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522 雅昌公开课 >张辉:明式家具早中晚末四期的分期及其方法>[第2集]张辉:明式家具的标准器

视频信息

名称:张辉:明式家具早中晚末四期的分期及其方法张辉:明式家具的标准器
 

  主讲人介绍:

  张辉:明清家具史学者、收藏家。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先后任职河北省博物馆、河北教育出版社。1994年后,在北京多家出版社任策划组稿编辑,并创建北京紫都苑图书发行公司。著有《曾国藩之谜》(经济日报出版社),主编《曾国藩全集》(中国致公出版社)、《中国通史》(中国档案出版社)、《中国名画全集》(京华出版社)、《古董收藏价格书系》(远方出版社)等著作。从2000年开始,从事明清家具、文玩古董收藏和研究。将考古学、人类学、图像学、历史学之方法论引入家具研究。

张辉

  导语:

  张辉老师有着二十余年的明清家具研究与收藏经验。他分别从材质、器型、艺术价值等方面分析了古典家具的优劣辨别,并结合宣明典居紫檀郎世宁花鸟顶箱柜、福寿罗汉床、八棱四出头官帽椅等多件单品作出了具体分析。他提出了四大标准,在传统材、型、艺三大标准的基础上,增加了一点“数据化”,即把大家公认的,一些高手公认的好的型、好的比例数据化。

  主题:明式家具早中晚末四期的分期及其方法

  第二部分:明式家具的标准器

  国内2010年以后这个市场,明式家具市场空前活跃。大批的原来流向海外的家具回来了,大批的资料也被作为商品也被贩回了我们国家,这个时候整个行业的视野,整个包括我在内整个中各种从业人视野都打开了,见的也多了,这个时期我觉得应到了有一个新的总结、新的提高的阶段,我也就开始写这个东西了,写明式家具分期,明式家具史。

黄花梨折迭式大镜架

  我是从2012年开始就做这个题目了,我进入家具圈跟这个圈打交道已经有十几年了,从2000年后也买过一些,也收藏一些,后来也有释出,一直跟这个行业有着一个比较深入的了解,然后现在资料比较全了。资料比较全了以后我们就动手写了。但是这个分期的书还没写出来,倒写了一本什么呢?就是明式家具图案研究,为什么出现这么一本书呢?就是我在研究分期当中不可避免地要对纹饰要进行梳理,在纹饰梳理当中我发现这个纹饰不光有早晚之变,还有很强的社会意义,它跟当时的社会形态以及跟家具的生产有特别密切的联系,我觉得这个资料的饱和度够了,这个题目特别的独特,就先把这本书做出来了,等于分期断代这书是第二步。

  我争取今年把它出版了,这两本我觉得就能构成一个姊妹篇,一个研究图案,一个研究形制。现在就是客观形势造成我们可以深入地进行探讨,再一个我个人还有一点小小的优势,就是我本身是学考古学的。考古学有一门学科叫做考古类型学,这个类型学实际上就是器形学,它是专门研究器形的,通过器形来分期断代,来研究早晚,我们的血液里是长着一种对器物的发展观、一种认识,所以对于那种不可知论的,我们觉得是认识论上都没有过关的一种观点。那么我现在开始进行我的主题分享。其实考古类型学还要分几个层面来讲,你在进行考古类型学学术研究前,你第一步做什么?要先进行分类,如果我们现在整个展厅的家具我们要进行研究的话,要把它分成若干个大的类型,每个大的类型里又分若干个小的类型,每个小的类型再细分。

明末至清初 黄花梨三撞提盒

  就是这个学科要求是这样,我也是这样做的,就是说一个类型里头我给它分成式,每个式里头再分成型,在最低级别的时候,你再进行器物的前后梳理,这先是一个分类,再一个是什么呢?你要找标准器,标准器的问题是什么呢?有时候,我们看到有人用标准器一词,说这件是标准器,他觉得那个形制很标准,就说是标准器,实际上这个词是不能瞎用的。

  标准器在考古学上有着明确的定义,是学术的专有用词,有明确纪年的器物叫做标准器,并不是那个形制标准就是标准器。在考古学上就是有明确纪年的,好比那件器物是万历年,挖出来的墓是万历,它是万历年的标准器。若这个东西是乾隆时期的,是康熙时期的,它们若有文献记载,档案跟它能够配得上,这是康熙的或乾隆的标准器。所以不能随便用标准器这三个字,有标准器就必须有特别严格的,明确的纪年。那么我的工作也是要先进行标准器的寻找。

