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406 雅昌公开课 >杨效俊:隋仁寿舍利崇拜与文化统合>[第2集]杨孝俊:舍利崇拜制度与文化统合

视频信息

名称:杨效俊:隋仁寿舍利崇拜与文化统合杨孝俊:舍利崇拜制度与文化统合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杨孝俊:隋仁寿舍利崇拜与文化统合——舍利崇拜中的宗教融合

【雅昌讲堂】杨孝俊:隋仁寿舍利崇拜与文化统合——舍利崇拜制度与文化统合    

  讲座现场

  杨效俊:接下来我就落实到这个崇拜制度与文化统合。我先讲一下我这个基本思路。文化统合在这个隋文帝瘗埋舍利期间,它是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就是制度层面,将佛舍利崇拜和瘗埋提炼成为一种制度,因为我们隋唐的核心就是制度文明,一旦把宗教提炼成制度并且和中央集权挂钩的话,这将对推行它十分的有效,在全国110余州都设立了分寺可以瘗埋舍利,这就是一个制度层面的统合。第二个层面就是宗教层面的统合,刚才我谈宗教就是佛舍利信仰这个内涵的时候,把宗教统合也谈了,另外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已经完成了在隋代之前所面临的南北东西佛教分裂的这种通过人和宗教的统合。第三个层面就是更为形而上的,在审美和风格层面的统合。因为当时隋之前所面临的东西南北的统合,它这个分裂造成的民族性和地域传统的分裂,那么要想达到一种文化的统合。就要把这个舍利塔和舍利的石函统一为一种中央风格,而这种中央风格能代表当时以隋文帝为首的皇家的他们的审美情趣,我就是在这部分着重谈这三个层面的问题。

  首先我们来看舍利石函,目前在调查中发现最具典型性的就是仁寿四年(604年)瘗埋,隋文帝第三次瘗埋舍利的神德寺的舍利石函,那么这个石函的研究,前人徐苹芳先生、杨泓先生、李凇先生、冉万里先生都进行过研究,我是在他们的基础上是又前进了一点点。然后在图像上它就是两个,一个是佛教的世界图像,一个是释迦牟尼涅盘的过程。具体来看一下,这个是石函的状态,它是由石函带和函体组成的,这个是线图,中间是塔铭。然后这是里面的统合和里面瘗埋舍利象征七宝的,这个是石函之内的塔铭。刚才我们所说的世界图像主要是通过函盖上的图像来表现的,而这个函盖上的图像,主要是通过四神加上飞天来表现世界图像的。而它的宗教依据就是当时对佛教的世界观,比如说《经律异相》第一卷至三卷的《天地部》中明确了当时,就是中国传统中天地观念的54纲,这个非常复杂。比如说提到了“三界诸天”,在如此复杂的这个世界的论述中,为什么神德寺这个舍利石函它选择了这样一个观念呢?首先在函件上来表明体现四方观念,这是当时我们中国人传统的方位观念,然后在这个框架之内又通过飞天,这些飞天看不清,所以画了这个线图,在上面四个方位又通过飞天来象征性的表现刚才说的天的这种存在。那么飞天表现三界纵向无限高缈的存在,可见石函用中国传统的方位意识与天界,佛教天界图像的结合来表现佛教的世界图像。在这种四方形规范的世界中舍利容器位于中央,具有佛祖所代表的佛法至高无上的神圣地位。

