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354 雅昌公开课 >朱万章《明清肖像画的演变与发展》>[第1集]朱万章:肖像画的功能和肖像画家的构成

视频信息

名称:朱万章《明清肖像画的演变与发展》朱万章:肖像画的功能和肖像画家的构成
 

  主讲人介绍:

  朱万章: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北京画院齐白石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长期从事明清以来书画鉴藏与研究、美术评论等,著有《书画鉴考与美术史研究》、《销夏与清玩:以书画鉴藏史为中心》、《书画鉴真与辨伪》、《画林新语》、《画里晴川》等论著二十余种,近年研究领域开始涉及近现代美术史和当代美术评论。同时兼擅绘画,以画葫芦著称,出版有《一葫一世界:朱万章画集》、《学艺:朱万章和他的艺术世界》等。

朱万章

  导语:

  明清时代,肖像画的发展出现了多元化和专业化的倾向。文人画家大多不屑此道或无暇顾及,因而绝大多数专业化的肖像画,大多是由民间画工来完成的,其实用性远远大于艺术性。他们的写实技巧通过像主的“形似”而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明人肖像画侧重写实,是“影像”式的绘画风格;清代肖像画则侧重写意,是文人宴赏自娱式的绘画风格。明清时期不断演进的肖像画创作,是这一时期世俗性绘画与文人画此消彼长的结果。本讲座即是以此为原点,探究其嬗变的历程。

  主题:明清肖像画的演变与发展

  第一部分:肖像画的功能和肖像画家的构成

  非常荣幸能来到北京画院,和大家一起分享明清肖像画的演变与发展。正如刚才于晓老师介绍的,我之前在广东省博物馆从事明清绘画的研究,在2008年策划过一个明清人物画的大展,所以说今天这个演讲实际上是在2008年那个展览的一个子项目,当时除了肖像画外,还有其他的一些人物画,所以当时也写了一篇文章,我们在讲到明清肖像画的演变和发展之前,首先要了解一下,明清肖像画它的一个分类,和它的一个大概的基础性的知识。

  肖像画因其侧重人物面貌的描写,所以当时明清时候的古人把它们称之为写真画,或者是传神或者说写照传写等等,清代的画学理论家沈宗骞在《芥舟学画编》中就专门说过“画法门类至多,而传神写照由来最古”。其实说在人物画里面,肖像画是占了一个最重要的比重,而且人物画一直以来是成教化、助人伦的这么一个社会功能,它所演变的历史是非常悠久,据说最早在三代时期就有肖像画的这么一个滥觞。

  关于它的起源和发展,当然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归纳,但是大家比较认同的一个观点,它最早的起源是在上古至西汉时期,成熟时期是六朝到唐宋时期,然后一直到独立发展是元明清时期,所以今天我给大家分享的主要就是它独立发展时期,而且到了明清时期,肖像画它已经发展到一个非常成熟非常完整的这么一个时期了。

  首先我们看一下肖像画的功能,第一个功能它带有观赏性,我们知道照相术的发明是很晚时候才有的,一直到晚清到清末民国,然后才传入到中国,所以在明清时期基本上是没有照相术的,在没有照相术的情况下,大家要留下那个影,主要还是靠画家来传神写照,所以它最重要的一个功能是观赏性。

 

明·曾鲸《赵赓像》 广东省博物馆藏

  比如说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件作品,这个是明代后期波臣画派的一个代表人物曾鲸,他所写的一个《赵赓像》,它就具有一种很明显的观赏性,这个很像我们现在的自拍,或者说我们现在的拍照留影,做了一个纪念性质的这么一个肖像画,这是它最重要的一个功能。

  比如说现在正在展厅里面展出的顾梦游的这个肖像画,也是具有这样一种功能,它是具有一种很明显的观赏性的功能。

 

闵贞《巴慰祖像》 纸本设色 103.5×31.6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这个是闵贞的,是扬州画派的一个画家,闵贞的巴慰祖的肖像,这个是北京故宫博物院所收藏的,我们可以看到它观赏性的功能非常的明显。

