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523 雅昌公开课 >邵彦《美国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画简介》>[第4集]邵彦:第二个阶段——20世纪初到一战结束以前

视频信息

名称:邵彦《美国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画简介》邵彦:第二个阶段——20世纪初到一战结束以前
 

  主讲人:

  邵彦: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199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2004年获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学位。致力于宋元明清绘画史,中国书画鉴定的教学与研究。

邵彦

  导语:

       中国古代书画的海外收藏,有三个集中地:美国、日本和台湾。在空间分布上不平衡,欧洲较少。器物收藏的空间分布以欧、美、日并重。并且三个集中地的来源与入藏时段有很大不同:美国在19世纪末启动,整个20世纪持续,二战以后到中国经济起飞前为盛期;日本在唐代至元代为第一阶段,清初中期为第二阶段,20世纪前期为第三阶段;台湾从古物陈列所到两岸故宫博物院,从古物南迁到古物运台,古画为乾隆内府收藏最精之品。格局商学“以美济心”课程,特别邀请到了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邵彦老师,为学员讲解《美国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画简介》。

       主题:美国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画简介

  第四部分:第二个阶段——20世纪初到一战结束以前

  邵彦:前面这两个博物馆,可以说是第一个阶段的代表。第二个阶段是20世纪初到一战结束以前。一战结束前夕1911年清王朝倒台,就引起了社会财富和艺术收藏的剧烈变动,很多满清的贵族旧家失去了生活来源,就开始大批的变卖家里的古物收藏,这就造成了很多的藏品有的是流散到中国社会上,有的就被卖到国外。比如说恭亲王府,我们知道后来溥儒卖《照夜白图》什么的,这都是比较晚了,之前恭亲王府收藏的东西很多,后来都卖掉了。后来在伦敦还举办过专场拍卖会,这个图录现在还在呢。

       另外呢,也还有些人连性命都不保了,藏品就更保不住了,这个代表人物就是端方。因为像恭王府 醇王府,我们只能说他们是土豪老财,收藏水平是谈不上的。但是端方确实是一个,有体系有思想的收藏家,可惜他运气不好,他在辛亥革命前保路运动就掉了脑袋,他身后的收藏也就迅速的流散。其中有些就流往美国,大都会的那一套。在非科学考古状态之下,唯一知道出土情况的一套青铜器,就是来自于端方。而恰好呢,美国在这之前已经通过第二次工业革命,积累了大量财富,要买 不差钱,所以美国的有识之士,就开始较为集中系统的收藏中国古代艺术品,包括绘画。

  早期收藏家的代表人物,他其实和冈仓天心他们是同一辈人,但是他的影响主要是在后期,查尔斯·朗·弗利尔刚才说过,他在底特律那边开始修铁路发起来的。

 

艾达思默墨悟收藏印

       美国和西半球最古老的大学博物馆,是耶鲁大学美术馆,它的藏品主要是来自社会和校友捐赠。绘画方面最重要的捐赠人是这个,这个人的名字是这样的,这是我从画上拍的他的一方收藏印,艾达思默墨悟,所以现在有的中文给她一个名字,叫小摩尔,其实不是太准确,应该就叫(同上),这个Moor是她的娘家姓,是她的夫家姓。她不是耶鲁校友,因为当时耶鲁还不收女生,但她是耶鲁校友的母亲,她好像有两个儿子,都是耶鲁校友。我们今天知道的几个藤校,并不只是按成绩收学生的,首先看家里的财产。你从她的两个儿子都是耶鲁校,就可以知道她是出生在有钱人家,她家里是有钱人。

       这个老太太太经活了,活到九十多岁。暮年丧子,其实她儿子也不是说短命,活不过她。晚年儿子也都去世了,所以她为了排遣孤寂,为了纪念她的儿子,把她的绘画收藏捐给耶鲁大学美术馆。下面这几件重要的收藏,基本上都是来自于摩尔收藏。

  宋代的《睢阳五老图》有一幅在大都会,两幅在弗利尔,还有两幅在耶鲁大学美术馆。王冕的《墨梅》,夏圭的《山水十二段》呢,现在有四段在纳尔逊博物馆,那是原作,耶鲁呢,有一个是十二段的明代的摹本。跟那个《雪霁江行图》一样,《雪霁江行图》台北那个是一个残段,就两条船,耶鲁有一个摹本是完整的,它还有拉纤的那一段,《山水十二段》也是这样,它是有完整的十二段。虽然是摹本,但是上我们知道它原来的完整面貌,应该是什么样的。与此相似的例子,像故宫的那个韩滉《文苑图》,只有一小段,在大都会有一个临摹本,那个也是,还有一个长景。原作已经被割裂,那一段都不知道下落了,我们只能知道摹本知道它的原貌。

