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168 雅昌公开课 >刘阳《郎世宁与圆明园》>[第1集]刘阳:郎世宁与康雍乾三帝的关系

视频信息

名称:刘阳《郎世宁与圆明园》刘阳:郎世宁与康雍乾三帝的关系
 

  主讲人介绍:

  刘阳:中国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史地民俗学会副会长。

刘阳

  导语:

  郎世宁(Giuseppe Castiglione,1688.7.19—1766.7.16),意大利人,原名朱塞佩·伽斯底里奥内,生于意大利米兰,清康熙帝五十四年(1715)作为天主教耶稣会的修道士来中国传教,随即入宫进入如意馆,为清代宫廷十大画家之一,曾参加圆明园西洋楼的设计工作,历经康、雍、乾三朝,在中国从事绘画50多年,并参加了圆明园西洋楼的设计工作,极大地影响了康熙之后的清代宫廷绘画和审美趣味。保利拍卖在秋拍预展现场,邀请中国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刘阳,为大家讲述郎世宁与圆明园的故事。

  主题:郎世宁与圆明园

  第一部分:郎世宁与康雍乾三帝的关系

  今年秋拍保利正好有关于郎世宁一幅画,很珍贵的一幅贴画的拍品,那么正好保利也希望能够结合着郎世宁的文化,进行一个简单的梳理。我们简单地先了解一下关于郎世宁的历史跟他的一生。

  郎世宁严格来说应该称他为米兰人,不能叫他意大利人,这一点一定要纠正过来,米兰跟意大利是俩概念,在意大利的传统国家中,没有意大利这个国名的概念,1861年才有了意大利,所以米兰应该是更标准一些,那么米兰人郎世宁很早就加入耶稣会属于传教士。

  在文化习俗方面,他对绘画还有天文历法,甚至一些建筑艺术都有很高的造诣,后来随着当时欧洲传教到中国的兴起,来到了中国的宫廷,也就是在他27岁前后的时候,见到了当时的康熙,当时的康熙皇帝已经是晚年了,快离他驾崩不远了。

 

郎世宁

  严格意义上来说,郎世宁来到中国的第一目的应该是传教,但是康熙皇帝当时很有意思,他对西方的这些文化还是很感兴趣,但是对于传教这个东西,康熙还是非常保守的,但是康熙和后来几位皇帝还相对好一些,虽然不允许传教,但是对传教士还是很礼待的,所以当见到康熙之后,得知郎世宁对绘画很有造诣的情况下,就把他留在宫中,相当于留下一个西方画师。

  我们都知道康熙皇帝对于中国传统的文化很有兴趣,对西方文化也很有兴趣,但是康熙皇帝有一点是非常遗憾的,他只是停留在个人上,也就是说康熙皇帝对西方所有的文化,甚至包括几何学、天文学、数学,全都停留在个人的这么一个爱好上,对于像全国普及甚至认可这一点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那么无论如何,郎世宁因为康熙的原因,留在了清朝的宫廷,也开始了他长达半个世纪的对中国文化的探索跟了解。

  七八年之后,雍正皇帝继位,对郎世宁还是影响很大的,因为郎世宁有一点好,这个命非常不错,他在清朝的后期也就是康熙末年的时候加入了宫廷,此时他没有太多的参与政治和皇子之间的争斗,也就是他没有抱山头,一个原因是因为他来的比较晚,第二个他对当时中国的文化了解的不是很深,而且那个时候利益已经分配的差不多了,也因为这个原因,他成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幸存的,康熙到雍正之后,没有被收拾的传教士,因为以前的传教士他要在宫廷生活,面临着康熙末年的皇子争斗问题上,你必须要有立场,当时康熙末年的时候,所有的大臣所有的帮派实际上是分的很细的,基本上你就是太子老八的还是雍正的还是老十四分的是非常细,你要么抱山头,要么没法在宫廷混,当时这种情况出现一个什么?很少有人去赌到老四的账上。

 

雍正初年,全国五谷丰登,雍正皇帝令大学士张延玉传旨,清朝御用画师意大利传教士郎世宁作《瑞谷图》

  那么郎世宁因为没有太多的参与康熙末年的皇子的争斗,所以在雍正时期被加以留任,但是雍正皇帝对他确实也不是很了解,郎世宁通过雍正时期的元年也就是雍正二年和雍正五年,还有一张是雍正八年的时候,三幅画确定了他在雍正时期的地位。

  雍正跟康熙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康熙皇帝相对来说属于对西方是一种感知或者是一种兴趣,雍正对西方文化这种热爱程度甚至超过乾隆,所以雍正皇帝严格来说才是郎世宁真正的伯乐。

