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展览赏析 >【雅昌带你看展览第656期】重塑传统雕塑美学的魅力 张若愚、张杨、史雪亮联展

视频信息

名称:【雅昌带你看展览第656期】重塑传统雕塑美学的魅力 张若愚、张杨、史雪亮联展
 

  

  

  “重塑”张若愚、张杨、史雪亮联展开幕式嘉宾合影。从左到右为:艺术家张杨、史雪亮、张若愚,策展人王璟 ,画廊主Françoise,艺术家Alexander,画廊合伙人、展览联合策展人邱莹

  2018年1月13日,“重塑”张若愚、张杨、史雪亮联展在798艺术区ART SQUARE(红鼎)画廊开幕。展出了三位艺术家近几年来的雕塑创作,从中体现出他们对于“重塑”的思考。

  我们有幸邀请到了本次展览的策展人王璟女士、画廊创始人Françoise Onillon女士,以及张若愚、张杨、史雪亮三位艺术家,为我们深入解读本次展览。

  

策展人 王璟

  策展人王璟女士:我们这次展览,主要是为了三个年轻的艺术家做的一个雕塑展,名字叫《重塑》。对于“重塑”其实在这个展览之前我们跟艺术家和画廊都有做过讨论,每个人对“重塑”的理解都是不一样的。“重塑”字面意义上,塑是塑造,但塑造是塑造什么?对于艺术家来讲,可能是对于他们的艺术品重新塑造的一个过程,那在我看来其实是对人的观念的一个重新塑造。

  我们都知道古典雕塑是从古希腊过来的,现在艺术的形式也是非常多元化的,然后表达形式也是多样性的,那么多元化的一个艺术形式实际上我们大家已经眼花缭乱了。我们重新塑造一个观念就是说,把古典呈现给大家,然后让大家重新认识一下什么叫做古典之美。

  莎士比亚说过:‘凡是过去,皆为序章’,也就是说每一个重新开始都是我们一个重新塑造自己的机会。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抽象主义和各种表现形式非常多的今天,重新提出古典主义,它是一个具象的,是一个整个力量和形体的一个抗争,它有对抗性、有平衡性。

  

“重塑”张若愚、张杨、史雪亮联展 展览现场

“重塑”张若愚、张杨、史雪亮联展 展览现场

  我今天选的这三个艺术家,张若愚、张杨和史雪亮,他们首先同时是师兄弟,是清华美院魏小明教授的三个硕士研究生,他们身上也有很大的一个导师的影子。在艺术道路的过程当中,他们也在不停地去重新的找自己的艺术感觉。我们也希望借这个展览,给三个年轻艺术家一个更大的一个空间去展示他们自己的作品。

  关于这次展览的这个布展,其实我们跟传统的展览稍微有一些不同。我们这一次的这个布展方式呢,选择了很少数的展台去展示这些雕塑。因为我们认为更多的艺术是要进入家庭的,而家庭这种布置是要跟整个家庭环境融合在一起的。那我们整个现场包括有钢琴、有家具,这些艺术品通过这些跟家具的一些结合,更能体现出一个艺术品在家里摆放的更好的形式。

 

  

艺术家 张若愚

  艺术家张若愚:感谢红鼎画廊的Françoise Onillon,还有邱莹,也感谢策展人王璟。我们现在在这个各种风格比较多样化的这么一个时代,在艺术创作这个潮流之下,能够重新抓住传统语言,还有就是我们以前的这种所谓学院式的这种观察方法,来从事一个创作我觉得这是一种回归。那么我们大家在一起商讨,最后就拟定了用“重塑”作为主题,我觉得非常合适。

  我平常生活状态就是一个特别宅的一个人,因为我的父母都是音乐家,所以我每一天的生活就是早上醒来以后第一件事先开上音乐,然后一直响到睡觉的时候再关上,所以说我的创作很多是跟文学和音乐有关系的。我最喜欢的是旋律比较舒缓的、比较安静的、能够有广阔空间的这么一种音乐类型,所以说这个性格可能就是我通过了解音乐更多的来了解自己,然后最终体现在我的作品里面。反而我的作品也会很安静,也会从一个安静的氛围里面给大家一个更大的空间。这个空间像音乐一样能够给人带来一种比较大的能量,它的这个能量能够从这一小块东西里面慢慢的逐渐的扩大,然后给大家想象力,给大家想到自己的人生,想到自己在某一件事上的情感,我觉得这是我很希望能够在我作品里能够实现的。

  

《弓箭手》 张若愚

  那么这件作品它实际上已经接近了我的目的。就是说我在做完了之后,它的张力的确是非常强的,想表达的就是一个力量。一般情况下可能在美术史上大家在表现一个弓箭手的时候,都是剑拔弩张的时候,也就是箭还没有飞出去。但我这个作品特殊之处是在于,箭已经射出去了,目的是在于就是表达这个有的放矢。像人生一样就是有的时候是你先把箭给射出去然后那个箭会自然地调整,去达到自己的目的。射出去的箭其实就是你的行动,人生可能更在于行动。

