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753 雅昌公开课 >陈筱君:张大千《瑞士雪山》>[第2集]陈筱君:张大千名作解析

视频信息

名称:陈筱君:张大千《瑞士雪山》陈筱君:张大千名作解析
 

       主讲人介绍:

       陈筱君:现任義之堂总经理,中华文物会副理事长暨书画联谊会召集人,财团法人晟铭文教基金会执行长,李可染艺术基金会理事。

  陈筱君

       导语:

       张大千存世作品中,最为震撼的应该是他晚年的泼彩作品,这种泼彩泼墨风格的开始,多少受到了西方现代抽象表现主义的启发。到了六十年代中期,大千先生运用泼墨泼彩技巧已入得心应手境地,特别应用于其钟爱的瑞士风景上,因为瑞士的湖光山色极具四时之美,雪景在视觉效果上,与泼彩的抽象表现方式有极高的协调融和关系。泼墨泼彩,最能代表他前无古人的历史地位, 此幅《瑞士雪山图》更是罕见的在绢上绘制的巨幅精品。张大千的画作背后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台湾羲之堂总经理陈筱君为您讲述。

       主题:张大千《瑞士雪山》

  第二部分:张大千名作解析

  在这一件《瑞士雪山》当中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请大家注意一下,也就是大千的一个纪年印。这个部分大家可以看到这个章子,这个“五四”是竖着读的,是按照汉语的书写方式是竖排的,1965是从左至右是横读的,是按照阿拉伯文字,习惯的写法去做横排的,用阿拉伯数字和中文数字,合二为一印的。

 

张大千首创的纪念印

       在我国的书画家当中,我相信只有大千先生一人,这可以说他的首创。但是我觉得这也代表了,他在这个年份当中,他认为是他最得心应手,而且是他泼墨泼彩已经接近成熟,他的表现,他极尽满意的时候,他用这个年去做他的一个纪年,也象征着地代表这个年,是他的一个发展年。

       所以这个纪年章,也不幸地跟郭有守被抓了以后,回到了大陆以后,这个章除了在少数的几件作品,有打这方章之外,因为这方章非常大,所以只能打在巨幅的作品上,只有很少的几件作品,而我们这一件《瑞士雪山》,就是钤印这方章子,所以我要大家特别留意,这方章子的重要性。

  接下来我把《瑞士雪山》跟一个张大千的,非常重要的名件来做一个比对。这件作品我相信有非常多的朋友,都已经知道了,在右手边《幽谷图》,现在是台湾著名的,拥有最多张大千名件的,林百里董事长的手里。这一件也是我们号称,大概我们现在目前,只要谈到张大千的名件,当中必提的一件《幽谷图》。

       在当时张大千先生去日本展的时候,也带了这件《幽谷图》,当时日本首相中曾康弘,本来对这一件非常非常之喜欢,希望大千先生割爱,但是大千先生婉拒了,所以这一件作品一直到了,大千先生过世之后,一直到了90年代,才在香港的拍卖市场当中,这件作品才到了台湾的收藏家的手里。

 

《瑞士雪山》和《幽谷图》的比较

       但是我们来看看《瑞士雪山》,跟这件《幽谷图》的一个比较,大家来看看《瑞士雪山》左半幅,描绘高山台地上有双峰,并视于烟云之上的这个地方,我们在两峰之间,好像仍然有光在透出来,所以这个部分上面,跟林百里董事长所藏的这件,泼彩的名件《幽谷图》,大家来看看上端这个部分,是不是也是一样,好像是在两峰之间,仍然有光透出来的这个部分,然后近景的这个部分,他以浓墨然后泼出来壮硕的山头,再以石绿 石青泼点其中,然后应观者自由遐想。

  《幽谷图》这个部分大家可以看到,大家也有看到尤其是,在上半幅的作品也是一样,这个点染的尤其是泼彩的部分,这个点缀的部分让我们大家来看的时候,目光聚焦在画幅的上半部分,其实这个部分上面,他让整个画面的均衡感,在这个部分上面有一个巧妙的铺陈。这个部分上面也可以看得出来,大千在绘画上面他自己的一个用心之处。

  当然我们再来看《幽谷图》,跟张大千的泼彩的比较的时候,我希望大家也能够稍微从这个部分上面,注意到他在泼彩上面一些表现。

 

《青城山通景图》1962年

  在这个部分上面,我希望说大家能够看一下,尤其是提到的泼彩的部分。这一件作品《青城山》,是大千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作品,这件作品现在目前同样是收藏在,现在台湾林百里董事长这里,这件作品的重要性,其实我们可以从作品的一些细部来看,刚才我跟大家特别有分析到,他在泼彩上面的一些表现的,一些具体的呈现,这个部分上面我再来跟大家分享,我们可以看到他用草书的笔绘,在少数作品上面,我特别把他过去在眼疾之前,1956年有一件小件的作品黑白山水,这件作品我特别拉给大家看的原因,是因为说这件作品实际上面,跟他后期的泼墨上面是有连接的,其实这个部分上面一直都在发展,只是因为他的眼疾以后,这个写意的简笔的部分,变成他的一个发展的一个主体了。