 

耶鲁大学美术馆

  这个是耶鲁大学美术馆的外观,这个是老馆,这儿还通过一个过街桥,风格像古堡一样的,跟旁边的其他的教学建筑连到一起。这是老馆旁边接出来的新馆,外观是个玻璃房子,这个新馆也一个著名设计师设计的,是得过建筑奖的,这里面两部分是连通的。

 

夏圭《山水十二段》的明摹本

 

夏圭《山水十二段》原作

  这是夏圭《山水十二段》的明摹本。其实画的还不差,画的还是蛮接近宋代原作的,只是力量稍微弱了一点儿,但是作为名画来讲,已经很不错了,它既不失于霸悍,又不太弱。上面是摹本,下面是原作,这一段是在这儿,有一些差异。

  这个罗汉图显然也是日本装裱的,这两根是活的,耶鲁还是保存它原来作为卷文画的面貌,到了波士顿就全给装裱成一个,三折屏风了。这是王冕的《墨梅图》,这个是王冕的代表作,非常好,边上裱边题满,房子没那么高,所以当时就撕了一张纸垫在下面托住。轴头是象牙的,这种象牙轴头的话,现在出国展览也有问题,因为象牙属于动物制品,不能入镜,所以这画也不能拿来展览,把轴头给卸下来人家又不干。

 

《睢阳五老图》两件

  这是《睢阳五老图》,在耶鲁的两件。这两件的保存状况,就比大都会合弗利尔的差,因为他们管理的物质条件、人手的数量都不太够,这个画呢,其实我觉得应该修了,一拿出来都掉沫沫,卷酥的很厉害,其实应该重裱,但是恐怕也没有能力。

       我2013年去过一次,去年又去过一次,接待的江文伟(音)先生到去年年终就退休了,他在那儿也还要教书,兼管着这个博物馆,收藏管理陈列也很忙,有些东西应该修了什么的他也顾不上。而且2013年去的那次,库房还在搬迁,这个老先生还克服了很多困难,尽量满足我提出的那个单子,让我看到。去年去呢,他们已经在一个新的地方了,条件是挺好,但是老先生也退休了。然后是我在大都会的一个同事,李丹利(音)过去接待他,但是这个李丹利是一个洋人女士,她也不会说中文。江文伟先生也是洋人,但是中文很好,而且整个气质完全是一个中国的老知识分子。后来李丹利女士呢,不会说中文,而且她的主业是搞佛教艺术史,所以我们也可以想象,将来对耶鲁的这个卷轴画的研究,恐怕她也不会开展特别多的工作。

 

弗利尔肖像

  弗利尔美术馆,弗利尔去世之前呢,跟美国的国家文物局,就是史密森尼恩学会进行了长期的交涉,才使得这个接受了他这批捐赠。人家白给也不是随便就接受的,要评估的,这批东西的价值,接下来以后就要联邦税收养着这东西,是不是能够长期承受。1912年举办预展期,这个预展是有向公众汇报的,大家都来看一看,评评这个理,要不要接受。最后还是接受了,要盖房子,弗利尔没有等到房子盖完就去世了,到1923年。后来这个房子还是经常定期维修的。它的重要的业务主管,其中有一个约翰·艾勒顿·洛奇,他大概有十年时间是兼任,弗利尔美术馆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东方部的主任,所以当时就有议论说,他看到好东西他会给谁呢?买下好东西给哪个馆?就不知道了,反正他这样两边干着,兼管了十年。后来高居翰傅申都干过,现在这些人都退休了,现在的业务主管就是以前,傅申先生的一个秘书史蒂文,他是一个洋人。这是弗利尔先生的肖像。

 

弗利尔美术馆

  馆舍是一个“回”字形的建筑,四方形的,房屋等于是四边的长廊,中间是一个正方形的院落,拍进去院落就是这样的,中间有一个喷水池,在西洋建筑里面,其实应该算是蛮朴素的,不像法国的建筑那么花哨。这是在四边的走廊里面拍就是这样的,走廊到头拐弯的地方,这是入口,入口进来,走廊两边一边一个日本的,上彩的木雕立式像,然后拐进去展览。