  当然在观赏性之外,最重要的还有一个祭祀性,我们知道很多的祠堂,很多的庙宇,很多的一些家里面悬挂的祭奠祭祀祖宗的像,其实这个也是明清肖像画的一个最重要的功能,肖像画常常被作为祭祀先人的一个载体,而且大多是放在祠堂、大殿,还有一些庙宇,还有其它的殿堂里面,作为膜拜的、祭奠的这么一个功能。

 

明人绘《陈献章像》 广东省博物馆藏

  所以说它的第二大功能是具有祭祀性,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件作品是明朝人所画的陈献章的一个肖像,是广东省博物馆收藏的,陈献章是明代的一个理学家,同时也是一个书法家,他的茅绒笔书是他自己首创的,在明代书法史上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这件作品当然是无名氏所画的,曾经是收藏在广东江门的一个陈家祠堂,后来捐赠给了广东省博物馆来收藏,所以说从它的一个收藏地点,我们也可以看出它当时的一个功能就是带有明显的祭祀性功能。

 

清·无名氏《何绍基画像》 纸本设色 141.8x77.5厘米 湖南省博物馆藏

  比如说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个是何绍基的画像。这件作品是收藏在湖南省博物馆的,这个就是我们所经常见到的祖宗像,它也是带有一种很明显的祭祀性的功能,这个是现在所传下来的据说最接近他本人肖像的一幅画,因为何绍基的肖像画有很多,像叶衍兰,像叶恭绰他们收藏的,清代学者像传里面有,但是他的那个长相跟这个长相差的非常远,这是一个非常写实的。

  在晚清时期的很多农村,专门都有一些画炭像或者是画肖像画的,就是何绍基所在的湖南地区当时也是肖像画非常发达的,我曾经在北京画院做过一次齐白石研究的研讨会,专门讲过齐白石早期的肖像画其实也具有这样一种功能,很多就是为了画一些祭祀性的,为祖宗所画的这种肖像画,现在我们所看到的何绍基这个肖像画就是这样一种功能。

 

顾见龙《徐达像》

  当然还有像顾见龙,这个是在国家博物馆所收藏的一套顾见龙所画的名贤的肖像,这个是画的徐达,这个他是画的一个局部,只是画一个头部,有点儿相当于我们现在的身份证的照片,或者是证件照一样的,他只是画了一个头像,这也是带有一种祭祀性的功能。

  还有一种就是娱乐性的,这里作品大多是为文人造像,或者说是文人的一个自画像,往往衬以竹林或者是树荫或者是临泉作为一个背景,在一种极为雅致的氛围中,烘托出像主的身份和情趣。

 

清·张百禄《自画像》(局部) 广东省博物馆藏

  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件作品就是由张百禄,就是清代的一个不是特别有名的画家所画的一个自画像,这个收藏在广东省博物馆,我们从这个画像可以看到,他所画的一个像主是站在一个山坡后面,手里面拿着一把扇子,旁边是一棵松树,表现文人宴赏,娱乐性的这么一个画面。

 

周道《秋林独酌图》卷 32.3x83厘米 广东省博物馆藏

  其实特别像一种行乐图,这种行乐图在清代康熙一直到晚清时期都是非常盛行的,比如说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件是周道的《秋林独酌图》,这个是在广东省博物馆收藏的,周道是江西籍的一个不太有名的职业画家,这件作品画的像主是一个文人,后面有很多的题跋,有屈大均、有大汕、有陈恭尹等等,都是明末清初的一批文人的题。

 

周道《李煦行乐图》局部

 

周道《秋林独酌图》局部

  下面是《秋林独酌图》的一个局部,我们可以看得出来,他所画的这个像主的这么一个形象,上面是周道所画的另外一作品《李煦行乐图》,当然李煦是跟《红楼梦》非常有关系的一个重要人物,我记得前年在北京还专门开过一个关于这件作品的研讨会,邀请了很多《红楼梦》学相关的专家,我当时提交了一篇论文就专门讲周道《行乐图》的研究,在周道的《行乐图》里面,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他所画的李煦,还是《秋林独酌图》,他都把这个像主置身在一个非常雅致的这样一个林泉高致的环境之中,我们可以看出它带有很明显的这样一种娱乐,或者说是宴赏性质的肖像画。

 

