebys,去一看这是拍卖行,怎么样拍,坐的人中间都是大老板。

对谈活动现场

  后来到了1972年,我跟拍卖行也很熟了,之后他们派了三个人到香港来跟我商量,能不能在香港他们也想弄那个拍卖行,我说你们可以来看我,他说我们在香港没有人不认识人啊,你认识我就够了,货我给你,买的人呢?也是我来给卖,你到了那个时候有了公司,是有人会送货上来的,你拍卖的时候是有人,不会说我拍卖也是我一个人,他也是一个人,就是一步一步的,后来做了六七年之后很成功,后来christies又来看我了。

  我劝他人家做的很好,你们也应该到香港来,也是同样这个话,没有客,没有货,我不认识人,那么都是我保证的,后来他们做的时候都是两个人,现在都是两三百。之后北京翰海跟嘉德就开始,他们也不太了解,他们都派了人来跟我讲,这个拍卖多方面的情况怎么拍,怎么售货,那么有了我开始之后,在咱们中国开了好多拍卖行,现在满天下,以前除了伦敦跟纽约有拍卖行,全世界都没有拍卖行,从这儿开始,国内现在拍卖行做的这么疯狂这么伟大这么潇洒都是有原因的。

  那么现在北京,现在中国可以说信得过的也不过两三家,其他的以前我们在拍卖的时候,这么一本书薄薄的,都没有货,可是里面没有一个假货。

  他们真是有道理,可是我也不担功劳,他们也很听话,我讲的话也是句句证实的,他们也听的,包括他们董事长陈董他们都对我很诚恳,王雁南小姐都对我很好了,我今天说每一个收藏家开始一定是被骗的,被骗懂了一点,就自己骗自己,骗了自己再骗人家,那么骗人这个人呢也就是我被骗的时候,那么他也是自骗,再骗人,一代一代的传下去。

  所以从前有好多人卖了一辈子,卖到的都是他自己以为真的,都卖的假货,有一个人他喜欢得不得了,他买了一个瓶,老抱在身上睡觉,他怕地震啊,有一天家里火烧,他抱那个瓶就出去了,把孙子都忘记里面烧死了,也有这个故事。所以我想你们要买东西一定要买好、买贵、买精,好的东西不要怕贵,将来越买你放五年十年,比房地产还要涨的多,普通的东西再给你一百年,还是普通的东西。好的东西不怕贵,越贵越好,越贵越值钱。

  可是你们要眼睛张大了,不要买假货,你们要多听、多问、多学、多看,没有事到大的拍卖行,他们展览不要钱的,你们随便看,下来多跑博物馆,看看博物馆的东西,对你们有好处有进步。我的老师我一直崇拜,我们虽然认识几十年,现在全中国全世界都认识他,所以他也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老朋友,所以他比较有文化,我吹大炮还行,叫我讲真话,交给马未都先生。

对谈活动现场(从左至右:著名收藏家、观复博物馆创办人及馆长马未都先生、著名收藏家张宗宪先生、嘉德投资董事总裁兼CEO、嘉德艺术中心总经理寇勤先生)

  寇勤:那我们就听听马先生解释一下,当时张先生举这么高的牌子,他在笑话他,笑话他什么问题,是说买这个东西不对吗?

  马未都:我以为我能听到四点钟,我们就散场了呢,张先生刚才在喝茶的时候一直说他上来以后不会说,其实不可能不会说,他是一个非常能说的人,你们已经领略了他说话的风采,刚才他讲了很重要的话,比如说他讲收藏的真谛,先是被骗,然后是骗自己,然后再骗别人,循环往复,以致无穷。

  我今天是一个配角,一开始我就说了,主角在这儿,不论他怎么抬我,我都不能上去,上去他就会撤梯子把我摔下来,我心里很清楚。我跟张先生认识三十多年了,有很多照片为证,这是其中一张,现在大屏上的这张,还有不同的角度,很奇怪,就是每次他举起一号牌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被拍进去了。

  当时可能是因为张先生的仙气,买不起还不能去凑个热闹,有钱的出个钱场,没钱的出个人场,我属于那个人场,就是陪着,拍卖就是这样,买家固然重要,但是看热闹的也重要,尤其是帮着叫好的,你看鼓掌的叫好的全是买不起的。

  所以很缺这种人场,我们一晃这个照片都是25年前的了,刚才寇总把那个照片拿出来,那么多人,我看了变化好像最大的就是你吧。我们都是,我是生下来就自来旧,所以问题不是太大,你看张先生多年轻啊,头发比我黑,皮肤比我嫩,小张他最喜欢让人家叫他小。

  赵院长说是小鲜肉,那么收藏江湖这本书,《张宗宪的收藏江湖》,这个名字也很有意思,我们这个社会本身就是一个江湖,每个人深入其中,我们在收藏中,比如说很多人都说你们那个行业不好,我说为什么不好啊?他们说你这个行业净卖假货,我说我告诉你,自打宋朝以来,收藏就是在真假之间游走,玩的就是眼力和心跳,一千年以来这个市场就这个样子。

