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226 雅昌公开课 >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第3集] 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的色彩结构(上)

视频信息

名称: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 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的色彩结构(上)
 

  主讲人介绍

  牛克诚:1961年生于辽宁抚顺,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1987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历史系,1994至97年间作为东京大学外国人客员研究员、日本国文部省特聘海外艺术家(画家)在日本学习日本画技法并从事绘画创作。

  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美术学科组委员,人事部、科技部等七部委联合选拔的“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才,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任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现代工笔画院副院长、中国美协中国重彩画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校友书画协会副会长等。

牛克诚

  导语:《千里江山图》卷以烟波浩渺的江河、层峦起伏的群山、以及细致入微的画面构成了一幅美妙的江南山水图,是宋代青绿山水画中的杰出作品。此幅青绿山水画卷穿越千年而经久不衰,与它精湛的技法密不可分。人们对它充满好奇,不仅仅因为其在中国绘画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更有其创作者的神秘性、特殊性等种种疑团和原因,牵动着人们一窥究竟。

  主题:细读《千里江山图》

  第三部分:细读《千里江山图》的色彩结构(上)

  下面就会说到《千里江山图》,它的色彩的这个结构这一块。这个色彩这一块呢,它首先我想它不是一个,这个当然也不是这个《千里江山图》了,这是中国画的一个色彩的,一个独特的认知方式和表现方式。但是这一段是我在我的《色彩的中国绘画》当中里边,提出的这个一个观点,把它用到这儿来了。

《千里江山图》近乎黑色的树干

  那么我们看他的这个“类色”的表现,这个很整齐的,就是山头,我们一会儿看作品,山头是青色和绿色的,和山脚是赭石色的,反正大家记着这几个类色,一会儿因为我就不单独举例子了,下面都会看到草房,就是我说他的房盖是草房,就是那个房子是赭石色的,那个瓦房,那个房盖那个瓦它是黑色的,然后水口是白色的,点叶树是墨绿色的,树干是黑色或者是赭墨,这个地方大家需要注意这一点,在这个作品当中绝对看不见朱色。这里面我也是提出了两个,单独提出来一个是一个朱色的,这个类色的事,还有一个是呢,就是这个树干为赭墨,这个是我举了这样一些例子,就是说在这个早期的,比如说晋唐北宋时期的青绿山水,我们看到的这个树干,他都是这样的赭石,就是这个赭墨或者是黑色的,那到了元明清之后,他的这种树干就是赭石色,我举了这样很多例子。比如说这个是《千里江山图》的这个树干,是黑色或者是就是赭墨色吧,但是基本上呈现是一个黑色的这样一个,这个不是个别的所有的树都是这样,大家如果看那个作品的话。

  比如说这个也是藏在故宫博物院,这个《惠山茶会图》,这个树干就是赭石色,这个也不是个例,我只是举这么一个例子,你看文徵明 仇英那个时候,青绿山水都是这种树干,这是一个现象我提供给大家。

  那么下面说这个朱色,在这个作品当中是绝绝不见,这个是比如说我们读画,我们会有读他的一些桥,那个什么建筑,我们为什么不读一读,他这些一些画法上的一些细节呢?这个细节,我们看在这个时间,早期的作品当中他如果是有这个物象,比如说他画建筑有这个柱子 栏杆等等,如果他一定要用这个朱色来描绘的,但是他的作品当中,如果就没有这个物象就画个山头,没有那个,那个不用朱,你非得让他画朱你不讲道理,人家没有那个东西,我这里举这个例子,他是如果有这样的适合于,用朱色来描绘的这样,他基本上吧是用这个朱色来描绘的。

文徵明《 惠山茶会图》的赭石色树干

  还有这个桥,我们也是这些作品当中,如果出现这样的桥的话,那个桥梁也是用这个朱色来表现的,这个比如说我是举这么一个例子。

  好 这个大家都知道,《千里江山图》这个桥了,我前面讲了大家也都考证,到底是不是垂虹桥这样的,但是这个桥,他这个桥梁黑色的。那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就是在这个作品当中,看不到这个朱色?我想他到底是什么原因,是个观念的原因呢,比如说当时是不是有某种习俗上,或者是文化观念上的一些个规约,说不能用朱色,是不是这样的?或者是不是技法上的一个原因,因为如果说技法上的原因的话,这个因为这个蒋玄佁先生,《中国绘画材料史》这里面,谈到这个朱砂它没有吸入性,所以他就说如果你用胶不得法,它就会脱落,或者你用的是宿胶或者是什么,它就是惨落。

