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6851 雅昌公开课 >刘阳《郎世宁与圆明园》>[第2集]刘阳:郎世宁的艺术成就

视频信息

名称:刘阳《郎世宁与圆明园》刘阳:郎世宁的艺术成就
 

  主讲人介绍:

  刘阳:中国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史地民俗学会副会长。

刘阳

  导语:

  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7.19—1766.7.16),意大利人,原名朱塞佩·伽斯底里奥内,生于意大利米兰,清康熙帝五十四年(1715)作为天主教耶稣会的修道士来中国传教,随即入宫进入如意馆,为清代宫廷十大画家之一,曾参加圆明园西洋楼的设计工作,历经康、雍、乾三朝,在中国从事绘画50多年,并参加了圆明园西洋楼的设计工作,极大地影响了康熙之后的清代宫廷绘画和审美趣味。保利拍卖在秋拍预展现场,邀请中国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刘阳,为大家讲述郎世宁与圆明园的故事。

  主题:郎世宁与圆明园

  第二部分:郎世宁的艺术成就

  那么郎世宁真正的成就,或者说我要改变大家对郎世宁的态度,还是在圆明园的西洋楼建筑上,也就是说郎世宁呢,我一直强调他不是一个画家,或者他的职业不是画画的,他的职业是传教士,只是在绘画跟建筑方面有他独特的特点,而且我们始终认为他的建筑方面的造诣比他的画画还要高,只不过郎世宁所有的建筑造诣的东西都被烧毁了,就剩下画了,所以郎世宁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定向为画家或者是宫廷画家,这个实际上是不公平的,郎世宁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而且他很了解中国文化,简单聊一下,关于圆明园的西洋楼的建造。

  西洋楼100%是郎世宁设计并且建造的,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看到圆明园的西洋楼几乎是唯一一个完全由郎世宁设计的,当年在清宫的时候,为什么要设计西洋楼呢,其实当时的乾隆皇帝也是出于一种偶然和好奇,当时郎世宁在内的很多传教士从康熙末年开始在清宫为清朝服务,或多或少在一些书画作品、油画和一些其他的版本上,透露出一些西方的建筑、西方的文化,严格意义上对于康熙跟雍正来说,没兴趣或者是兴趣不大,为什么呢?俩人都岁数大了,一个69一个50,这种新鲜事物没有像年轻人这么认知,而乾隆则不同。

  乾隆继位只有25岁,再加上老爷子雍正又给他攒了一大笔钱,就属于那种又有钱又能接受新鲜事物,就是现在市场上盲目消费的那帮人,那么这种情况下,郎世宁在清宫已经待了二十年了,不让他传教,这个不是他的忧虑,是当时清宫乃至中国所有传教士的共同忧虑,其中郎世宁跟雍正关系最好,所以大家在平时聊天就希望郎世宁能够帮助大家改变这个命运,让中国人去了解西方的宗教,并且最终完成目的,把中国变成一个基督教的国家。

 

郎世宁

  那么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文化,郎世宁发现中国帝王排斥西方文化,所以郎世宁就想出了一切的办法,包括让乾隆皇帝了解,用郎世宁总结了20年的方法,就把一个年轻的乾隆皇帝一下子兴趣带上来了,而且郎世宁在用乾隆的软肋跟乾隆的特点,去介绍西方建筑,其中乾隆25岁的年轻人他要干出一番大事业的,所以当年乾隆介绍西洋楼的时候,特意跟他强调,这是我们西方皇帝住的地方,这一点作为年轻25岁的皇帝是不能接受的。

