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055 雅昌公开课 >陈筱君:张大千《瑞士雪山》>[第1集]陈筱君:张大千形成泼墨泼彩风格的背景

视频信息

名称:陈筱君:张大千《瑞士雪山》陈筱君:张大千形成泼墨泼彩风格的背景
 

       主讲人介绍:

       陈筱君:现任義之堂总经理,中华文物会副理事长暨书画联谊会召集人,财团法人晟铭文教基金会执行长,李可染艺术基金会理事。

  

  陈筱君

       导语:

       张大千存世作品中,最为震撼的应该是他晚年的泼彩作品,这种泼彩泼墨风格的开始,多少受到了西方现代抽象表现主义的启发。到了六十年代中期,大千先生运用泼墨泼彩技巧已入得心应手境地,特别应用于其钟爱的瑞士风景上,因为瑞士的湖光山色极具四时之美,雪景在视觉效果上,与泼彩的抽象表现方式有极高的协调融和关系。泼墨泼彩,最能代表他前无古人的历史地位, 此幅《瑞士雪山图》更是罕见的在绢上绘制的巨幅精品。张大千的画作背后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台湾羲之堂总经理陈筱君为您讲述。

       主题:张大千《瑞士雪山》

  第一部分:张大千形成泼墨泼彩风格的背景

  各位参加这次保利艺术讲座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想我今天的讲题是,读张大千的泼墨、泼彩的巨作《瑞士雪山》,这件作品实际上跟我自己本人,是特别有缘分的,因为我在1998年,在台北故宫办张大千百年纪念展的时候,这件作品曾经由傅申教授,在《张大千的世界》第88页,这件作品放在那个上面,而且在45页还特别刊登了这件作品,大千在当时创作的这个照片,其实这个部分上面,我觉得当然还有一点,我自己特别记忆深刻的是,这件作品我还特别跟了收藏家,在当时2004年在国父纪念馆,一次大型的策展当中,这件作品就是当时的封面作品,为什么这件作品在当时这么看重?除了他是大千在泼墨 泼彩当中,尺幅最大的一件之外。

张大千《瑞士雪山》

  另外还有我觉得也揭示了,张大千在泼墨 泼彩最成熟时间,他的一个创作表现,这件作品实际上面,我把他的创作分期,我希望在这里也跟大家做一个介绍,因为张大千,他是传统国画的主要的继承人,但是他也长期跟西方艺术有不少的接触。我想大家可以从我做的一个分期,从他在大陆时期,跟他在海外时期一个明显的界分。

  张大千是1899年生,他是1983年过世,扣掉了他弱冠之年20岁,我相信他在大陆时期的创作,接近是31年。在海外时期有34年,所以他的创作的画历至少65年,但是在这段时期,我今天在大陆时期的这一段,我想先掠过,我们来谈谈他在海外时期,其实张大千到了50年代,他曾经到阿根廷去住了一年,又移民到巴西亲建八德园,在那里居住了16年,期间曾经到欧洲及美国日本等地旅行,1952年他首次游美,在纽约参观了许多的美术馆,1956年首次游欧洲,先在罗马浏览古迹及博物馆。再到法国南部的尼斯与毕加索会面,后来到巴黎与留法的赵无极相聚,这些游历不仅加深了,他对西方艺术传统的印象,也丰富了他的艺术生命,和扩充了他的创作语汇。

  1959年他再度游欧,这次的范围扩大了,包括了瑞典的斯德哥尔摩、西德的汉堡 西柏林科隆、瑞士的苏黎士 日内瓦,以及西班牙的马德里等,在这些城市里主要也是以,参观博物馆为目的,因此接触西方艺术的范围,也就逐渐广泛了,到了1969年,他迁居美国加州旧金山附近的卡梅尔,一住又差不多十年,到了1978年他才应邀回台定居。

PPT图片

  从这里来说,他在国外居住的时间,前后有26年之久,是他一生的1/3,这种经验对他自然有重大的影响。作为一个艺术家,他在这些国外居住的地方,不能不注意到欧美艺术的发展,我想这个是非常清楚的,但是我想在这里我特别要把一个,他的转折时期特别跟大家,请大家特别留意这个年份,1956年。

  其实在1955年,当时张大千在12月的时候,就应日本的东京博物馆,跟日本的上野的湖中居画廊,在当时都有张大千的书画展。在当时他的展览获得了,日本非常非常多艺术界,及名流的一些注意。尤其在当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梅原龙三郎,在当时看了大千的作品之后,就极力建议大千应该进军欧洲的画坛。所以大千在这个时候,就开始部署了,他在1956年3月份,就决定在东京作为,他进军西方艺坛的前哨的一个基地,我想大家知道当时日本,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所以他跟西方的美术发展,衔接的非常非常的密切,所以张大千选择这个日本,作为他的前哨基地,他是完全有他充分的谋略的。

