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714 雅昌公开课 >对话:经验与展望——结伴创造艺术>[第1集]对话:经验与展望——结伴创造艺术

对话:经验与展望——结伴创造艺术

视频信息

名称:对话:经验与展望——结伴创造艺术对话:经验与展望——结伴创造艺术
 

  主讲人介绍:

  米歇尔• 贾斯:艺术家

米歇尔• 贾斯

  王璜生: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王璜生

  索克 • 丁克拉博士:杜伊斯堡兰布鲁克雕塑美术馆馆长

索克 • 丁克拉博士

  耿雪:艺术家

耿雪

  柯理博士: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中国)院长

柯理博士

  导语:

  值中德建交45周年之际,德中文化交流基金会发起并联手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中国),于2016年8月至2017年5月共同主办“结伴创造艺术”德中大型艺术家驻留交流项目。在结束了2016年夏季在柏林阶段的驻留期后,2017年3月,参与项目的中德艺术家来到北京。

  主题:对话:经验与展望——结伴创造艺术

  第一部分:对话:经验与展望——结伴创造艺术

  我们现在可不可以这样做,我想对每位在座的嘉宾提一个简单的问题,就是在国外取得的经验,怎么样能够影响自己的艺术创作?然后怎么样能够丰富自己的艺术创作,这样的问题。我想丁克拉女士跟艺术家交流是非常有经验的,尤其是跟中国的艺术家。您也参加过艺术展,所以我想问一下,像这样的一个项目它能够给艺术家带来什么样的灵感。

  索克 • 丁克拉博士:非常谢谢你们的邀请,我也非常高兴,你刚才给我做的这样一个介绍。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还想简单做一些介绍。刚才已经介绍了很多背景上面的知识,比如说艺术家的交流,能促进两国人民的理解,比如艺术的交流是在之后。我有时候会想,我们为什么非常重视这种交流,尤其是在德国,我们非常重视艺术家的交流,而且从您的角度看,我们在德国二战之后,我们就有了一个艺术展,有一个Document,在维也纳,还有在威尼斯。这个大的艺术项目在今天仍然有影响,其实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能够,增进大家对于不同文化圈的了解,最终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

 

结伴创造艺术

  我们在这个项目的进行中,发现它的作用显得越来越重要,通过这种双边的项目,我们能够促进他们各自的生活和创作,而且他们的作品,经常也都是能够反映他的国家的特性,所以我们的博物馆经常支持,把这些作品进行展出。我们认为只有互相了解对方的习惯,了解对方的文化,跟对方有亲密的人为的接触之后,对创造世界和平,人们之间的和平相处,也是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主持人:谢谢您对这个项目的这个看法,能看出来您有很丰富的经验,不但是作为艺术家的经验,也是作为老师的经验,您肯定看了不少中国的年轻的艺术家的作品,从学生变成成熟的艺术家,在他们的学习和创作的过程中,有一段时间在国外,无论是长期还是短期,这些艺术家他去了国外回来以后,他的创作有没有什么变化,或者是有一些特色的东西,你也可以提几个例子。

 

广东美术馆

  王璜生:到国外进行交流,进行学习,进行这种考察,对自己的艺术创作的提升,或者说变化一定是存在的。我咨询过一个学生,我觉得这个学生特别有意思。我在广东美术馆做馆长的时候,广东美术馆有很多当代艺术的展览,他很小的时候经常到广东美术馆,然后就喜欢上了这种,比较国际性的当代艺术的展览,他在附中毕业以后,不愿意在国内进行本科的学习,又跑到了国外去学习,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学习外语等等之后,在那边考上了本科,后来又非常艰难地考上了硕士,考上硕士在那边读书。

  当读硕士这个过程中,一方面是他的艺术发生很多的变化,同时更重要的是他的各方面的学识跟能力,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跟提升。,他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他觉得在这样的一种学院派的学习很不满意,甚至没毕业,他就跑到外面去进行自己的创作,后来又回来国内,现在自己进行创作,我想任何人在这种交流的过程中,在这种跨国界,跨区域的这种文化交流,总是会使自己的某种认识发生变化,但是这种变化不仅仅是艺术方面,更根本的是一种思想 情感、学识等等,而构成了一个更丰富的人生。

  主持人:谢谢王馆,耿雪你也有过在德国读书的经验,你也参加了驻留的计划。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自己的一些经验,可能是比较好玩的,可能是不好玩的,比较痛苦的事情,我们都非常感兴趣。特别是比较一下,你第一次去德国,还有这一次去柏林驻留计划的一些经验。

