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0089 雅昌公开课 >高振宇《紫砂与陶瓷的审美》>[第10集]高振宇:现代陶瓷艺术的缘起以及审美思想——艺术家的突破与创新

视频信息

名称:高振宇《紫砂与陶瓷的审美》高振宇:现代陶瓷艺术的缘起以及审美思想——艺术家的突破与创新
 

  主讲人介绍:

  高振宇:1964年生于江苏省宜兴市的陶瓷世家。1982年入宜兴紫砂工艺厂,师从顾景舟先生(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学习紫砂壶传统工艺。1985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工艺美术系陶瓷专业,1990年赴日本留学,考入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工业工艺设计系陶瓷专业研究生院,1993年毕业,获硕士学位。同年回国,任职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创立陶瓷艺术创作研究室并筑窑于北京。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陶艺中心副主任、研究员,鲁迅美术学院客座教授,日本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客座教授。

高振宇

  导语: 高振宇主张将现代陶艺与人们生活相结合,体现以人为本、爱护环境的现代理念受到业界关注。他的代表作品曾在国内外举办了二十余次展览,尤以近年来影青瓷水理纹系列、紫砂历史系列、青瓷、黑秞、彩绘广泛受到好评,所形成的纯、静、清、悟、稚五个系列作品取得了很大成功。

  主题:《紫砂与陶瓷的审美》

  第十部分:现代陶瓷艺术的缘起以及审美思想——以个人创作为例1982-2017(下)

  这个是讲的我自己在紫砂里面的一些过程,1982年的时候跟随顾景舟,当然做的这个匏瓜壶,就是说一天3.5个,做完以后这个壶都不知道上哪儿去,现在完了又找不着。前几年有一个壶出来吓我一跳,这个当时的时候,我们做的泥坯就有人收购买,买了以后给谁去写字我们不知道,像这个壶是先生写的,那几年拍卖有一个是李苦禅先生写的,都是那些那些老名家,因为中间有一些好事者,拿这个壶请那些名家去写。这个我在兜了一圈回到宜兴的时候,我的先生跟我在做器形等等一些,然后问我说,还想学什么,我说你教我一个最传统的形,就是刚刚前一堂课讲到的,这个多姿壶,就是邵大亨多姿 顾景舟多姿,他把原样的东西教给了我。

  然后这句话就是在我做完了这个壶以后,他写上去的,因为顾老先生的字非常好。那么这个就是在做这个壶的时候,我赶紧我退后拍一张照片,拍了一张照片,他再教我们俩做这个壶,这个就是过了若干年以后,我自己做的一个壶。这个每次做若有所悟。就是我对泥 造型 工艺各方面的,这种把控跟理解又深入一步,所以温故知新,可以说是。然后我在1995年开始,就紫砂造型的元素来去探索,从三个方面,一个是历史一个是青铜一个是玉,这个是历史的,这个是完全创新,就是没有可以依凭的,凭自己对历史时代造型的一些理解,这是宋玉两个字,忘了打了,这些壶刚才历史的系列,都是可以在我学习那么多造型以后,你综合起来闭上眼睛,那个时代会是哪根曲线,哪个线型,这个也是把我们紫砂拉回到,中国的自己的文化跟语境跟文脉里面来,这个是青铜系列,这个是玉的系列的几种。

千玄室大宗匠

  这是我做的作品,这个是玉琮的一个形体。那么2000年以后,我对茶陶当中的一些文化现象特别关注,所以在这个里面找到一些灵感,那么包括我去拜访千玄室大宗匠,日本的。也请那个日本,煎茶道的传人到中国来做煎茶表演,因为大家可能说,这是日本的煎茶表演,其实搞错了,这个是明代末期流传到日本的,一种喝茶的方式,这个是我做了壶以后,我住着冯老先生的隔壁,有这个便利,近水楼台,就可以把这个壶请冯老先生题字,那么冯老先生拿起笔来,这个壶是泥的,拿起笔来在壶上长诗就写下来了,写完以后数一下,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撰到最后落款,壶嘴底下,太精彩了,我说您怎么会,一个壶装饰这写到那儿,一点不差,老先生用无锡话口音说,这个诗是做的呀,我多一句少一句都可以的,他说里面拿掉一句,增加一句,可不是嘛,这个老先生的文章,肚子里面的学问太厉害了,然后这样的字写到上面要刻,要这样篆刻,这是我老丈人,是干了一辈子陶刻的工艺美术大师,徐秀棠先生在我那儿刻。