  舍利塔

  另外就是石函四面的图像,我在冉老师的基础上又把这个提炼成一种四方八树的图像程序。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线图北面,正面,东面和西面,那么就是在这个四面八树所构成的一个立体的框架内在布局四大弟子哀悼的场面,还有四天王这些场面。我们先说这个双树的象征意义。在《长阿含》、《大般涅槃经蔬》这些经典中都说了释迦摩尼涅盘的地点,就是在八棵树下,而四方八树都有具体的象征含义。东方双树象征常与无常,西方双树象征我与无我,南方双树象征乐与无乐,北方双树象征静与不静,所以结合起来双树不仅具有像涅盘的象征意义,具体的空间,而且还具有涅盘四德常、乐、我、静的象征意义。在法门寺的唐代的石函内部也有彩色画的八树的形象,然后刚好这四面八树和正方形的石函体进行了这种图像的配合,就是也具有装饰性,形成了四方八树图像程序,再以此布局弟子和天马的图像。我们可以看到弟子的名字,这个四天王的名字,也都是我刚才所描述的经典是相符合的。那么在这个石函之前在北周和隋代,在莫高窟的壁画中已经形成了完整的涅盘图像隋代。隋代莫高窟295窟的涅槃变相,那么为什么在这个石函的双树中没有把这个具体的涅盘图像表现出来,而是以摩尼宝珠来象征呢?这就是因为在经典中记载摩尼宝珠也有象征涅盘的含义。

  另外刚才我们说到风格的统一,在最高的一个层次就是审美风格的统一上,神德寺舍利石函它以线刻精致繁复的装饰风格与当时隋代所推崇的陵墓和其他佛教艺术相统一在一起。那么这些比如说陵墓纪念碑,以开皇二年的李合墓石棺和税村石棺为其典型代表,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就是以阴刻线所表现的精致繁复的风格,在此体现了神德寺舍利石函的装饰中。这是当时在碑林博物馆所藏的北佛像的底座也是这种风格,这是神德寺四面的这些就是舍利容器的那种线刻花。因此呢,结论就是不论在图像上还是风格上,神德寺的舍利石函都是成为当时中国画舍利容器的代表,而且完成了内容与形式的统一。

  第二个例证就是舍利塔的形制,关于舍利塔的形制就是向达先生、梁思诚先生、刘敦桢先生等他们都有研究,但是对这个问题并没有深入。而且以前在他们的研究中就是没有用敦煌壁画的资料,所以我为什么这次专门汇报这个题目呢?因为我觉得敦煌壁画的资料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大的好处。首先舍利塔的形制,因为在下诏规定:“安置宝塔为三十道,建轨制度,一准育王。”育王就是阿育王。在我的这个研究中,我觉得这个阿育王有两种含义:一个是向往阿育王建造84000舍利塔,另外一个就是在舍利塔的形制上继承了阿育王塔。所以我就围绕这两个思路来开始探索舍利塔的形制,一个是舍利塔的性质与功能,它的性质当然就是为了瘗埋奉送的一些舍利。第二个我们会看到舍利塔的形制从印度经中亚到中国的变迁,这个就是阿育王时期桑奇大塔的代表,它就是一个典型的由基台、覆钵、刹柱、相轮四个要素组成的。 

  莫高窟

  在佛教美术自印度传往中国的过程中,作为佛传一个环节的舍利塔除了遵循印度舍利塔基台、覆钵、刹柱、相轮四个基本要素之外,还呈现出地方特色。比如说在这个犍陀罗地区出土的这个舍利塔的形制,它就是在刚才我们看到的那个塔的基础上继承。然后在克孜尔石窟第7窟的方柱背面凸壁画面上段有七座舍利塔,在莫高窟就是在北周和隋代的舍利塔中我们可以看到几个变化,一个是塔身加高了,另外就是塔刹的装饰更加复杂化了。这是419窟,它是在房屋建筑之内一群僧侣正在膜拜这样的一个舍利塔,但是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它具有一个是三个印度佛塔的原形,另外它具有小型化的这种特征。

  这个画面非常珍贵,我从去年前年以来很关注这个画面,它虽然是武周时期的689年前后的舍利塔,但是我觉得它也可以作为研究舍利塔形制的一个典型的一个例证。至少它反映了武周时期,人们对北周或者是隋代舍利塔的这种认识。它是一个高层的束腰台基之上的木构单层的一个塔的形象,这里面舍利在放光,这个故事的原形就是昙延法师在塔前与文帝说涅盘经,并造蔬论讫,感舍利塔三日放光。在实物遗存上现存的安阳修定寺塔,这也是后来复原的,但是虽然它的形制发生变化,但是基本上台基之上干层的塔的造型,这是复原了一个覆钵的底。而且就是通过文献可以看到安阳修定寺,它是一个东西方塔并列的寺院格局,而且一个塔就是用来瘗埋佛舍利的,这是一个可以参考的资料就是在这个河南宝山灵泉寺发现的这些高僧的这些灵塔,有纪年号,他们这个建筑也是单层的四方形的覆钵顶的塔的形象。