 

卡塞尔文献展现场

  耿雪:大家好,首先非常感谢这个项目,我本科是在学雕塑,其实第一次去德国,应该是去旅行,我的本科毕业旅行,想去看卡塞尔文献展,它是五年一次的,它展示了这五年很重要的作品,包括一些历史相关的作品,通过看展的过程,也了解到德国的当代艺术运用科技、声音、表演这些东西。可能它跟中国的情况不太一样,它有更明确、活跃的地方,所以我当时很想在读研究生的时候,申请一个能够去德国学习的,交流的交换的项目,所以就去了卡尔斯鲁厄国立设计学院,当时主要学了一些新媒体跟影像,其实我在中国学的是雕塑跟版画。所以跟德国的渊源,联系还挺多的。

  上学有半年之后,不断地认识了朋友跟老师,也不断地会去。直到去年有这个驻留的项目,其实是我一听是柏林的驻留项目,我就很开心,因为我上学是在卡尔斯鲁厄,当时也经常去柏林看展,那儿有很多表演,我觉得都是水准非常高的,所以我去了柏林的驻留项目。一开始也遇到一些困难,但是也有很有意思的地方,我先首先祝贺德国艺术家,在我们北京的四合院的市中心,其实是更容易去接触这个城市的文化活动,当时我们在柏林住的稍微远了一些。

  德国的艺术家在北京,我觉得他们可能要买很多口罩。我想说的是,其实是没有任何条件是完美的,可能艺术家就是要在你所在的环境中,去找你创作的自。比如我在柏林那个监狱做的作品,我觉得很有意思,可惜带不回来,监狱是女子监狱,每一间房间都很封闭,门也很厚,窗子也很小,然后我在大院子里每天走的时候,我就看一间一间的房子,那个颜色就很冷酷,小的铁栏杆,然后其实里面的人是被禁闭的,我想怎样让他们以前的气息能够在这里自由的游走。

 

耿雪《米开朗基罗的情诗》影像,黑白,声音,19分钟9秒,2015

  所以我就买了很长的一卷蓝色的塑料条,然后我特别费劲地爬上爬下,从这个房间里面穿出来这个绳子,再通过一个什么方式从另一个房间把这个绳子再勾回去,然后再从另一个房间再穿出来,所以其实我是用这个绳子,把所有的很多房间都联系了起来,就好像一个对自由的东西,它是穿梭在这些禁闭的空间中的,我觉得这个作品我也挺喜欢的,就是没办法带回来,我也希望德国艺术家在北京,能够创作出特别有意思的东西,而且更重要的是你们能去看更多,可能比当代艺术更广阔的,这些历史的文化,故宫、胡同博物馆,很多这些古迹,希望你们能够非常享受在北京的时光。

  主持人:谢谢!米歇尔• 贾斯先生您是刚刚来到北京,这也是您第一次到北京,我想让您来回顾一下,在柏林渡过的时光,当时您对北京的生活,肯定是有一些期待,但是您可能今天刚刚到达北京,还没有那么多的机会来看,您的期待和现实之间,是不是完全一致的。我想问一下您之前有什么想象,还有就是对于在北京驻留期间,有一些什么想法?

  米歇尔• 贾斯:首先我非常高兴能够来到这里,确实是我今天才到,刚从机场赶来,我非常感谢这个活动,我还只是短短地看了一下,我的住处就进去了一下,就已经要赶过来参加这个活动,但是我已经感到非常的欣喜,非常的高兴,我也非常感谢各个机构提供的条件,我非常高兴能够到这里来,我对中国的期待也是希望能够获得一些,完全不同的体验,您刚才也提到的这样的一些不同的体验,还有就是同时也提到,歌德学院有很多的活。

 

歌德学院

  在我去其他国家的很多的项目当中,一直是我的一个非常完美的合作的伙伴,所以我在这里也非常的感谢歌德学院,对我们这个项目的支持,过去的驻留项目,对我来说他意味着一种,特别独一无二的形式、一个方式,就是到一个新的地方,去了解他这里的艺术,去能够了解当地的这种艺术,然后发觉一些新的东西,它会停留很长的时间,你获得的这种新的意象,对于我个人来说就是,它是独一无二的一种体验,那么这种去的这种地方,像我就是在洛杉矶还有在尼泊尔,还有去过很多其他的地方去做过驻留项目,就是他们会有一种能指或者所指,他会获得一种完全不同的意义,一种不同的意义,他也会一直影响到我的个人和创作。

