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988 雅昌公开课 >对话:无边的现实主义>[第2集]杨健:无边的现实主义——换个角度看现实

视频信息

名称:对话:无边的现实主义杨健:无边的现实主义——换个角度看现实
 

主讲人介绍:杨健:艺术家

杨健

  我大概会分三部分来介绍我的一些作品,分类不是特别严谨,因为我的创作,也是按照这个分类来进行的。一般来说我会从现实这样的角度,去思考我的创作,因为我对中国艺术家来说,现实和艺术关系就像空气一样,是必然存在的,所以没有必要多说。这个作品大概是2009年到2014年,我是在荷兰的做驻地住家,那个地方是提供很好的条件,就像天堂的地方。在两年结束之后还留下来,当时我两年快结束之后,我就想不要回去,就想可能是国内发生一些事情,可以见证一些事情的发生。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在跟一些国内的朋友在聊天,我说我要回来,他们说你为什么要回来,大家说都想出去,对我来说是印象特别深刻的一个对话,后来联系到之前一些不同的对话之中,很多人对国籍 身份 职业 事业,甚至生命有时候都想摆脱这种景象,渴望要离开。但是的确没有办法离开,所以就想做这样的作品想要离开。

杨健作品

  这个是LED屏幕上面,搜集一些名字 性别等东西,这大概可以代表我的第一类创作,就是名和现实保持一种距离,是一种很抽象化的一种现实,从现实中得到一种感受,然后我们以后都知道,我们看到一种特别普通的亲近感。我的创作大概就是想从这些事物,或者事件中去发掘和蕴含了一种批判性,从而唤起那种惯常思维的觉知的抵抗力。这是两组行为方式。上面有花纹,一边是连着一个水果篮,每次他放下的时候,他就裙子就会掀起来,这个情况持续大概是20秒左右。也是华文检索,每次当他的手松开,他的手机包的时候,对方的脚就会踩在他的脚上面,也是持续了几秒钟,这些行为表演持续了40多分钟,近百次,不停的踩踏,不停的让水果篮掉下去捡起来。

杨健作品

  这是2013年我在武汉的鸭绿江论坛,做的一个项目叫,当时这个空间是我完全清空了,把它收拾得非常干净,什么都没有,大家进入这个空间以后,只有当你打开手机的时候,你会搜索到几十句英国的话,叫,就是你过去更愚蠢,大家知道美国,我只用他的名字,打开不了它的信息,但是能搜索到几十个,一模一样的重复的一句话,是我们比过去更愚蠢吗?

  2014年,大家平时都会收到很多,这样的垃圾短信,像推销等,包括印度神油 枪支弹药、金融用品等各种产品,当时我就通过一种渠道找到这家公司,付钱给他让他把我的一首诗歌,强制发送给5万个手机用户,其中有15个人回信,大部分人的反应都是说,这是什么东西,我看不懂,为什么要发给我?其中有两个人是写的诗歌来应和我,这是其中的一个。有人说他们写的,比我写的人性化得多,这是第二个人,还有一个人对我的诗歌,做了一个评价,他们说我写得不错,希望坚持下去。还有一个人在问我,到底在推销什么东西?因为我用的是阿里的邮箱,所以他们说你是不是会在阿里推销。我觉得他花了这么大的精力回复我,其实他自己是一个正常人,我是一个特别蠢货。这代表了大部分没有回信人的看法,但是我又觉得他的举动特别有趣,因为他试图在教育我,他是一个非常好的反馈,就是这么一个举动就证明了,他其实和那些几万个沉默的人,还是有微妙的区别的。

杨健作品

  第二个部分就是作品是,我想主要是在于说把政治,或者批评所谓的现实,都以特别中意化的材料来使用,就像沙发椅子一样的东西来对待。我当时在2011年的重庆,做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都是关于这个理论的。

  这是展览现场,整个展览其实源于说当时的一次经历。我到了重庆,然后下了飞机,打车,然后到了机构的地方,安顿下来,然后吃了午饭。我发现我的大行李箱忘记带了,就在那个车上忘记取走了。但是已经过了五个小时了,所以但是后来一个星期,我都沉醉在很沮丧的状态之中,想展览不做了 回家了,里面有很多朋友的作品,有我的日记本,有我的作品,我的设备,所以当时非常沮丧。后来我想可能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一个经历,所以就用一周时间内,花钱请,那是一个很黑的空间,完全黑的一个空间。所以我花钱请了交通台说寻物启示,去过上车和下车的地点,可能停留的地点,只要有摄像头的地方,我就顺藤摸瓜找到那个交警大队、交警中队 治安所 公安局,调取他们当时的监控录像,希望找到那个车牌号的信息。虽然结果是什么也没有找到,但是有趣的是我在这儿,去各种监控室调取录像之中,我发现很有趣的一些现象。比如说这些设备当时都算是国外进口的,设备和本身这些操作人员之间的训练上的不充分,导致一种技术上失效的状态。比如说很直观的现象就是,他们监控视频的时间和实际的时间之间,有很多的时间差的,有时候差几十个小时,有时候差几十分钟。