  在1956年的4月,他马上又在东京的银座松屋,举办了他的张大千临摹,敦煌石窟的壁画展览。

  在这个当中上面有37件作品,有60件他收藏的古画,同样获得了非常非常大的,在当时非常多人的注目。尤其在当时纽约的大都会的博物馆的,李佩介绍他认识,在法国的巴黎近代艺术馆的馆长萨尔,在当时萨尔看到了这批东西,跟这个展览之后,他也力劝张大千到法国来开展览,所以就促成了大千到法国做展览,同样的,他在法国5月份他就离开了香港,就到了欧洲,这是大千首度去旅游欧洲,在5月的下旬他就直接到了巴黎,他的远亲有,就是郭有守的这个地方下塌在那里。6月-7月就在法国巴黎的东方博物馆,跟近代美术馆分别做了,他的敦煌石窟壁画的展览,跟他的收藏展,跟张大千的近作展。所以在这个部分上面,我觉得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折,所以我跟大家分享一下,也很希望大家对于他的海外时期,这些重要的一些大事记也有一些认识。

  当然谈到这件《瑞士雪山》的时候,我希望跟大家介绍一下,大千在泼墨泼彩发展形成的一个背景:

PPT图片

  当然有非常多的人说,张大千是因为1957年他患了眼疾,实际上也就是因为,他有一天整理他的八德园,搬石头的关系伤到了眼睛,让他的眼底微细血管破裂,几乎到了要全瞎的地步。这个对于大千来讲,他就非常非常之震惊的。因为一个画家,他是要靠眼力的,所以在当时这个眼疾对他来讲,是十分十分大的一个,让他很痛的一件事情,所以在当时也拜访了非常非常多的名医,不管到了美国,不管到了日本,不断地来医治他的眼睛。也因为他患了眼疾,常常看东西是不清晰的,因此不能画很细微的东西,所以慢慢让他形成了画风,是趋于抽象的这个部分。

  但是这一点,我认为也不能过于强调他,就是因为眼疾的关系,所以他转为画抽象泼墨泼彩的东西,其实这个东西有他一个延伸的过程。就像在法国也有人说,莫奈晚年的画比较抽象,这是眼疾的原因,其实我认为这个主要是他个人追求,跟时代的一个趋向,因为他已经在那个时间,受西方的美术思潮的影响。当然这个眼疾我刚刚也说了,因为一直让他不断地在这些年当中,非常非常苦于这个眼睛的问题,所以在他有一幅图上面也特别提到,大千居士病眼四年矣真可谓瞎画也!但是我觉得毕竟是大师,所以他慢慢也找到一个规律,他把他过去承袭传统的这个部分,然后在这个当中上面,幻化成不同的这个表现方式,这个部分上面我们可以看到,他受传统的基础上面,到底有哪些影响,我们可以看一下。

  我觉得大千从60年代开始,有不少泼墨 泼彩的创作,他显示出来一种半抽象的一个趋势,但是在这个之前他曾经从古人的地方,从中国传统当中继承了一些,近于抽象的表现手法。张大千是善于摹古的,他的乱真的本领,我想大家都是非常非常清楚的,但是对于他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清初的石涛跟八大山人,石涛的画临变自如,他点线交织中实践于半抽象的表现,八大的画用笔简括。造型奇绝,点线面之间造成一个强烈的一个对比,手法更近于抽象,尤其是我们大家看到八大的墨荷,荷叶是用泼墨的方法,对张大千的影响是最深的,我们可以从他非常多的荷花的作品,可以看得到他受八大的影响。

  此外米家父子的米家云山,跟元代方从义的云山,也是张大千吸取的来源,张大千的墨荷与泼墨山水,主要是源于这几位画家的影响,因此张大千在50年代以前,与西方现代抽象绘画未接触之前,已经从中国固有的绘画传统当中,其实吸取了不少半抽象的表现手法。所以当我在前面的时候也提醒大家,这个部分不能光是怕他是受眼疾的因素,才形成了泼墨 泼彩的风格。

PPT图片

  当然谈到了他受西方艺术,接触跟刺激的部分,他自己也特别提高了,他说中国画跟西洋画,其实不应该有太大距离的分别,假如一个人能够将西画的长处,融合到中国画里来,看起来完全是国画的神韵,不留丝毫的西画的外貌,这是要有绝顶聪明的天才,同非常勤苦的用功才有这样子的成就的。

