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057 雅昌公开课 >邵彦《美国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画简介》>[第3集]邵彦:第一个阶段——美国-亚洲贸易与亚洲艺术收藏的起始

视频信息

名称:邵彦《美国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画简介》邵彦:第一个阶段——美国-亚洲贸易与亚洲艺术收藏的起始
 

  主讲人:

  邵彦: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199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2004年获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学位。致力于宋元明清绘画史,中国书画鉴定的教学与研究。

邵彦

  导语:

       中国古代书画的海外收藏,有三个集中地:美国、日本和台湾。在空间分布上不平衡,欧洲较少。器物收藏的空间分布以欧、美、日并重。并且三个集中地的来源与入藏时段有很大不同:美国在19世纪末启动,整个20世纪持续,二战以后到中国经济起飞前为盛期;日本在唐代至元代为第一阶段,清初中期为第二阶段,20世纪前期为第三阶段;台湾从古物陈列所到两岸故宫博物院,从古物南迁到古物运台,古画为乾隆内府收藏最精之品。格局商学“以美济心”课程,特别邀请到了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邵彦老师,为学员讲解《美国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画简介》。

       主题:美国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画简介

  第三部分:第一个阶段——美国-亚洲贸易与亚洲艺术收藏的起始

  邵彦:美国收藏中国绘画的历史100多年,我们可以把它分成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伴随着美国和亚洲的贸易,开始懵懵懂懂的不太在行的,做了一些亚洲艺术的收藏,其中今天还经得住历史考验的精品不多,但是由于我们今天的研究眼光,也在不断的拓宽,发现其中也有很多值得研究的东西。比如说外销工艺品 陶瓷 绘画。在鸦片战争以前,西欧人喜欢的中国风,实际上是今天说的广东风,但是鸦片战争以后,连广东他们也看不上了,亚洲文化的代表就是日本,一直到今天还是这样,甚至比如说跑到科隆的东亚艺术博物馆,博物馆在修房子,有一半展厅都关了,但是他有一个日本庭院,花园餐厅,那个生意还是很好,就是用日本庭院来作为亚洲园林的代表。在纽约布鲁克林的植物园里面,也有一个日本庭院,所以日本人对美国人这种文化影响,是全方位的,最后教他们怎么看中国书画,那只是手到擒来的事。

 

皮博迪-埃塞克斯博物馆

  美国最古老的博物馆是Peabody Essex Museum,简称PM,它也是全世界收藏数量最大,品类最全面的亚洲外销艺术博物馆,位于马萨诸塞州塞勒姆小城,这个地方从波士顿坐一个慢速火车,只有50英里,相当于80公里,慢速火车坐一个小时,大家想想这个火车的速度,跟汽车是一样的,坐一个小时的慢速火车到那去,就为了看这个博物馆。当然很多人去是因为,他不一定看这个博物馆,他们看别的,什么博物馆呢?就是女巫博物馆,这个城市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女巫之城,以前搞宗教狂热的时候烧死过很多女巫,这个博物馆也是门庭若市,为什么呢?它前面有一任策展人,策展人叫柏林那,英文名字叫Nancy Berliner,这个人非常能干。

  他从中国的安徽买了一栋房子,全部拆成块编上号,迁移到博物馆,然后再照原样拼装起来,这就成为当地的一个旅游热点了。而且这个房屋据说只是陈列经营权归,这个博物馆了,所有权并没有让渡,所以就不像博物馆本身的产品,一样可以任你拍摄,你只能参观,不能拍照。所以去参观的人就非常多。后来我在它别的展厅里面转,大量的外销瓷外销画,看那些的人反而没有这些多。博物馆的经营是有很强的,旅游经营色彩的,跟学术还不完全是一回事儿。

 

博物馆里的饭堂

       这个就是搬回去安徽老宅,叫荫余堂,这是博物馆里面的饭堂,原来作为航海博物馆的一点痕迹,墙上挂着很多航海画,海船的模型,还有航海时代的一些人物塑像。

 

中国画工画的西法画

       这是在那个博物馆里拍的外销艺术品,中国画工画的西法画,那个线性透视明显是不准确的,这个人物有点像我们印象之中的王熙凤,中国贵妇,卖给外国人欣赏的。右边是1725年东印度公司所制的,耕织图屏风十二扇之一,这个图稿显然是来自清代的殿版画,康熙御制耕织图,但是有了非常大的变化。比如说这种房屋,很明显是从中国一般的版画里边扒下来的,垂柳是中国外销瓷器上,尤其是瓷盘画上的一个通行的题材。

