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7998 雅昌公开课 >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第5集]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与作者的年龄关系

视频信息

名称: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与作者的年龄关系
 

  主讲人介绍

  牛克诚:1961年生于辽宁抚顺,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1987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历史系,1994至97年间作为东京大学外国人客员研究员、日本国文部省特聘海外艺术家(画家)在日本学习日本画技法并从事绘画创作。

  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美术学科组委员,人事部、科技部等七部委联合选拔的“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才,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任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现代工笔画院副院长、中国美协中国重彩画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校友书画协会副会长等。

牛克诚

  导语:《千里江山图》卷以烟波浩渺的江河、层峦起伏的群山、以及细致入微的画面构成了一幅美妙的江南山水图,是宋代青绿山水画中的杰出作品。此幅青绿山水画卷穿越千年而经久不衰,与它精湛的技法密不可分。人们对它充满好奇,不仅仅因为其在中国绘画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更有其创作者的神秘性、特殊性等种种疑团和原因,牵动着人们一窥究竟。

  主题:细读《千里江山图》

  第五部分:细读《千里江山图》与作者的年龄关系

  我下面还再举两个视点,还是论证他的这个北宋的这个时代属性,就是说竹叶的这个画法,它是一个非类型化的,就是我们对于画竹叶后来说,介字形 个字形,然后一点一点这样的,一个一个这样组合,他不是这样,他就是非常自由,非常生动的这样的一个笔致形态,对于竹叶的表现,是有一个自由度的和丰富性的。那这样的一个竹叶,这个我就不举图片了,在这儿我们也看到这个时期,也是这样的一个表现,这个是卫贤《高士图》的竹叶,这个是近景,在画面左侧右侧的这个,我们看他这个就是这样的,因为《千里江山图》他的竹叶毕竟小,这个大的竹叶离近点儿,也是这样错错落落非类型化的这样一个形态。

台北故宫博物院

  那我们来看前面谈到台北故宫博物院,这个竹叶到了这个时候,可以看到个字 介字这样一个,很规整的这样一个画法。松树这个也是这样的,我们看他的松针,他是用乱撒针这样一个松针,也是一种自由的形态,没有被固化的那样一个形态,这都是那个时期山水生动性的一个体现。这个作品,金代李山的《风雪杉松图》,你看这个时期的作品,金代和宋差不多同一时期,这样的话,也是这样的一个很自由形态的松针的一个表现。

  我还是讲通过这两个,因为后边也可以做一些比较,这种松针,我就是没有找到这个例子,就是和后来的,大家都能想象到后来的那种松针,就是那种车轮形的或者是扇形的,穗形的那种松针一点点组合,都是可以规范成某一种形状的,他这个不是这样的,是这个时期的一个自由形态的一个表现。

  我们现在再回到这些作品,最开始我们读的,我们从宣统一直读了,蔡京和《千里江山图》,回到我们最开始的这样一个时间点,那就是这一段话还是要讲,这里面还是两个时间的一个政和,还是一个是18岁,我前面讲北宋还是费那么大力量,就是为了说他是属于这个时期的,但是具体某一年,那个实在是我是弄不出来,下面我就想讲这个年18岁。

陈丹青

  这个是陈丹青先生他在局部那里面,解读《千里江山图》他说的这个,这个说的很好。就是说一个,就是我们在说这个,比如说像展《千里江山图》,大家都会说到年十八,大家在说到这个的时候,基本上是止于叹惋的,就是十八岁很可惜,完了下边说怎么怎么可惜了,按照这条线来说了。

  但是就没有按这个十八岁另一条线来说,这个十八岁到底他的画应该是什么样的,这个十八岁在我们今天比如说,可能从附中开始往美院来考是这么一个阶段的,一个是一个风华正茂意气风发年龄的时候,这个时候他的作品应该是什么样的,所以我从这个意义上,我觉得陈丹青这个说的是非常之好的。就是说他兴致勃勃,而且他很逞能,但是老年老熟的大师他喜欢做减法,也是取舍和概括;可十八岁的王希孟他在忙着做加法。所以在这一段我们就来看这个作品,其实在很多的地方都能够体现出来怎么说?这个作品所洋溢的那个年轻的气息。

