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539 雅昌公开课 >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第1集]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的方式方法

视频信息

名称: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牛克诚:细读《千里江山图》的方式方法
 

  主讲人介绍

  牛克诚:1961年生于辽宁抚顺,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1987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历史系,1994至97年间作为东京大学外国人客员研究员、日本国文部省特聘海外艺术家(画家)在日本学习日本画技法并从事绘画创作。

  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美术学科组委员,人事部、科技部等七部委联合选拔的“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才,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任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现代工笔画院副院长、中国美协中国重彩画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校友书画协会副会长等。

牛克诚

  导语:《千里江山图》卷以烟波浩渺的江河、层峦起伏的群山、以及细致入微的画面构成了一幅美妙的江南山水图,是宋代青绿山水画中的杰出作品。此幅青绿山水画卷穿越千年而经久不衰,与它精湛的技法密不可分。人们对它充满好奇,不仅仅因为其在中国绘画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更有其创作者的神秘性、特殊性等种种疑团和原因,牵动着人们一窥究竟。

  主题:细读《千里江山图》

  一部分:细读《千里江山图》的方式方法

  我想大家来是什么样一个动力,是听这个讲座还是要看这幅画?还是其他的什么?但是我想今天大家能坐到这里,有一个很强大的力量在背后,就是这个微信的力量,我听说这两天微信就关于我这个讲座这个事,还弄的挺热闹,但是我们说的同志知道我是不上微信的,我是一个没有微信的人。但是我想我的朋友圈是最广的,因为你们经常说那个人没有微信,那就是我。这样一个圈子的话大家都坐在这里,我们用这样了一个话题联系在了一起,听一个没有微信的人来冒充着,所谓的专家专业来做讲座,我也很佩服你们的胆量,当然我自己必须有一定胆量,才能在这里敢做这样一个讲座。

《千里江山图》长卷 绢本设色 纵51.5cm 1191.5cm 北京故宫博物院馆藏

  微信里介绍说是从专业的角度,来对这个画作解读。那么这个“专业”怎么理解?这个东西就很不专业。如果我们说专业的话,或者说我们读细节的话,这个《千里江山图》里边,的确细节非常之多,比如说有的专家也专门讨论过,这个四叠泉画的是哪个地方的,一个地理景观?也有的专家谈这种船是什么样一个结构,或者是这样的一个把水围成这样,当时做一种什么样的作业等等,这样建筑群落是什么样的,这个水墨是什么样的,特别是这个桥是不是那个垂虹桥等等。

  我想这些不是我的专业,做这样的研究,比如说水利专家 桥梁专家 地理专家,他们会做得更比我出色,因为我还是想讲,我是一个做艺术史研究的,那么我想我在读这个《千里江山图》的时候,我发现的一些细节,可能和上边这些细节,这个很具象的,或者是背后很有趣的这样的细节,不太一样,我发现比如说这样的一些细节,这个可能是,这个是什么呢?我们看到一幅画这里面有这样的一个东西,他在这个画当中能够提示给我们什么?当然这个也知道是水口了,但是水口这样的画法又说明了什么问题?

  比如说这样的,其实都不是有一个特别明确的,那样的一个物象或者是景观,这个,当然这个比如说,这个画这个结尾,这样的一个结尾又说明了什么,这样的一个山石,当然我说的不是他的这个院落,我是说这个底下这个山石在这幅画上,又能给我们提示一个什么样的一个画法。这个已经不清楚的这样一棵柳树,还有是这个,这个好像微信上有专门谈到,说是有一方这个印,这个印可能是我下面还要特别展开的。

《千里江山图》局部细节

  那么我想就是从这样的一个读画的角度,来跟各位分享一下,我的这样一个阅读的过程,我想在我的这个讲座当中,可能和其他的一些专家不太一样的,是我不讲故实,就是这个画里面到底画了什么,刚刚说的桥梁的那些东西,我也不讲故事,我不想讲比如说王希孟到底多大,然后他和蔡京又是怎么样一些种种的,宋徽宗是什么样的一些关系,因为都有很多学者是这样的了,我不是讲他画的是什么?我还是想讲他是怎么画的,知道了怎么画的这样,其实我们就是在接受一个培训,是培训我们的眼睛,就是我们怎么会读画。