  这个人大家认识吧?李中堂,这是水印木板套设印刷的版画,这个是干什么用的呢?这是当时出口的茶叶包上的一张,不能说是包装纸,就是有点类似商标那样的,这个厂也不是李鸿章自己开的,它应该是一个官营的场,就把领导的像给印在红纸上,然后打在包装上,可能是有防伪的作用。

 

外销瓷器

  这是外销瓷器。这个就是比较文雅的吧,躺卧的小脚,女人还穿戴整齐的,鞋也没脱掉,但是还是有一些色情挑逗的意味。当然,还有更厉害的,在展柜里放着。这个展柜里放的就是密密麻麻,有几间屋子里面,沿墙放着很多展柜,密密麻麻挂的都是当时外销的瓷盘,这个数量是极其惊人的。

  你们看这种瓷器明显就是迎合国外客户的需求,它本身就是一种陈设艺术品,如果放了也就是放点水果,整个的水果。你说用来拌沙拉,其实也不是太实用,中间这个图案是有中国的特色的,但显然是定制的。从下面的说明牌你可以看出,这个展柜里面的东西,是摆的密密麻麻的,看的时候都比较费劲,有的一个说明带一个小图,你还知道指的是哪个,要不带图的话,找起来都费劲,这种金彩,图案也是西方的那种写实的花卉,金彩的盘子。这种盘子显然就是架在那儿陈设用的。

 

改造:万历鸡缸杯+德国纽伦堡银匠彼得·韦伯所制铜架 改造成圣杯

  有些作品呢,我们现在看起来跟中国是没有太多的关系,但也还是有关系。比如这个是改造万历时期的一个鸡缸杯,出口到欧洲,经过德国纽伦堡著名的银匠,彼得·韦伯给加上一个铜架,改造成了一个圣杯,这是天主教堂里面用的一个法器。这个看起来完全是一个欧洲的银器,但它是19世纪初在中国定制的,还是一个定时的煮蛋器。这个定时,大家看上面有个沙漏,下面煮蛋,沙漏漏完了以后,就把这个煮蛋过程终止。

 

1876年 在美国费城的万国博览会获特别奖的宁波雕花满月床

  这是1876年美国费城的万国博览会,就是后来的世界博览会获得特别奖的一个,宁波雕花满月床,《阿Q正传》里面说,秀才娘子的宁式大床,是不是就是这样的?《阿Q正传》里面说革命了,就把秀才娘子的宁式大床给抬出来了,确实非常漂亮。这种家具,梳妆台梳妆椅,表面看起来全是象牙贴的。象牙球,这里有一些象牙的小陈设挂件,还有古绸,象牙的那种算筹,还有赌博用的器具。这个是象牙扇子,上面画的也是外销画的那种题材,港口景色,象牙的船,里面的人物也都是这根象牙上雕出来的,还染了色。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

  我们再看一下,跟中国绘画产生密切联系的第一个博物馆,是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它是19世纪70年代正式建立。到了19世纪末呢,雇佣了一个人,这个人历史上很有名,费诺罗萨,原来是日本美术部的主任,费诺罗萨在日本比在中国有名得多,因为日本明治维新以后,掀起脱亚入欧的狂潮,很多日本民主艺术品被弃若敝屣。当时在日本教书的费诺罗萨就站出来,坚决主张日本人应该珍视自己的民族文化,他带了很多学生,其中有一个学生很年轻,就跟着他到了美国,后来在美国传播日本文化,有非常大的影响,就冈仓天心。

       波士顿属于西英格兰,纽约就不属于西英格兰了,所以这两个地方的文化氛围,还是有一些差别的,尤其在当时那个时代,波士顿是比较保守的,纽约就比较开放。保守就是有一个什么表现呢?费诺罗萨回到美国以后搞婚外恋,停妻再娶,这个事放在今天不管是纽约还是中国,都不算是什么,但是都是在波士顿他就身败名裂。在波士顿美术博物馆里,就做了一任的日本美术部的主任,然后再也不雇佣他了,他就失业了,晚年就穷困潦倒,靠出卖自己的收藏为生。他过去在日本买的一些,中国和日本的艺术品,后来又很多都卖给弗利尔了,弗利尔对他还是不错的,买了他很多东西,而且费诺罗萨,你们看他55岁就死了。死了以后,弗利尔还长期接济他的遗孀。

  费诺罗萨在日本的时候有一个笔记本,一些中国的唐诗,他翻译成一些碎片化的英语,意思都连不起来。后来他的遗孀将这个笔记本,给了一个年轻人,叫埃兹拉·庞德,拿着这个笔记本就写出了很多,一般人理解不了的英文诗,就开创了美国文学当中的一个新的流派,叫意象派。

