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637 雅昌公开课 >邵彦《美国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画简介》>[第1集]邵彦:中国古代书画的海外收藏及来源与入藏时段

视频信息

名称:邵彦《美国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画简介》邵彦:中国古代书画的海外收藏及来源与入藏时段
 

  主讲人:

  邵彦: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199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2004年获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学位。致力于宋元明清绘画史,中国书画鉴定的教学与研究。

邵彦

  导语:

       中国古代书画的海外收藏,有三个集中地:美国、日本和台湾。在空间分布上不平衡,欧洲较少。器物收藏的空间分布以欧、美、日并重。并且三个集中地的来源与入藏时段有很大不同:美国在19世纪末启动,整个20世纪持续,二战以后到中国经济起飞前为盛期;日本在唐代至元代为第一阶段,清初中期为第二阶段,20世纪前期为第三阶段;台湾从古物陈列所到两岸故宫博物院,从古物南迁到古物运台,古画为乾隆内府收藏最精之品。格局商学“以美济心”课程,特别邀请到了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邵彦老师,为学员讲解《美国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画简介》。

       主题:美国博物馆藏中国古代书画简介

  第一部分:中国古代书画的海外收藏及来源与入藏时段

  邵彦:我们下午讲这么一个专题,美国博物馆收藏的中国书画,这个题目我是有一个十多年前,开始做的国家项目,这个项目开始的时候,我之前是去过美国,也看了一些博物馆,那边的博物馆同仁也建立了一些联系。后来就有十余年没有再出去参观过。直到最后阶段,是中国美协有其他的资助项目,资助青年艺术家的,我申请又到美国的博物馆去参观了一圈。现在看起来美国当然是一个,地理空间非常广阔的大国,没有办法跑得很全,现在看起来还是有一些早期的,比较重要的收藏点没有跑到。但是总体上应该说是调查得还是比较完备的。另外由于我也有机会去过日本和欧洲,台湾现在还没有去过,准备今年11月会有一个书画大展准备去看。

 

PPT图片资料

  所以从全世界来看,中国古代书画的海外收藏,主要是在三个集中地,美国 日本 台湾,另外香港的公立收藏不怎么样,但是也有一些私人收藏,那个也是一个集中收藏点,但是也是中国本土。海外的集中地就是美国和日本。欧洲以器物为主,书画很少,而且整个质量以及研究的状况,也不是非常理想。

  早期的第一批汉学家都是出在欧洲,这些人里面有些对中国书画的早期研究,开拓作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比如说瑞典人喜龙仁,还有荷兰人高罗佩,都是在中国绘画史,作为现代人文学科的中国绘画史,他们是早期作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但是后来,从收藏状况来看也好,从学术分布来看也好,主要是集中在美国和日本。台湾的收藏是从大陆运过去的,无论是从公立收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藏品都是清宫旧藏,还是私人藏品,都是渡海玉工们带过去的。台湾的中国美术史研究,完全是美国学术界的分支,因为现在台湾做中国绘画史的学者,主要都是方闻的徒子徒孙,都是美国东部学派延续下来的这一支,少量的是高居翰的徒子徒孙,近几年比较流行的从历史学考古学,来研究中国美术史,在台湾整个势力还不是很大,跟在大陆的这种蔚为风气的这种状况,比还是完全不一样,空间分布上是不平衡的,欧洲比较少,器物是欧美日并重。

 

PPT图片资料

  三个集中地的来源与入藏时段,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就是说欧洲美国和日本,还有我们介绍一下台湾。下面怎么不同法。美国是十九世纪末启动,整个二十世纪都持续,它的收藏的黄金时代,是二战前后到中国经济起飞前。我们可以看到这实际上,就是美国经济的盛期,也是收藏的盛期。经济的盛期也伴随着美国在海外的,军事和文化影响力达到顶峰,这也就有助于他们获取这些收藏。日本又不一样,是可以分成三个阶段,一个是唐代到元代,那时候通过遣隋使遣唐使,以及后来的宋代和日本的贸易,这种文化输出,这是第一个阶段。现在在日本的中国古代绘画,可以说中国古代的书画,大量的收藏在日本的寺院里,这些寺院的收藏,主要都是在这个阶段建立的。但是后来到明清,其实也还是有僧人的交流,有增长。

  清代的初中期为第二个阶段,这个阶段的特点是什么呢?是史志以一些明移民的东渡,这里面的明移民,不光有一些抗清志士,也有一些是表面上是僧人,实际上也是反清复明分子,这些人东渡到日本,也把当时的中国的文人书画带到了日本。

