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6156 雅昌公开课 >张全民:《大唐康居士之铭》考略>[第2集]张全民:《大唐康居士之铭》考略(下)

视频信息

名称:张全民:《大唐康居士之铭》考略张全民:《大唐康居士之铭》考略(下)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张全民:《大唐康居士之铭》考略(上)

【雅昌讲堂】张全民:《大唐康居士之铭》考略(下)

  导语:长安,是古丝绸之路的起点,敦煌则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之一,为促进丝绸之路学术研究,由陕西历史博物馆和敦煌研究院合作举办“长安与丝路学术论坛”。专家围绕丝路与长安研究,从丝绸之路历史文化研究、丝绸之路考古与艺术研究、丝绸之路出土文献研究、长安与敦煌历史文化等相关方面问题,展开专题报告与学术研讨。

  

  张全民发言

  下面根据成文较早的《旧唐书》记载,个别没有准确记载以《资治通鉴》加以补正。第一次是开元五年,他是回到京师的时候,他是“车驾还京师”。第二次开元十年,他在十一年的时候是“车驾至京师”,第三次是开元十五年才回来。然后是 “冬十月己卯,至自东都”,就是从东都返回,但是这儿没有讲,这个京师并没有什么称谓。第四次是开元十九年去的“幸东都”,然后是二十年至京师,这儿还是京师称谓。然后第五次讲的是开元二十二年去的,然后是“上发西京,至东都” 二十四年是“发东都,还西京”,关于长安的称谓,我们看它的称谓,除了第三次没有加以说明,其余三次都是称京师的,到第五次称了西京。天宝元年这是“以京师为西京”,改东都为东京,这个或是对业已形成的西京称谓的正式确认。在《旧唐书.玄宗诸子》里面,还留有开元二十四年 “驾幸西京”的记载,与这个志文的用词完全相同,我推测就是志文所谓的“驾幸西京”。

  康居士与朝廷有密切的关联,他进入长安修行佛法,出现了“宫寺”这一词,“宫寺”这是皇宫和官署之意。还有志文“ 因驾幸西京”,把康居士他的佛教活动,放到了玄宗返回长安的背景下加以叙述。至于志文最后的“敕令医鸣颅”,其义是比较费解的。但是康居士艺术高超得到了皇帝的许可,并效力却是不争的事。志文通篇可见许多佛教专业用语,比如“心隐德密”,“言契真如”,“宗修定惠”,都是佛教修行“安禅”的要求。至于是怎么样的一个,它是根据这样的描述,这样的语汇它到底是属于佛教的哪个宗派,但是这儿还难做一个判断。我希望还是可以求教一些方家,诸位如果有到时候可以给我提供一些帮助。  

  与会专家合影留念

  第五项就说一下它的医疗活动,这个医疗活动是比较重要的一些医疗活动,前面我已经大概提及了。“上医疗之,而多死灭”,表明当时出现了一种致命的疫病,然后“寻耆婆之政”,就是康居士对医术的钻研。然后“宗修定惠”,说明它的这个修持戒律、禅定和智慧与医术的辩证关系,“刺骨之能,道俗所钦”,就是他的出家人和世俗大众都是来非常钦佩和敬重的。我们知道自古有这个是古代医疗方法,它开始有扁鹊的是“以刀刺骨”。但是这里的“以刀刺骨”,我认为应该是一种针灸疗法,刺骨者无伤筋,在《素问》里边有。这儿有一个关于“鸣胪”,发现有敦煌本的《皇帝明堂经》,《皇帝明堂经》这是已经失传的,汉代一本针灸学专著,但是在敦煌有这个残本。其中有这句话就是“食饮不下 肠鸣胪(胀)”,这个疾病“肠鸣胪(胀)”就是肠胃的疾病。它可以通过针灸三焦俞穴位来治疗。从“化彼戎夷”的记载来看,推测这种“鸣胪”致死人命的疫病,发生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但是这个“戎夷”,可能当时应该就是对西绒或者是对西南少数民族的这种称呼。不知道是确指还是一些泛指。“断肉放生”是佛教修行的方式,也是康居士针对一病采取的措施,康居士通过治病救人,推进佛教的饮食和行为来实行教化。

