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144 雅昌公开课 >参与·交融——2016中美博物馆公共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第9集]吴洪亮:入境——策展与公共教育的生成关系

视频信息

名称:参与·交融——2016中美博物馆公共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吴洪亮:入境——策展与公共教育的生成关系
 

  主讲人介绍

  吴洪亮:1973年出生,现为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北京画院齐白石纪念馆馆长、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秘书长、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艺委会副秘书长、中国雕塑学会常务理事。

吴洪亮

  导语

  研讨会邀请了中美两国文博机构的专家学者,围绕世界博物馆教育专题,以主题发言和学术对话两种方式,就博物馆公共教育的理念和实践展开交流。来自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现代艺术博物馆、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和中国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弘博网等文博机构的专家分别就本馆的公共教育情况进行了介绍,并分享了关于博物馆教育的理念和经验。

  主题: 参与·交融——2016中美博物馆公共公共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

  第九部分:入境——策展与公共教育的生成关系

  大家下午好!感谢主持人的介绍,使我们一个稍显复杂的机构给大家有一个背景的国际的想象,今天我跟大家分享的当然是关于公共教育,但是作为一个美术馆的馆长可能我们从对于藏品的研究开始,更关心自己的展览,而在今天好像美术馆的重要的任务已经从展览本身到了公共教育,那么在做展览的开头也许公共教育就在里面,所以其实我们的每一个展览就是一个公共教育的开始。

北京画院

  当然画院这样一个体制是告诉我们中国有好多传统,有很多要传承下来的一种思维方式,我们也希望北京画院这样一个好像这种体制、历史机构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在当下有价值的东西,所以我们希望用一种中国更古老的方式进入一个今天的展览公共教育。当然刚才介绍北京画院首任的名誉院长叫齐白石,这个老先生活了将近100岁,他也把中国的艺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作为北京画院最大的一个收藏的收藏地,我们对他的研究本身是我们所有思考的一个开始。

  今天因为是关于公共教育的一个论坛,我只介绍一个关于齐白石的项目,是关于齐白石留下了很多他的日记、手札、书信,大家知道这种展览是很难做的。这样的一个展览怎么跟公众发生关系,一直是我们踌躇的一件事情,所以这个展览我差不多思考了七八年才敢做,那么在做2014年做这个展览的时候我们用了一个最简单的方式就是齐白石在他自己的人生中他留下了一个他的自述,有差不多七万字,这个自述写的非常好玩,所以我想何不让齐白石给大家直接做一个导览,让一个过去时的人给现在人做一个导览,所以做了一个第一人称的白石老人,介绍白石老人的展览,我把他叫做“我介绍我的展览”。

  那么这样的一个展览的方式就是把这7万字的自述,我们第一轮把它读成了7000字,第二轮把它读成了5000字放在整个的展厅中,而在展厅的开始我们没有更多的再写前言,用了齐白石自己的自述的开头做了展览的前言,我想这是一个最好的展览,他说他是一个穷人的孩子,后来能成名百感交集,从哪里说起?他就讲了他自己的故事,而这个展览本身我们从他出生的湖南中国湖南湘潭开始把所有的空间的照片和齐白石的作品一一对照,他留下的文字和他所经历的故事一一对照,当然这么多的文字如果全部在展板中呈现会使这个展览无趣,因此当然二维码成为现在的一个最好的传播系统,当然我们也用各种方式来吸引所有的观众如何能愿意看这样的一个内容呢?

北京画院齐白石纪念馆

  我们找到了一张照片,我不知道齐白石当时真的做什么,但是我们的宣传体系是他在看微信。那么除了这样的一些文字之外还有他留下了很多有意思的在日记中的他的写生,比如说这边冒着黑烟的一张,这个齐白石有记述说这是北京南城灯票厂的黑烟,当然我们为了和观众发生更多的关系,我们说这也许就是北京雾霾的开始吧,因此在这样的一个展览体系中我们用更亲民的方式和今天更普通观众能理解的方式把齐白石的一生进行了串联,而最后这个展览其实是一个开放性的,我们提了几个最关键的对于一个活了150多岁的人的认知在今天是不是还有价值,所以给观众留下了很多问题,我们也希望观众用手札、书信的方式给我们回应。