  稍一不慎就走入魔道,我相信这个部分,是他对西方艺术的一个态度,这也是他一生他的艺术的一个看法,他始终并不是一元性,而是二元性 多元性。所以这个部分上面,他对西方艺术的欣赏,他认为东西方艺术是各有千秋的,所以他也提到东西方的绘画的分别,并不是截然分明的,在他的想象当中作画,根本是无中西之分,初学时如此,到最后达到最高境界也是如此。所以可能有点儿不同的地方,但是那个是地域性的,风俗性的 习惯的,以及工具的不同,在画面上才会起了分别,当然他也谈到了中西方美术表现上,在色与光的用法上的不同,当然还有东方跟西方在透视的区分上,当然还有技巧上跟工具上的不同。

  当然这些部分上面,我觉得很明显的,他在法国去会见了毕加索之后,他也谈到他认为毕加索,为西方的现代的绘画大师,其实他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已经耳闻其名了,他跟毕加索,则在民国45年,也就是1956年的夏天,在那一年呢,他先后其实在巴黎的卢浮宫,就是我刚刚跟大家提到的,东方的两个博物馆来展,他的敦煌壁画的临摹本,跟他的收藏展,跟他的近作展,事前他也赴罗马观摩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 拉斐尔跟米开朗基罗的壁画 雕塑,与西方传统艺术实地研考,先做了解,他深感艺术为人类的共通语言,表现方式或许不一样,但是讲求意境 功力 技巧,这是相同的。

  我想这个部分上面,大家可以看得到,就是说实际上大千对西方艺术表现,他的胸襟是开阔的,他是接受这一部分,他认为是要攫取西方所藏的这个地方,融合中西,然后在这个部分上面,再求他自己的艺术表现的一个变化。

张大千与郭有守

  当然我们在谈到他受知交的启发的时候,我特别跟大家提到一个重要的人的,也就是郭有守,其实郭有守跟大千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是非常非常的亲密的,实际上大千要进军欧洲,完全是要靠郭有守,也叫做郭子杰。郭有守在50年代 60年代,实际上他是派驻在巴黎跟比利时,他也为外交部的驻外的使馆的文化参事,后来作为联合国的文教组织的代表,其实他对艺术也是,非常非常的有深厚的了解的,再加上他跟大千,有这样子的一个亲戚的关系,所以当然大千要到欧洲发展,他当然是全力以赴的帮忙的。但是偏偏大千在1956年,有这么重要的一个转折之后,突然他在欧洲不断地有一些大型的展览,而且获得了在欧洲,非常非常多重要的美术馆 博物馆,还有一些重要的艺界人士的推崇。

  但是正当大千在进军欧洲上面,非常顺利的时候,突然郭有守在1965年的圣诞节的前夕,他在瑞士跟中国大使馆联系的时候,不慎被联邦的特工组织窃听了电话,所以从他中国大使馆出来的时候,一直遭到了瑞士警方的拘捕,后来通过外交的涡旋,郭有守才得以离开瑞士,到中国驻法国的大使馆避难。但是呢,在1966年4月8号就回到了北京,他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起义的声明宣布,与台湾当局脱离一切的关系,后曾出任全国政协委员,这个事情引起了台湾当局极大的震怒,所以将郭有守在巴黎寓所中,一切的财产跟收藏品没收,其中包括张大千赠送给他的,百余幅左右的绘画精品,这些后来都被转交给,台湾的国立历史博物馆收藏,这也就是大家在非常多次,历史博物馆的多次展览当中,有一些历史博物馆馆藏标明这个部分,大部分所谓的子杰上款的也就是这批东西。

  但是这个部分上面,是我特别截取了现在目前在网上流传的,这一份对郭子杰这个事件的发表,实际上这个事件对于台湾,尤其大千来讲,我认为很多人士都认为,这是一个罗生门,最主要的原因我相信是因为,郭子杰他的夫人是一直在大陆的,所以就因为大陆有亲人,所以对这样子的一个情况,演变成一个外交事件,我相信这个当中到底有什么样的,一些潜在的不明的原因,到目前为止,我相信没有人可以说得明白,也没有人可以说得清楚。

  但是只能从个别的事件当中,可以看得出来,但是大家可以看得出来,大千从郭有守出事以后,就再也不去欧洲了,你想想看他震惊的程度,我相信可以从郭子杰被抓,然后郭子杰有这个事件,而且单方面的宣布跟台湾脱离一切关系,但是也对大千造成非常非常大的影响,他也必须要明志,也要跟台湾的当局表现他要切割,所以这个部分也后来断了他去欧洲的关系,我想这个东西是一个实际的原因,也是一个现实的因素,但是不能抹杀郭子杰,在他50年代到60年代,对张大千进军欧洲艺坛的贡献,这个部分上面是不能不提的,但是我也把这个部分,特别跟大家来提示一下。

上传日期:2018年01月3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