  其实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我们中国是一个上古国家,我们老说中国是热爱和平的,没有问题,但是这是上半句,中国应该属于什么呢?我们热爱和平,但不怕战争,和平能解决是最好的,和平解决不了战争解决,这应该是我们近三千年的文化。那么到了近代这个历史扭转了,别人侵略我们,别人打我们叫侵略,我们打别人叫什么呢?叫开疆扩土,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所以乾隆始终认为大西洋和欧洲早晚应该是大清的后花园,或者是大清的西海岸,那么西方皇帝已经住上了,我还没有住上,这对于年轻的乾隆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所以从乾隆早期作品也可以看出来,他体现一种年轻人的霸气和一种抱负心,和晚年的成熟还是有着区别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郎世宁既然又愿意建,乾隆皇帝又不差钱,双方一拍即合,开始营建西洋楼式建筑。

  建造西洋楼很复杂,乾隆皇帝在年轻的时候,大概30多岁的时候,开始建造西洋楼,对西洋楼的建造,郎世宁可以说用尽了全部的力量,但是非常遗憾,郎世宁所有的智慧和他所有的特点全都在1800年被大火焚毁了,当然最近十年来一些拍卖行确实出现过一些疑似,或者是至少拍卖行是这么认为的,这可能是西方或者是西洋楼里面的陈设,或者是西洋楼里的旧藏,但是很遗憾我没有完全去考证它,也不能绝对给它一个答案,但是从历史档案能看出来,当时郎世宁在西洋楼的建设上是非常非常煞费苦心的。

  而且郎世宁深知西洋建筑建造的一个原则,还是以中式为主,所以西洋楼用现在的话,是一个典型的中西合璧的产物,包括档案记载,当时郎世宁甚至亲自采办,亲自去对西洋楼每个建筑每个家具过问,所以郎世宁是西洋楼的总设计师兼总制作人,看一看西洋楼当时的建筑,还是很雄伟的。

 

谐奇趣铜版画(南面)

  第一组建筑叫谐奇趣,当时乾隆只批了一笔钱,建了这么一组建筑,所以郎世宁就把他所有的智慧,说白了这个建筑有点儿像一期工程,或者是样板房一样,所以郎世宁把所有的智慧,西方所有的文化,都集中在一个建筑上加以修缮,在修好之后,乾隆皇帝如约而至,百闻不如一见,不管郎世宁说的多热闹,真正意义上见到这个建筑的时候,乾隆皇帝还是大吃一惊,西方建筑超越他的想象,而且郎世宁当时真的很到位。

  乾隆皇帝第一次吃西餐,第一次喝红酒,第一次欣赏西方音乐,都是在这个建筑里,郎世宁为了让乾隆皇帝更好的了解西方,并且改变乾隆对西方的认识跟态度,所有的餐具餐盘欧洲进口,所有的食材欧洲进口,郎世宁跟传教士亲自料理,所以乾隆皇帝吃西餐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西餐,咱们无论是去对面的长城饭店,还是昆仑饭店,也能吃到西餐,但是你很难确保食材西方的、餐盘西方的,红酒西方的,厨子西方的,可能一个都不是,纯西方一套下来,我估计在北京也没地儿找去,乾隆皇帝做到了,而这还是在二百多年前。

  同时他的两边分别列有两个八角亭,就是两个音乐厅,两个音乐厅里面所有乐器是郎世宁从欧洲进口的,由太监进行培训,挨个进行奏乐,但是有一点很重要,我们现在去听一些欧洲大型的交响乐,或者是一些中央音乐团的交响乐,肯定是你们坐在下边,我在上边演奏,我是固定的,你们是活动的,如果调一个个儿,你们是固定的,我是活动的,那就变成少先队了,就乱了,但是作为一个天子乾隆,我想去哪儿去哪儿,怎么能够你搭一个礅支一个架子,我就得围着你面前去欣赏,我不管你弹钢琴的,还是弹小提琴的,我想去哪儿你得跟着我走。

  那么郎世宁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很简单,多凑几个就可以了,如果咱们觉得一个钢琴在这儿弹觉得很好听,我们得围着它转,乾隆不行我想去哪儿你钢琴得跟着我走,但是你搬不动没关系,弄一百个钢琴不就完了嘛,就这么简单,所以郎世宁在东边跟西边各有一组音乐厅,乾隆皇帝走到这儿,这边奏音乐,走到下一个,这边停,下一个继续奏音乐,这样的话,皇帝去哪儿都可以听到西方的音乐,而且任何人不能干涉,或者不能引导皇帝去哪儿,皇帝想去哪儿去哪儿,这是自个儿家,所以你看当时郎世宁把这些细节做的还是很到位的。