  那么说到这儿如果遇到温水,或者是侵入泡的时间长了,全部惨落。那这个《千里江山图》上,它这个朱色会不会是因为,它朱砂这样一个材料品性而全部惨落了呢?我们来看它的这个桥,都是这个它不是双钩的桥梁,所以我们想如果假如脱落的话,其实他怎么说?或者直接地说,他开始他没有给这个朱色,留有这样的一个空间,他如果画这个比如说,我刚刚前面举的这样的,他是双钩的,还有包括更加,比如说像这里边比如说,李昭道的《明皇幸蜀图》,他都是双钩的线条然后再双钩填色,填的那个色是朱色,但是这个桥梁它不是双钩的,就是你想现在如果给你这样一个画,叫你往上画这个朱色你能画上去吗?画画部分上去,我那意思是他开始并没有给这个朱色,提供用它来表现的这样一个空间,或者说我说他开始就没有用这个朱色的话。

宋人《长桥卧波图》中朱色的长桥

  这样的一个表现,我又找到了一个很有意思,这个是这次展览也有,这幅作品也是感动我,我在那个最开始学画的时候,这幅作品也非常感动我。那这个当然现在是故宫,在它各种的画集当中,基本上是把它说成是赵伯驹的,《江山秋色图》,当然这个也有不同的观点了,有的说是院画家的一个作品,我把它还是看作这个赵伯驹的,这样一个《江山秋色图》。

  这个同样是这样的一个桥,那个同样也没有朱色,同样在这个作品当中他一切这种,当然这个我没有附图了,在相关的建筑,比如说柱廊的那个位置也都不是朱色,我有回到前边的这个设想,他没有用朱色到底是个观念使然,还是技法使然?我就看在《千里江山图》、《江山秋色图》他画了,这个画了好几处,因为我还是讲,我最开始讲的专家我不是桥梁专家,不是这个什么建筑专家,同样我也不是植物学专家,我只是一个山水画家,这说的很不准确很宽泛了,这个如果大家有这方面的专家,可以告诉这个是什么花,如果是这个什么花,这个叫《江山秋色图》还对不对?同时这个我也没法答,他画的松树很多上面还有那个雪,我这个里面可能没有举,所以如果这样的一个物象出现在这个作品当中,有雪又有这个是什么的花,那个是《江山秋色图》,这个是值得讨论的,这当然是另一个问题。

  这个花我们来看他是用胭脂来画成的,这胭脂呢,我们如果说他是一个观念上,他是禁朱色,他不是禁朱色,而是禁赤色,因为在古代这个观念系统,青赤红白黑这五色,无论是胭脂也好朱色也好,它都是属于赤色这么一个范畴内的,那如果你要是观念上的一个禁忌的话,你禁朱色一定也要同时禁这个,因为它都是赤色的东西,所以我那个意思是说,他可能不是出于观念上的一个原因。

 《千里江山图》中黑色的长桥

  那么就是到底什么原因,这个其实我也没有答案,也是这里提供给大家思考,但是就是这个不用朱色这么一个画法,这么一个桥,就这两个,这两个一个很特殊的一个共同性,就把中国古代青绿山水这样一个,这样两幅最伟大的作品给联系起来。

  下面就说到他的这个色彩的,这样一个表现这个画法,蔡京这个跋语说:“不踰半岁 乃以此图进”。这个不到半岁他画来画3平方米的画面,是可以细致而精工描绘的。说到这儿比如3平方米,大家说你这个肯定是说错了,因为《千里江山图》大家都知道是长是1191.5厘米,这个高是51.5厘米,这样算的话它应该是6平方米是不是,就是说基本是12米,这个是半米,12米的半米的话,应该是6平方米,当然有的专家他说是60平方米,那个不对,那种画要那么大那简直说,后来说王希孟到底怎么那个,说累的,那60平米那一定累吐血了,那个面积太大了。但是这个我说它是3平方米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这个卷的总的面积6平方米没有问题,但是他其实他画实际,他来画的那个部分,只有基本上就是3平方米左右。

  怎么说?我们看他天空是统染的,江水是统染的,这两个地方不需要太多的时间,他精细刻画的地方,其实就占实际他画的部分,大家都画画也都知道,就是那么大概占3平方米左右的这样一个面积,这样的话就是我们讲,比如说画画我们参加全国美展,或者是画工笔画基本上,你用半年的时间画这个2米×2米的,4平方米的画是能画出来的,他用半年的时间来画,这样一个3平方米,就是他是可以画得很细致的,而且我想一个人也是能够完成的,这样的话我想因为有的学者质疑,这个半岁半年一个人画60平米,首先60平米不对,即使画6平方米也不对,他能不能画完,所以还有的人提出是一个合作的,或者是什么,但是我说因为这个东西。

