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7244 雅昌公开课 >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第2集]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中的皴法

视频信息

名称: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中的皴法
 

  主讲人介绍

  牛克诚:1961年生于辽宁抚顺,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1987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历史系,1994至97年间作为东京大学外国人客员研究员、日本国文部省特聘海外艺术家(画家)在日本学习日本画技法并从事绘画创作。

  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美术学科组委员,人事部、科技部等七部委联合选拔的“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才,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任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现代工笔画院副院长、中国美协中国重彩画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校友书画协会副会长等。

牛克诚

  导语:《千里江山图》卷以烟波浩渺的江河、层峦起伏的群山、以及细致入微的画面构成了一幅美妙的江南山水图,是宋代青绿山水画中的杰出作品。此幅青绿山水画卷穿越千年而经久不衰,与它精湛的技法密不可分。人们对它充满好奇,不仅仅因为其在中国绘画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更有其创作者的神秘性、特殊性等种种疑团和原因,牵动着人们一窥究竟。

  主题:细读《千里江山图》

  第二部分:细读《千里江山图》中的皴法

  那好,那我们现在就做一些局部的这样一个分析。

  《千里江山图》他这个我是把它分为一个峦头,或者是山头的这样一个局部,还有一个是山脚这样的一个局部,还有一个那种岩石形态的局部,看它峦头这样一个局部的一个结构呢,它是以这样的一个做这样的一个,基本的一个外轮廓的一个山峦的,一个大的一个构造,然后里边用这样的这个反扣形的弧线,一个一个形成这样一个内部的峦,层峦的这样一个区,一个区分。然后用这种我们说是麻披皴来皴线,最后在他的这个凹凸阴暗的凹的这个地方,再用淡墨渲染形成这样一个,整体山石这样的一个形 制、以及阴阳 凹凸的这样一个效果,这是《千里江山图》给我们所展现的,它的一个皴法的一个就是对于这个,我们说峦头 山头或者是峰头,这样的一个基本的一个构造。

《千里江山图》的峦头结构

  那这样的一个结构呢,就是说他是一个最核心的就是,用刚刚讲的是用这样的,这样的结构,当然里边个别也有所谓的矾头这样的,但是很少,他不像巨然山水上那个矾头那么明确,但是这样一个山石的这样构造,我们会看到在这个时期五代北宋时期的这一批作品当中,都是这样的一个峦头的这样一个基本的画法,当然这里边作品的真伪,也有一些像这个故宫的,有的专家就说它是假的,但是基本上大家当然这个《溪岸图》,大家都知道有过讨论,1999年在大都会,《龙袖》,当然这个词用哪个,好几个词,我还是用启功先生的意见用的这个。这一批东西是我们研究谈这个,五代至北宋山水这个必须要提到的,这样的一些经典性的作品,那么我们会看到这些经典作品,那个山峦的那个结构,和这个《千里江山图》它的一致性。

  具体的来看,比如说这是《千里江山图》,这个峦头这样的,还是大家比如说这是内部这样的一个区隔。这是藏在辽宁省博物馆的《夏景山口待渡图》,我看到它感到非常亲切,因为我1979年大学毕业以后,在辽宁省博物馆工作一年,这幅画看了无数遍。我们看这个峦头结构,和这个就是这样的一个基本的一个,山峦的外部的轮廓,和内部的一个结构方式非常的一样。这是一个峰头,这个峦峰反正这个不是很严格了,更高层一点像峰头这样一个结构,这个是《溪岸图》这样的一个内部结构是非常一样的。

董源《夏景山口待渡图》的峦头结构

  当然我们会谈到像这种,因为我讲比较你不能说就你很高兴,你就把两个一样的就给拿出来了,不管别的了,这个是,因为这个我还是讲,中国古代绘画资源非常之丰富,你要随便找两个一样的那个非常好找,所以我们必须得考虑到像这样的一个结构,它是在后来一直有发展,但是这个发展我们会看,这个《千里江山图》和这个,和明代比如仇英的《玉洞仙源图》也很一样,你不能说你光说一样,光说和前面那些人说一样你就不管这边了,这个一样,但是他有很多不一样,这个也是我下边要重点阐述的,我们虽然看他一个结构上,这样一个静态的来看很像,但是呢,这个中国画它表现,它又有很多复杂的一个因素,比如说我在这里边所看到它的不一样,比如说这个下边我都会讲到,它们是一个是,一个是繁皴一个是减皴,虽然它这个结构都是这样的,但是在皴法不一样,那种皴的复杂程度不一样,还有笔色关系,一个是笔色互用的,还有一个是笔色简单叠合的。还有一个是染色的方式,我下面都会讲一个是种种的吧,还有区别我下面都会讲,他才造成了不一样,或者是这样的不一样,才能够反证到这个《千里江山图》,和我前边说到的那一批作品,它们的一致性。

  这是我们还是继续,这是山脚坡脚的这样一个皴法,这种皴法就是也还是一个麻披皴,这样一个皴法的一个样式,利用舒缓的这样的线条,这样这样皴上来或者是这样的,这样的,就是哎!我这里边没有介绍什么皴法,是不是什么叫皴法。

