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6598 雅昌公开课 >李鑫华:谈谈石刻文字与石章篆刻>[第2集]李鑫华:汉朝的石刻文字

视频信息

名称:李鑫华:谈谈石刻文字与石章篆刻李鑫华:汉朝的石刻文字
 

  主讲人介绍:

  李鑫华:字师忱,1956年生于北京。斋名有:“八宝九如斋”、“天成斋”。现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央国家机关分会理论研究部主任,中国书法研究院副院长。受聘为国家教育部2003年、2006年两届全国中小学生文艺作品展演活动艺术作品评审委员。

李鑫华

  导语:

  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邀请李鑫华老师为观众讲解《谈谈石刻文字与石章篆刻》。主要内容包括:先秦、汉代、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的石刻文字,漫谈石刻文字与石章篆刻。文字是语言的传递符号,语言即是一种文化。中国石章艺术,源于笔画间的朴拙天成,刚柔并济。一划一刻间的疏密相应,展现出无限的生命力。

  主题:谈谈石刻文字与石章篆刻

  第二部分:石刻文字——汉朝

  这个汉字其实刚才说,在秦代为了统一文字刻了不少碑,尤其秦始皇东巡去泰山,然后这些大臣们歌功颂德,始皇帝来这儿东巡泰山,统一天下,征战多年,怎么怎么的造福人民。反正今天说直白点就是马屁文字,马屁文学。这些大臣写完了之后,还得给刻在那,目的是什么呢?传给子孙万代,都要能知道,丰功伟绩。他当时刻石目的也就是往后传,但是谁想到还没几十年这个王朝就没了,从陈胜吴广一起义,什么这碑那碑凿了直接推东海里算了。所以在战乱的时候,对这一切文化的东西就全都不在话下了,因为人们在进行战争的时候,最主要目的是干嘛?夺取这个政权,剩下其他的什么都能牺牲。

陈胜吴广起义

  所以我们说中国传统文化,尤其你对汉字这些东西,你越往前了解你越尊重汉民族祖先,你越来越尊重汉字文化,汉民族本身创造的这种光辉灿烂的。在世界文化宝库中璀璨的文化,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它的历史它的文字,能够跟咱们相提并论。所以这点我觉得我越学汉字,我越爱国,真爱国 爱祖国。这个不是说怎么样,就是咱们的祖先确实让咱们,真是五体投地的去佩服。

  当然了,刚才说了随着王朝的整齐划一的小篆,在秦时代是统一的标准,严格的文化标准文化参照。楚汉之争最后汉得了天下,就在楚汉战争这些年,这个战争期间写字谁给你划那么工整、那么对称 那么均匀呢?所以就写的字就是潦潦草草,就是类似这样的。你像这个字还能看出来是凤字,这跟小篆的凤已经相去很远了,都变得不伦不类,而且这个是符号,横竖撇捺点,跟鸟的图形,跟美不存在了。当然那个时期汉字发生了一种变化,史称隶变,因为我在这儿主要讲石刻,就没用竹简汉简那些字,应该有一两个,那个字是一个过渡。

  到了这个时候,到了西汉时期五凤元二年,这个时期你看这个字完全不用遵照,当初小篆的写法了,这个地方有这么长,这个笔就拉这么长,这两横这么短就是这么点地。所以当时对汉字的表现就比较随便了随意了。而且当时刻这么几个字在西汉时期,是咱们能够看到的比较早的石刻文字,就是字不多,它就记载了一两句。但是现在能看到的这是西汉时期的石刻文字。但是这个字我们看了,就没有原来那种圆转 对称、横平竖直 弧线等等,全变成直棱直角,方方正正,或者一折就下来了,有的也不均匀 草率。你看应该是“世”字吧,这三竖往这儿一堆就完了。