  第三个阶段是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前期,是从日本近代的工业化开始,以大坂工业家阿部房次郎为代表,就是日本工业化以后,这些工业资本家用他们的财产,完全是学着欧美收藏家的样子,用个人的资产购买了很多中国的书画,那都是从文物市场上购买的,有的是跑到北平 天津 上海的古玩店,有的是通过日本的古玩商买了很多藏品。这个进程到了日本战败为止,因为日本是这样分成三个阶段的。

 

台北故宫博物院

  台湾,满清逊位以后,故宫的前三朝变成古物陈列所,后来冯玉祥把溥仪赶走,全部紫禁城都变成故宫博物院。在十年以后,古物南迁,日本侵华,南迁的古物就没有再回到北平,而是运到南京的中央博物院。然后内战打起来一看形势不对,很多当年古物南迁的箱子,就直接装船运到台湾,大概有1/4,精选了1/4运到了台湾,剩下的部分在解放后,大部分都运回了北京,成为故宫博物院的第一批家底,但是直到现在还有一些古物南迁的箱子,在当年的中央博物院,就是现在南京博物院的库房里,这个物品还是没有清点完成。

       运台的中国古画,是在乾隆内府的收藏整理基础上精选的,基本上都是石渠宝笈初编里的东西。大陆的故宫博物院被搬空了,除了从南京博物院运回去的,一部分国民党挑剩的东西之外,大陆现在博物馆的主要书画,有两个重要来源,一个就是溥仪盗出的书画,溥仪在他少年时代经过张勋复辟,在被冯玉祥赶出故宫之前,他已经预计到自己在紫禁城,也不可能一辈子待下去,他又接受了西方的思想,想到欧洲去留学,就要做资金准备,所以在被赶出故宫之前的,两年左右的时间,他每天都让他的弟弟傅杰进宫伴读,放学回家的时候夹带一些书画,运到他们父亲的醇亲王府。

       因为这种形式还是偷偷摸摸的,从溥仪的个人感受来讲,他觉得这个是他的祖产,是他的家族财产,他要拿走当然是天经地义的。但是这时候他的身份,毕竟也不光是一个爱新觉罗氏的子孙,他是一个中华民国的公民,他也知道现在的社会意识,是这些文化遗产是属于全民所有。所以赏傅杰这个行为,最后还是偷偷摸摸的夹带,他就不敢选那些长枪大轴,都是一些小卷子或者是小册子,傅杰书包里面裹巴裹巴可以带走,这样两年大概带出了两千多件。

 

赵孟頫 枯木竹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这些东西后来等溥仪被赶走以后,故宫博物院的人员去清点,发现少了那么多,列出一个目录,称为佚目,就是清宫散佚书画目录。这批东西当时是追不回来了,溥仪带到了醇亲王府,后来他到了天津,住在天津租界,在天津维持着一个,满清余孽的小朝廷,就靠变卖书画作为经费卖掉了一部分。一直到1931年被日本人,连蒙带骗的就弄到了东北去了,那之后他就不再卖东西了,书画是藏在长春伪满洲国伪皇宫的,一栋小白楼里,一直到1945年伪满洲国倒台,溥仪匆忙之中逃走,随身还带了一个小箱子,里面带了一点书画,剩下的都扔在皇宫里了。

       后来被卫兵发现哄抢破坏,散失去,杨仁恺先生做的主要就是这项工作,就是追回这批散失书画,为当时共产党占据的第一块国土,就是东北博物馆征集作品。有相当一部分还是追回来了。全国解放以后,北京故宫博物院是空的,书画有很多是从东北博物馆征调去的,所以这个事情杨先生一直到去世都还在念叨,说故宫从我们这里征调走了,那么多清宫佚目书画,清宫散佚书画现在是在故宫有一部分,辽宁省博物馆有一部分,就是原来东北博物馆。另外黑龙江和吉林两省的博物馆也有一部分,都是当时这些国兵,哄抢了伪皇宫的书画以后,有的是黑龙江人,有的是吉林人回到当地,后来都杨先生的手也伸不了那么远,就是通过当地的地方干部去做工作,征集回来,也就分散保存在这三个省的博物馆,保存在东三省的博物馆。