  中间的喷泉也是第一次在中国东方的博物院或者说是宫廷里面出现,整个的喷泉造型跟意识都是按照西方走的,只不过当时比较复杂,当时郎世宁要进行翻译的时候,没有喷泉这个英语单词,又要跟乾隆翻译明白,就觉得这个水玩的像水法一样,所以从此以后喷泉在我们清宫档案中就叫水法,就是水的戏法的意思。

  那么这个小型水法,乾隆皇帝看着非常高兴,而且吃着西餐听着西方音乐发现挺好玩的西方,此时的乾隆不到40岁,跟我这个年龄差不多,这个时候郎世宁在旁边敲锣边,就跟他说你看您再给我一组建筑,我们西方还有很多漂亮的建筑,我们无法展现出来,那么在乾隆最兴奋最高兴的时候说这句话,说白了是什么呢?还得继续建,乾隆皇帝不差钱,又在最高的椅子上,那就给你钱接着造呗。

  但是因为郎世宁在早期的时候,是按照中国坐北朝南的风格修的西洋楼,再往北就掉清河里头去了,没法修,往西是圆明园,往南是长春园,所以只能往东修,这就出现了西洋楼,为什么是英文字形或者是汉字丁字形的原因,后面都是二期工程。

 

谐奇趣 西洋楼

  看一看西洋楼的建筑,所有的下面建筑都是洛可可式建筑,代表了西方建筑,但是郎世宁的马屁拍得当当响,特别到位,乾隆皇帝根本不懂建筑,一切都由郎世宁作主,郎世宁在设计屋顶的时候,特意用了中国的庑殿顶,而且是七种颜色的琉璃瓦覆之,我们现在不懂圆明园的人,或者是老动不动叫中西合璧的典范,觉得多棒,实际上乾隆跟郎世宁根本没工夫搞什么中西合璧,为什么要西方的建筑加中式屋顶,很简单,这就是当时乾隆跟清朝对西方的态度,西方建筑再伟大也要在我大清的统招下,上面的屋顶代表大清天朝,也就是说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臣民都应该是我清朝的统治下,所以上面的屋顶代表大清,下边代表西方,同时从风水上东方压倒西方的意思,是这么来的。

  中西合璧那个词好像是上世纪80年代造出来的,在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叫中西合璧,这个词就是我们后来为了好听,实际上就体现出了乾隆对西方的态度,始终乾隆皇帝就认为西方称为蛮夷、西夷、英夷、法夷,或者说是荷夷,早晚等我腾出功夫来,你得向我称臣,你得是成为我中国的一部分,至少乾隆皇帝是这么认为的。

 

谐奇趣 喷泉

  那么当时的谐奇趣中间的喷泉,郎世宁设计的也非常巧妙,我们通过铜版图可以看出来,当时里面很热闹,水里面很热闹,什么都有,随着1860年圆明园被毁,所有铜构件都被不知道去哪儿去了,可能被老百姓窃走了,也可能被其他的一些统治者或者是管园的人给买走了,唯独剩下中间那个石鱼没人要,扔到谐奇趣里面,在上世纪20年代的时候被燕京大学给拿走了,直到今天还在北京大学未名湖,现在还泡着呢,这石鱼是我们圆明园的旧物,这是淡季的时候水位下来,鱼变成黑的,旺季的时候鱼还泡在里头,直到现在这件超过三百年的文物,还泡在水里头呢,也没人保护。

 