《千里江山图》的笔色结构

  我讲现在在网上传一个段落,就是说一个小学生说,这个历史课老交白卷,老师就问他说你怎么老交这个白卷?他说我一交我只能交白卷,我一交卷就是在篡改历史,因为他老答不对,所以只要一说话就是对历史的一个曲解。那我想我们这里面所说到的一些画,事实应该是有一些根据的,不然他就是对这个历史的一个篡改,就是说如果我不是这样来分析,他的这样的一个面积和他这个整个画。

  其实我们来仔细看《千里江山图》,他不是画的特别特别细致的,一幅古代青绿山水,因为比他细致的还会有,下面我们会看图片也会看到,他有的地方是画的很疏落的,有的地方染色也不是说他在峰头,这个部位是层层遍遍积染,那在这个很多地方他不是都是染的,有这种疏密的对比,虚实的对比。这样的话他是这样的,使他成为一个,在中国古代一个极为厚重的青绿山水。他的这个厚重他不仅以密集的线条,或者是跟墨色晕染形成笔墨厚度的,当然这个厚度实际上有笔墨复杂度这样的,但是也体现出一个视觉上的厚度,这样一个皴法肌理,他又在这个肌理上,层层遍遍重色积染,又形成色彩的一个,纵向的一个叠层关系,那个纵向叠层关系这个,其实在中国画这个里边很重要,因为它不像油画覆盖一个笔触一盖过去,底下发生了什么事你根本就不知道,但是这个因为他是一遍一遍的,由薄渐厚的一遍一遍积染,每遍积染我们都会看到,它有一个色层之美,就是说这个色彩和色层之间有显露,有隐没等等形成一个多层色的叠层的,这样一个色彩的一个厚重效果。

  那好,那我们来看《千里江山图》这个笔色结构。我开始讲他笔色,笔是代表皴法,色就是代表他后边这个重色这个积染。他这个笔我在第一部分来分析,他的皴法的时候已经分析他这个,比如山头是什么样的皴法,然后山脚这个是什么样的一个皴法,在这个底上头,我们来把这个色彩去掉的话,我们会想到他是这样一个皴法的,这样一个构成,然后在这个上面,我开始也简单说先铺赭石,然后在赭石在这个上面再铺这个石绿,在石绿这个上边再铺石青,当然这个石青和石绿他都是有选择的,不是说都是统一的,这个地方一定要石绿,这个地方,他石青他有设计感,有的在这儿,有的这儿弄形成这样一个错落的同时,又是一个厚重的这样一个笔色结构。

《千里江山图》色彩横向结构为:(赭石+石绿+石青)- (赭石+石绿+石青)- (赭石+石绿+石青)- (赭石+石绿+石青)- )- (赭石+石绿+石青)

  那就是我说的他的这个笔色结构可以说是,皴法+赭石+石绿+石青+,还有就是色上画,这个色上画我下边也会讲到。他的这个笔色结构,我们如果和这个也是藏在故宫博物院的,展子虔《游春图》,来笔色结构的话来比较的话,他的这个笔色结构其实就是两种,就是我们看前边刚才说的那几个,他这里边他没有这个皴法,在我的那个色彩的中国绘画当中,我把它划分叫钩染积色体,勾完只有来反染。

  我现在这个《千里江山图》呢,它是一个勾皴积色体,它经过勾皴有笔墨这样肌理的一个积色体,这两个是不一样的,在这儿看他是没有这个,《千里江山图》的这个皴法,同时他这个积色他是直接在这个赭石地面,铺赭石是一样的,然后再铺这个石青,这是山头的这样一个笔色结构,是勾,勾线 勾廓之然后赭石,然后石青,山脚 远山,近坡的这个地方,他是也是基本是勾廓然后赭石,然后石绿他形成这样的一个色彩结构。这个是,这个也是藏在故宫博物院《洛神赋图》,这个当然是把它当人物画,但是他里边实际上很多背景上有这个山石,它这个积色它是和《千里江山图》很一样,但是它也是没有皴法的这样一个基底,然后他这个色彩的这个积染,他有很多的时候是用植物色的,而不是那种石青石绿的,有植物色,这个植物色大家知道,它一定会在经过积染,它是会比矿物色它是要薄透,更薄透,同时他没有皴法的肌理,我们看这个他的这个笔色结构,所形成的这个山石的形态,就会比这个《千里江山图》,显得薄透的这样一个原因。

  这个是刚刚讲的《江山秋色图》,他的这个笔色结构,当然他就是因为我在,我老说我那本书里面,它把山石形态分的也很细,这个属于勾琢体,就是勾完了以后,这个不是就是他有哪个像琢,就是像斧子砍了的,勾完之后用小的笔触,这样啪啪的琢出来的,他这个是有这样一个,类似于皴法的这样一个肌理,但是勾琢比勾皴,他是要那种厚重感是不,就是说皴法上来讲,他是不够的。然后他的这种积色,就是也是在这个赭石的上面,或染石绿或染石青,是这样一个笔色结构,他的笔色比如是勾琢,然后赭石 石绿,或者是另一种是勾琢 赭石 石青,这样的一个色彩结构。这样我把它为什么我说,《千里江山图》它很重要呢?他就是一个建构了,中国古代青绿山水画笔墨与色彩的,全因素的结构。

