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讲堂3765期】对话:重识吕佩尔茨-视频—雅昌艺术网 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8969 雅昌公开课 >《对话·吕佩尔茨》>[第2集]对话:重识吕佩尔茨

视频信息

名称:《对话·吕佩尔茨》对话:重识吕佩尔茨
 

  主讲人介绍:

  马库斯·吕佩尔茨:生于1941年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从事艺术创作,并一直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力,被誉为德国国宝级艺术家。

马库斯·吕佩尔茨

  文策尔·雅克布:德国著名当代艺术史学家,曾担任第43和44届威尼斯双年展顾问,第46届威尼斯双年展评委,第八届卡塞尔文献展组委会委员。曾获得奥地利共和国艺术金质奖章、意大利共和国功勋Cavaliere Ufficiale奖章、委内瑞拉Andres Bello奖。

 

文策尔·雅克布

  导语:马库斯 吕佩尔茨是德国新表现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他与巴塞利兹、伊门多夫、彭克、基弗等人共同催生的“新表现主义”,产生了世界性的影响。“德国新表现主义”在艺术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它标志着二战后世界艺术中心被美国主导多年后,再次回归欧洲,并引发了一场关于“绘画复兴”的持久争论。“德国新表现主义”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被介绍到中国,对本土不少艺术家也产生了不可小觑的影响。

  主题:《对话·吕佩尔茨》

  第一部分:对话:重识吕佩尔茨

  雅克布:我从策展人的角度,和马库斯·吕佩尔茨先生来一起呈现他的作品,感到非常愉快。他无疑是德国二战后,最为重要的、最有意义的德国艺术家之一。当然这个不仅仅是因为,他几十年在艺术界非常活跃、不断地进行创作,此外他在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担任校长,使得他的艺术能够对年轻一代的艺术家,也产生最为直接的影响。

  德国在二战后面临一片凋敝,这种困境对于生活在当时的艺术家来说,也是一样的。一方面就是“二战”以后,德国的博物馆中充斥着美国的波普艺术,另外一方面就是几乎德国战后的大部分艺术家,转向了某种非具象的抽象的绘画。应该说马库斯·吕佩尔茨先生,他是一个多面手,他是一个能够进行多手弹奏的人。

《你所知不多,公爵夫人回答道》,93x70x65,青铜色漆,1981

  他本身是一个文人,写作很多,诗歌。那么在这个意义上说,正出于他对于文字的敏感,所以我们也不能忽视文学本身,对他创作的影响,因为在德国战后,也有那样的一个零点的时刻,就是我从这个文字,或者是从这个文学传统当中,到底能够索寻到什么东西,译借到我的艺术创作当中来。在这个意义上就是德国的哲学家尼采,对吕佩尔茨的影响是最为深刻的,尤其他的关于酒神的理解和“酒神赞歌”,这样一种形式成为吕佩尔茨表达的一个重要的源泉。

  早在1966年的时候,吕佩尔茨就已经发表了《酒神赞歌》的宣言,这是他对艺术创作的一种宣言式的东西。这个《宣言》应该说构成了,他的酒神赞歌时期绘画的基石和理论基石。可能有这样的一个问题,就是马库斯在当时提出酒神赞歌的时候,有很多人是不理解的,甚至是招来了一些敌意和敌视。其实今天情况也没有好到哪儿去,也没有改变多少。

  其实当时你身边有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朋友,当中也有一些是在博物馆工作,像他提出来了几个人像福克斯等等,提出了三个人名,他们起码应该是和你心有戚戚的,是能够懂你的。

《梳子》,50x140,布面油画,1968

  吕佩尔茨:当然我这个人生也不完全是晦暗的,完全是不被人关注的,当然总是有那样一些情绪性的东西,它既受到友情的鼓舞,当然也有一些敌视吧,敌人他同样也会给你带来强烈的感受。

  雅克布:但是后来能够,比如说像在文献展当中,或者是在一些非常重要的,双年展的展览当中,能够应邀有自己的个展等等,是不是已经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一个表现了,表示你慢慢其实已经被别人理解和接受了,可以这样说吗?

  吕佩尔茨:你知道有的时候物尽其用当中,也包含着某种错误。

  雅克布:你怎么看在你的艺术创作当中,好像总有两个心灵在角力,一个是绘画,一个是雕塑呢?

《泰坦》,253x59x196,青铜雕塑,1986

  吕佩尔茨:应该我可以说我创造了一种,叫做“绘画式的雕塑”,或者是我把两者给糅合在一起。

  雅克布:其实我在给大家准备的图片当中,应该也有非常好的,就是范例,能够让大家理解,到底什么是绘画雕塑。

  吕佩尔茨:那么和绘画不同的是作为这种古典的,传统的雕塑家你总要瞻前顾后,你总要把一个空间的各个侧面,都要周到地考虑到,和画家却不太一样了。然而对于画家来说,尽管你也知道后面是什么了,其实你所面对的,永远是一个你当下的,面前的东西。那么我想这个可能是,绘画非常了不得的地方,就是你在一个平面当中要呈现,要使它真挚完满。所以不同的地方是绘画,好像你所面临的永远是一小块一小块的平面,然后尽管这个平面,它也有一个组合的呈现,那么它也有一个圆容的东西在,但是它始终是一个图像的东西。

  然而这个对于雕塑来说,你却像是来雕琢一个钻石,它可以是有数千个侧面,你都要来细细雕琢。当然这个雕塑也不排除,你前面所传达的东西,和你背后所呈现的东西是一个有张力的,甚至是相左、相悖的东西,这个也可能是让人大吃一惊的雕塑作品。