  费诺罗萨在回国以后,在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工作了五年,这五年办了五个大展,其中1895年,把京都大德寺藏的《五百罗汉图》拿去展览,这是轰动一时的。他卸任以后,他的学生冈仓天心做日本美术部的特别顾问,后来因为冈仓天心不断地引入中国艺术品,所以就改名为日本中国美术博物馆,后来又改名为东方博物馆。

  费诺罗萨死后,他是1908年死的,到1911年,他的家属把他旧藏的,剩的一些中国古画,除了大部分已经卖给了弗利尔,还有一部分就卖给了波士顿美术博物馆。但是费诺罗萨在任时,以及他死后转卖给博物馆的这些藏品,中国绘画是以宗教人物画为主,实际上他也不是太懂中国艺术的内核,反正看宗教人物画的很像很逼真,比例很准确、工艺很复杂、效果很厚重,总错不了,这些占了大部分。这个五百罗汉图也符合他们这样的标准,但是五百罗汉图确实是很好的宋画,是南宋宁波画舫出口到日本的水陆画,一共100件,每件上面画5个罗汉,总数是500。结果这次展览呢,送到美国的时候是100件,回到日本就是90件了,那10件在这个过程中被眯掉了,日本人也吃不消,后来就设立了保护法这些东西,就再也不能出国了。

  冈仓天心后来长期在波士顿美术博物馆,担任日本中国美术部的主任,他有一个侄子是在北平开古玩店的,给他搜罗东西。从他开始,藏品倒是不局限于日本艺术品,而是开始有中国的。波士顿的美术博物馆早期的捐助人很多,很多人都捐助了大量的东西,其中绘画方面一个重要的捐助,就是丹曼·罗斯有很多重要的宋画,比如说《历代帝王图》、《文姬归汉图》都是他捐赠的,他是哈佛大学的美术史教授。

 

博物馆大楼前的太湖石

  这是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大楼前面的,一块太湖石,这块石头还不错,这比我们现在很多沉雕要漂亮多了。

  这个就是费诺罗萨的肖像,这是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它的馆舍早期也是经过几次搬迁。当时的搬迁你们看就这么原始,马车拉着,艺术品也没有任何的防护,就放在马车上从老馆舍拉到新馆舍,不像现在有那么多的防护。这个是冈仓天心的外甥,早期先期在中国开古玩店的,他经手购买了很多中国艺术品。这是冈仓天心当时非常倚重的,一个日本古玩商,茧山龙泉堂,所以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呢,尤其和我们后来讲的纳尔逊博物馆相比,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日本烙印非常的浓厚,纳尔逊就带有比较浓厚的中国色彩。

  波士顿的日本烙印最早的事业开创者,费诺罗萨冈仓天心都是有,非常浓厚的日本渊源,或者干脆就是日本人。后来有一个在他那儿服务年头最久,长达半个世纪的专家也是日本人,他们的收获来源也非常倚重日本古玩集。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中国日本展厅

        这是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中国日本展厅,你从一楼往二楼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块匾额,“与古为徒”,这四个字是吴昌硕写的,是冈仓天心请吴昌硕写的。下面有一条铁铸的龙,这是日本的传统手工艺。这整个楼梯的装修,这种把木构架露在外面的装修,是二战以后日本资助的,这是前几年,我去他的库房提看东西的时候拍的。

       这是他们的一个馆员,这两个是我们中国的一位访问学者,和一个留学生,这个画是为了节省空间,都是这样一片一片都装在框里面,插在画架子上,看的时候就一片一片的抽出来。这个南宋的屏风,你看这儿写的是一个日本的装裱,单片屏风,为了使用和展出方便,两边加上空白的,也有防护作用,可以把它合上,也可以打开。这个样子还是模仿日本装裱上面,有贴好的经验。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中国壁画

  这是当时在他们库房里提看的一块壁画,明清时期的地方上的神庙,这个看起来像一个碧霞元君祠,或者东岳庙什么的,一个民间宗教的壁画,上面还有沥粉堆金的,反正这个也是归中国部门管理,整块连墙皮、装的放也放在库房里,要看就拿出来。

  这应该是个寺院的壁画,这是浴佛,释迦牟尼诞生以后的浴佛。这个盆,还有女人头上的首饰腰带,这个都是沥粉堆金的,虽然是很小一块,看起来水平还是不错的。

 

董其昌画稿册

  这是当时提看的一本董其昌画稿册,这种成本的册页呢,进了博物馆,为了展出方便,一般都会把它变成一幅一幅的,可以摊开来展示。

上传日期:2017年12月2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