  但是一千年以来,豆腐、白菜、鸡蛋、猪肉都不会有问题,今天豆腐、白菜、猪肉、鸡蛋都发生问题的时候,你们认为这个市场必须纯洁,你们觉得这个事可能吗?我们过去吃肉的时候没有瘦肉精,都没听说过这个词,没有听说过什么苏丹红,没有听说过三聚氰氨,这些东西现在你都会接触一些新的知识。

张宗宪先生入场即受到现场粉丝欢迎

  那么好,收藏这个江湖中,就是要让你学会辨识这个世界,在辨物的同时辨人,在领略物的同时领略人,继而领略我们的这个世界,就是我们这个江湖。

  我讲一个江湖上的传闻,关于张先生的,张先生本人在这儿,这个传闻我没有机会跟他当面印证,但是这个传闻依旧,张先生这本书里收录了这件东西,我不知道大屏幕有没有,就是他的杏林春苑的珐琅彩的碗,在这本书里有,这个碗是个传奇。杏林春苑的这个碗是不是应该有了,要不我们先看一看。

  我原来说过一句话,我说珐琅彩的瓷器,官窑瓷器,珐琅彩的也不一定全是官窑,珐琅彩的官窑瓷器是官窑中的官窑,这只碗二零零几年,数据我记不清楚了,二零零几年在香港拍卖,那个时候我跟张先生在一起。

  寇勤:2006年。

  马未都:2006年的拍卖,那么这个碗在1985年的时候是在香港头一次拍卖,拍卖的时候江湖上有一个传闻,说台湾有一个大佬咨询张先生说,这个碗我有点喜欢,但我能不能买?张先生说这个碗是很不错,但是碗心有一点点划痕,然后这个大佬就放弃了购买的意愿,张先生一百万港币,当时佣金只有10%,110万港币买到手,台湾大佬就问说你怎么不建议我买呢?为什么你买?张先生说我不在乎那个划痕。

  那么刚才张先生一直在说一定要买好买精买贵,这个碗隔了大概是21年,在蘇富比重新的拍卖,那天我在香港碰见张先生,我们都没进拍卖场,这个碗在拍卖的时候,我们都在外面,我们在一个犄角旮旯说话聊天喝茶,会场就在拍卖,到底能卖多少谁都不知道在拍卖前,没有人能估计,拍卖场上就是这样,你无法去估计最后一个结局。

  那么一会儿消息就传来了,信息沟通的很快,电话打过来了一亿三千多万,加上佣金一亿五千万落槌,我们可以知道一百万到一亿五千万,中间有漫长的道路,令你心动的翻倍,都在那一瞬间实现了。张先生很大度的跟我说,中午饭你们都不要跟我抢着买单了。那天中午我吃了张先生一顿上海菜,他说我请你吃最好的上海菜,我们就很小的范围,就几个人吃了一顿饭,就谈笑风生中把21年的江湖就走过了。

张宗宪先生(中)现场妙语连珠

  我举这样一个例子说明什么,说明一个人第一你要有承受,1985年一百万是天文数字,一百万在北京买一百个四合院,1985年是非常大的一个钱,你如果知道后面有一亿五千万,你当然敢砸锅卖铁都买那个碗,但是问题是你在1985年的时候,你不会知道这个结局,你不会知道改革开放 40年以来的所有的变化,我们任何人在年轻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会成为那个意义的百万富翁,今天在北京有一所房子的,全是百万富翁,都不会知道。

  那么说明第一个问题是你的承受力,你买东西是有承受的,我在蘇富比买的第一件东西花了21万港币的时候,我连裤衩都吃了,就是承受力啊,我们那个时候没有大陆去的,我是第一个,您可以随便插话。

  张宗宪:这个买卖呢第一你要跑到拍卖行,全世界的拍卖行,第一东西你看得到,得看得到还要买得到,买得到还要买得起,买得起之后还要藏得起,藏得起还要卖得出去,卖得出去还要人赚钱,那你要赚一点钱多一点货,不是简单的,你们要买货就是三个字,第一是真善美,第二是真精新,东西第一要真,第二要精,真都是真的,明朝好多真的,精的有多少,鸡缸杯是精的,精了之后还要新,什么叫新?不是新旧的新,东西保存得完全是一点瑕疵都没有,这叫新,你们不要跑错路,跑到我们的隔壁的国家叫新加坡,新的假的破的。

  同时以前官窑都是从宫里出来的,皇帝送给大臣、将军,太监偷出来的很多,都卖到了琉璃厂,那个时候很多官窑,有钱的人都到琉璃厂去买,可是现在好多官窑不是宫里出来的。

上传日期:2018年04月2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