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4321 雅昌公开课 >王加《去德国慕尼黑看博物馆》>[第3集]王加:德国慕尼黑新绘画收藏馆

视频信息

名称:王加《去德国慕尼黑看博物馆》王加:德国慕尼黑新绘画收藏馆
 

  主讲人介绍:

  王加:中国国家博物馆副研究馆员。青年策展人,独立撰稿人,专栏作者。身为2016年“匈牙利狂想曲”:“钢琴之王”的浪漫主义—纪念李斯特逝世130周年展策展人,并应邀参与策划了2015年北京画院“蒙卡奇和他的时代”特展以及“天然之趣-北京画院藏齐白石艺术”首次出国交流展。数年来作为展览项目人曾负责“路易威登-艺术时空之旅”、“宝格丽-125年意大利经典设计艺术展”、“创建真实:人类情感大师威尔第”、“名馆·名家·名作—纪念中法建交五十周年特展 ”、“永远的思想者-罗丹雕塑回顾展”、“迪士尼经典动画艺术展”等多个外展。现为香港《大公报》和《美术文化周刊》专栏作者,著有《音画之间》,《艺·境-王加欧洲游记》并于2013年举办同名展览。

王加

  导语:

  提起慕尼黑,喜欢足球的朋友们肯定马上想到拜仁慕尼黑队;爱喝两口啤酒的或许向往着慕尼黑啤酒节,痴迷汽车的肯定听闻过著名的宝马博物馆,热爱自然风光的,这里还有全世界面积最大的,对公众免费开放的“英国花园”。然而,或许很多没有到过慕尼黑的朋友们並不了解,作为德国三大博物馆群的慕尼黑博物馆群(也称作慕尼黑艺术区)就坐落在市中心。16家博物馆,超过40家画廊和文化机构,以及6所大学构成了慕尼黑独特的艺术区。其中最举足轻重的当属一块草坪之隔的慕尼黑巴伐利亚国家绘画陈列馆老馆和新馆,这两座美术馆藏有在全欧洲范围内都能排进前十的绘画收藏:老馆囊括了从中世纪历经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直至洛可可时期的藏品。而新馆则以“从戈雅到毕加索”这个响亮的口号简明扼要地概括了馆内的藏品范围。而在老绘画收藏馆的西侧,坐落着2013年才成立的慕尼黑州立埃及艺术博物馆,这三座艺术殿堂是任何艺术爱好者前往慕尼黑绝对不容错过的景点之一,更是慕尼黑这座德国重镇的文化符号。在本次讲座中,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副研究馆员王加老师将和朋友们畅聊这三座博物馆中值得关注的经典藏品。

  主题:去德国慕尼黑看博物馆

  第三部分:慕尼黑新绘画收藏馆

  从老绘画收藏馆走出来到对门就是新绘画收藏馆,藏品范围它有一句非常响亮的口号,叫“从戈雅到毕加索”,所以基本上大家就可以了解,它所收藏的东西是在哪一个历史时期当中的。

 

慕尼黑巴伐利亚国家绘画陈列馆新馆外景

  这就是新馆的正门入口处,走进新馆你就发现和老馆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新馆非常现代,因为新馆在二战时期被炸毁了,整个炸掉了一半,二战结束之后开始重建,重建之后就变得非常的有德意志的风格,现代性的风格。然后展厅之内非常的简约,颜色也极强的现代性。

  新馆当中最应该大书特书的,是它丰富的印象派的绘画馆藏,要知道在新馆建立起来之后不久,印象派就诞生了,但是印象派绘画在挑战世人审美的同时,也遭受着猛烈的质疑和抨击。而今天一百多年之后,今天所生活的年代印象派收藏的数量和品质已经或多或少的成为衡量一家欧美大博物馆的无形标准。充分证明了经典艺术是绝对经得起历史沉淀的,应该说新绘画收藏馆在慕尼黑的新绘画收藏馆的印象派收藏,在所有去过的博物馆当中,水平和数量都应该算是名列前茅的。

 