线法门

  同样再看一看,郎世宁在西边还专门设计了一个西洋钟表,这个西洋钟表设计的很巧妙,我们曾经只有铜板图资料,对它研究的不深,后来有一次我在国外见了一张老照片,才发现这个铜表钟表还是很巧妙的,它位于谐奇趣的最西边,当时建造的时候,特意在这修了一个西洋钟表,那个是个假门,这张照片是被毁之后的现存欧洲的一张照片,通过这张照片我们会发现,当年郎世宁设计的圆明园非常到位,体现出郎世宁的智慧。

  它的西边是西洋式建筑,东边是中式屋顶,为什么呢?西洋楼的西边就是中式园林,就解决了一个我们研究以来中国园林跟西洋园林是如何过渡的,到现在没有任何档案记载,也没有照片,也没有资料,一张照片解决了。

  郎世宁真的是非常夸张的一个人,西边的墙是西洋墙跟西洋建筑,东边就是中国墙跟中国建筑,这样的话在中国园林那边看,往东看是中国园林,往西洋这边看,往里边看是西洋园林,东西两个建筑就很好的过渡了,没有出现视觉污染,而且那个里边修了一个亭子,从那边看起到一个挡这边,因为这边钟楼很高,从那边看容易影响景观,所以郎世宁在那边设计了一个亭子,从那边看仿佛是一个亭子。

  设计完亭子之后还有一个作用,就是钟楼它后面需要有机械构件,没地藏,正好藏在亭子里边,这张画又把机械构件藏在亭子里边,没有影响圆明园中式园林的景观,同时又解决了西洋钟的这么一个过渡,所以你看郎世宁的一些细节当时做的是非常好,只不过这些东西很遗憾,现在荡然无存,我们就对它了解的不多了。

  现在所有的人去圆明园,我们西洋楼地区门票15块钱,就出现一个什么情况呢?每个人到西洋楼都得去,圆明园出现什么情况呢?一生要去一次,去一次足够了,但是很遗憾我只能说什么呢?所有的游客们晚了150年,你们看到的东西根本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圆明园的精华,晚来了150年,说150年前的圆明园不好,这个对圆明园是不公平的,当然150年前能不能来,这是两说,所以说现在去西洋楼这些东西,你们都看不到了,剩下的都是一片平地。

 

谐奇趣铜版画(北面)

  再看谐奇趣的北边,当时郎世宁设计的也很巧妙,中间增加了一个菊花式的小喷水池,这个菊花式喷水池在阿尔默的一张1873年被毁之后的照片,可以看出来还在原址,后来在民国时期,被当时的一个军阀叫张勋给拿走了,拿回自个儿家院子里去了,一搁搁了半个世纪,直到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经过当时的领导的协商和两边的协商,最终从这个院子拿走,那个院子到现在还是一家单位,民盟中央总部,就在现在的翠花胡同,美术馆对面的胡同里头,所以这件文物是当年在人家院子里的样子,就是民盟中央总部,在1987年的时候回归了圆明园。

  那么圆明园历史上大概有80-100万件文物,1860年抢夺一空,直到今天全都算了,连锅碗瓢盆都算上,仅有三件文物离开圆明园又回到圆明园,三件还都是石头,其中1977年,1987年和2006年回归了三件文物,没有第四件,什么书画、瓷器、物品,没有一件回归的。

 

菊花石喷水池

  简单了解一下,郎世宁当时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解决西洋楼的蓄水问题和喷水问题,很多人疑问,这么大的一个建筑,在乾隆时期是如何做到喷水的,实际上郎世宁他不是一个画家,真的是一个物理学、天文学、甚至包括建筑学那么一个综合的学者,他利用我们初中一个物理现象叫连通器也叫U形管的原理,在旁边修了一个蓄水楼,用水压把水抽到二楼,蓄水楼有多高,水就可以喷多高。

  这个就是当年的蓄水楼,这个蓄水楼在1860年被毁之后,瑞典人喜仁龙在上世纪20年代拍的时候还基本保存完好,就是物件被烧干净了,但是上面建筑还在,但是随着后期周边老百姓各种各样的破坏,现在到西洋楼就剩四个礅子了,什么都没有了。