  而且郎世宁这个人我后面去讲,真是一个老兵油子,27岁进入宫廷,迅速就了解和适应了中国的文化,而且从目前我搞十多年的郎世宁的研究发现,郎世宁的马屁拍的绝对是祖师爷级别的,这个马屁拍的相当到位,雍正在即位之始确实面临着皇子之间争斗的遗留问题,还有大量的包括康熙时期对他不服的一些遗留问题,那么雍正在这个时候特别需要正统和一个人能扶植他,而郎世宁恰恰这个时候选择了非常好的时机。

 

《聚瑞图》画於雍正元年(1723年),是现存郎世宁最早的记年作品

  我们看看郎世宁给雍正皇帝,我们现在有史记载以来的第一幅画,就是著名的《聚瑞图》,《聚瑞图》画于雍正元年,这个图奠定了郎世宁在清宫未来三十年的地位,这个图很明显就是一个为了纪念和庆祝雍正皇帝继位,同时也象征了正统,象征了公正和真正意义上的天子的含义。

  这张图就可以说马屁拍得相当到位,这是目前我们已知郎世宁最早的一幅作品,这个作品深深地打动了雍正皇帝,雍正这个人大家可能对他性格上了解不是很深,雍正我觉得他是双面的一个情况,他的性格很内向,但是很要面子。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郎世宁用一幅画深深的就把雍正皇帝搞定,而且当时的郎世宁在其他方面,包括雍正对一些很感兴趣的问题,也是得到了很好的一个关照。

  雍正继位之后,真正意义上的传教士几乎超过95%以上是被诛杀的,或者是被驱逐的,仅有两个人幸免而且重用,其中一个是郎世宁,另外一个是叫格利罗,康熙的时候很有意思,康熙把所有的皇子跟传教士进行一个分配,在一块容易抱团,所以当时雍正皇帝传教士不愿意教,觉得这个人未来没有潜力,也不爱说话,也没什么本事,唯独一个叫格利罗的,也是出于无奈是遣使会的,给雍正皇帝教音乐和一些简单的美术,结果因为其他的传教士不愿意去教雍正皇帝,或者是跟雍正皇帝接触不多,导致倒向八爷跟十四爷,被雍正一下全拿掉,唯独这位教过他的格利罗成为雍正最重要的传教士之一。所以在雍正时期,真正意义上的传教士仅有两个人,也就是郎世宁跟格利罗。

 

《嵩献英芝图》轴,清,郎世宁作,绢本,设色,纵242.3cm,横157.1cm

  格利罗就是我们北京西直门教堂的创始人,他在西方很有名,他是一个音乐家,在西方音乐史上占有很高的地位,再回到郎世宁的身份上,郎世宁经过两个组合,在雍正二年之后,又画了一幅《嵩献英芝图》,这个图又再次体现出雍正皇帝的身份跟地位,而且这个图当时是为了雍正的生日,之前是为了雍正的继位,这件图为雍正的生日,画的体现出雍正的气节和他的特点,雍正的东西在圆明园,我们如果对圆明园研究很深就会发现,雍正的特点和雍正的性格,只有圆明园可以体现出来,其他地方太乾隆了。后期乾隆跟雍正很难相信这是亲生的爷俩,这俩性格完全两个极端。

  那么到了雍正之后,两幅画成功的打动了郎世宁在雍正的地位,而且因为雍正和郎世宁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再加上郎世宁这个人非常聪明,后面我就讲到他历经了康熙、雍正、乾隆三个大起大伏的三个人性格,培养出自己一个,非常非常有特点,也就是说世界上可能最极端的两种人都见过了,都平稳过渡过来了,剩下的人再处理起来就觉得游刃有余了,所以郎世宁画了三幅画,另外一幅是著名的《骏马图》,这三幅画在雍正六年,现存台北故宫博物院,基本上奠定了他在清宫的地位。

 

《百骏图》是郎世宁的代表作一,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该图稿本为纸质,纵102厘米、横813厘米,原作分别收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纸质稿本)和中国台北故宫博物院(绢本)

  但是很遗憾我们对郎世宁的研究,现在为什么只停留在画画方面,而且数量不是很大,包括故宫的聂老师在内,都是一直在从事研究,就是因为郎世宁的大量作品或者说是绝大多数作品是画在皇家园林的,其中皇家园林里边超过70%-75%以上的作品是画在圆明园的,这个画不像我们现在的一幅画或者说是一幅卷轴,它都是直接画在墙上,或者是通画,这个东西卸不下来的也拿不走的。

  结果在1860年西郊皇家园林的一场大火中,把郎世宁超过七成以上的作品几乎全烧毁了,那么剩下的三成还有将近一成到两成是画在北京的几个教堂,比如东堂,刚才东堂里边所有的圣像,还有所有的一些著名的基督教的故事,全是郎世宁亲自画的。