  

《天地人》 张若愚

  这件小的其实是我有次看完一本哲学书之后,对人生有一些感悟,但是我觉得艺术家或者雕塑家他没法用语言能够表达出来,那么他只能用形体来表达。当时我没有留下任何文字性的东西,因为一直坐在电脑前面就感觉那个手不知道该从哪写,但是我突然听到一首北欧的一个年轻作曲家的曲子。我觉得一下打开了,然后随手画了一个稿子,就感觉是人在寂静的天空之下看着银河上那些茫茫的星星,然后地上一片白白的月光。一男一女就是情人的关系然后抱在一起搂在一起默默地在看这个天河的感觉,我觉得这就是人生。可能人的一辈子就是两个人相拥在一起,然后体验这个世界体验这个自然给他带来的感受,然后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是真真实实存在这个宇宙之内的,是和宇宙是一个完美的整体。

  

  《蕾》 张若愚

  这件作品是花蕾的《蕾》,其实最美的时候我觉得最有生命力的时候,不是说那朵花已经绽放的特别大了,特别开的很香很艳,其实我觉得最有生命力的时候是在花朵可能开放的头一天晚上,慢慢的慢慢的在运动的时候。它虽然运动的很慢但是那种感觉,是最有生命力的那一段时间。所以说我想把人体表达出这样的一种张力出来,这是我想在这件作品中能够体现出来的东西。

  

《影子下的男孩》 张若愚

  我希望在这件作品里面追求一种就是它是一个像石头一样的东西,但很坚硬,它没有太多的曲线没有太多的刻意去修饰的东西,它就是一个最安静的像石头一样的静静地呆在那里,它存在那里,这件作品就是我其中的一个我觉得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作品,它是一个小男孩。唯一的那个装饰物也可以说是道具,就是一片叶子,在头上的一片叶子。也正因为那片叶子,把它的脸给遮住了,安静的还有祥和的那种面部表情给弱化了。那么我觉得就是用它整个这个躯体,还有它的动态它的这种安静,每个部分的这种肌肉的这种放松和松弛,来说明它的存在感,我觉得是一种常态化的一种动态,往往更适合于雕塑。

  

艺术家 张杨

  艺术家张杨:大家好,首先我很高兴我能够和我的两位师兄弟,张若愚、史雪亮来共同举办这个展览,然后把自己近几年的一些作品能够拿出来和大家一块交流。

  “重塑”我理解就是又重新提出,重新塑造的意思。因为我们的语言包括我喜欢的语言都是可能偏传统这种古典的,可能在现代在当代的一个艺术语境下,大家对这一艺术语言和观念的表达都会逐渐地淡化。我和其他两位师兄弟今天能联合办这个展也是想在今天能够重新让人们意识到,重新感觉到这个艺术语言的一种厚重感,一种很震撼的存在吧。

  

法国总统访华时专门接见了在中国的各界法国代表,Françoise Onillon向总统赠送了艺术家张杨创作的“绿衣”并合影留念。

  我这次展览拿出来的一些作品基本是我硕士研究生期间,三年所作的一些作品,其中有一件作品《绿衣》是在前几天,也是马克龙,法国总统访华的时候收藏了一件。这件作品是我在研究生二年级的时候所做的一件小创作,当时只是想表达一个呼吸状态下的少年一个的状态。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只是想怎么样能够在本科学习的四年基础上能够利用之前所学的基础去创作一件作品,并且这件作品有着自己的一个情感,自己的一个艺术语言。当时我是在随手拿了一个石头的一个小基座上面,做了一个有点象征自己的一个少年,但是在这个长时间的一个推敲的过程中发现,和以前的习作还是拉不开一些距离。在如何运用自己的一个基础的学习去做一件创作是成为我那个时间所困扰和纠结的一个因素,真的是那种状态可以融进去作品。后来我尝试着在它的背后加了一些树枝,这个时候从构图上,它还是底下是方的,中间是一个树形的一个形体,然后一直到肩上有一个周围散开的一个形体,从视觉上它更丰富。虽然做的是一个站立的人体,但是我在外在的那个形体边缘和内在的一些低点的处理都会去推敲它很丰富的曲线形态的一种变化。曲线形态也一直是我硕士研究生期间所研究的一个东西。因为我知道这些情感、想象力、你的生活,这些很感性的一些因素,如何将这些很抽象的因素去物化,后来集中在这件作品上,一直是我追求的一个目标。后来我又在这个树枝上面加了一只鸟,然后这个鸟的一个形态它的头的转向和我塑造的那个少年的形象,它有一个目光的交流。后来观众和大家解读比如说,崇拜大自然啊,人与自然的一种关系,少年呼吸的那种状态,大家可能的这种理解和我当时的那种情感是有一致性的。能够通过作品和大家交流,这也使我得到一些最宝贵的东西。