  是这样的一个笔墨的一个构成形式。这个也是可以看到和《夏景山口待渡图》,这样的皴法是也是非常一样的。这里边是有一些特别局部的相像了,这个因为我在读图的过程当中,发现特别像,但是这个像可能很偶然我也提供给大家,比如说像他这个,这么样一种画这个山间的山路野径的用这种皴法,然后空出来这样一个方式,我们就会看到这个藏在故宫博物院,王诜的这个简直是太像了这个地方,但是这个可能是一个个例,或者是怎么样,但是也提供给大家。另外这里边还发现,他描写岩溶地貌的这样一个图像,也可以和这个也是藏在故宫博物院的,卫贤《高士图》也是很像的。

仇英《玉洞仙源图》的峰峦

  那么我想一个总结,他这个山和山脚的这种皴法来看,我们会看到《千里江山图》,它是可能从传统的来源来讲,它更接近于所谓比如说五代时期,所划分的南派 北派的山水,他更接近的北派的,啊南派的这样的一个山水的脉络,这个山水脉络大家都知道,后来一直文人系统的这个山水画,是从这个线路上发展下来的,那么他所最后成为一个文人的,具有文人笔墨趣味的,这样一个皴法的一个体系,后来像董其昌他所倡导的南宗,也基本上是这样的一个线路下来的。

  好 我是把他这个皴法分成三大块:前头 峰头,还有一个现在的山脚,还有岩崖的这样一个皴法,看这个岩崖的皴法是这样的,是以具有虚实顿挫的线条,做这样的一个外部的这样一个轮廓,完了用这种各种笔致的线条,做内部的这样一些区分,然后做一些小笔触的这样的一些皴法,一些皴法,然后在他的个别的特别我们说凹陷下去的部分,再用淡墨渲染形成,这样一个山石的质感或者是体积感,是这样的一个皴法形态。而这种皴法形态,我们提到这样的一个岩石呢,会首先想到这是一个比如说南宋以后,山水就是特别喜欢画这样的,因为他那种侧锋的那种表现的画这种岩石,是特别贴合的。

  比如说这个也是藏在故宫博物院,刘松年《四景山水图》,这也是冬景里面的。大家会看到这个也是表现刚才岩石的,这样一个皴法,这个就是用侧锋这样的,嚓嚓嚓这样的来表现出来,而这个侧锋大家知道,这已经是南宋山水皴法的一个标志性的,这样一个用笔的一个形态。就我们在《千里江山图》,这里边他就几乎不用侧锋,其实在这种山水,我后来包括中国山水画发展了以后,我们画这种岩石的话,一定要有侧锋的咵咵咵这样,但是它这基本上都是用中锋的,就是说就好像这个作者还不知道,侧锋是怎么回事或者是不习惯于用侧锋,这是我的这样一个认识。

王诜 《渔村小雪图》

  这样的一个对于山崖的这样一个表现,比如说我们这个同样是藏在故宫博物院,王诜的《渔村小雪图》,他的这个也都是用这样的中锋的,因为就是北宋时期的中锋的这样的,来画这样的山崖的结构,而和南宋这样的斧劈皴是不一样的,所以我是想通过这样来说明,《千里江山图》他的一个皴法的一个下限,他是在北宋,南宋之前的。这就是刚刚我说的这个意思。

  还有台坡的表现,你看如果这种表现的话,如果读的话到南宋的话,这肯定要就是肯定要,啪啪几笔用侧锋就给扫下来,但是他都是用中锋这样一笔一笔地下来了,这样的话会看到,这是纳尔逊爱德金斯艺术博物馆藏的,这个许道宁的《渔父图》也是这样中锋的这样的线扫下来的,所以这儿我还是讲,它是一个皴法的一个实线,它没有柔进来南宋以后,这样的皴法的笔致,这样反过来说他的皴法是早于南宋的。

  这是南宋的,大家都知道马远这个是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马远《踏歌图》,一定要侧锋这样的扫下来,这非常南宋这个。这个地方大概就是我说的一些想法了,就是他的一个皴法是,说这样一个皴法的一个总结性的东西吧,他是具有北宋时期,这样的一个综合的一个皴法的,这种综合性或者是完备性,他所体现出来的是这个勾皴染点,这样全面的被调动起来,是具有一个复杂的这样一个皴法形态。

  我是说这样的一个皴法形态,这又是和后来的比如说南宋以后,发展说这种简皴,如果说北宋这个时间他是繁皴的话,那这个在南宋之后,就是一种简皴的这样的一个状态,这样的一个繁皴这样的作品,我们其实在这里边都会找到,当然比如说这个一个特别明显的,这个李唐的这个《万壑松风图》,我们读画史的时候,南唐 南宋就是刘李马夏,这个李就是李唐,把他定义为南宋的一个山水画家,但是他这幅作品,这个都知道了这幅非常著名的,其实还是他在北宋时期的画的,在一个山尖上写的,黄宋什么甲晨春什么合阳李唐笔,那个就明显的他说的这是北宋时期创作的,他的那种皴法,那种斧劈皴 长枪具体般的斧劈皴,是他到了南宋之后是那样画的。