  安葬寺院,对于关于安葬寺院这里面,我知道咱们这儿诸位里面有,冉万里教授他写了有关佛教舍利的专著,而且杨效俊博士也有相关的研究著作。我们知道僧侣在寺院埋葬这是一种常见的现象,但是呢,在长城中这确实是很罕见的事情。在长安城南秦岭北路的楩梓谷口的百塔寺,在隋唐时期盛极一时,规模巨大,殿宇宏伟,寺僧众多。北宋张礼在《游城南记》中说,白塔寺在梓口(即天子峪)口,唐信行禅师塔院,今谓之兴教院。小塔累累相比,因谓之百塔。众多的小塔皆为僧尼和善男信女的灵塔,因为当时我们文物普查的时候到那,那儿盗掘是特别的严重,下面遍地都是,这说明当时地下的灵塔都是埋葬很多东西,吸引着大量盗墓贼的光顾。 

  西安青龙寺

  与城外佛寺不同,大唐、隋大兴、唐长安城内佛寺、丧乱的情况受到严苛的限制十分罕见。在它大兴城唐长安城从创建之初就是这样的了,它是开皇二年的七月份,诏新置都处坟墓,令悉还葬设祭,“仍给人功,无主者,命官为殡葬”。为了超度这些亡灵,特别在新都新昌坊南门之东,建立了灵感寺及唐代著名的青龙寺。隋唐时期,我们城内佛寺丧葬的情况目前仅限于几例。我没有查阅很多资料,我只是大致看了,当然这不包括佛舍利,只是就是一般的僧人和信士的白葬。一个是隋李静训墓,根据墓志记载这个是坟上构造重阁,遥追宝塔,欲髣髴于花童,永藏金地,庶流连于法子。她之所以在城内埋葬,一方面是因为身份显贵,外祖母是隋文帝的长女,然后周宣帝皇后,与北周皇室、隋皇室关系颇深。另一方面因为她是个9岁的女童,“葬于尼寺,好似供奉宝塔的花童”,祈愿围绕于佛弟子身边。

  另一例是唐武德八年,慈门寺智藏禅师舍利塔,这在西北工业大学发现的,发现有智藏禅师舍利塔铭,石函、铜函,银瓶、金钵和玻璃瓶等一批重要文物。根据塔铭记载,智藏禅师“武德七年四月十五日迁神化世,有佛遗身舍利二粒”,由其弟子僧献 小昙等,在其所住持的慈门寺,建斯灵塔,并造龙华浮图一劫。智藏禅师他是隋唐两朝高僧,深得朝廷恩信,采用了当时佛舍利的瘗埋方式。灵塔方得以安置在城内佛寺,根据韦述记载,关于慈门寺我就不说了。慈门寺的位置就在今天西北工业大学,这个《康居士之铭》我们看是在这个位置,在先天寺这个位置出土的,也是比较重要的一个佛寺。据记载它是宝昌寺,“隋开皇三年 ,敕大兴,长安两县各置一寺,因立宝昌,禅林二寺,东西相对,时人谓之县寺”。这说明有官方的背景,其地本汉之与圆丘,就是唐玄宗先天元年改为先天寺。志文没常见的墓志铭或者是塔铭的称谓,应与特殊的丧葬形式有关。可能采用了佛教灵塔下瘗埋舍利或者是骨灰的这个方式。从康居士的埋葬地点和葬式来分析,结合志文记载,从中可见其地位的尊崇。当然我们知道唐代康姓的在唐代历史上有许多康姓著名的高僧还有高官,但是现在就是大致比对了一下,似乎还没有一个跟它能够比对上的,所以说现在还不能够确认了,康居士到底在历史上是否有这个史书,却有这个记载。以上就是我的汇报,谢谢大家,请大家指正。

上传日期:2018年01月1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