梵高《向日葵》

  比如图片上来看,梵高最著名的《向日葵》,一共有6幅,慕尼黑就有一幅,莫奈最著名的《睡莲》这里也有,还有这一幅马奈的,马奈画的是谁呢?画的是莫奈,马奈画莫奈在他的船上作画,这一幅塞尚的自画像,这都是在慕尼黑新馆的藏品,上面这个一张全景图,我放的是印象派展厅,大家可以看到马奈的作品,梵高的都在这里,然后还有下面左下角这幅是雷诺阿的《从蒙马特的公园远眺建造中的圣心教堂》,因为雷诺阿最早在巴黎是住在蒙马特高地的,而现在我如果去巴黎,在蒙马特高地的地标就是圣心教堂,那座全白的圣心教堂在雷诺阿生活年代还没盖完,所以看这儿还正在修建,他就把它画下来。

 

梵高《奥威尔的田地》

  右下角的这幅叫梵高的《奥威尔的田地》,或许大家想问,为什么一个德国的博物馆怎么有那么多法国印象派呢,必须得感谢这一位人物,他曾经是这里的馆长,他叫契尤德,他曾任在柏林博物馆岛上的老国家画廊的馆长,在他任上,柏林老国家画廊于1896年成为了19世纪末最早收藏印象派艺术的博物馆,并于次年成为全世界第一个收藏塞尚画作的博物馆,就是他,然后在柏林待了没几年他又跳槽到了慕尼黑任新陈列馆的馆长,于是在任期之内差不多十年之内,主持收购了总计75件印象派及后印象派的作品,要知道当时大家对印象派的普遍的认知,作出如此大规模的收购其实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因为你要顶得住质疑,大家在那个时期并不都认可印象派的价值。

  所以说,还是刚才那个问题,为什么他就有这个眼光呢?他是一个瑞士籍的馆长,还生在奥地利,怎么对法国的印象派那么感兴趣呢?所以要感谢画中这个人,这幅作是雷诺阿画的,雷诺阿给谁画的呢?捧红雷诺阿的画商叫丢朗·吕厄,他是被誉为法国的印象派之父。伦敦国家画廊2015年春天的时候有一个大展,题目非常有意思,这不是标题党,但是这个题目特别霸气,叫什么呢?叫“卖掉千张莫奈的男人”,霸气吧,他一个人卖掉了1000张莫奈,所以大家想想莫奈现在的市值,再想象一下他经手的这么多张莫奈。

 

丢朗·吕厄

  有过一个统计,这个统计是绝对属实的,在1891到1922年之间,这位先生保罗·丢朗·吕厄先生总共买进来近12000张画,包括什么呢?1000张莫奈,1500张雷诺阿,德加西斯莱欧仁·布丹各400余张,800张毕沙罗,近200张马奈和近400张玛丽·卡萨特,都在他手里,所以印象派能有今天就是靠他一个人捧起来,那些一开始没钱吃饭的画家还都经常到他家去蹭饭才有的今天,丢朗·吕厄先生对印象派的贡献,他如何不遗余力的一次次搭进自己整个身家去捧这堆印象派的画家,所以考虑到我们现在对印象派的认知和印象派的市场价值,大家就可以了解到这位先生有多么伟大。

  他们俩人有什么关系呢?契尤德馆长对于印象派的狂热源于他的一次巴黎行,在那次旅行当中他们两个人相识了,相谈甚欢之余,进而了解了印象派的绘画。因此他从丢朗·吕厄那儿拿到了最优质的作品,而且这些印象派最优秀的作品得以被世界级的博物馆收藏,这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了。当然了在买进这堆作品之后,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如今知道印象派的价值,但是那个时候大家并不知道,所以当时契尤德馆长顶着巨大的压力买下这堆东西,但是现在这些作品无一不是这家美术馆的重中之重,每一幅都是,所以就是我最后这一句,一位馆长的眼光与远见,足以造就一个博物馆的辉煌,当然我还想补一句,一位画商的眼光与远见,是可以捧红一个画派的,养活很多画家。

 