  所以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个青城山的通景四屏,这个部分上面在当时,为什么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一个作品,在张大千的60年代,他开始吸收到抽象表现派的因素,而多集中在泼墨泼彩的这个运用,创造了极近完全抽象的作品,在这个阶段可以说,是他一生当中作品最抽象的阶段,而且是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这个1965年,所以在当时他在1965年的八九月中间,在伦敦的格罗文诺画廊,这是他首次在伦敦的个展,其实这个画廊在伦敦,是非常非常著名的一个画廊,专门代理非常多的现代名家的作品,像康定斯基 米罗 马格里特、亨利摩尔夏加尔跟卡尔顿,像这些名家的作品,他能够让大千在他的画廊展,我相信是非常看重大千的艺术表现,张大千这次的展览是非常非常隆重的,而且是由大英博物馆东方部的主任,这个Basil Gra为他的目录写序,而且他的展品大部分都是相当相当抽象的。

  所以这个展览因为他大部分,都是在1962年-1965年间的作品,而且都是水墨为主的,用色都不多,所以在这一个画展当中,布置的最中心的位置,就是青城山的通景四屏,所以可以看得见青城山,在他的作品当中的一个重要性,而且我们可以看得到,这个展览可以看得出来,他在整个抽象画的发展的过程,所以我们说通景青城山的通景,可以说是抽象山水的一个开端也不为过,因为这个作品它的气魄宏大,而且山势起伏蜿蜒跌宕,显示了画家驾驭巨制的构图能力,而且整张作品一气呵成、雄伟壮阔,所以张大千的抽象之路,他不但发扬了中国固有的传统,同时也掺入几分,西方抽象表现派的因素。所以他的泼墨的说法,他的泼墨不但豪放自然,而且有西方的大师,波洛克的泼彩的这种特色,所以说这个部分上面,我相信他也深得西方的一些美术评论者,一些非常重要的一些点评。

  这个部分上面我相信,这些泼墨 山水作风到了1965年,已经到达了一个高峰,也因为说他自己觉得非常满意,所以在这一年的秋天,他在伦敦就展出了一系列,泼墨的山水的作品,当然其中就包括了,我们今天要说的《瑞士雪山》。当然这些作品有一些特色,除了以大泼墨为主极尽浓淡、变化之妙之外,加上了水泼墨跟积墨法的掺用,然后加点,使画面纹理丰富耐人寻味。他这些点法就像西方的,这种波洛克的自然的点法,而且有一种节奏感,这种泼墨之后,然后他再略略地加上一些点景,一些黄色的点景,也写树木的点景,人物的点景,这些跟泼墨的地方造成了,一个虚实的对比,这种方法虽然不失传统的精神,但是也是他个人的独创,或者说是他中西合璧的一个结晶,这些作品全然是以水墨为主,但是有的时候大家可以看到,他混入一些石青 石绿,有的时候也用色很厚,极尽水跟墨跟色互相破,然后因势流淌的一些自然的变化,所以他这个颜色的效果代替了水墨,又创造了一种新的面貌。

 

泼墨泼彩的成熟期

  所以从1968年他在纽约的,福兰克加录美术馆所展出的作品,特别能显示这一个新的特征,所以我在这里除了《瑞士雪山》之外,我特别把他分别在,1965年 1966年 1967年 1968年,这些都是他泼彩 泼墨 泼彩,最成熟的时间的这个作品,跟大家来一起分享,尤其是这几件,都有一些历史性的名件,大家可以看到当中有一件,也是整个中国近现代名家当中,第一个首度破亿的一件作品,《爱痕湖》1968年的作品,也在这个里面,所以可以看得见泼墨 泼彩成熟时期,在这个变化当中,最成熟时期的一些重点的一些作品。

  当然我在这里,我特别也把因为是《瑞士雪山》,我也特别把大千漫游瑞奧道中,非常有意思的东西,当然大家都知道大千是非常非常风流的,所以大概有史以来近现代名家当中,妻子最多 儿女最多、所有风流的韵事,我相信也无人能出其右,大家都好奇说在一个语言不通的欧洲的地方,他能够同样也有情事,当然我想真的是以,大千的大师的风格,哪怕在欧洲也是如此,所以留下了他的浪漫情事。

 