  包括这些东西我对一些文化现象,有了判断以后来做的作品,这个留在下次慢慢大家聊,这个是隐元壶,就是把煎茶道带到日本去的那个大和尚,我去看了以后,回来仿制的,这个小一点的。这个呢大家就是说“宫中艳说大彬壶”,这个是什么个回事儿,这个稍微讲一讲,就是故宫里面,大家知道,堆积如山 成千上万,成百万不是上万,这么多的工艺品,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所有工艺品几乎,不是几乎都不会有作者的名字在下面,是不是这样?故宫的东西不可能留作者名字的,留名字是觊觎,是要冒犯,是要杀头的,问罪的要。

徐秀棠

  但是这把壶的下面,就赫然写着时大彬制,这个也许是故宫里面唯一一件,有着工艺家名字的壶了,作品了。设想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一个事情,皇帝都能容忍,所以宫中壶虽然是民间传说,但是有这把壶,也可以佐证,虽然他底下刷了漆,那天我去看的时候,他说底下清清楚楚是大彬的字,你想想多不容易,据说有一个故事,那个苏州有一个老艺人,刺绣好得不得了,听说民间的刺绣要被皇上,要进贡上去了,激动之下怎么弄呢?自己印章不能写,名字不能写,绣一颗小图章,连夜绣到角落里面,“一朝选在君王侧”,以此来满足一下,私自满足一下。但是时大彬,堂堂然赫赫然名字写在上面。

  皇上对他东西感兴趣,这是什么?这是文人的一次胜利,文人这个审美的一种胜利,我们讲来讲去讲那么多审美,首先到大格局上,我们就是文人的理想,才是我们的最高美的标准,紫砂的实质也就是这样吧。这个我在做那个壶,我把这个壶又重新做了一遍,我把他的红袍给脱掉了,脱掉了以后,把它的素胎给做出来,用然后把我一个打油诗写在上面。打油诗跟大家念念,挺有意思的。“本为布衣埴 幸当纸砚物。无意著红袍 奈何伴君侧。恹恹华庭上 依稀非仿佛。时壶深宫藏 冰心明月白。玉阶文心寒 金殿诗意没。摹诘诗肠涤 赵州茶禅释。雕鏤亦強意 堆朱更錯轍。金磊難發茶 玉杯遜陶質。願還紫玉胎 盛來西江雪。素瓯展瑤草 惟向竟陵直。”

  所以宫廷权贵的审美,跟我们文人茶人的审美是不同的,这也是紫砂审美的本质,本来这个放到最后跟大家讲比较好,那么我同时也赞美时,大彬在其他的一些作品当中,我把题为“陶家有征夫 时翁赛天工”。我把时大彬整个的作品,整个都做了一遍,所以把我的做壶的地方叫做彬风堂,题了一个,大彬遗风。那么把这把叫钟德壶,顾老收藏这把钟德壶,我重新做了一遍,做了一遍以后,我提的字是这个,就是说,为什么叫钟德呢?他有钟的德,钟使人早上清醒,敲钟了,晨钟暮鼓,茶也是这样,茶壶也是这样的,像钟一样使人清醒,所以很多书上写说钟德钟德,有人叫钟德,它又不像个钟,怎么会叫钟德,没看到过这种说法大家 是吧,后来这时我自己在想,他写这个名字,当时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就写了这个。

 

钟德壶

  大亨遗绝响   一鸣惊晨星

  有壶名钟德   问陶百秋春

  灿若古金铁   幽幽太古音

  肌质润如玉   从容百坚净

  堪忍为匠奴   风骨抵万金

  傲无堂前物   俯首阡陌间

  顾翁把名壶   笑看对知音

  后生尚有志   参破古人心

  再造大钟德、醒世续余韵邵大亨曾经被当官县令用链子拴在制作台上,叫他做壶,他不做,天天在那儿玩手指甲,有一个雕塑,他跟老百姓在田间喝酒,就是这个钟德,是我自己想,再照大钟的形式去,与陶瓷材料的一些,这就是我的陶艺的部分的脉络,这是在日本做瓷器的时候,当一个做紫砂无釉陶的人,碰到白瓷的时候,我的体验,就像元代的人在白纸上描绘青花一样,多人说元青花为什么贵,我说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因为激动 感动 动心。这个是我在白瓷上刻文的时候的照片,这是我拉坯的时候,这个是1997年,在中国美术馆回国的第一次大展,那个请了启先生,启先生看也讲了话,从这边数过来,我的这次座谈会启先生,都请来了,王世襄先生 冯其庸 朱家溍先生看这个大盘子很高兴。