 

迷宫

  再看一看著名的迷宫,可能有一些人去过圆明园,尤其是上中学小学的时候一定要玩一玩,这个迷宫是郎世宁当年给乾隆皇帝设计的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但是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来,郎世宁对中国文化的理解是非常到位的,为什么呢?我们以前对这个迷宫的理解,包括现在所有的同学所有的同事所有的朋友们去迷宫玩儿,都是知道在里边找呗,谁先到中间的亭子,谁先走出去就算赢了,这就是我们现代人普通人或者是正常人一个思维,你们从来没有想过这是给乾隆修的,也没有想过当年乾隆是怎么玩儿。

  当然了,西方的国王或者是西方的贵族在里边玩儿捉迷藏,谁先出来大家很高兴,谁出不来也不会说什么,东方不行,东方的文化是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乾隆皇帝的性格怎么可能陪大臣在里边玩捉迷藏,假如乾隆没出来,别人出来你觉得那个人还有必要活在这个世上吗,因为乾隆是天子不是普通人,他应该是拥有最高智慧的这个人,我陪着大臣在里边捉迷藏,最后我再出不来,这个太尴尬了吧,所以郎世深知乾隆的性格,那么真正的圆明园的迷宫是怎么玩的呢?

  是这个样子的,首先西方的迷宫应该是高达3米左右的,用植物做的那种很高的植物围子,另外呢西方的玩法也都像我们刚才说的,王公贵族在里面玩捉迷藏,但是郎世宁深知乾隆皇帝只拨一次钱,不可能说给大家更多的钱每年去维护,北京的冬天是绝对不可能说植物能够过冬的,所以第二年必须补种,这每年补种谁受得了,这里没这笔钱,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当时郎世宁就把中国的文化跟西方的文化进行了很好的一个整合,郁郁葱葱高三米,乾隆皇帝根本不能接受,为什么?你不知道里边藏什么人,这里边不符合天朝的态度,所以说就把它降到1.3米左右的高度,任何一个成年人都会留半个身子在上面,其次用砖石搭出来的迷宫,而不是植物,这样的话北京冬天很严寒,但是一点不影响。

  另外最重要的就是玩法了,那么是怎么玩的呢?乾隆皇帝到了八月十五,会提前坐在中间的宝座上等着,到了黄昏时刻,北京话叫赶不晌,不是夜里,是太阳刚刚擦黑,它有三个门,东门、西门、南门,由太监跟宫女手持宫灯,从三个门同时进入,第一个到中间的亭子给乾隆皇帝请安的将得到一笔赏金,大概接近两年的薪水,而且一个太监和宫女一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之前也不能踩点,所以与其名曰这些太监着急给皇帝请安,不如着急一生只有这么一次挣两年薪水,所以大家绝不会说互相让着,不像现在这种做作,那真是真正意义上的拼搏,而且还不能失体统,不能说翻墙,就出现我本来挺快的,结果进了死胡同了,前队变后队我变成最后一个人,完全有可能,所以你追我打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样子,又不能失体统,又着急拿那两年年薪,乾隆皇帝就在上面看那种感觉。

  这有中国的玩法,任何一个人都是皇帝的玩具,皇帝用两年年薪就可以让这帮太监服服帖帖的跟我这儿好好地玩,而且玩得到非常到位,这就是西方文化在中国的一种运用,这主意肯定是郎世宁出的,所以说乾隆皇帝很高兴,这种玩法很符合乾隆,很东方文化,所以说你们现在再去迷宫很难理解,就是因为什么呢?这个东西没人讲,也没人说,大家稀里糊涂地,实际上真正乾隆玩法是高于我们想象的,乾隆跟郎世宁他俩脑袋真的跟别人不太一样,我们不能用奴才的脑袋去想帝后。