  北京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地点,现在我还不是很了解北京,我也希望在这里除了艺术创作之外,也能够去深入地进行一些交流,当然还有是如果现在艺术家们,在当地就是我们跟耿雪,我们在柏林的时候,已经渡过了非常美好的时光,也非常深入的一些交流,我今天也刚刚认识了很多新的艺术家,我希望我们能够继续地去进行一种,非常深入的讨论,就我现在看到的情况而言,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条件,让我们能够进行这样的一种交流,就是我自己的个人的经验来说,也许就是大家整体的期待,可能都跟我差不多。

  柯理博士:非常感谢您刚才的发言,丁克拉女士您作为策展人,艺术家的这种发展,他们能够积累很多的这种经验,我们歌德学院也资助了很多的艺术家驻留项目,去年我们在北京还有歌德学院,其他的分院也都有这样的一些,艺术家驻留项目,我们希望能够更好地来策划我们的艺术项目,就是说它是没有确定的什么的目标的,只是让它发生,我们就是来开展这样的一些项目,从我们的经验来说,之后邀请这些艺术家来,也许他们不会立即产生很大的影响,也许是两年之后可能才会体现在艺术作品当中,那么从您自己的工作经验当中,是不是曾经有过这样的观察,或者有一个艺术家,比如说他突然就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大家以前可能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一些转变。

 

维也纳

  丁克拉:其实在我的这个职业当中,我非常幸运地能够看到很多的艺术家,就是这种开放还有好奇,对新事物的好奇都属于艺术家的这种天性。我是三年前第一次来到北京,我们当时是和小一组的策展人一起,大家参观了很多的画廊,结识了很多的艺术家,我们进行了非常深入的讨论,我们也看了很多的艺术作品,您刚才也提到了,我们最大的关于中国现代艺术的展览,在鲁尔区的八个城市,展示整个中国的作品,那么对于德国来说,甚至对于整个欧洲来说,都是规模最大的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项目。

  在这个过程当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们在博物馆里面这些观众的反映,我们曾经经历过不只是说,我作为策展人之一,我肯定是对中国有一些特定的一些想象,这种想象我们对中国的这种设想,可能并不符合现实,很多来到我们博物馆参观的这些观众,他们可能以前来过一次中国,或者从来没有来过中国,那么我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就发现就是我们可以给他们很多的这种展示,我们中国当代的艺术,可能德国人对中国当代艺术的了解还是太少了,其实中国艺术家他们的作品,非常的具有国际性,我们就是也会问到有没有什么,典型的在当代艺术当中,有没有特别典型的,比如说作为主流的这种描述。

  我就知道比如说还有雕塑作品,像我可以作为一个非常典型的中国特点,但是在夏巴索参与的艺术博物馆当中,就是展现的很多的作品,但是你很难用一个词来描述,就是他用一个词来描述,所有中国当代艺术的特点。我认为很多人,他对中国的艺术会有一些偏见,或者说他会有一种想象,那么我们可以来化解掉观众的一些想象。

 

卡塞尔文献展现场

  柯理博士:中国当代艺术他的身份,他和国际艺术的关系,其实可能也是挺丰富的,但是也有确实还是一直,有一种中国艺术,它的一个审美的一个来源。我是稍稍知道一点点关于中国美学的东西,但是知道的不多,通过这种交流的项目、驻留的项目是不是也可以让国际的艺术家,更了解这些中国的审美的来源,当然已经介入国际艺术的一个论坛里面了。但是能不能通过驻留计划,更了解这样的审美的来源?

  王璜生:我觉得首先是这种交流计划,无论是中国的艺术家去德国进行交流,或者是德国艺术家到中国来交流,其实都在各自的文化背景,还有自身的成长背景,知识背景底下去进行交流的,也就是说作为中国艺术家,他一定是在一个中国的文化背景底下,成长起来的,他们各自又有对中国文化的理解,还有这种体会的深刻的不同,或者是侧重点不同的程度上,这样一个不同的个人背景底下,去进行到柏林,到哪里去进行交流,那么他在这儿交流的过程中,一定是有一定属于个人,特别是艺术家是特别敏感跟特别感性,他一定从他自身的背景底下,去感受这种不同的文化的特点,而去感受之后,去生成可能是自己的东西,我也相信说德国的艺术家来到了中国,住在胡同或者说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或者是中国的文化、当代文化的这种接触,也是一定是在德国的这种艺术家,他们的德国的文化背景底下来理解,这样的东西,我想这正是一个文化交流的最有趣的地方,也是能够成为一个更多元、更丰富的一种不同的艺术特性,不同的艺术,结出不同的艺术成果的一个最根本的东西。