  明式家具尽管少有款,但从其它方面它还是给我们提供了一点标准器,找到了一些标准器或者我叫作亚标准器,我们现在看看标准器是什么。

  这件东西是现在仅存的万历年间出土的一件紫檀的东西,也是硬木的家具,唯一一件,这是上海朱守诚墓出土的一个紫檀插屏,它给我们信息很多,可以看到它的光素,它前面有一个小条桌式的一个笔架,当时就叫做笔搁,现在的笔搁是山子式的笔搁,这个在历史上有交叉,最早期的是这个,是把毛笔往上插上去的,湿的毛笔自然就晾干了。

明末至清初 黄花梨大案屏

  我们现在看它的腿子和牙板交接的这种弧度以及它腿足,还有底下这个小底板,以及对大理石的使用,都给我们一个标准器,这是很有价值的一个器物。他在嘉德卖过这么一个插屏,就是跟这个器物是一样的,是个大漆的,据说是十几万人民币在美国买的,因为知道有这件紫檀东西,是标准器,那这也是万历的了,好像最后卖150多万。就是人家知道有这样的标准器,就是掌握这个资料,做的功课多一些。这是万历的标准器,有确切纪年的器物,硬木家具。

  然后我们就在一些万历墓里头发现一些随葬品,这个也是随葬品,随葬品是柴木的,是按照实际存世的,实际当时使用品仿的,这是上海的另一座墓,潘家墓,是父亲潘惠和二儿子潘允征墓里的,墓葬里出现的这个随葬器叫冥器,你们看它们的形态全是极为光素的,从平头案、圆角柜、衣架、南官帽椅、镜架,那边还有一个榻,这面还有一个脸盆架。它们是不是都很光素,是最极其的光素,是元年的光素,是零点的光素,这就给我们一个启发,万历时期的器物是否就是这样,就是元年的光素,是零点的光素。

  同时我们还看到什么呢?就是在万历时期出版也非常发达,这个我们就不展开了,因为它经济发达,出版业也发达,出版业竞争比较激烈,原来没有插图的一些书里都配了插图了,跟现在一样,没插图变得有插图,有插图的变彩色了,我们都经历过,因为我也搞过出版,经历过这个,就是我一定要比你更强一步,所以当时图书有大量插图,包括一些知识读物,还有一些小说。这个就是一个《鲁班经》里的插图,它也基本是光素的,它很写实,关于这些插图和刚才我们看的那些漆器柴木家具,它可怕又可爱的是什么?是它跟我们现在明式家具的这些器物能对得上,如果对不上这就没大意义了,它是能对得上的,这就给我们很强的一个想象力,他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鲁班经》

  这是在苏州出土的万历的一个首辅墓,退休的首辅叫王锡爵,严嵩之后是徐阶,完了是他作首辅,他的墓葬里出的随葬品,这是拔步床,这个拔步床给我们的信息也很多,所以说它们可作为明式家具元年的研究的对象,它给我们提供了榫卯结构,装饰形态,攒接的这种装饰以及上边开洞、开光,以及底下这个牙板的这种曲线,都是对我们一个特别珍贵的一些资料,每一点我都仔细地研究了。看它跟下一步的器物会存在什么样的区别。有实物如果说是与它们一模一样的,那么首先要考虑它是不是就是那个时代的。

  这是潘家墓的,潘家墓也有拔步床,拔步床后面有一个架子床,前面呢,前面它有一个小隔间,当时使用的时候,是把帘子罩上的,等于小夫妻在里头能洗脸,还有便桶,早上起来她打开帘子见人的时候已经化上妆了,这个东西与南方地区冬季的寒冷是有关系的,又与夏季防范蚊虫又有关系,这在当时的状态下是一个很奢侈的一个家具。万历时期就是这样的,这也给我们很多启示,你们看它这个攒接的纹饰,卍字纹,刚才我们看也有卍字纹,这个是王锡爵的墓,王锡爵的床是卍字纹攒接的,这个也是卍字纹攒接的,所以我们在明式家具里,如果我看到一张床就简简单单一个攒接的卍字纹,其它地方也都很光素,我们脑子里的信号马上就要跟它联系起来。

  这个也是应该是潘家墓里头的,它是一个衣架,你看衣架整体是光素的。它仅是在出头那块略有雕饰,但是这种雕饰并不是像明式家具那种雕饰,那么花哨,那么成型,它是略做修饰,就好像寥寥几笔,它还称不上是雕饰。

清初 红木镶大理石砚屏

  我们接着走,它基本形态就是很光素、很简洁。这是王锡爵墓里头几件东西,一个三视图:我们这四出头椅是不是跟我们明式家具中四出头椅最简洁的是一样的,一模一样。下面这个刀子牙板,这是不是跟我们现在见到的明式家具的一些平头案是一模一样的?