漫游瑞奥道中

  所以大家可以看得到,他在一幅《爱痕湖》当中,也特别题记这件事情,还特别说了,“年前与艺奴漫游欧洲,从瑞士入奥国,宿爱痕湖二日,曾作此诗戏之”。后面还有一个是后来给郭子杰,现在在历史博物馆的这一件,特别这个美女他特别写了一个,“未免装模作样”,可能东西方表现情爱的方式不太一样。但是以大千的审美也好、以大千这种风流倜傥的性格也好,所有这样的韵事对他的创作,跟他的才情有无比的催化的力量,所以同时在漫游这个瑞奧道中,也留下了非常多的重要的一些艺术创作。

  当然我们来提大千不能不提大千的行脚,我觉得以大千这样子的一个性格的人,说实在的一个地方是没有办法圈住大千的,所以说对大千来讲,他的行脚永远都是在奔波的,哪怕刚才我告诉大家说,他定居在巴西的八德园,或者定居在美国,在这个当中上面不断地,你就可以看到他在飞机,不断地在去欧洲 去日本 去台湾 去香港,他始终是奔波的。

 

行遍欧西南北美

  所以他从1949年离开了中国大陆,当然因为时局的因素,在他这个万里逃荒的海外生涯当中,大千的游踪是遍及全世界的,当然其中有一些胜景,大千不只是去游一次,所以大家可以看到说,他到印度的大吉岭阿根廷,跟智利交界的安第斯山,巴西所有的山,并且曾经旅游欧洲、瑞士的一些名山,包括莱茵河、美国东西部的一些胜景。

  但是他在往返海外之际,也顺道游过台湾的横贯公路、苏花公路,阿里山这些名胜的地方,而且有些地方不只去一次,而且是再三地往游。至于故国,也就是大陆及台湾的山川,因为他有一份血缘的一个关系,跟人不亲土亲的这种感情,所以跟人文的情怀跟情感,总是让他不断地回忆起过去的故乡,所以他在重游横贯公路的时候,他就说过了,“十年去国吾何说,万里还乡君且听,行遍欧西南北美,看山須看故山青”。其实也就是一个怀乡写中国山水的作品,所以为什么他有一方闲章,特别写“故国神游”,也就是回忆他的山川、一个家乡的一个情怀,当然从大千一生的游历,和他因为大时代的环境,造成了命运的转变,被迫离开了家乡,一而再 再而三的迁徙。

  行脚途中张大千却无时无地的,不从大自然当中吸取作画的素材,虽然他早已行遍天下,但是他寻幽探胜的游性,一直到老都不衰的,真正做到他60自画像上面的自题诗,所谓的“五洲行遍犹寻胜”,所以大千也有句诗句说,“自诩名山足此生”。还请台湾的篆刻名家王壮为,替他刻这方闲章,大千也常常钤这方章在他的山水作品上,其实大千先生并非寻常的山川游历的经验,所以说使得他的山水画,不只是纸上的云烟,也表现出广阔的胸襟跟眼界,他也曾经描写过地域题材的范围,不是任何的古人所能够企及上的,恐怕也是当今现在的一些名家也好,或者是西方的名家也好,我认为是难以超越的。

 

《长江万里图》1968年

  我想再过来我特别跟大家再分享两件作品,也就是在他60年代的近乎抽象的,这一类的风格表现之后,实际上有两件我们说的,所谓的大千的一个历史名件,一个是他为张群老,也就是他的同乡所画的,1968年为张群老贺80岁寿辰的,这件《长江万里图》,跟下面这一件1969年他画过了他的同宗,也是非常重要的,曾经作为我们监察院秘书长的张目寒,也是张大千只有跟台湾之间的关系,一个最重要的推手之一,我特别放张群跟张目寒就是显示,他们两个人跟大千之间的关系,这两件是特别为他们两个人创作的作品,当然是特别特别的精心之外,而且这件作品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特别不一样,跟他60年代那种近乎抽象表现,而且近乎跟西方的抽象表现主义,接轨的这些作品的风貌又不同了,慢慢又回归到中国的传统。

  当然大家要注意到,因为他表现的是《长江万里图》,它是有一个实景,所以这个部分上面,大千表达这个部分,当然还是关乎到,在当时中国人的一个审美,也就是在当时的一个画坛,或者是当时的一个收藏的一个氛围,大家对这一类的风格,还是比较倾向上希望他还是有点景,希望能够跟传统的部分上面,他能够看得出来,这样子的一个风格跟艺术表现,更能够符合在当时的审美,所以《长江万里图》,在这样的一个情节当中,自然回归到中国的传统的部分,所以这两件名件我想大家有机会的时候,能够看到一些他们的图片,我想更能够了解我来提的这个部分,我希望大家能够注意到,他的一个历史时期的一个变化。