  

《天河》 张杨

  这件作品是我做的男人与河流的一个关系,同时是想表达就是一个如何用男人体去表现河流。我从构图上,从这种男人的肢体的一个变化上,包括它的形体的处理,一开始都会注重它的形体在空间的一种关系,这种曲线形态。然后随后是我加入进去九个男人体,借用男人体的不同的形体变化是我当时要表达的一个艺术情感。比如说有四肢张开的、蜷缩的、翻滚的,这种都是我当时的一个对河流的一种感觉,就像黄河一样它这种悲壮感,这种翻腾,然后这种平息。包括它的颜色,我觉得这种红黄色也是更能够表达我的那个创作的一个主题,和之前的《绿衣》和其他的一些作品,我经常是从色彩形体都会去追求这种主题上的一致性。

  

艺术家 史雪亮

  艺术家史雪亮:我是今年刚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我认为艺术家对于这个社会、自然应该有一种重新的认识。然后我想通过我的这种雕塑的那些创作的一些手法,把我对于人和社会的关系重新阐释,让大家去重新认识人和那种自然的那种关系,是和谐的,共荣共生的,而不是说是索取,去巧夺,不是那样的关系。

  

《驯梦系列》 史雪亮

  我这件作品呢叫做《驯梦》,驯是驯化的驯,梦是梦想的梦。驯化这个词呢,从字面理解可能是人对于动物的一种驯化,其实在我来想的话,我觉得这个驯也包括对于人类人性的一种驯化。我想通过我们的艺术作品,能够重新唤起人类自身对于自然的那种认识,不再是驯化自然,而是被整个自然所驯化。

  这件作品的名叫做《新曲》,新是新旧的新,曲是歌曲的曲。当时创作这件作品的时候正值我创作的瓶颈期,没有新的想法和灵感。在那个阶段我把那样的一个状态,通过那样的一种表达方式去表达出来了。那个男人呢其实是象征着我自己,然后那个曲呢代表的是一种灵感的一种迸发。然后我就把这个创作想像的过程,作为一种新的创作灵感把它表现出来,《新曲》由此诞生。那件作品其实最能反映我内心的一种情绪的那种波动,因为在我创作的过程中其实是很复杂,而且非常挣扎的,因为我有大量的这种创作作品,每时每刻都在那种很焦灼的创作想象之中,没有一刻是休息的。所以说我特别希望能够在非常短的时间内能够有新的想法出现。那一件作品其实就是我内心的一种非常写实的写照。

  其实我对于这个展览的主题有两层理解,就是从这个读音上。重(CHONG)塑它就是重新的意思,还有叫重(ZHONG)塑,重是重视的意思。在清华大学博物馆正在展览那个布德尔的雕塑也叫《重塑》,其实在现当代艺术当中大家普遍对那个具象的雕塑创作那样的手法,有点抛弃那个语言了。其实呢,在我那么多年的创作当中我更对于那个创作方式有一种执念,我特别希望能够把它那种很深的传统的魅力再一次的挖掘出来。然后呢重(ZHONG)塑呢也是和它的下一层意思是相衔接的,通过我们这样的展览,我们艺术家这样不断地创作,能够让大家重新正视这样的塑造的魅力,这是我的理解。

  

红鼎画廊创始人 Françoise Onillon

  画廊创始人Françoise Onillon女士:非常荣幸能够将三位年轻的中国雕塑家(张若愚、张杨、史雪亮)以及法国画家(Alexandre Idier)的作品陈列在画廊里,来体现一种艺术无国界的理念。我和我的中国同事邱莹一同商讨,然后决定把中法两国的现代艺术作品和古董家具摆放在一起,让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时代进行对话并相互丰富。我们也收藏了一些非常精美的古代作品,并把它们安置在现代家具之中,这种对比也是如此。

  我很喜欢这件雕塑作品它反映了现代社会。雕塑中的男人颙望苍穹,饰以背部延伸而上的树枝与鹰对望,显得非常有力。他带有一种征服的欲望,不过,现今自然仍然凌驾于人类之上。这便是我以为的这尊雕塑想要传达的最重要的理念之一。他全身赤裸,在本应沉睡的冬季意欲彰显自己的力量能够超越自然,然而,自然的力量远胜过人类。我觉得这样一种理念非常有意思。我也很乐于把这样一种艺术空间呈现在公众面前,这样人们便可以有自己的理解,艺术属于会欣赏的人。

“重塑”张若愚、张杨、史雪亮联展 展览现场

 
上传日期:2018年01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