清·沈塘等《梁鼎芬像》 纸本设色 广东省博物馆藏

  这件作品是晚清时期苏州一个画家叫沈塘他所画的梁鼎芬的肖像,梁鼎芬是晚清民国时期一个重要的文人,当然也是一个清朝的遗老,他是生活到民国时期的大概是20年代。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个肖像也是在一个临泉之中,或者是旁边有树林做一个衬托,然后上面还有很多的像张伯英还有其他人的题跋,其实他是把这种文人的情趣烘托出来,这是很典型的一个娱乐性的肖像画。

  我们再看一下明清时期肖像画家的一个重要的构成,主要是职业画家,到后来有一些文人画家参与,所以它构成了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多元化和专业化,而且很多的文人画家多是很不屑于此道或者是无暇顾及,因而绝大多数早期的肖像画,它都是由民间的画工来完成,所以很多的肖像画基本上是不具名的。

  比如说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了数百张明清时期的肖像画,尤其是明清时期的一些名人的,像皇帝的和皇后的肖像画,在这些肖像画里面基本上是不具名的。最多是在肖像画的侧边有一个题签,但是题签的画都是注明这个像主的名字,并没有画家的名字,实际上我们都知道这些画是当时的职业画工所为,他们不是非常有名的文人画家,或者说是其他的一些人物画家,所以基本上早期的是不具名的。

 

明宣德帝朱瞻基像

  比如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幅肖像画是明宣德帝,就是宣德皇帝朱瞻基的一个像,这件作品也是看不出任何的作者信息。

 

欧阳修像 清殿藏本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件作品,是中国国家博物馆所收藏的曾经的清殿藏本的一个欧阳修的像,这里面也是没有作者的,当然这个像跟我们刚才所看到的顾见龙所画的徐达的像,有很大的一个相似之处,当然也有可能这件作品是顾见龙所画的,这种可能性也有,但是我们也找不出更确切的史料做论证。

  由于画工队伍的众多,及其社会需求量的增加,在当时的肖像画里面出现有很多程式化的画像,在颈部以下的部位他往往是按照官衔,比如说是一品、二品、三品,按不同的品级,每一个品级的服饰或者身材几乎都是一样的,所以很多的肖像画只需要在颈部以上做一些调整和不同就行了,所以它带有很大的程式化的倾向,这种现象就特别像我们现在很多旅游点,比如说大家拍皇帝像或者是皇后像,放一个椅子在那里,或者说是下面有一个皇后的服装,然后有一个头部是空着的,你的头撑进去拍个照。

  其实在明清时期的很多肖像画几乎都是这样,就是他颈部以下画的那些服饰,包括那个体形都是非常接近的。所以说当时的很多画工为了应急,事先画了大量的无头像做囤积,一旦有人订货,他们依照像主的身份,包括他的高矮胖瘦,然后补上一个头部,我曾经在广东省博物馆一个废弃的仓库里面看到了有很多这样的肖像画。当然有个别的一个肖像画还是没有头部的,还等着有人来跟他订货,然后再把头部补上去,所以说明当时的这种肖像画,它的很严重的这样一种程式化的倾向。

 

明·无款《王鏊像》 纸本设色 161×96.1厘米 南京博物院藏

  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件作品,以及在下面展出的是南京博物院所收藏的一个王鳌的像,这个是明朝人所画的,当然王鳌他的品级是比较高的,所以你看他所画的这个服饰,包括体形,还有他画的这种满装等等,包括他的头部的官帽,都是有很明显的程式化的这么一个倾向在里面。

 

明(万历)·佚名《夫妇像》 绢本设色 161.5×128.5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现在我们所看到这一套是北京故宫博物院所收藏的一个《夫妇像》,当然这一套《夫妇像》无法出示名字是谁,但是我们可以看得出来整个他的服饰是一个官员和他的配偶之间的像,当然我们所看到这个男士所穿的这种服装,跟我们看到很多韩国和日本当时在我们中国的明清时期一些官员穿的服装非常接近。

  我记得去年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做过一个东方画意的展览,19世纪中日韩三国的一个绘画,是把我们中国明清时期包括韩国日本,三个国家的画集中在一起展出,后来我就发现在三个国家中,相似度最大的绘画其实就是肖像画,它中间有很多的相似性。

上传日期:2018年03月09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