  哎,他的这个年轻我想他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就是他这个年轻的一个,只有他具有精锐的技艺,但是另一方面他毕竟年轻,他有他语言欠成熟的一个地方,就是说他这种精湛的技艺,有的时候是意气风发 精力丰沛、感觉细腻、心手双赢的一个画家,就是他这个线条,下边我会看到,而且这个声音他这种线条的控制,比如那个时代还没有眼镜,这种线条也是非常之能力的一个体现。所以他是一个心 目 手都保持着,高度的青春能量的一个艺术结晶。这种线条他在他的瀑布的画法,和竹竿的画法上体现出来,所以这个是我在前边也打出了,这个作品,但是我打我说我不是要说这个水口画的,是哪个自然地理当中那个景色,我是讲大家看他这个线条,这个还有这种操作,这个太令人精悍了吧这种线条的能力,这种勾线的能力。所以这个我想是出自一个,我刚刚讲的具有青春能量,心手眼高度能够达到配合的,那样的一个作者之手。

《踏歌图》 宋 马远

  当然这是也是和这个相关的,说用白的用白题线的方法是在这个时期,我们很多作品当中都能看到,但是我们以前没有仔细看,《踏歌图》那个建筑瓦檐上都有那个白,就是用白勾线这个都有的。这个用白也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特色吧,就是还是讲这于非闇,他在这里边从这个时间开始,用蛤粉来代替这个白垩,蛤粉他就是材质的品质上,就比白垩好,他不变色,而兼有光彩。但是就是这种蛤粉,他的画还是操作上有难度,就是他画的时候,他不是说很白,他是干了之后,彻底干了之后才白,所以这个画的时候更要凭一种感觉。

  但是水口这样一个精细的这样一个勾线,因为这个年轻和这个年纪大实际上,就是我这里讲比如说,讲古代的绘画讲,他早年或者是少年,然后晚年这个之间对比,实际上也很有趣的,就是说很多的工笔画家,不是工笔画家,因为很多的画家他在他早年,其实都画过工笔的山水和工笔的作品,但是到了中年以后就画这种小写意,或者是水墨的这样的山水。

  比方像那个赵孟頫,他画的《又一邱壑图》,他后面就说到这是他早年画的,他现在晚了这种很慵懒,或者是什么的再画这个早年的东西,他说已经画不出来了,他实际上就是赵孟頫那么伟大,都承认这一点,而事实上就古代很多他就早期画这个,后来晚期画这个小写意或者水墨,今天也一样,包括我个人也是这样,就是最近这些年其实真的画,这个工笔这种那种我老讲,他不只是一个眼力的问题,他是一个体能精力,所有的东西充分调动,那个东西你到现在你真还是不行,就是说他这个线条,刚刚从勾的白线到这儿这个竹子的用线,他这个竹子,我这个下面还会讲到在哪儿?他这个我们看到他有四种画法,一种画法就是用石绿加白,然后这样画出来的。

 

《千里江山图》用立就立提的短线画出的竹节

  还有第二种画在石绿,用这个小短线啪啪打出来那个竹节,还有一种画法是在这个竹节之外,加了一个双钩的线条,这个线条加得非常之精彩,就是他这个线的这个力度,和这个线所有这种果断感,特别是线和这个填色之间的,这个距离的这个掌控,这个非常之精妙,我想这还是讲他是一个年轻的这种,我讲他的那种能力才能在技法上,能够达到这样的一个状态。

  还有第四种画法,就是只是用这个双钩的墨线,来做这个什么,这个四种画法,下面也会讲到。他最精彩的还是这种画法,我刚刚讲他的这种线条怎么样,或者色的关系怎么样,以及所有这种控制,这个这种画法又找到了一个,这个是赵伯驹的《江山秋色图》,大家如果最开始听的话,我在谈到画面朱色,绝不用朱色那个地方,谈到这两幅最伟大的作品,通过这个都不用朱,这一个特殊点把它连接起来,到这个时候我们又和那个观点,有了一个呼应,就是这种竹子的画法,又在他们这两个作者,这个身上表现了高度的一致性,但是他的这个竹子的尺度,比这个《千里江山图》要大一些,所以他那个如果我们这样来看,技法的难度可能就不一定,有他的那么高,因为这个小画得那么细和大的,这么控制他技法难度是不一样,但是我想,这两个连接,他两个相似性使我们会看到,提供给一个思路吧,至少这两个他是处于同一个时期,甚至在某种方面,有可能同一个创作主体。

  还有 我们看他年轻,他是用这个小尺度来结构这个画面,因为我前面讲《千里江山图》,它是高是51.5厘米,横是1191.5厘米,完了它的总面积是6平方米,但是6平方米,我们就是6平方米看着也挺震撼的一个面积,但是你怎么画,那你那个工作量是不一样的,你如果咱们就举一个极端的例子来讲,你这个6平方米只是一个平图,大概用一天就能把这一个给画完,但是你那里边如果简单地勾了点儿物象,再做一点染色,可能时间就会用多一点,但是你的物象假如再复杂一点,时间就会用的,画画的人都知道,你看他的这个尺度,我们前面也做了一个比较,这个尺度就比较大,在这一个里边也就分那个两三个,这样一个峦头是不是这样一个尺度。