庚斯博罗《托马斯·希伯特夫人》

  除了印象派,当然了还有英国的绘画收藏,新馆坐拥英国本土之外,最重要的18-19世纪绘画收藏,包括庚斯博罗康斯坦布雷诺兹爵士,乔治·斯塔布斯等英国著名画家的名作,我在这里仅节选了两幅,一幅是庚斯博罗他画的肖像画《托马斯·希伯特夫人》,还有另外一幅作品,在我去年为了筹备李斯特那个展览,再到慕尼黑的时候看到这幅画,我在前面盯了半天,这张画如果你看到原作,你发现这个女的长的太美了,而且他画的太漂亮了,她的那个肌肤真的是细如凝脂,所以盯了好久,还拍了好多特写,这幅画的作者是苏格兰画家,叫亨利·雷本爵士,有机会到慕尼黑的朋友一定要去看看这幅画,它可以说是代表了浪漫主义时期,肖像画能够怎么说浪漫到什么程度,他不是伦勃朗的那种风格,也不是文艺复兴式的那种风格,他已经把人第一画的很像很美,而且这个肌肤所呈现出来的光泽,通过油画,大家一定要去看一看。

 

透纳《比利时西北部港口奥斯坦德的风光》

  当然还有全德国唯一的一幅透纳,这幅作品的名字叫《比利时西北部港口奥斯坦德的风光》,创作于1844年,这已经是透纳晚年的作品了。大家都知道,作为公认的英国最伟大的画家,透纳90%的作品,因为透纳临去世之前立下遗嘱他要捐献国家,他没有后代,所以也不允许去拍卖,在他去世之后几年,国家把这批透纳的一辈子创作的90%的作品,包括手稿、油画、笔记所有的这一切,90%都判给了英国伦敦的泰特博物馆,所以喜爱透纳作品的人,如果你到了伦敦去泰特美术馆基本上可以过足眼瘾,因为全世界90%都在那儿。

  剩下散落的就是之前他生前卖出去的,就是散落在全世界各地,这一幅就是全德国唯一的一幅,这幅作品大家可以看出,这个时期的透纳已经形成了他那种晚年比较朦胧,展现空气透视的,而正是这种风格才于1870年代,包括西斯罗包括莫奈,因为战争逃到伦敦看到透纳的这些作品,才衍生出了印象派,所以这幅作品也同样重要。

  下面这两幅作品的作者也是德国的国宝,对于德国谁是最伟大的画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争议,有人认为是丢勒,有人认为是大卫·弗里德里希,因为弗里德里希是德国浪漫主义时期最重要的画家。我其实对大卫·弗里德里希的作品有我自己的解读,我习惯把他的画如果做中西艺术对比的话,大卫·弗里德里希的风景画就像我们元代倪云林的山水,他是走欧美的荒寒风,他经常有一些作品就画一棵枯的松树在雪地里,或者说是一个人站在悬崖顶端遥望着前方,他的作品是非常冷逸和孤独的,而这种表现方式和倪瓒倪云林是非常相似的,尽管这个语境。


大卫·弗里德里希《尘雾中瑞森格伯兰格的风光


大卫·弗里德里希《雪中的冷山》

  所以这两幅作品大家可以看到,这幅叫《尘雾中瑞森格伯兰格的风光》,右边这幅叫《雪中的冷山》,所以能够看出他对风景的描绘,不是那种怎么说呢?用我们的话来说很讨喜的绿油油的很丰富的色色彩斑斓的,这不是大卫·弗里德里希的风格,以至于我们去德国或者是世界每一座有收藏浪漫主义时期的展厅,你走进去特别容易辨认,哪幅作品是大卫·弗里德里希,因为他的特点非常的鲜明。

 

蒙卡奇《探望产后母子》

  然后还有一张蒙卡奇,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2015年来过北京画院看过蒙卡奇的大展,那次展览来了超过40张蒙卡奇的原作,蒙卡奇是匈牙利最伟大的画家,也是李斯特的好朋友,这一张蒙卡奇的名字叫《探望产后母子》,这是蒙卡奇可以说是最受买家欢迎的一个系列,叫《沙龙画》,这个《沙龙画》基本都创作于蒙卡奇1880年到1890年这一阶段,他生活在巴黎的时候喜欢画这种类型的沙龙画,然后他画的都是当时巴黎上流社会生活当中的场景,非常的惬意,很优雅,颜色很浓郁,都是室内的风景,在讲述室内的故事,这一系列是蒙卡奇整个职业生涯中卖的最好的一个系列,慕尼黑新绘画收藏馆有其中的一张。