  很遗憾四座教堂画满了郎世宁的作品,在四次的战争和一些运动中全都烧毁,所以说郎世宁的作品到现在保存的不是很多,而且我们现在又出现一个误区,把郎世宁当成画家了,这是很大的一个误区。郎世宁画画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或者说他留到今天给我们更多的一种想象当中的空间而已,事实上郎世宁在其他方面的造诣还是很高的。

  那么到了乾隆时期,左边这幅画我一直在使用,是目前我已知唯一能找到的郎世宁的自画像,这是现存确定郎世宁长就这个样子,仅有这一张,其他人画的都是想象图,只有这一张是郎世宁的自画像,所以应该100%是郎世宁本人。

  乾隆继位,此年的郎世宁已经47岁了,已经很成熟了,又经历过雍正这么一个性格的王朝,又加上康熙,而且他深知乾隆的性格,所以郎世宁到了乾隆时期就已经游刃有余了,而且乾隆皇帝对郎世宁还是礼遇非常高的,郎世宁在很早就发现了雍正皇帝要传位给皇四子弘历这个事实,甚至跟雍正是同一时期发现这个问题的,所以郎世宁在弘历年轻的时候关系就非常好,也奠定了隔代传人打下政治基础的这么一个很好的特点。

 

圆明园-洞天深处

  所以郎世宁在乾隆继位之后,乾隆对他的礼数也很高,我们在后面可以看到,乾隆皇帝和雍正专门给郎世宁辟了一个画室,也就是你们包括看到《火鸡图》在内是在那里创作的,是在圆明园创作的,郎世宁真正意义上的画室是一个皇家级的画室,就在圆明园,在洞天深处,圆明园四景其中的一个东北角,为什么是在这里?

  雍正皇帝当年设在洞天深处是因为洞天深处是皇子读书的地方,所以乾隆皇帝跟雍正都希望自己的皇子从小可以了解一些西方文化,尤其是雍正皇帝,雍正皇帝对西方文化的理解跟汉人的理解非常深,甚至昨天我们在故宫还在聊这个问题,雍正皇帝有点儿不太喜欢自己的满族跟满族文化,有点儿排斥,他对汉人的思想跟西方的文化有点儿推崇备至了。如果他继位再多待十年二十年,清朝的历史文化将会彻底被改变了。

  那么乾隆继位就不同了,乾隆还是很遵循所谓的古礼或者是老礼的,也就是说乾隆皇帝给逆转了,用了60年的时间,改变了以汉人为文化为中心的这么一个清朝统治情况。遵循满族跟满族的老礼,这样才确保了清朝后来的所谓的满族的文化延续了二十年。

  康熙跟雍正两个人对汉文化跟西方文化是非常感兴趣的,乾隆则不同,乾隆是有防火墙的,对汉人和西方的文化是有防火墙的,但是他是一种猎奇的心理,所以乾隆皇帝对西方的文化跟汉人文化,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推崇备至。

  郎世宁的画室就这么大,这个画室包括郎世宁在内所有的传教士都可以在这里画,但是郎世宁是最著名的,乾隆在没事的时候,我查了查档案,总共来过接近37次,亲自来到这个画室看郎世宁画画,或者是向郎世宁探讨一些西方的文化,所以说乾隆皇帝对郎世宁还是很照顾的,而且郎世宁这个人对乾隆的性格的把握达到了极致了,也就是说这个马屁拍的相当的到位,作为一个外国人,可以玩到这个份上很不容易。

 

洞天深处东北部为清宫画院如意馆小院

  那么我们再往后看一看其他的一些文化,其实我查了查《石渠宝笈》里面,收录了真正意义上的郎世宁的作品是56幅,确定是圆明园的仅有三幅,很遗憾,到现在三幅在哪儿我也不知道,可能在私人藏家手上,也可能曾经被拍卖过,也可能被烧毁了,也可能在西方哪个博物馆里面。

  现在不存在官方的,故宫和台北两边都没有,我也没有在其他的,可能我看的书画图录也不多,我还没有发现,这三幅是确定是圆明园的,两幅淳化轩的,一幅正大光明的,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我用了将近两年时间,把《石渠宝笈》内所有圆明园的书法作品,都给整理好了,应该下个月在《中国收藏》杂志上,有一个十三篇的目录,这样的话,如果你们对书画作品有兴趣,或者是有投资的话,我建议你们查一查,这里捡漏捡的很大,为什么呢?我们以前的书画作品考证起来确实挺难的,你让一个拍卖行用几个月的时间去拍卖这件东西,是不是圆明园的,对于他来说都没地查资料去,那我把所有的圆明园的馆藏的,圆明园历史上收录到《石渠宝笈》,所有的资料都给梳理齐了。