  我们说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想就是我们怎么能够通过读这一幅画,你就能学会看懂中国画,或者是中国青绿山水,那样一些基本的一些出发的那个路径,我是想通过这个讲座,如果能够在这方面能够有一些贡献的话,这是我的一个最初的一个动议,我们总讲眼高手低,眼高手低,这个眼高是怎么来高的,但是我们现在的一些,我们的美术史的一些传授的东西,或者是我们做的一些研究,往往是培养我们耳朵,把这个事情说的很有意思,说的像小说一样,但是我没有听说谁说耳高耳高的,眼高非常重要,我希望通过这个讲座,大家能够在这方面有所收获。

  那么我们看这个《千里江山图》,最开始他呈现的是这样的,从画里最右开始展现,因为上面这一些收藏印是梁清标的收藏印,那个是乾隆的收藏印,这是下边的"苍岩子",焦林鉴定,焦林收藏,这个上边是乾隆的,下边是梁清标的这样的收藏印,这是比如说我们看这幅画,最开始最先映入眼帘的是,这样的一些信息。这个地方也有一方印,这个是在卷前一个很不清晰的地方,因为现在我这个是三希堂精鉴玺,是乾隆的一方印,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他是压在了一方印的上面,这个上面,被压的这方印已经不太清晰,那么这个我们的一些学者指出个被压的这方印,是南宋理宗时期的一方收藏印,“缉熙殿宝”,这个大家不知道是否能够在这上辨识出,它的这样一个印的形状,这是卷尾,我们从前面中间就不看了,到了卷尾,我们知道大家也是经常提到的那个,蔡京的跋和普光的跋。也是这样的几方收藏印,“冶溪渔隐”是梁清标的。

寿国公图书印

  这个上面在这个卷接近尾部的,也有一方印是寿国公图书印,这方印其实因为可能大家知道,我是做一段时间这个印章的研究,特别是我在书画鉴藏的研究,这方印我是知道,它是在那个作品上出现过,这个印文我也知道,但是我现在我不想把我这个跟大家说出来,因为已经有一位学者,我们故宫博物院可能11月份,要开一个研讨会,他可能专门要谈这方印,那个里面到时候可能由他来介绍更好。还有还是说到这方收藏印,这个是蔡京的跋,这个跋里边,这个字大家也都认识了,政和三年闰四月等等。

  这里边我现在所围绕着的,他所展开的分析或者是读画,我是想再通过这个跋里边,两个具有这个时间标志意义的这样两个词,一个是政和三年,还有一个是年十八岁,他在这个跋语当中提出了,这样一个我说占有时间,这样概念的这样的这两句话,那么我这两句话是否能够,和他这个画面能够得到一些印证,这是我读画的一个出发点,怎么说呢?就是说因为这个跋和这个画之间,这个关系现在也有种种的说法,那我想我如果找到这个跋文和这个画之间,他如果有一种内在的连接的话,我想至少提供一个,他们俩是曾经一个共生的这样一个关系,我是这样的一个思路。

  好 现在比如说我们把这个,刚刚从前面往后一直看下来,看下来我们就是,当然对不起后边还有一个宣统的印,那也是在卷后。那这样的话我们从下边来看,是我们从今天往前这样来推,从上边来看,上边那一行是从当时这个画往后推,其实我们做这个艺术史研究的,其实还是基本是从下边这一条线路,我们好像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我们是在往上去的,所以说到他最开始的那样一个状态,那如果这样的话就是会牵涉到,就是右边的那个部分,那个画和这个跋之间这样的一个关系。那么通过这个跋和这个画之间关系,我想这两个之间的早晚关系,当然是这个画是最早,如果没有这张画后边我讲的一切的,普光也好,乾隆 宣统也好,这些东西可能都没有一个附着的,一个基本的一个载体。

  那这幅画我就想讲,它是如何来生成的这个画的,一个创作的过程?