《千里江山图》小尺度区划的峦头结构

  我们来看《千里江山图》,这里分了多少个峦头,同样一个峦头,所以刚刚讲他是年轻人,反正一个是精力充沛,一个也是有时间也很任性,就是他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吧,就这样把这里边做的很细,所以他不怕,他不怕把这个画往细碎了画,往麻烦了画,他不怕这些个东西,所以这也是他的一个,年轻性的一个体现吧,他不是那个概括的,不是省简的,不是粗枝大叶,他是往细了故意把它切割的,这样不怕劳动时间密度的这样的一幅作品。

  再看他整个画面的构成,也是小尺度的,我们这些是实际的,从上边到下边这样一个高度,就是51.5厘米高,但是他这个里边他的这种峦,单元的大概有那么,就是每一个单元的那种占的这个尺度,大家也可以看看,这个不一定我说的就对,或者是1/5,或者是1/6这样的一个尺度。那我们来看这个宋徽宗《雪江归棹图》,这个也是从这个也没有任何折扣,从上往下就这么一个,刚才和这个那么多,那他这个里边就是来创作,这个他所讨论的劳动量,那一定是不一样的,所以就是说还是讲这个年轻人,他在这里边就是我刚刚说的这个意思。

  还有再举一个例子,就是我们来看这个山水当中,有很多的时候比如说一些坡面,或者是什么,我们基本上是一个平面的给它平染过去的,就是里面没有什么细致刻画,但是也有一些比如说他会画一个小径,比如说我们看到很多画,到这儿基本是平图了,没有小径,那样我还是讲他是一个很省事的,一笔染过去的这个画法,和你分头上那都不一样,都是背后的那个劳动量是不一样的。这个也有,在表现这个小径,当然这个小径我们看到他这个画,到这边几乎是模糊不清的了,就是说到这儿已经含混了,画是画,反正基本上赶紧就画完就得了吧,就是说到这儿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但《千里江山图》,它的这个,这个东西他就是说这个也可以我们就说,如果省事的话做一个平图这样也都可以,你比如你做一个平图也一样的,但是他,但是如果你要把这个说要把它剔除来这个东西,那所画出那个费的时间,还是我讲它是不一样的。

《千里江山图》小径

  还有你比如他这个小径,都很清晰的,我就说他不怕把细部给你画细,交待的很,一个小径的起始宽窄和之间的转和关系等等,特别是这个地方,这个如果一般刚刚像陈丹青说,如果是个老年的画手,他基本上就是这样画了,他不会再节外生枝地来画一些这样的东西,所以他这里边一个是他会在我们一般画家想不到,或者是不想画的他会画出这么一个路径,而且通过这一个路径又引发出一个新的空间,这个也是他这个我想是不怕麻烦,做加法的这样一个画法。

  那好 另一方面我捉年轻吧,他也有他的不足,那就是在那个微信上好像也有说,他这个败笔在哪里?因为这个败笔,其实在这儿我不是很想说,但是说到这儿我还是想说一下,因为包括平时大家有时候也问说,牛老师谁谁谁一问,谁是画家画的怎么样?我说画得好,画得好。因为大家都知道,大家出来混都挺不容易的,就说还是尽量说大家好,所以说你没有说我都说大家很好,我其实他有的画的不好,不好我能看出来,但是我不说,但是这个他也有这个不好,但是因为我说到这儿还是说一下。但是他这个不好确实,他就是一个年轻人,他这个还是一个不成熟的一个体现。

  我们前面讲了,他这个竹竿画得非常之精细,大家如果看原作那真是,非常令人震撼的那么一种能力,但是大家看竹叶和竹竿之间是缺少连接的,或者是断裂的,就是他这种图式的整体感,还差是不是?竹叶是竹叶,竹子是竹子,如果是不是无论是笔墨的层接,笔色的层接和这个造型层接,他都是断裂的。这个我想他也是一个,我们如果说他是一个不足的话,也应该是一个不足。

宋徽宗《听琴图》中的竹子的图式具有整体性

  那好 有意思,这个藏在故宫博物院《听琴图》,我们看这个也有一个竹子,这个竹子我们除了这个用线,和这个填色的这种精妙 精准性,和刚刚我提到《千里江山图》没法比,这个接下一个人不太会画画的人,刚学画的那种,当然能看出来,磕磕巴巴的,哎 但是这是他这种绘画能力的,一个可能不如《千里江山图》,但是他整个这个竹子的图式的整体性,这个竹叶和这个竹子之间的,这种关系的把握上,那又是《千里江山图》所不能梦见的。