  其中有三件是郎世宁的,那么大家会认为郎世宁的作品怎么才有56幅,圆明园才有三幅,这就是一个最大的问题,因为郎世宁的作品留下轴的存画的很少,我查了一下档案,本来想给大家整理整理,后来太多了,我这圆明园档案数量很大,随便查啊查,刚查到乾隆十几年的时候,就已经是几十处,关于郎世宁在圆明园画画的详细记录,包括在哪个殿画了什么东西,画了什么轴,画了什么画,甚至包括一些通景画,甚至连皇帝宝座后面屏风的画,屏风的设计都是有郎世宁的。

  也就是说如果这一点,对郎世宁跟雍正很不公平,如果圆明园没有被毁,郎世宁的作品我简单地算了算,不算在《石渠宝笈》收录的,仅在圆明园画的郎世宁的作品就超过120幅以上,或者是120处以上,而且这还不算郎世宁在其它园林和其它地方画的,所以说很遗憾,随着大火的焚毁,这东西揭不下来的,就随着历史没有了,可能有一小部分在圆明园建筑没有被毁,被老百姓或者其他的人刮下来出现在市场上,可能会出现,所以说《石渠宝笈》没有收录郎世宁作品,不代表这件东西不珍贵,只不过我们需要考证。

 

郎世宁《孔雀开屏》

  那么如果查一查就能查到历史上这幅画,比如说著名台北故宫博物院有一幅孔雀开屏,就没有收录到《石渠宝笈》内,原来就是圆明园的别有洞天的一个屏风上的作品,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卸下来了,所以郎世宁的作品经过挖掘,还是会发现很多的细节的。

  看一看乾隆跟郎世宁的几点交情。我挑了小段的一个纪录,你们就能知道郎世宁和乾隆之间还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对话,有一天,当时乾隆刚刚继位,乾隆的女人很多很年轻,那么正好郎世宁聊天,把他所有的后妃凑在一起,郎世宁也都见着了,事后就问郎世宁,你觉得我这些妃子里边哪个妃子最漂亮?郎世宁回答的非常婉转,说什么呢?在微臣看皇上所有的后妃都漂亮,乾隆又继续问哪个最漂亮?郎世宁说我不敢看,我也没看,乾隆皇帝你没看你干嘛呢?我在数瓦片,乾隆皇帝就问瓦片有多少片啊?郎世宁说有30片,当时乾隆皇帝就命太监去数,确认结果还真是30片,说明什么呢?郎世宁可能真的没敢看乾隆的妃子。

  说明什么呢?乾隆皇帝年轻心眼儿小,他用这种方式来试探郎世宁,你看你喜欢哪个或者是哪个最漂亮,郎世宁回答的非常巧妙,都漂亮,哪个最漂亮?我没仔细看,我没敢看,我这儿数瓦片呢,乾隆皇帝觉得是在敷衍他,结果果然在数瓦片,等于这次考试郎世宁就算通过了。通过完之后马上就交给郎世宁最重要的一件任务,就是给乾隆的妃子画画,发现郎世宁真是一个传教士,属于三不沾的,这个很重要,因为乾隆皇帝很在乎他的这幅画,就是著名的《心写治平》这幅画,这幅画现存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往西那个州的博物馆。

 

《心写治平》郎世宁所画纯妃和贵妃

  这幅画郎世宁画了其中的四个人,包括乾隆跟他的孝贤纯皇后在内,乾隆是非常在乎自己的后妃的,画画的人因为一要跟后妃近距离接触,第二要不停地盯他的后妃,这一点乾隆皇帝一定要心理踏实,所以郎世宁是考试最合格的。

  那么看一看,这几幅画很著名,这是乾隆元年给乾隆画的,还有旁边的皇后,乾隆二年画的皇后,乾隆二年还画了贵妃和他的另外两个妃子,这四幅画是郎世宁本人画的,后面几个妃子是由郎世宁的学生还有其他的人补画的。这幅画对于乾隆有多么重要,乾隆一生只看到了三次,而且看了之后还特意提到过,这幅画除我以外任何人不得看,谁看凌迟处死,所以你看郎世宁在乾隆心目中地位还是很高的,可以允许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的后妃。

  画画地点我认为应该是在九州清晏,乾隆皇帝对九州清晏的规定是任何男人除皇帝本人,未经允许坚决不能踏上九州清晏半步的,除了太监以外,任何人都得经过批准,为什么呢?因为年轻的乾隆皇帝很在乎宫闱制度,而且他始终认为自己的妃子非常漂亮,应该是个男人都会看上的,乾隆皇帝在这个诗里提到这个问题,所以郎世宁是为数不多的经过考验的,这要搁别人,万一说错话了,这就是大事了,你别说画画了,自个儿脑袋都未必留得住,乾隆就是这个样子,这么一个性格,郎世宁早就了解,从12岁就接触乾隆,把乾隆的心理玩的透透的,所以对待乾隆游刃有余。

上传日期:2018年03月3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