  我刚才看了,之前只是听说是在皇家女子监狱等等,也是听说在胡同,德国艺术家到中国的胡同来居住,我刚才看了那个影像之后感触挺深的,我觉得在德国的这两个点,都选的特别好,在德国是皇家女子监狱设一个居住地,我觉得挺酷的,艺术家也许在这里能够感受到,另外一种东西,包括更丰富的,包括德国文化的这种影响,我觉得可以充分发挥很多很多想象力的,而在中国的胡同也特别有文化特点,这个胡同我也相信将来德国的艺术家,一定能够从他们的文化背景出发,对中国文化作出新的很多的理解,跟结出很多好的作品。

 

卡塞尔文献展现场

  柯理博士:谢谢!我最后想提一个问题来问两位艺术家,这个问题就是说我们这个项目的名字,叫结伴创造艺术,我们当然也会问自己说,这真的是一个结伴创造的过程吗?还是一个合作,它会形成一种合作吗?或者就是说大家只是同时,在各自做自己的作品,然后他有一些交流,会影响到各自的创作,一方面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么也是很有趣的一个方面,就是说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他们文化的来源,那么在这个结伴创造艺术,我们这个主题下,就是你们怎么样来理解,就是说这个要求太高了吗?结伴创造艺术、共同创造艺术。

  米歇尔• 贾斯:对此我的理解我觉得,这个共同不是按照字面去理解的,对我本人来说就是我觉得艺术,就是在各个层面都是其实都是有,他不管是有多少人都是有共同的创作的,所以我想我们不应该,光从字面去解释这个结伴,当然有时候这个小组的成员更多的,比如说有时候包括策展人,还有,因为有时候他的思想,大家的思想都是相互影响的,还有各种不同的人的影响都有,所以这种联系就是说在柏林,我们也看到一直都是有的,我们这种创作的方式,以及我们对结构方案的命名,都表示了这一点,所以我本人对于我本人的创作来说,他只能是通过共同的才能创造,当然这也不一定说一定要成为一种,以后大家的模式,但是我想所谓这种共同,其实我要强调这个共同性,这也是我非常关注这个项目的一个重点。

  耿雪:结伴创造艺术,其实我们在柏林还挺结伴的,大家会一起做饭,一起参观很多好的收藏的机构,当然你可能创作上当然是个人完成作品,可是这种一起参观交流,其实也是一种结伴吧

 

卡塞尔文献展现场

  然后我觉得可能最重要的是,因为我之前也参加过一些什么,韩国的日本的 英国的,挺多的一些驻留,我发现其实最后你们会在很多年,还会这些艺术家还会互相影响,就是我至少我觉得我最早的一个驻留,已经是十年前的了,但是我还是跟那些艺术家是很好的朋友,我们还会互相关注彼此的作品,潜移默化都是互相会在影响的,你也会看到别人的东西,他回到他的国家,他在他的文化背景下做的作品,然后你也会在反观在你回来之后,你的作品就是让大家都活跃在,各个国际的展览上,就是每个不同文化身份背景下,你们又都曾经交流过,其实这种联系是非常重要的,这种结伴也许是我们之后,很多年都会一直发生的。

  柯理博士:非常感谢各位今天来参加我们这个开幕式,我想我们今天在我们的谈话中,已经有了一些思想的碰撞,以及产生了一些灵感,以后我想可能大家都已经,一会儿之后,开幕式之后,我们还会有更加交流的机会,深度交流的机会,所以我想我们现在精神上交流之后,我们现在一些实际上的实体上的交流,所以我们给大家准备了简餐,一个自主餐,希望大家在简餐的时候能够互相交流,借此我非常感谢大家,能够参加今天的开幕式,感谢那么支持我们项目的人,希望你们有精力 有活力,能够投入到这个项目当中去,我祝愿你们今天晚上,有一个良好的美好的夜晚,德国的艺术家们在北京,有一个良好有一个愉快的时光,能够在共同的结伴创作艺术,有更多的收获。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8年02月1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