  所以这一点也是重新审视一下,乾隆跟郎世宁,当然了乾隆皇帝玩几回,后来瘾过了就不玩儿了,后代几个皇帝没那个功夫在这儿玩儿,焦头烂额的,一天到晚的,不是西南闹起义,就是东北闹蝗虫了,所以就没那儿时间在这儿玩儿,所以乾隆皇帝玩了几次之后,迷宫就废掉了,废掉了之后到1860年被毁之后,这个建筑基本上保存完好,但是你们现在看了迷宫是我们在1991年重新完全复建的。

 

1873年的迷宫照片

      这是1873年一张当时照片,可以清楚地看到当时的迷宫保存还比较完好,连前边这个洛可可的大门都保存非常完好,但是非常遗憾是1873年拍完照片之后,1876年又有一个英国摄影师去了,这个门就没了,仅三年时间这么大个儿一个门就拆得寸瓦不剩,去哪儿了我也不知道,我也很想知道。

  你们现在看到这个地方,就是门那个位置仅剩下两个礅子,还是我们1990年复建的,原来是什么样子呢?在民国时候整个建筑都拆成这个样子了,能拆走了全拆走了,这还是1922年,还没拆完呢,再后来的50年时间,又把地上这些砖瓦捡回家去了,到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这个地方是我们圆明园地区最大的养鸡场,到了1989年才按照原样恢复,而且还没钱,中间那个亭子没修,亚运会开完之后挣点儿钱,1991年才复建了亭子,所以你们现在看迷宫的时候,完完全全是按照原样复建的,那么好歹复建了,否则这个地方一片平地。

  我跟你们讲郎世宁的智慧,讲乾隆的那种帝王心态很难理解,所以说幸好复建了一个,所以圆明园适当的复建绝对是件好事,所以现在你们看迷宫是经过复建的,再去玩儿那就别像太监跟宫女一样,在里边胡转了,感受一下郎世宁跟乾隆更高一点的地位。

 

圆明园养雀笼铜版画(西面)

  同样养雀笼,那么这是养雀笼西,乾隆皇帝当年在这个地方是干嘛使的呢?这个地方是存放当时的一些动物,养雀笼顾名思义养孔雀,包括孔雀在内的很多珍禽异兽,都存放在这里,包括狗猫这些乱七八糟的小玩艺儿,说白了这就是皇家动物园。

  乾隆皇帝很喜欢孔雀,台北故宫还有一张郎世宁专门画的一张乾隆皇帝孔雀图,这是专门给乾隆画的,那幅《孔雀图》原来就在圆明园里挂着,后来给摘下来了,幸好摘下来了,否则就一把火烧没了,现存台北故宫博物院。

  养雀笼我们放大之后,放在墙上还有郎世宁画的西方当时的一些油画的和刻画,但是很遗憾这些东西在1860年之后全被毁掉了,所以你们看不到了,如果圆明园没被毁会有大量的包括郎世宁在内的作品在里边,但是很遗憾现在都看不到了。

 

养雀笼

  那么养雀笼这个建筑,其实当时在被毁之后还保存比较完好,这是1873年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当时几乎就没有被烧,两边的小型喷泉还都在,这都是郎世宁当年设计的,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我们前两年考古挖掘把这个河道给挖出来了,原来这里边都是水稻,中间有铜管相连接,就这个铜管目前为止这么大圆明园就发现这么一小块,其它去哪儿去了呢?我也想知道,那土都被人翻好几遍了,老百姓就专门翻土把铜管给卸了拿回家,卖铁去或者是卖掉,弄的整个西洋楼现在就这一小段铜管还在,所有铜管都没了,我们再考古也晚了50年,这个没办法。

 