  综上所述就是北方地区所见北朝之隋唐舍利塔的造型具有小型化、单层化、形式化的特点,舍利塔的形制虽然为隋文帝所规定,但是其造型应该遵循之前舍利塔的传统,体现舍利塔的四个基本要素基台、覆钵、刹柱、相轮,并继续保持小型化、单层化和形式化的特点。

  嘉宾合影

  另外刚才就是说到以“育王之制”第二层含义就是阿育王塔,这个阿育王塔我也是到处找资料,花了好长的时间,先说得出的结论是,隋之前阿育王信仰主要兴盛于梁武帝时期,因此隋文帝所谓“育王之制”的阿育王塔主要是经梁武帝弘扬之后的南朝舍利塔,据《集神州三宝感通录》、《广弘明集》等文献,这些文献的记载都是大同小异的。最后就是提炼出来就是他们所说的这个阿育王塔,是一种小型的舍利塔或认为是塔形舍利容器,其形制为单层方塔,高一尺四寸,面宽七寸,每面开窗,四面有佛本生故事等繁复的浮雕,顶部有五层露盘,其造型富有西域于阗风格。从梁代至唐代阿育王塔与舍利崇拜,阿育王信仰结合在一起,是一种从南朝开始传播至北方乃至东亚地区的佛教圣物,造型基本保持不变。

  这是一个韩国学者苏铉淑专门研究了覆钵顶的单层方塔,正是东魏北齐时流行的宝塔形制,并认为其可能是阿育王。这都是他画的图,其中一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成都西安南路出土中大通二年(530)的一个造像碑,它顶部的塔的造型就是阿育王塔的造型。这个造型后来就是经过唐代甚至到五代时期都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而且鉴真还把阿育王塔做了一个金铜塔的塔样把它带到日本去。现在其实在日本也有好多这样的塔,在吴越国又集中大规模地造了一些阿育王塔。这个结论可能也有风险,所以我就是今天请各位老师再指正一下。隋代仁寿年间长安僧侣继承前代舍利塔形制,并融合阿育王塔的造型特征,创造出仁寿舍利塔的造型。就是台基上的覆钵顶,单层方塔,中心有刹柱,顶上有相轮、宝瓶,其材质有砖木,外表是一个金碧。其形制类似,济南神通寺四门塔,这个通过这个仁寿舍利塔的造型它融合了南北方舍利塔造型的特征,而且创造性地完成了印度佛塔中国化的过程,确立了中国式舍利塔的经典形制。

  这个从材质到装饰的风格都是一个中国化的过程,这个是神通寺四门塔,而且这个莫高窟276窟西坡的单层多宝塔和这个是非常相似的。那么就是仁寿舍利塔的整体风格由简朴肃穆变为精巧华丽,体现了中国佛教艺术独特的美学追求,从印度到中土,舍利塔材质的变化体现为佛教艺术本土化、中国化的过程,那么正好是佛教艺术从印度传入中土过程中,必然结合当地的社会和艺术传统将佛教的正统性与当地的现实性相结合,形成符合当地审美标准的佛教艺术。

  那么从政治上来讲我们回到文化统合的问题上,这个融合南北方舍利塔造型特征在佛教视觉文化上,鲜明的表现了隋文帝统一中国全土的政治和宗教愿望,尤其是融入南方盛行的阿育王信仰所代表的南方佛教正统,对取得南方佛教信奉的支持具有很强的感召力。在隋仁寿年间之后,很长时间遍布全国110余座舍利塔形成了帝国佛教新的纪念碑网络,它们作为佛教舍利信仰的象征物,与其所在寺院和地理重新构建起信仰地图和神圣空间,起到了统一帝国信仰与信心的作用。请多指正,谢谢!

上传日期:2018年02月1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