《田园风光二》,275x201,布面油画,1969

  雅克布:但是好像在你的这个雕塑作品当中,我们总能看到某种绘画性的东西在,好像能够看到你把黏土,把材料,把色彩涂抹在你的雕塑作品当中。所有你感觉不恰当的地方,你就直接给它削减掉,你有没有这个对规模体积,特别大的东西有恐惧感。

  吕佩尔茨:恐惧很难说,或者是说不上什么是恐惧,或者是害怕,或者是忧惧,但是从另外一个意义上说这种恐惧,又是时时刻刻伴随你的,因为你害怕失败,我想这种对失败的,或者是这种存在的恐惧感是欧洲文化当中,非常扎根于这种欧洲文化的一个情绪,一种情感。那么在雕塑的时候,当然我每一次都是亲历亲为的,因为我没有办法给别人一个草图,或者一个观念让别人来操作,我总是要做雕塑所有手工的那一部分。我做过一个18米高的大力神,这是一个非常大型的雕塑。

  但是你在做的时候,你似乎时刻有那样的一个意识,正由于它的篇幅巨大,会令你最后惨败。相反如果这个大小是有说服力的,能够承载住的话,那么它有的时候会妨碍那个质量,有的时候这个东西太大了,它会妨碍那个作品的质量。有的时候画画得太大,或者作品弄得太大了,也有这样的毛病,它会让你没有办法有这种一览无余的,或者是没有办法让你得见它那样的可能。

《头盔二》,235x190,布面油画,1970

  雅克布:你好像还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愉悦的人,因为你不都是那种苦兮兮的去工作的人?

  吕佩尔茨: 但我确实是一个挺快乐的人,但好像我们这个不应该在公共场合谈,因为好像快乐总让我们显得不太有说服力。因为一个德国艺术家,绝对不能冲着一幅画发笑。

  雅克布:比如说我现在很感兴趣,你是怎么看自己的一些朋友,或者是同代人、同代的艺术家,比如说像巴塞利茨,因为你们共同应邀去参加第六届文献展。 再有像安塞姆·基弗,他几乎是把整个世界看成一个,与他相关的一个戏剧性的东西。

  吕佩尔茨:当然你知道艺术家,最后成为某种自己自造的一种品牌,他有了一种所谓的专有名词,一个专名。尤其当我们去看德国的这些大画家的话,那么有的时候更像是看一个,古怪的一个收藏一样,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人物。比如说有的人只画人。

《无题》,162x130,布面油画,2008

  雅克布:您说的是彭克吗?

  吕佩尔茨:他说或者就是只画光头。或者是把所有画的东西够给人抹得模糊不清了,他说这是里希特,当然你不用去反对他,因为他有他的手记。

  雅克布:比如说绘画你的立场,就是说绘画是一个冒险,是一个进入未知的冒险吗?

  吕佩尔茨:我想绘画其实本身就是发现绘画自身,因为现代性其实是给很多主题,带入了绘画当中来,因为好像这个艺术现在变得充满了,这种教育和教化的意味,所有的艺术家都必须得控诉事件,他都要去对这个世界复仇。

  所以他总向是一个拯救者的一个姿态,一个不平的人。而且要反政治,那么所以在这个意义上,绘画成为一种宣传。其实当我认为这会影响绘画的质量,因为绘画和这些都无关。因为绘画既可以被媒体所干扰,也可以被所有的这些现成的东西所干扰。所以绘画有的时候,并不是说让我们去画新的东西,或以新的方式去画它,而是我们重新去发现,什么是绘画这样的一个东西。而且绘画也是一个不断创作的,绘画的堆积的那样的一个过程,它也包含着一个无限的,看的凝视的过程。有的时候你要不断地去画,你已经非常熟悉的一些主题,然后给它找一个好的边框,而且最好是不要太大。

《尤利西斯》,135 x 45 x 33 cm,青铜雕塑,2013

  其实我觉得绘画可能最早,是从某种装饰性的东西,从他那儿偷窃来的,窃取来的,但是之后你却把它从中发挥出来一些,完全不一样的自由的独立的东西。你有一个漂亮的空间,然后你有一个画板你把它涂成蓝色,然后把它挂上去,这已经变得一个非常美的东西了,它可以是在审美上是可爱的,而且它也可以构成某种冥想的效果,但是有一点它更像是刷墙,而不是绘画本身。所以当然我说的都是,我对某一些现代绘画的一些偏见了,但是在我看来绘画一定要去画,也就是说你必须要把这个艺术,再这个装饰、修饰的危险,这个用途当中给窃取回来。也就是说你在绘画和雕塑的时候,必须要创造那样一个,你自己可以置身其中的,可以进入的空间。也就是说当然有另外一种很氛围式的绘画,它还有某种诱惑性的,还能够把你诱拐走的那样的魅力、魅惑的力量。

  雅克布:至于吕佩尔茨先生刚才所描述的,对艺术、绘画和雕塑的感受,那么到底对不对?有没有说服力?从明天开始大家就可以在清华大学,这个对面的博物馆当中,可以看到他的展出的作品,这次在MAP收藏的基金会,和贝尔艺术中心的合作下,使得这样的一个大规模的展览,能够得以成型,有100多幅来自于吕佩尔茨先生的作品,将在这里展出。

上传日期:2018年02月1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