圆明园方外观铜版画

  再看看方外观,这个方外观是郎世宁给他乾隆的容妃设计的清真寺,而且这个清真寺可以说很体现出当时乾隆对容妃的一个态度,但是乾隆这个人很有意思,用北京话就是有点儿不好听,有点儿装孙子。那么在西洋楼圆明园修了一个给西方人,或者是给穆斯林修了一个清真寺,绝对是件天大的事情,所以说传到西域人会认为乾隆皇帝真的很尊重我们民族信仰,在圆明园给你修了一个清真寺,这一点上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乾隆皇帝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但是乾隆皇帝把它修到了长春园,根本就没修到圆明园里头,在座的可能也分不清哪儿是圆明园,哪儿是长春园,更甭说当年的西域了,所以乾隆皇帝这个玩法玩的特别好,他修了一个清真寺,还修了一个西洋楼,没修到圆明园里头,而且名字叫什么?叫方外观,方外指的就是中原以外的道观,还是把它排除在我们中原传统宗教范围之内,但是当年的回民是不知道的,觉得无比的崇拜乾隆皇帝,如此尊重我们民族信仰,所以乾隆皇帝在这些问题上非常到位的。

  而且郎世宁在设计这个清真寺的位置上,绝对是非常了解中国国情的,所以为什么乾隆皇帝喜欢郎世宁,郎世宁整个就是一个乾隆的蛔虫,乾隆想知道的想达到的全都想到了,这些东西我们现在了解研究乾隆,这么多年我都做不到这一点,因为真的很难。香妃作为当时的乾隆宫廷里面为数不多的几个少数民族,确有其人。

  这是前几年在寿康宫发现了一幅画,这是最近刚刚发现的,这幅画是乾隆跟他母亲的一幅画,其中在它西边全是乾隆的,所有儿媳妇坐在西边,也就是说孝纯皇太后的儿媳妇乾隆的夫人依次排开,我们放大之后就可以看到,在西边很明显很重要的位置上有一个西域服装的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容妃,就是我们所说的香妃,而且香妃是为数不多的允许穿自个儿民族服装的后妃,所以确有其人,而且专门为她修了一个清真寺。

  只不过容妃确实比你们想象中的形象有点儿差,就是大家自个儿非要往那么高级别去想,人家就是普通的一个穆斯林的女人,但是呢,为什么说是香妃呢?因为号称有体香,但是体香以前我也没有琢磨过,因为咱不是搞这方面的,后来有一次聊天,跟陕西省博物院的研究员聊,他突然间问一个问题,经过他们研究,杨贵妃有体香,那么容妃或者说香妃跟杨贵妃有没有必然关系?我说我真没有研究过,我都不知道杨贵妃有体香,他说经过研究两个人确实都有体香,那体香是什么东西呢,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后来人家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陕西省博物院跟我一说,什么东西呢?就是狐臭,这一下就完全颠覆了我们对香妃的概念,所以那个香不是香奈儿的香,只不过当时分不清楚狐臭。

  为什么修华清池呢,就是洗体香的,当然这个后面逻辑对不对,我不太清楚,但是很有意思,为什么杨贵妃老洗澡,老泡华清池,就是洗体香呢,这个逻辑太大胆了,但是可能有必然联系,所以为什么一天到晚泡澡堂子里边。

 

1924年圆明园方外观 毕安琪(美国)

  那么同样,再看一看方外观,方外观在被毁之后几乎保存完好,说明阿拉真主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成功地把大火躲过去了,所以说真主还真是名不虚传,但是整个西洋楼所有的建筑都被烧毁了,唯独方外观这个清真寺没有被烧,连屋顶都保存的非常完好,但是真主保一次还行,让它保一百多年这个太难为真主了。

  所以随着后期的破坏,到了民国之后,房顶就没有了,真主也尽力了,这个时候好歹二层还在,随着时代的变迁,到了1948年就这个样子了,当然现在瓦砾还在,这些瓦砾在后来130年之间彻底被扒干净了,所以你们现在去西洋楼,只能看到这么一个四根柱子了,那么单从四根柱子,你很难想象历史上是什么样子,你看英法联军多缺德,烧的就剩四根柱子,你没想想这是纯西洋建筑,三味道真火也烧不出四根柱子,但是没有办法,历史就是这个样子,很难太多的去修饰。

上传日期:2018年03月3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