       这个是清宫散佚书画的状况。但是散佚书画除了国兵哄抢,有的是带回家乡去埋在地下,或者是比较好的保存,更有甚者是烧掉了。也有一些路子比较野的,就通过辗转倒手卖到,北平天津和上海的古玩店去了,这些从东北流出来的清宫旧藏书画,当时就有一个专门的名称,叫“东北货”,很多就归了私人收藏,当然了是花了重金征集的。而这些私人收藏在解放前后,有些人是带着他们的收藏远走海外,流于异邦,也有一些留在大陆,后来通过主动的或者是被动的各种方式,有很多也都捐献给了博物馆,或者象征性的收一点钱卖给博物馆。

 

中国古代书画图目

       也有一些是一直不捐不卖,到了文革被抄家,但是文革以后各地文保部门落实政策,有一部分还是发还了,虽然比例不高但也还是发还了。比如说怀素食鱼帖,原来就曾经在青岛博物馆,后来就发还了,就不再公立收藏里了。我们现在在拍卖行有些也能碰到一些作品,是中国古代书画图目里面记录过的,这个来头很大,就说明是徐邦达谢稚柳,他们七人小组看过的,而《中国古代书画图目》,是只登录公立收藏的,包括博物馆 美术馆、高校文物商店、个别文物保护工作站,基本上就是这几类单位。如果是《中国古代书画图目》记录过,现在又到了拍卖行,那只有一种解释,就是落实政策发还的私人物品。

  所以大陆的藏品的来源,就是《清宫散佚书画》作为第一层家底,然后大量就是民间的搜集捐献。所以有同学问过我,说咱们要看书画的话,在中国主要是哪些地方?书画这个东西最是嫌贫爱富,你只要看一个城市如果书画多,或者是产生的书画多,或者是现在收藏书画多,在历史上一定是一个非常富裕的地方。像扬州今天我们觉得是一个三线城市,但是在扬州八怪那时候,是全国经济中心,扬州盐业,后来盐务改革了以后才衰落了,再然后太平天国闹起来,上海开埠有租界,才取代了扬州的地位。今天书画集中的几个城市,都是至少在近代中国经济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比如说沈阳,辽宁省博物馆,我们今天觉得沈阳是比较衰落,但是当时东北是共和国长子,全国绝大部分的财富都集中在东北,而沈阳又是东北的经济中心,所以它有这么牛的一个经济地位,所以集中这么多的书画。

       北京不用说了,即使在不当首都作为北平的时期,也还是有很多富贵人士聚集。天津在晚清时期是北方的上海,有租界,是北方的经济中心教育文化中心,跟北京完全是形成一个双星争辉的格局,不是像今天这样完全是被北京虹吸。所以天津的私人收藏也很厉害,很多工业家的私人收藏,解放以后捐献捐赠给天津博物馆,和天津图书馆。南方主要是上海,上海对于周边的苏州杭州,有非常强的虹吸效应,所以南方的收藏主要是在上海,通过上海的私人收藏转移到上海博物馆,苏州和杭州的博物馆的书画收藏,相对来讲数量少很多。南京是因为它曾经是中华民国的首都,南京博物院的底子是中央博物馆,当时的中华民国的中央博物院。所以大概就是这么几个点的收藏聚集处,南方是广州,广州也是从晚清以来,广州的财富助推了它的私人收藏,在解放后能够向公立博物馆,进行捐赠转移。

 

南京博物院

  我们前面还谈到一个西欧,西欧的绘画非常少,整个欧洲的绘画非常少,主要是器物收藏。欧洲人是重视器物远远多过于,重视中国的书画,原因第一个是欧洲自己的绘画传统,实在太发达太完美了,所以他们把中国的这种卷轴画的成熟形态、纸本水墨画称为watercolour,水彩画,甚至认为是一种墙纸。为什么认为是墙纸呢?是因为外销画有很多就作为墙纸卖过去的。欧洲的绘画传统完善的,不需要一个外来系统来扰乱和补充它,这是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是我想在于欧洲人,向东方扩张的时候,可能脚步太快了,他们所关注的是和他们的殖民扩张,相关的那些知识,要更深入地了解对方的文化心理,那是双方关系进入到一定程度,互相打心理战的时候才用得着。

       欧洲人对中国人的文化扩张和渗透,还没到那一步,欧洲就乱了,打两次世界大战,然后殖民的主导权就转移到美国人手里,所以美国人又开始这项工作,他们又非常深入透彻地研究,中国人的文化心理,欧洲还没到那一步。第三点就是欧洲虽然有很多国家,也有很多民族,但是他们总体上是觉得在文化体系上,在种族类别上还是高度同质化的,使得他们的文化有一种,单一主体优势存在,他们也很难放下身段去学习外来文化。