  这面一个巾架,一个衣架,这边一个巾架它们多多少少给我们一些要动脑子的空间,就是它的出头确实雕花了,但是我也琢磨,这种雕花当时只是在柴木家具上有,但在我们黄花梨家具上没有见过同类的,所以我们主体判断就是当时的家具,除了这种最接近女性的器物之外,基本都是光素的。

  黄花梨原料大量在万历时期进大陆来了,对万历时期我们多说几句,万历时是一个很奢侈的时期,奢侈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使用外国货为时尚。就是犀角、象牙、沉香还有海外的黄花梨,这是一个特别以奢靡争雄长之时,谁奢靡谁老大,谁是英雄,这个时候黄花梨来了以后,首先就是找当时那些柴木家具的木匠来做,他做式样一定就跟哪时的柴木家具是一样的。这个时候做出来的东西,就是在万历时期的黄花梨,我说基本是零点元年的状态的。

 

 

明末至清初 黄花梨有束腰马蹄足半桌 高86.8公分,长 97.8公分,宽 48.9公分

  好,我们找到第二拨所谓的标准器,这是康熙60大寿时他的儿孙给他做的一个围屏,一共两套,每套是三十二片,这个时候的纹饰和整体的装饰已经极其繁复,实际上这个时期已经不仅是明式家具的雕刻了,已经进入了明式末期的雕饰了。以康熙60岁生日的时候,就是康熙五十二年,我以这一年前后定为明式家具的末期开始之年。在这儿之前是早、中、晚。康熙元年后算是晚期,明式家具晚期,那么到了50年以后就进入了末期了,此后,一直到了乾隆十五年,我觉得就是末期,就是明式家具末期。

  发现康熙五十二年紫檀大围屏是一个标准器,标准器又叫标形器,就是有纪年标准的器物,你拿这个器物就可以说那些年器物就是那样的。如果我们手里有大把的标准器,就是20岁的有个标准器有10个,30岁有10个标准器,40岁有标准器,哪怕一个智能人,就没有见过人类,他按照这个标准器就可以对所有的人进行年龄的推断,但是现在我们就没那么方便了。

雍正画像

  我们还找到了康熙晚年的一组画,就是雍正做亲王的时候,在圆明园当亲王的时候他就有一组著名的画,叫《十二美人图》,这《十二美人图》中,画了很多家具器物,这些器物就已经进入了清式,这个架格上,它已经有竖向的竖墙,而且有许多花牙子,这个花牙子的形态已经很晚了,这个花牙子,如果我们看到实物的话,我们会说它是清中期的了,但确实它是康熙时期的。

  它是雍正做亲王的时候,雍正帝在康熙的后十四年里做了十四年的亲王,后来他继承大位了,他在这个时期使用的东西应该还是算作康熙晚年的,这些制作的年代在康熙晚年,这种东西因为有很强的写实性,人物、器物都跟我们现在的宫里头,两岸宫里头存在的,台湾故宫,北京故宫里头存的器物都能对得上。所以它非常写实,它的家具我们也认为是写实的,这个东西也有标准器意义,但是它不是实物,毕竟是一个绘画,我给它起个名字叫“亚标准器”。这是一个罗汉床,这个罗汉床也给我们已经很晚期的一个感觉,这是一个方桌,这个方桌实际上跟典型的早中晚明式家具都不太一样了,它的角牙这儿攒成了一个回字纹,在玩传统家具的人来看也觉得很晚了,实际上就是康熙晚年的。这个亚标准器也有很多的参考意义。

  好,我们现在不能多选也不能多讲,时间限制,万历的那一组和康熙的这一组标准器或者是亚标准器,给我们一个什么启发呢?一个就是它们具体年代的一个写照,另外是什么呢?早期的是极光素,晚期的是极复杂,我们有这么一个大的观念的话,在下面进行器物排队的时候就应该怎么排?如果在一个大房间里头有一组器物,我们肯定是从简单光素的往复杂雕饰的方向那么排列,对嘛,这样就符合整体的走势,这就说是考古学说要找到一个地层学的框架或时间的框架,我们实际上找了两个框架,找了万历的一个框架,找了一个康熙的框架。

上传日期:2018年01月0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