  再回到《瑞士雪山》,其实这个部分上面,为什么说这件作品除了我刚才提到,他有一个历史时期,在这个部分上面强调,他的一个创新跟艺术表现之外,还有这件作品,因为它是一个巨幅的山水,其实在这类的山水,其实他在表现上面,假如说在绢上的表现,绝对会优于在宣纸上的表现,所以要画一个青绿泼彩的,一个大山水宣纸的吸墨,其实就没有办法跟放在绢上来比,所以这个部分上面,也就是大千为什么要刻意去日本,去找素材一个最大的一个原因。所以说假如说,要真找不到这样整幅大绢的话,他就只好用宣纸贴 接,或者是用小幅的绢布缝接来代替,所以假如没有这样的素材,大千就不会画这样一个青绿泼彩的山水,也许就画这样子一个连屏的荷花,或者是其他的景色。

 

《庐山图》1981年

  我在下面放的一个《庐山图》,也就是当时李海天为了,在日本新建的一个大的饭店,需要一幅大的作品,特别跟大千去求的一幅大的作品,也是大千在81年的时候,特别为这件作品开笔去画,而且特别请当时的新闻界的大佬,驻日本的代表黄天才先生,特别替他在日本寻求的一个特制的一个绢,这个部分上面我想傅申教授认为,这个作品同样也就是日本,同样的特别定制的一个绢,我认为是有索本的。因为这类的绢一般来讲不会特意地去做,因为没有人会用,假如没有人定的话,所以这个部分上,也是为什么这件作品之所以难得,这是一个特别定制件,假如不是那个巨幅的尺幅,不可能定制这样一个巨幅绢。

  还有这件作品实际上面还有一个,最大的铁证除了在卡梅尔的画展当中,展览之外,另外还有一个,也就是王知一先生特别把他这件,《瑞士雪山》当时的创作过程的,一个记录照片拍摄下来,所以在当时创作的时间,这件作品就已经有这样子的一个记录照片,更印证了这件作品的一个特殊性,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我特别在下面放置了一件,大千先生在60年代画的一件,非常巨幅的一个泼墨荷花的画屏,这件作品也非常重要,这也有一个特别的一个历史时期,假如不在巴西八德园时期没有那么大的画室,不可能成就这么大的巨制,所以在这个作品的,一个历史时期的时候,大家就可以知道说这一件的《瑞士雪山》,它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历史时期,这也是为什么会这件作品他的重要性,从我们刚才的一个层层分析当中,大家都可以看得到。

 

《桃源图》1982年

  我接下来特别介绍这四件作品,我希望大家可以看得见,就是大千是多面手,所以他在所有的表现上面,过亿的作品当中,大家可以看得到四件作品,不管是花鸟山水、不管是精壮时期,不管是大概他的泼墨泼彩,最成熟时间的这个作品,都可以看得见他这个作品的最精致的表现,当然我们今天看到,我们今天的《瑞士雪山》的时候,同样的你必须要赞叹,今天大千他今天之所以能够成为,今天一个我们所谓的跨21世纪,还能够一直蝉联在榜上,而且历久不衰的超人气,大家可以想见,但是衡量一位画家的总成就,也要看他一生当中有没有伟大的作品?也就是在大面积上画繁复的题材,才能够见出画家的心胸,跟魄力跟本领,所以大千有这样子的见识,他的才情跟他的能力,都足以堪富这样子的一个大画,而且他有雄心,所以一生当中,他的长卷他的巨作之多,而且非常的精,而且非常的重要,不论在当世或者在千百年来,我相信也很少能够有人,可以能够跟他来抗衡了。

  所以我们今天谈《瑞士雪山》的这个作品,可以看得出来大千先生,今天之所以能够到了今天,还具有这么大的超人气,一直能够有那么多的收藏家,愿意以他为自己的收藏标的的首选,我相信这个潜在的原因,都可以让大家看得见,所以刚才大家看到了四件,这样子的破亿的作品,可以看见大千的一个成就,当然大千我们都可以看得到,他是集传统大乘的精品。固然代表他前半生的成,但是我们站在历史宏观的角度,只有他这个泼墨泼彩的力作,我相信最能代表他前无古人的历史地位。

  所以这件《瑞士雪山图》,正是非常难得一见,非常稀有的大千泼墨泼彩的巨幅的精品。这也是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内容,希望大家能够回头再好好去看这件作品,我相信大家至少可以看得到,大千真的是以自己的话来说,他认为艺术家最起码要做上帝,因为艺术家可以创造天地,所以大家看到他有一方章子,辟混沌手,其实这个部分上面也就是,我们在这张画上面看到的,所以我相信一个具有大气魄、大开大合个性的大千,能够创造最优质的作品,所以我想今天大家在看《瑞士雪山》,就可以看到一件大千最精心、最巨幅的一个力作,这就是我今天跟大家的分享,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8年02月0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