展子虔《游春图》的色彩横向结构是:(赭石+石绿)-(赭石+石青)-苦绿--

  我前面讲了这些作品,《游春图》我说它全因素,这里边他就是所有的从勾皴到赭石,到石绿到石青到色上画,是这样一个我们说色彩纵向结构,是从这个画表面上一直往下看的,我前面讲的纵向的,这个是他的最为全了。这个我刚刚也分析,谁都比他少了什么,只有他是最全的。

  我想作为色彩分析的话,一个是色彩的纵向结构,还有一个是色彩的横向结构,这个横向结构我们看它的基本上,就是看到就是一个一个单元之间的,这样的一个对比,比如说每个单元都是这样的一个,赭石 石青 石绿,赭石 石青 石绿,赭石 石青 石绿,赭石 石青 石绿,这样的,然后形成一个一个一个一个,独立的单元之间的这样一个对比,这样是他色彩的一个横向结构,这个就是我说的一个一个这样的对比。

  那我们来看《游春图》,呈现怎样的色彩横向结构呢?它是赭石+石青,形成了这样一个大的单元,这个因为我图选了应该再往底下选一点,赭石+石绿,这样的一个另一个大的单元。我刚刚如果说那个《千里江山图》,他那个单元是一个石青 石绿这一块,石青 石绿这样,它不是,它整个大的单元它都是这样,石青 赭石 石青的这样一个单元,这下面近坡的这种,它都是赭石 石绿的这样一个单元,这两个大对比,两个单元之间的这样的对比,同时在这个对比当中还穿插着白云朱色的建筑,所以他的这样一个对比呢,我们就会看到会比《千里江山图》,显得热闹一些。这是我讲《游春图》的这个色彩。

  当然更为热闹的是一个,这样的色彩的横向对比,这个色彩的横向对比,他这里面既有这种赭石 石青:赭石石绿这样的对比,同时又有前景树的这样的石绿的对比,然后又有朱色的栏杆,以及前后这种浅色的这样的朱色的东西,以及这样的一个赭墨的树干,所以形成了这样的一个,所以我们会看如果这样来比较的话,那来看他的这个色彩结构横向的结构,也是这样一个小单元,这和《千里江山图》一样。

《江帆楼阁图》的色彩横向结构为:石绿(或石青)山石+石绿松针+汁绿其他树+朱色廊柱+浅朱色前景树

  但是它单元内部的构造是不一样的,都是勾皴赭石一个石绿,勾皴赭石石青是这样一个之间的,这样一个对比,这样我们会从这个时代的早晚来看,再早再比《千里江山图》早期,早一点的这个时间,他的这种色彩对比是比较的说热闹,或者是更为对比强烈一些,所以我们为啥看到这个,《江帆楼阁图》它的色彩的绚丽感,就会比《千里江山图》的绚丽感要强呢,因为他是用了这样的一个大的对比,到了《千里江山图》,我刚才分析过是小的,那样一个局部的单元的对比,到了这个实际上也是这样一个局部,有一个单元的对比,这样他正好出于这样一个,横向色彩结构的一个发展链条上,当然像《千里江山图》,或者是《江山秋色图》,他的这样一个小对比这样色彩的,那种画面营造的色彩的绚丽感,就不如前面那两幅作品。

  现在就说《千里江山图》,它的这个具体的这个色彩结构之间,这个笔色到底是什么关系,我的一个观点是笔色,是有一个阴阳互补的这样一个关系,就是它是通过皴法,一个山势我刚刚讲,比如说皴法形成了笔墨这样的一个底子,这个底子他属于我们从画面构成上来讲,他属于一个阴的,就是阴阳阴的那个部分,然后那个皴没有皴到的这个地方,是不是找一个图。就比如说这个皴他就开始有这个皴,皴完之后这个地方不皴了,像这个高的,包括像这个细部的这都有皴,在这个局部上边所以最突出的部分不皴,留有空白的,这个空白在后来的染色当中,填以石青或者石绿他是从上往下,这样的话如果说皴是从下往上皴,给上边留成了一个空白的话,就形成了一个山石的凸,或者是阳的部分,后来石绿 石青他是向下边,从最高处向下边和皴法这样一个阴阳之间的,这样一个互为结合的这样一个关系。

上传日期:2017年12月0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