秦始皇

  我们说的汉字实际上到这儿以后,就开始我认为就朝着纯笔画符号化,这种方向来发展了,符号了,横竖几笔就表示一下就完了。刚才说的西汉,因为西汉的碑少,因为西汉谁取得政权以后还提倡节俭,所以没有哪些达官贵人,敢于给死了的人兴师动众、劳工费力又费钱,弄一块碑刻什么来记载。当年秦始皇到哪巡游刻这些碑在西汉的统治者来讲,那是奢侈浪费,费工费力,所以就提倡节俭。就是西汉的石刻文字不是很多。

  拿这个来说,这块来看他这个应该是旧的山石,应该属于摩崖石刻,山这儿正好有一块石头,大概其刨出个面来。因为咱们现在去很多景点也有这样的,所以他这个字形刻的也不用打格,就顺着大大小小长长短短,把这个事就刻在那了,这个字就可以看出来了,钱,这个还行。这行有无,这应该是苦,这好像是民。咱们不管它了。你像这个也是,大概其打一个竖道管着行,把这些字差不多均匀地一列几个字刻了。但是这些字我们说它比较朴实,我说的朴实就是比较老百姓化,它应该说不是专业书家那种水平的。

  到了这儿就是西岳华山碑,西岳华山是五岳之一,是很讲究的,很名胜的,所以给立块碑那就是得请当时的高手。当然了,这个字竖成列横成行,而且行距小字距大,整整齐齐清清楚楚,一个字占一个固定的面积 位置,看着也好看,也整齐,这是很成熟的隶书。汉代整个通行的书体就是这种,就是隶书。

《张迁碑》 拓片

  这个也是,就是从整齐来讲,我们看着很整齐。包括这么一大通碑,看着很整齐。但是这块碑是东汉时期的碑叫《鲜于璜》,《鲜于璜碑》出土是很晚的,好像是文革期间,就是一九七几年出土的,这块碑现在在天津博物馆。但是这块碑的年代是跟大家熟悉的汉碑有一块叫《张迁碑》是前后脚,念头挨着。我找找试试。这是它的碑额,公元165年。咱们再看看《张迁碑》。因为《张迁碑》《曹全碑》大家都比较熟。我说的意思就是说那个时期的字,从整体来看大章法来看一看上去比初期的那些字,你像刚才说这种你怎么看,也不如像这种这么美。所以这个成熟时期的这些东西东汉很多。但是东汉的碑多,也是因为东汉比西汉比较奢侈腐败。因为东汉这动不动是个官僚,就兴师动众刻块碑。刻块碑从选石 磨石 到镌刻、找书家书写,得多少费用,很花钱的。当然了,东汉时期这些东西由于奢靡讲究,给我们客观地留下了很多文化遗产,事物总有两面性,他当年的那种耗工 耗材 耗人力,今天我们能够欣赏学习,来观赏汉朝隶书的风采,所以有人得感谢贪官。

  当然作为石刻文字到汉代就比较多,刚才说的有的是在旧的山石,当然石碑的石头也是山石,只是加工成院里很多的那种,给加工得更细及还能搬移到想放的地方去,所以这个就是给我们无意之中,给我们留下了很多文化遗产,所以我觉得通过这些石刻文字。因为我们学书法实际上很大一部分,是通过这些碑刻它的拓片来学的,因为你像这块碑《史晨碑》,这在哪呢?在山东曲阜孔府那,谁学能跑那去?不可能。十多年前偶尔去那参观,看到过,这算是饱一下眼福。真正说这个碑的字顶多摸摸粘点灵气仙气,回来还得找出版社出这个帖来去学。当然因为这些东西我们说,它确实是古人留下的宝贵的遗产,而且它确实是经典。这是我们看到的,现在印刷之类的每一份帖,都是一幅绝对的经典,而且是风格各异,每一块碑都有每一块碑的不同之处。比如说这块碑,就是《史晨碑》。再看一块碑,像这个,这是后来三国的《谷郎碑》,这个头圆圆乎乎,倒也保留了那种特色。