元人《商山四皓图》中疏松的皴线

  这种皴法我刚才讲从南宋以后,这种简皴这种形态特别是到了元代,是成为了一个特别流行的这样的一个样式,我们会看到这个时期的皴法举这个例子,比如说这样的《商山四皓图》,这个皴法,我们就会看到他这个笔络是很疏松的,就不像刚才我们看咱们《千里江山图》,那个笔是很具有复杂的那个,笔和笔线之间有叠合的,然后最后个别地方还要有渲染的,然后成为一个特别厚实的丰厚的,那样一个皴法形态,这个不是这样,这个元代的,他是这样的一个疏松,这个不是一个个例,这样的就是刚刚我前面举的那一堆作品,都是不只是那么多作品的。

  这个董源这个《江堤晚景图》,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这是张大千,但是这个大家基本上一个定论,说是张大千这样一个是一个造假的这样的,特别是像启功先生专门有一段回忆,他当时在琉璃厂怎么发现旧画,最后给他弄成这样,所以这个虽然张大千他说,这个是董源的,但是我们从他这个皴法形态来看,他就是我刚刚讲就是这样一个疏皴,不是这样一个密皴,和他这个他只是用笔这个线,一个线条比较细弱文秀,但是他这个皴法这个结构形态,和刚才《商山四皓图》,应该是一样的。

  当然我还是讲,我们不是只局限某一个历史时段,我们把这个繁皴来看,到了清代这个繁皴是又一次又出现了,当然这个我举的是非常非常那个少的,因为这个要举作品很,因为我是这个研究,这个前两天我主要看这个,五代北宋南宋之间的这些材料,到后来明清的看的少一些,但是我这随时写的,非常之多,大家可以更体系性地来证明这样一个问题,这样一个皴法到了清代,实际上这个皴法,又回归到一个繁皴的状态。但是呢,这个繁皴,对我这里边讲,好像你就是说北宋繁皴的独特性,又体现在哪里,我想他和清代这个繁皴他是不一样的,他是一个是北宋之皴是实中有虚,而清代之皴则是一味的实;还有北宋生动多姿,趋于程式。

董源(传)《江堤晚景图》中疏松的皴线

  那么就是我们会看到他北宋的时候,这个皴法他是一种实中有虚,并且是笔墨浑融的这样一个特征,那么他就主要表现在他是这个清虚的轮廓线,还有比较虚和的内部结构,并与这个皴线融为一体,所以当时像《林泉高致》,这里头就谈到笔迹混成,这是北宋这个山水,一个皴法的一个特点。

  那就是我们看他这个轮廓线是很清虚的,就不会和我们看明清之后,山水的那个轮廓线那样的重,那时候所以他在后来的这个积色的过程当中,一遍一遍积染已经把这个开始,就已经很清淡的这样的一个轮廓线已经就给,已经都给掩盖了,所以我们现在来看,这个《千里江山图》的时候,甚至很像一个没骨儿法的这样一个山水。

  这种把这个轮廓线和这个山石体面,最后融为一体的这个画法同样,也是五代北宋时期山水画,他的皴法的一个特征,比如我们看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层岩丛树图》,这个我们看它这个轮廓线,它不是那样分明,它是通过你看这个和这个面,已经都融为一体了,是这样的一个特点。那与这个相比这个也是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是文徵明的《仿赵伯驌后赤壁赋图》。我们看到这个轮廓线非常之清晰,而且这也不是个例,我们看明清时期这个时期的山水画,他都是这样的一个画法。

 巨然《层岩丛树图》将轮廓线皴染到体面之中

  那就是我们再看他的整个,就是这个笔墨和这个色彩的关系,他是有一个总体设计,这种总体设计,就是他是在做了勾皴之后,他是给后来的重色积染,这样一套程序留有一个空间的,或者说我们说《千里江山图》,他的这个绘画语言是由笔墨勾皴,和这个重色积染这么两大块来构成的,这样综合来讲我把它叫做“笔色结构”,这个笔指的是笔墨勾皴,色就指的是重色积染。

  那就是他的这种皴法,下面我就讲他和水墨的这样一个区别了,就简单地说这么一下,比如说这是藏在故宫博物院的,《潇湘图》董源的,这个他就是因为是用水墨来画成的,是单纯的水墨,他就是把这个皴法,比如说勾皴之后然后再点,是通过这样一个从勾到点,这样一个完整的一个皴法系统,把这一个山石给表现出来。那么他特别是后面那个点,因为后来这个,董源的这个点是后来被大家一直作为,分析他的一个很特点的一个存在。这个时候我们来看,《千里江山图》它这个峦头,实际上他就是在皴法之后,最后给后来的染法留了很大的空间,以至于他的那个点在这儿绝对没有点,在勾皴的这个阶段一定没有点,他点都是在这个染色之后,在做这样的点,所以他是预留空间,而且是笔色之间是互用的,互为配合的。

上传日期:2017年12月0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