  还有我们看他的这个皴法,其实他这个山头和山脚,这个皴法是脱节的,当然这个也会给我们提出一个例证,我们开始来分析他的作品的时候,从山头到山脚这两个皴法,我们是分别对待的,这个是重复的,但是你作为一个整体的来讲,这个地方这个断,他不会在山这个地方就形成一个平面了,这个是不对的,这种断裂其实很多,这里我,这都是到这里边都有断裂,到这儿,这种好像山他不是这样,如果我们看那个董源,或者他们这一条线是这样下来,或者这个和这个之间他是有连接的,所以他这个到这儿都是断裂的。

  这种断裂也造成了一个皴法上的一个断裂,就是我们看像这个山石,如果是一个整体的皴法的话,他这个山一定染到这儿,这个石青一定要染到这儿,这个面和这个面之间的区隔,这个石青至少也得染到这儿,或者再往下染,他这个染是这样的,我们看是平行的,上下这样很是断裂,他就没有根据这个山石的自然形态 结构构造,来做这样一个染法,所以这个染法,这个皴法的脱节也造成染法的一个脱节,这个也不能不说他是一个不成熟的一个体现。

  还有个别的这种你看这种,石青和石绿的这种衔接也很生硬,这个我们如果看这是个别地方,如果看有的地方比方说,就是他是一个有过渡的,靠赭石我就不早这个图了,他是过渡是自然的,也有这个,但是可能和后来的改画是不是也有关系,这都只是一个推测。

《千里江山图》的竹叶与竹竿之间是断裂的

  或者像这条线和整体的那个线的缺少统一性,因为总体的线基本上,他不是这样的一个扭折,这么刻镂的不是这样的,所以这个都是他的一些不成熟的一个表现。那就是真是这个作品他是成在年轻,它憾亦在年轻。

  那就是我们还讲就是说,还是和这个蔡京这个跋的作用,说他“未甚工”,说他那个跋,但是他是“未甚工”,说他此前交了很多次,然后徽宗都不满意说未甚工,当然他这个主要为了说这幅画画得好,说徽宗满意了,这个,但是这个“未甚工”,还是讲他是不是说就是说靠这个半年,不是说用半年就能够得到这么一个提升,这个提升还真是这样一个需要漫长的一个积累,就是需要年龄大一点才能做到的,所以这个时间,他虽然说是前几幅画未甚工,但是他这幅画,我们说确实还有未甚工的地方。

  但是我们说他这个还真只是一个缺憾,他不是一个画病,因为画,画画我还是讲你这个人也不会画画没事,你画画画的到处都是画病,那个东西就不可救药,这个我们来看他这个实际上,都是一个他是一个初始阶段的一个,尚未定型的一个“生”态。这种“生”态,比如我举点儿例子比如看他这个点叶树,这个他不是说我们后来又什么那个胡椒点,什么鼠爪点等等他没有那样,他就根据这个树的自然形态,然后来这样点出来他本身的那种规范性,不是规范性,根本就没有那个定形的东西和这个树,我们看到的。这个和前面我们说分析那个竹子 柳叶,实际上都是那么具有相同的这样一个品性。

 

沈周《桐荫玩鹤图》的点叶树是程式化的体现

  再看和这个《桐荫玩鹤图》,这个点树的比较,这个就是一个比较程式化的一个体现,如果说我们前边那个是一个“生”态的话,这个实际上就比较纯熟了这样一个状态。这个也是或者是和松针的这个,我们前面这个不找那个对比的图了,前面我讲那个包括李松,那个谁李山的那个图,包括前面那个松乱撒针式的那个松针,大家如果有印象和这个来比较,就看一个生态的表现和一个圆熟的这个表现。

  柳叶也是这样的,我们看前面那个柳,我们画那个柳也给打出来了。还有这个点苔,点苔我们也看他这个也是很生动的,而且很多东西它和具体的树干,都结合在一起了这样的,但是后来它又,哎 这个在石青年上面有色上画了,前面我都是讲石绿上的,这都是那个地方点苔的一个很生动,而没有规范的那样一个体现,这个到了比如说这个也是藏在故宫博物院,这个《莲溪渔隐图》,这个点苔那就是很程式了,包括前面的点叶树也都是这样的。

  还有这个芦苇的画法也是一个生动的,这个是这样的。这个就是这样的,他的生态实际上,这个生态它是自然流露的,他不是说要故意设计的,我故意画成这样的,就是那个时期和那个年龄,这两个其实都是一个,带有初始阶段的这样一个特征,一个是北宋时期,我们山水画的这样一个特征,还有一个作为一个年轻的作者,这样的一个特征。

上传日期:2017年12月0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