 

 

孔雀厅

  这里面最著名的观众最喜欢看的,是这个孔雀厅,这是惠斯勒的作品,中间这是一个穿日本和服的西方少女的肖像,这是惠斯勒画的,美国的印象派画家惠斯勒,她也是长期在欧洲生活的。周围这些斑竹的博古架,还有背景墙,这种墨绿色加上金彩绘画的背景墙,还有这些日本瓷器,这都是成套的,是惠斯勒设计的一个室内设计作品,是为另外一个富豪设计的,但是设计完了之后,那个富豪说这不是我想要的样子,拒绝接受。

       你看这个日本少女对着的墙面上画的孔雀,这是惠斯勒的壁画作品,非常漂亮,那个人不要,弗利尔给接收下来了。后来就装置在弗利尔美术馆里面。非常华丽,可能这个材料对光也还是比较敏感的,所以给的光照是比较弱的。这是观众去弗利尔美术馆参观,一定会看的一个点。

 

Thomas Dweing作品

  这个艺术家叫Thomas Dweing。这也是弗利尔喜欢的一个油画家,但你看其实他也有非常浓厚的日本味道,这是一个日本式的四扇屏风,画的是穿的很少的西洋美女,但是他在这么一个自然的环境当中,又是整个画面,不是我拍虚了,它整个就是这么一种朦胧的色调,这是有非常浓厚的日本味道的。

       这说明当时弗利尔收藏中国和日本的艺术品,一方面呢,他是有很清楚的意识,就是他的钱要去买欧洲艺术品,他买不到什么东西,但是中国和日本的艺术品很便宜,他可以买到很好的东西。另一方面,他的品位也确实喜欢这些东西,从惠斯勒到Thomas Dweing,再到日本的瓷器,都是他发自内心的喜欢。他还去过印度,也收集过埃及的艺术品,这些异国情调的奇奇怪怪的东西,非欧洲的东西,他都喜欢。

 

中国出土的墓葬艺术品

  当时也还有新疆和中国西北出土的墓葬艺术品,我们今天可以称为“丝绸之路”艺术品,弗利尔也买来了。这是一个石棺床的部件,今天这个在耶鲁大学博物馆也有,别的博物馆也有,其实见的多了我们知道,这些应该都是在中国北方活动的粟特人、拜火教徒的石棺床的部件。当时弗利尔买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现在的学术研究,已经可以把这些东西刨根问底,解释清楚,而且已经能够画出这些石棺床,当时复原的图应该是怎么样,因为有很多同类作品可以比对。

  这是在弗利尔美术馆的入口处拍的一件,今年的捐赠名录,看了半天,后来就找到一个中国嘉德的名字在上面。2013年我那次去看的时候,还正好碰到陈东升也去看画,他们在库房里面挂了一些画让他看。我想他应该是一个重要的捐助人,因为史蒂文亲自陪着,非常客气。

 

赛克勒

  这是弗利尔美术馆在地面上的,它的地下另有乾坤,叫做赛克勒美术馆,赛克勒是一个犹太人,一个医生,他有很多医学医药的专利,所以他也积攒了大量的财富,收藏了很多东方的艺术品,亚洲艺术品。当然他不光是捐助亚洲艺术品,他也捐助大都会。大都会现在有一个玻璃的大厅,这个地皮泄入了中央公园,大都会本身就是从中央公园里面,划了一块地来,它还有一块泄入中央公园,盖了一个玻璃顶的大厅,这个大厅就叫赛克勒大厅。

       这里面展的是什么呢?展的是一座来自古埃及神庙的原作,一座小小的神庙,这大概是60年代还是70年代,埃及修水库的时候这个神庙要迁移,当时埃及政府就表示,可以把它送给一座外国的博物馆。当时全世界很多博物馆竞争,大都会打败了卢浮宫,把这件神庙要到手。竞争的时候,当然是要向埃及政府,出示自己的陈列保护方案的,大都会就是这么一个方案,专门建一座展厅来承受这个神庙,而且神庙周围有一个小的水沟,还种了一些紫砂草,模拟古埃及一个,尼罗河谷地这种野外的环境。这个展厅呢,这个神庙叫Dendur神庙,大都会有很多重要的仪式,还会在那儿举行。我们2015年的尾牙在那儿吃的。