       其实欧洲人的傲慢我们一直到今天,欧洲已经衰落了,我们还是时时刻刻从很多细节上,感觉到欧洲人的那种文化傲慢。这几点在美国就完全不同,虽然我们看起来美国的主体,白人那种昂克鲁撒克逊新教徒白人,跟英国人基本上一样,我们言必称欧美,好像他们是一体的。但是我走了这些地方之后,觉得欧洲和美国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美国人是外来的,但是这个外来的人同样是,即使同样是从欧洲移民来的人,在美国也还有个先来后到,为主为次的排座次问题,这就使得一些相对少数、相对弱势的欧洲移民容易对,同样处于弱势处于少数的东方闻化感兴趣。

 

西方著名中国美术史专家 高居翰

       就像我们现在回顾中国美术史的学术史会发现,有好几个西方白人研究中国绘画史的大家,都是苏格兰人,在那我们的角度,可能会觉得反正都是英国人,到了英国人会发现,苏格兰人和英格兰人那完全是两个人种。苏格兰人是跟英格兰闹过一次离婚,脱完欧以后还会闹,他们就觉得他们完全是两个国家,苏格兰人是比较擅长哲学思辨,出哲学家的,他们对于东方闻化那种细腻敏感的东西,更便于把握,不像英格兰其实可能更实用主义,也更粗放一些,这些没有用的审美东西、细微的精神活动的东西,英国人不会太关注,苏格兰会比较关注。

       另外也有一些收藏家是犹太人,他们会去关注中国人的这种,文书卷轴的这种东西,他跟自己的长书传统有关。像美国的很重要的私人收藏家顾洛阜,他原来就是一个欧洲善本书的藏书家,这个途径就跟中国的传统收藏家很像,因为中国传统的书画收藏家,有很多就是从藏书开始的。就是同样是出身于那种比较悠久的,文化传统的那些收藏家,他能够更好地把握中国文化的精神。

  其次,就是说人是这样五花八门的,即使是欧洲人到了美国,他离开了自己的环境,他也会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少数民族,他有必要去关注少数民族。另外从这个土地来讲,美国的东北部好像跟西欧是比较像的,气候条件比较像。但是你要是美国经过了开国的初期阶段,占有了北美从东到西的广阔领土以后,他们面对的自然环境,和当初的新英格兰北美十三州不一样了,在这块土地上它那种自然环境,所呼唤和要求的,也就是在美利坚这块土地上,真正成长起来的,他所应该有的文化是什么样的?我觉得是牛仔文化,他上接到印第安人的那种,半农耕半农牧的传统,下起美国一个开拓阶段的这种,开路先锋精神,这是美国的民族文化的成立,就跟欧洲那种以旧贵族为主体的比较精致的,自我封闭的文化体系,完全不一样了。

 

西方著名中国美术史专家 乔迅 Jonathan Hay

       在这么一种崭新的美利坚民族文化的格局当中,欧洲文化也好,来自东方的日本文化、中国文化也好,都是外来文化,这就使得处于上升期、处于开放期的美国人,能够更客观地、用更平等的眼光来看待,旧大陆上存在的各种文化,他们会更少一些西欧人的那种,先入为主的欧洲中心论的偏见,就像后来二战以后,学术界美国也是带头反省欧洲中心论,他们能够把旧大陆上各种文化,都作为一个平等的主体来研究,这就使得他们能够比较便利地,进入东方闻化最核心的部分。

       而最核心的部分,其实我们中国的艺术传统、中国的收藏体系是有层次的,最深层最核心的东西是古籍善本,其次就是书画,不能因为我是做书画,就说是法书名画是处于塔尖,它是处于第二层,要比文化典籍第一层次,但是也已经是很接近核心了,这个层次在往下陈设品文玩一个层次。再往下实用艺术品,例如陶瓷家具,那是最下层的。欧洲人基本上在玩这个层次,有的能到再上一个层次就是陈设艺术品,而美国人是这两个层次都有,再往上他还能再爬一个层次,能到法书名画,这就是一个非常客观的标准,所以美国人玩的汉学,确实比欧洲人要的精深得多。

       虽然我们看个别的汉学家的成就,好像我们今天现在一说西方汉学史,一连串大拿都是有法国人、有瑞典人 有德国人,都是很厉害的,他们的著作我们现在还在学习,再过一两百年还得用。但是从总体上,学术界能够更广泛地进行研究,老百姓能够更广泛地进行接受,美国对于中国书画的这种研究,和接受我觉得是西欧的收藏界学术界,都没有达到的一个比较高的层次。

上传日期:2017年12月2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