  这是我当时的展出的作品,很大,大概有六七十公分的直径,这个是1998年在日本东京,三越画廊里面办展的时候,中间那个瘦老头,是日本社会党的一个领袖。毛主席接见过他,这个是我在,很可怕的,满身是泥,这个是我从紫砂里面悟得的,关于器皿跟用这么一个,用与非用,我们现在的人已经很坦然,不要去纠结以用和非用,只要把心放进去,他就成为艺术,所以这是在中国美术馆办展的时候,这个胖老头就是前面,跟八木一夫在一起的那个老头,这个是在日本大学里面讲课的时候,这个是我做的的水器。

《泥洹石核系列花器之一》紫砂混合泥

  那么这些东西其实都是从紫砂里面所悟得的,包括这个是前几年在北京办的一个展览,花器。他们说你的东西很当代,是当代主义,我说我被当代了,我不是真正成当代,但是我是从紫砂里面走出来,因为紫砂最重视的,就是你的语言你的张力,你的内在能量,我是把这种内在能量引发出来,这些东西都不是我做的,都是泥自己做的。这个都是插花的花器,这个也是壶,这个壶在战国的时候,这种经常都有,这个是前一个月在中国美术馆的个展,展出的时候的状态。几乎是每10年一回,1997年是第一次,然后是2006年,然后是今年是2017年,中国美术馆的个展。这个我把它叫做“石核”系列,大家猜像什么呢,就是新石器的刮削器跟打砸器,这个器到原点的时候,这么一种状态跟悟道。紫砂对于我来讲,是一个念经,从悟得的道理在现代的表现上。这个是,也是差不多这个时间段,现在时间所做的紫砂。这个放火,这个是一个年半日,那么这些东西实际上历史上都,大家看着似曾相识,又经过自己的这种可以说是把它总结。

  所以说,就是我们讲从紫砂的审美,一直到我们陶瓷艺术的审美,其实是相通的。但是紫砂的这个审美,其实里面有一点非常重要的,就是它更加接近于,我们文人的审美,甚至跟书画鉴赏,书画的审美很接近。但是陶瓷的审美呢,其实在中国来说,是比较滞后的,停留在一种工艺的审美的一种状态,所以当看紫砂的时候,我们既可以看作完全是一件工艺品,但他又高于工艺品,真正的紫砂的制作,我们看历史上的那些名家,他背后有很大的文化含量在里面,他精神性的东西很多很多。所以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的陶瓷艺术界,都是独树一帜的,是中国人最独特的一种陶瓷文化。

泥洹柴烧花器系列

  那么陶瓷艺术的审美呢,就是广泛的来讲,我们现在陶瓷艺术的审美这个里面,包含的门类那么多,我希望是我们的审美理论,审美水准也能像紫砂这样,就是有这么一个提高,更加接近我们文化人 文人的审美,一个更加接近他的本身。我前段时间开玩笑说,大家都在提倡工匠精神,我说工匠精神很重要,有精神的工匠更重要,咱们这句话怎么讲,工匠精神,我们很执着的人中国多的是。这个木炭要去烧了,上面描上经给皇上用,鞋底里面绣多少花,宝剑上嵌多少宝石,这个剑都不能用的,不能杀敌的。

  这不是中国工艺的一种价值取向,茶壶是什么,茶人的利器,拿出来要比拼的,像宝刀一样,所以本质不能丢,要知道自己的精神价值的指向,有精神价值指向以后,你的工艺你的执着才有价值,我觉得这个方面我们中国的这个工艺水准,工艺方面的精神的东西,还有待大大的提高,尤其是陶瓷艺术,我们这个时代里面高速发展,门类很多,品类繁多,但是我们的眼睛在座的各位,大家都要通过广泛的学习提高自己的水准,看东西的时候才会有鉴别能力。我今天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8年03月1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