  这个展厅的修建是赛克勒先生出的钱,但是后来据说也是有一些丑闻,说赛克勒答应出这个钱呢,他跟大都会提条件,当时的馆长也答应了,可能是太想要那个神庙了。馆长答应他什么呢?就是在大都会库房里面拨一间房子,让赛克勒存放他的东西。好像还不止这一点,好像是赛克勒从中得到了,偷税漏税的机会,好像是这个样子。但不管怎么样,这个库房拨给他用呢,我们善意的理解是馆长,可能还在做更美的梦,就是希望以后赛克勒,以后把他这些寄存的东西,都能够捐给大都会。但是最后怎么处置也干涉不了。赛克勒临终前呢,做出一些安排,他在弗利尔美术馆的项目基础上,他追加了一些投资,然后要求建立一个联合的博物馆,这样呢这个方案也被联邦政府批准了,所以现在弗利尔美术馆的全称,是叫弗利尔赛克勒美术馆。他们的馆舍是分开的,因为赛克勒全部是在地下挖出来的,它没有破坏地面上的布局和结果,全部是在地下挖出来的,中间是用地下走道连通的。这个弗利尔赛克勒美术馆联合起来,它的身份是美国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这是赛克勒先生的肖像。

 

龙门石窟浮雕

       这是我在从弗利尔美术馆地下走下去,走到赛克勒的路上,拍下来的墙上挂的一件东西,大家看显然是来自哪儿?龙门石窟是吧?龙门石窟里面凿下来的一铺浮雕。还有一处赛克勒博物馆在哪儿呢?在哈佛大学博物馆,哈佛大学博物馆是三个博物馆联合馆体,其中一个是赛克勒博物馆,一个是佛格博物馆,其中赛克勒和佛格收藏的中国艺术品相当多。另外就是大家很熟悉的,在北大也有一个赛克勒考古艺术博物馆,那个也是他捐钱而建的,而且那个馆的入口处,还有一个赛克勒的铜像。

 

赛克勒博物馆的地下展厅

  这是在赛克勒博物馆的地下展厅拍的,你们看它这个展厅的结构一进一进的,我们中国俗称“火车间”,一进一进连通的,做成一个书的封皮的样子,看起来很像一个书的封皮,一间一间的房间。进去边上左手边有一间大的展厅,这儿陈列着一些家具,当时这个展厅里面就在陈列祖宗像。

       这也是一个美国的白人收藏家,收藏的一百多件祖宗像,后来半送半卖给赛克勒博物馆,也有人做过专项研究,出过专著。这是有一套三代怡亲王像,这是晚清的怡亲王的肖像。这是我们熟悉的一件名作的副本,弗利尔先生收藏的画里面,有很多这样的副本。当时晚清民国时期,作伪集团是非常猖狂的,很多名作做了卖给外国人,甚至给他看货的时候是一件,后来到交货的时候就变成了另一件。

  这个显然是明代浙派的那种人物画,这是贴在玻璃上拍的,只能拍一个局部,但是没有反光。这是,这是一个局部,传说中的李公麟,当然都是明代人画的那种白描。我当时还是比较厉害的,左手打着手电,右手举着相机拍到的这个,可以看到这个是手电的光环。

 

《归去来兮图》局部

       这是弗利尔博物馆收藏的一件,《归去来兮图》的原图,这是南宋的,《归去来兮图》在波士顿也有一件。

 

乾隆帝印章

  这是乾隆帝的印章,印盒上面有乾隆的涉猎图,这是八宝嵌,里面“古稀天子”“信天主人”,现在当然是非常值钱的了。而且还有原匣,不得了的东西。

  赛克勒博物馆是从傅申先生在任的时候,就开始关注书法洗印收藏,张子宁先生在任实践洗印收藏入手是比较多的,这也是美术博物馆里面,最早关注洗印这一块的博物馆,这是当时洗印的一个展会。这是他们的名作,龚开,《中山出游图》前半短非常难看的一个钟馗,这是最后,其实中间还有一段是他的妹妹,脸上是黑的。这就是小鬼,肩上扛的是下酒菜,就当做是酱肉来看吧,这是酒菜,大酒坛子,蒙古人的帽子,像一个黑奴。

上传日期:2017年12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