杨健作品

       还比如说是薄熙来在主政重庆时期,每300米城市里面就有一个交群平台,这个平台就是很先进,配备大概8个摄像头,然后有交警有巡警还有一大堆设备。我在拜访其中一个交巡警平台,很可惜他们什么也没有拍到,居然有8个摄象头。他们调取内部录像的过程当中,因为他们需要输入密码,来进入他们的内部网络,输入用户名 密码,当时很搞笑的就是,那个警官当时完全不知道,有任何这样的信息,需要他要不停的打电话,给不同的同事去问,用户名和密码都是什么东西,等等等等。还有更有趣的是一些警察,还在紧张兮兮地写好人好事,好像是上级安排下来的人物,特别搞笑的就是,这么多警官炫耀自己的权力的,特别有趣的材料,我想批评特别中立的材料来看。当时有形成一个理论,叫超市背景,一般来说消费者进入到超市里面去,背景音乐会响,这时候一般人会有三种反应,第一种就是,要么就是受不了这种音乐就走了,第二种反应就是,完全忽略这个音乐的存在。第三种就是,这些音乐刺激他的购物的欲望,他会更想购买。我当时用的一些材料,就是摄像头 监控录像等数据平台的形象,我想用这三种态度,去对我要处理的这些东西,同时这些观众听到我的展现以后,也会会用这三种的态度去看待的。这是刚才你们可能会看到,在整个展厅以180度在旋转的投屏录像,它就是当时的交巡警平台,和一个旋转木马的一个叠加。晚上的时候就会这样以这个频率,每隔几秒钟就会这样闪巨大的光线一下子。

杨健作品

  这是其中另外一个作品,就是当时在淘宝买了很多,这种仿真摄像头,可以根据附近光线的变化刺激,它积极的运动左右摇摆,摄像头当时销量非常大,很多人买回去用做之的摄像头来使用的,因为它很便宜,因为它当时同时可以起到威慑的作用。我把他们组合在一起成一个大球,在开幕的时候,当时有前几分钟都会有人经过,每个人过去的时候,它就会整体的慢慢的滚动起来,像风轮一样的。但是很可惜的是,它太重了,所以刚开始录像的时候,你整体的动了一会儿以后,就完全的瘫住了,这是一个挣扎。

杨健作品

  这是另外一个视频,是当时我偷录的,我跟警察去调取录像的过程之中的,一个视频录像,当时我用到了视频监控系统,监控时常出现这种视频结构,比如说视频分割,一些破损的所谓视频的马赛克,还有时间点在跳动,取得一种非常浮浅的,控制警官的非常浮浅的表象。这就是前面说到的,当时我偷偷记下来,当时他登陆这个用户名的时候,用户名 八大信息平台 密码这些东西,我想这可能会对一些人是有帮助的。

杨健作品

  这就是所谓的时间很直观的,用无效的时间的直观的呈现。这是这个展览最后一个作品,大家可能知道一个田恩惠事件,在2010年的时候,浙江热亲的之前领导人,他长期待着的一个村民,和当地的电厂在争地,想要为村民争取到一个,非常合理的拆迁价格,但是长期受到打压 关押,人身受到生命威胁,他会袋着一个带有录像功能的手表。2011年的年底,有一天他被一台工程车压死了,这是当时非常重要的,影响力非常大的社会事件。我是在2010年的时候,下载了官方发布的他的最后生前,和死后一段时间的视频,我在2011年的时候,找到了一款女性用的自慰棒,这个自慰棒里有一个很特殊的功能,就是它可以输入音频的不同,产生不同的振动。比如说罗曼蒂克有罗曼蒂克的振动方式,摇滚乐有摇滚乐的振动方式,把它跟这个视频相连,就产生非常悲剧性的事件,然后直接转化成一段,完全是性快感的节奏。

杨健作品

  这是2012年的一个录像,这其中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录像,分为四个章节,是关于权力以及被权力,拘束在人的一种关于现实的排练。然后四个章节对四个关键词,比如说现状 破坏 行动和提问。我给大家看的是第二个部分,叫破坏这个章节,这个章节我是在2009年罗京,大家可能都知道,是《新闻联播》的杨北辰,因为他去世完之后,我搜集他能找得到的,所有他当时广播时候那些节目,然后把它上面每一个字词,从它原来的词里面切割出来,组成罗京的声音库。我在2012年的时候,我让他成为党政国家机器的一种声音来说,他们不可能说的话,下面你们要听到的就是我写的,然后他们帮我说的话。

杨健作品

  我快速的介绍一下这个作品,这个作品本身也介绍过,我在望远镜空间里面,会展的一件行为录像,这个录像种一些杂草,简单地说就是我去年在我住的地方,旁边荒地上搜集了很多杂草的种子,然后把它播种在一些机构的草地上面,或者是一些纯粹草地上面,我想以这种非常微小的举动,来反应所政治或者是文化的规划,或者人自身寻求规划的惰性。

杨健作品

  第三部分是我在今年6月份,在A307做的一个剧场,叫做世界监控器,末日已经开始,只是没有坏事发生。这个剧场是两个在监控室的对话的保安,还有一个不时介入进来的陌生人的表演,整个活动都是所谓的这种,跟我们平时设想末日不同的末日,就是这样一个特别无聊的人,没有什么巨大奇观的,没有速度的,没有高潮的,体验到跟日常一样的状态的末日。这些作为背景的视频监控视频里面,出现的视频都是监控录像,都是从美国的监控网络上找到的。这个监控网络搜集到世界上,几千个各地方自愿上传,给大家看的监控录像。我看完了这几千个,大概两千多个以后,我搜集了一些翻拍的一些,比较有趣的视频,作为这么一个环境。

杨健作品

       后来我的IP被他们封锁了,因为访问太频繁了,再也上不了了。这是剧场内容。我认为这种最大的怎么说?我不太关注身边眼前的这点现实,我认为最大的现实,其实有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现实,有时候越是遥远的东西,它可能越是很迫切的。比如说纳萨在火星上发现了水,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比较更重要的一种现实。目前我的有一个项目正在进行,是跟美国的新墨西哥州的天文台,还有国家天文台合作的一个项目,目前正在进行这样一个东西。谢谢!

上传日期:2017年12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