《史晨碑》

  咱们拿汉碑说,刚才《史晨碑》,这也是一块汉碑,也是摩崖石刻,这个字跟那个比就显得有点更古朴 粗犷。因为像咱们知道的《曹全碑》那就更秀气了,《曹全碑》应该是到了谁的时期了,到了镇压黄金军起义的时期了,东汉末年了。《曹全碑》大家全知道。这种碑也是那个时期的,这个是泰山的孔庙碑。这个字的特点你看左右开张,上下层次很缜密,尤像这个泰字,一撇一捺把横向都占满了。当然咱们这个泰字是特例,你像这个“尉”字,这个字因为右边这个画不可能往右边去,寸字只能是这边展这边不展。而这个孔字我现在看不清,要按这儿算可以,要按这儿算也可以,但是这儿算就有点傻,这儿算就有点翘 不美观。实际上汉隶因为咱们平时接触写的时候,没有临过碑的都容易写成这种感觉,左伸展,也努着展开,那是最难看的。真正的汉隶是放左不放右,要伸右左敛,它绝对应该是这种感觉,这个展,这个不展,包括这块不要燕尾,到这儿戛然而止,这是真正的汉隶的一种美的造型的表现规律。

  你看这个“岱”字,单立人,它可不可以撇出去?但是它不撇出去,因为它要这个捺画它能舒展,而且它能把保证这个字平衡,所以你看这儿收敛,这儿舒展好看。如果你把这个画也撇出去,这个画也弄出去,你除了感觉它傻没别的。包括这个,是不是这个规律。比如说这个字是一个单独的,就是一横一竖的十字,这边有可能起笔还要猛一点,但是在这儿很收敛,在这儿很夸张。但是这个字因为石字右角是一个口框,它不可能展,所以你看他把这个画要尽力的展出去。那由此咱们就简单地说,隶书的欣赏就是这么看,你不要以为左展右展,在一个字里是最不好看的,最不懂的汉隶的基本构字美的规律。

《史晨碑》拓片

  有时候咱们说有些字不展,赶上比如使像口框的,那他就干脆不展,不会说故意给放多扁。你看这个,刚才我说这个就对了,这个“孔”字,是不是这个规律?这个子字到这儿戛然而止,收住了,很含蓄,到这块的时候尽力地展出去,你看着都舒服。子字一般人容易把这个横写长了,其实横写长了你觉得好吗?中间有点担不住了,你看这个字这一画尽力的展出,而这个横到这儿就收了。所以咱们看由这个就可以推断,成熟的讲究的汉隶不是对称的都往外展,尤其像这些,这个是代表作,名碑,都可以看到。

  咱们不是说一个,应该是有一个普遍性,这里也有一个子字,是不是也是伸展这儿收缩这儿,包括月字,因为月字右边这块不好往下去,它是直的,所以它这儿就展开。你看比如说门字框,展一个这个也绝对不会往右展了,一展肯定傻了,等于一个空中飞人了,没有立足之地了。所以在这我们也就顺便讲这么一下。这个能看清吗?这个是令字,这个撇就到这儿,可捺很重很展。包括这个之字,你仔细看,它是集中收敛在中左上端,然后这一画极尽伸展之势,把这个字写完了之后,调整到平衡,这个字是端正的。它这个画要是短了细了,那这个字还是斜的,所以它一定要这样。因为古人写字,写字实际上就是在单个的,美的造型,是完成这个的过程,每个字都是独立的审美造型。所以古人他都是很讲究,任何一个造型你得让他感觉是平衡端正,看着才舒服,所以这个由这些可以看出。你看已字,一般咱们写这个横得写到这个头去,再折。可是您看起笔再一弄,顺着就下来,然后就把右边全靠那末笔,就是最末那一段。人家没觉得说这块空块地浪费,直接整体看着是一种整体构型的美。

  这个关于隶书的欣赏也就这么欣赏欣赏。而你以后就看很多人写过没写过碑,你就知道他写没有写过。很多人觉得隶书容易,我来写。其实它没有临过碑的话,就是一般的低级错误他都有,那那种比较高级的讲究他做不到,因为他不知道,因为这个属于书法欣赏的范畴。

上传日期:2018年01月1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