  当然还有两张伟大的奥地利分离派泰斗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作品。克里姆特的作品现在在奥地利境外已经非常珍贵了,为什么?只要奥地利境外的我们还能借展,奥地利境内已经禁止出境了,因为为了保护克里姆特和席勒的作品,而且也为了保护本国的旅游状态,因为要知道大家去奥地利很多都是冲着克里姆特的作品去的,所以奥地利在去年年初颁发了一个出境的禁令,就是禁止任何克里姆特和席勒的作品出境,已经不可能在外边去展了,所以除了奥地利本土的藏品,他还可以互相的去借展做一些大展,其他的情况下已经不可能了,这就是散落在慕尼黑的两幅,非常精美的克里姆特作品,左边这幅叫《玛格丽特·维特根斯坦的夫人肖像》,右边的这幅叫《音乐1》。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玛格丽特·维特根斯坦的夫人肖像》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音乐1》

  说了半天艺术,咱们聊聊吃的吧。上次讲佛罗伦萨那一场,大家跟我说你最后都变成导游了。今天我放了一张这个图,为什么要聊聊吃的呢,这是慕尼黑新绘画收藏馆的咖啡厅,这是新馆的主楼,这是咖啡厅,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博物馆的咖啡厅,感觉那个氛围是不是特像一个特别优雅的酒吧,或者是餐厅在欧洲的某一个小镇的场景,这是博物馆的咖啡厅,我们为什么要分享这个咖啡厅呢,因为我曾经在这里吃过特别香的两顿饭。

  第一次是2012国博派我去慕尼黑培训,他们策展人接待我们,然后馆里的工作餐就给我们带到了这个咖啡厅,然后菜单并不多,有几道菜,我就看到了一个叫墨鱼汁海鲜烩饭,我说这个可能应该不错我就点了,点完之后第一口吃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太好吃了,我就很难想象人家的博物馆,能做这么好吃的午饭,以至于因为在慕尼黑的培训是整整一周,然后有的时候他会给你安排自由的活动时间,然后你可以在博物馆里作为培训人员自由去参观,后来我又到了这个新馆,我说就为了再吃一顿那个饭,我又跑回到这个博物馆的咖啡厅又吃了一顿。去年去的时候很不凑巧,因为我已经错过了饭点,人家已经不提供了。

  但是我想说的是什么?就是对于身为一个博物馆工作人员,其实大家在看到去欣赏博物馆、了解博物馆的时候,我们可能或多或少会有一些距离感,我觉得我们去欣赏很高大上的艺术,或者是很多人会带着一种很不接地气的解读,去让你了解博物馆的艺术,但其实对于欧洲的博物馆来讲,欧洲的博物馆代表就是你的日常生活,朋友们经常会约到博物馆的咖啡厅,然后去聊天去开会,他是有仪式感,但是仪式感不是从一种表面,他是真的去喜欢,想去了解博物馆的艺术,而往往欧洲的这些大博物馆配套的咖啡厅和餐厅都非常的好吃,因为我每次去欧洲的各大博物馆,有两个地方我是肯定要试,第一就是它的咖啡厅,咖啡厅的好坏基本上可以奠定这个博物馆的层次,而且基本上你也不会太失望,有一些做的比你走在大街上近距离的餐厅还要好很多。

  第二就是纪念品店,你要去看他的文创的水准,这个文创的水准也代表了这个博物馆的经营理念,以及他对这个文创的一些审美设计的想法,这都是一些逛博物馆我喜欢去看的东西,而且我经常回来会跟大家朋友分享,我说如果你去哪个馆,一定要吃他的这个咖啡厅,或者是咖啡厅里的哪道菜,或者是哪款酒一定要去试,这样的话其实就变成了一种生活,我进博物馆,我看画我享受,我总要累了歇脚,我可以去享受一下,喝杯咖啡,三明治,而且这些博物馆里的咖啡厅还都不是很贵。

上传日期:2018年01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