《千里江山图》坡脚的麻皮皴

  我们从这张画上会看到,像这个底下他留有这样的一些,笔墨的这样的一些痕迹,到这个地方已经是用这个色彩做成晕染,然后这个色彩的晕染它是有不同层次的,最开始是在这个皴法的基础上,做了这样一个赭石的铺垫,然后在上边再染这个石绿,石绿又是这样一个石青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我只是简单地说,但是每一步程序,每一遍染色其实都是很多遍数的,我们说的三矾九染,三矾九染是指的这样一个遍数的一个多重性。

  那这幅画也有的学者讲,它是某一个实际的景物的一个写实,但是我个人的一个观点,我还是想他是我提出一个,他是一个中国山水画发展到北宋时期的,一个技法的一个集合式体现,特别是皴法的一个集合式体现,我说它不完全是写实,但是它一定有写实的这样一个根据。不完全是写实的话,大家可以通过这儿来看,看到了什么呢?这个地方大家看他是经过修改的,最开始画的是这样的,这个桥是后加上去的,这个能看出来吧,一定是后加的这样一个,如果有一些技术把这个剔除它原来是这样,加了,后来这个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背景的原因吧,就是他有了这样的一个修改。

  我想如果是写实的话,这个桥他一定是那就开始就这样画上了,他为什么要这么一个存在的话,他不会开始就把它给忘记掉了,但后来是不是有个比如说,我们在这里面也有可能如果我们想听故事的话,或者是编故事的话,那我是不是就是宋徽宗,因为后边蔡京跋他说宋徽宗亲自教授他,或者是怎么样提出来你这个王同学、希孟同学这是不是应该加个桥啊,就加了这么一个,如果是一个故事的编排的方式的话,但是不管怎么样,这种是的确进行了修改。这个地方大家如果仔细看,也是经过修改的,我是一直想用这个修改来说这个画,他不是一个完全写实的,如果完全他就是开始要怎么画,他就一定是一以贯之那样画下去的,这个修改,如果仔细看他是用这个,因为我下面还会讲到,他这个重彩这样的厚涂法用这样的笔线,来加到这个地方,把这个东西给干了,其实我想他最开始是这样的。

《千里江山图》用皴线排叠出山路野径

  像这个皴法他最后因为这个时间长有剥落的话,还是能看到这样的一个皴法的,其实这个我们画个山水画,你知道如果这样的一个结构没有这样画的,这个线条的透视关系都是不对的,这个线他有可能是这样画下来才对,这样的一个在山水画里不会存在的。他为什么这样子说呢?他为什么要这样子来修改呢?可能是有一个形式上的一个考量就是我的分析,因为现在这个在这儿呢,这两个地方太顺边了,就是我们画画讲这个地方,如果没修改你能想象这个地方,把这个石青去掉的话,这个地方完全一样的,太顺边了,可能只能推测吧,就是说考虑到这样形式上的一个变化,又在后期又做了这样一个修改,这个修改我想是存在的。我还是通过这个讲它不是一个完全写实的,如果写实最开始什么形就是一个什么形。这个地方也可以看到,开始是这样的,是这样没有这个石青的,是这样的一个能看到吧,大家能看到,实际上后来又是经过这样的,因为我下面还会讲这种,为什么用石青来做这样的修改。

  我是主要是想通过这个来说,他不是这样的一个写实的,而是一个在一个集合式的体现,这个集合式的体现是于这个作者,当时他所接受的这样的一个前期的一些学习,或者对于他既有的一些图像的一些临摹吸收,成为他的一个“预成图式”,作为到他的这样一个创作之中。那我说他会接触到很多当时的这样的一些前人,或者是前代画家的或者是当代的,画家的一些山水画的创作,这样我只是举这样一些证据,包括实际上我还没有举完,很多当时那个还有一些资料记载,当时就跟我们今天这个屏风,或者是怎么样的画的很多都是这种,郭熙这样一些山水画家的一些作品,作为这样一个画学生,画学学生的话他是整天会沉浸在,这样的一个整个图像的氛围当中,所以他拿起笔来一画,他就一定会有这样的一些,他的这个所谓“预成图式”,预成经验参与到他这个创作当中。

  下面那个也是很重要的,在这里边就是说一个是,我们在创作方式上这样的,是有这样的一个集合式的这样一个创作方式。第二这样也养成了,我们一个读画的这样一个方式,就是我们来看一幅作品的时候,会把它分成他的一个一个的技法的局部,比如说山,山石是怎么样的,树是怎么样的,桥是怎么样的,水口怎么怎么样的,也之所以是这样,所以在中国的这种山水画创作当中,还不光是山水画,就是中国画的创作当中,他才有画谱的画谱,他就是把一个整体来分解为一个一个局部,叫你去学习,同时也养成你一个观画的一个视点,就是局部局部地来看,来分析。

上传日期:2017年12月0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