  因此在我们问齐白石150岁的齐白石还活着吗这个问题的时候很多人真的在展厅内用这样的方式来回应,留了好几大本的资料,这也就变成了我们后面做公共教育的一个起因,今天我们北京画院美术馆的公教部的主任吴文新也在,他当时给了我一个特别好的创意,就在这样的一个留言的基础上我们和很多孩子们进行了沟通,让他们用中国人的方式写信的方式给他妈妈写一封信,我想这样的一个公共教育的关系可能就是跟展览密切的结合在一起。而且今天的人恰恰是太难拿起笔来写信了,当然对于每个展览其实都会有一个公共教育很难的体系的建构。

周思聪 《矿工图》

  比如我们也要回应一个国家的主题要求,比如说去年抗日战争胜利,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结点我们怎么去做,当然因为北京画院收藏了整套的周思聪画的《矿工图》,这是关于抗日战争的一套作品,但是这套作品我们如何使他的学术性的概念生成之前和真的观众有一些进一步的联络,这也是我们要思考问题,如果说我们只去呈现一个仇恨和悲伤的话我想这个展览是没有人愿意真的去看的,因此在展厅里头我们设置了一朵儿玫瑰,我们说这是对艺术家以及几十年前发生的那场悲剧的一份纪念。

  所以比如说别的不关心我就关心每天每一个花在我的展厅里一定是新鲜的,而在展厅的中间你们用很多关于叉子的死亡的符号也觉得太压抑了,那些关于一个矿工的故事,所以真的用了几吨煤在展厅里,而我最开心的是这是我最近看到的一条微信,我们最近在做公共教育活动和讲座的时候竟然卖给我们那几吨煤的那个老板来听我们的讲座了,我想这应该是我吨与我们公共教育的一个最满意的答复。那么除此以外我们可能也希望是从这样一个思维方式中去演进一些衡量实验性的东西。

  比如说这个雕塑展是我参与策划在今日美术馆的一个展览,因为今日美术馆是有一个很大的展厅,差不多不到20米,这个艺术家的雕塑是关于他去研究了一百年以来的全世界文物的一个流散,他用他的手段,比如说用砖这种形式来复制了这些在他者博物馆的作品,那么我们把它称为叫做一个世纪以来的重人类文化的爱恨情愁,很像一个戏剧,也许今天我们可以更平静的面对那个时候的一些事件,但是这种文物的流散本身是有趣的。

今日美术馆

  因此在展厅里我们就用了一个戏剧舞台的方式,用了追光的方式把几十吨的摄影,灯光设备吊到展厅的上面,让每一件作品来说话,他就像在美术馆里生成的艺术戏剧,每一个观众进来是戏剧中的一个部分,这种情境中的进入本身我觉得也许是一种非常东方的体验。当然这个作品换个地方就完全不同了,这是同样的两件作品放在南通一个中国现代都市起源的地方,跟一个民国的建筑本身他们又形成了一个不一样的关系。

  所以艺术作品本身和空间的关系的营造之后他可能发出的声音是不同的,也许给观众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那么回到更中国化的一些东西,我们曾经在11恩年做了一个展览是关于如何在今天的当代的美术馆展厅中去展示中国的手卷和册页,因为手卷和册页是三五个人上手来看的一种中国艺术的形式,他在今天的博物馆体系中应该说是非常弱势的一种方式,是这样来看的。因此在那个展厅中我们是整个立体空间是一个展开的手卷,长长的走道想让大家进入一种安全的层次去看那些必须近观的作品。

  能看这个作品状态更好甚至还要先饮一杯茶,聊聊天再去看作品,所以这种近距离的观看本身其实是希望改变一个博物馆的固有模式,也就是说当这样小型的作品在博物馆中被远距离忽视的时候我们希望他在近距离得到更多的关注,甚至我们也希望大家看看这些作品能够有机会在美术馆中得以对这样的一个作品进行交流,甚至这样的一个小型的展览今年的春节被邀请到纽约参加中国会的项目,也很感谢余丁院长当时能在展厅的中间搭建了这样一个行走的通道。

 

齐白石 寻旧图 151.5×42cm 纸本设色 无年款

  这是当时一个交流的场景,我想这本身也是一个公共教育,而且观众是要发声的,就像中国的题跋一样,不仅如此我们更希望除了一种空间的改变,让人进入一种情境之外还有一种更多的体味,因此有一个展览叫《渐》就是慢慢的意思,我希望所有的观众能慢慢的去体会那些更复杂的、更希望他认真感悟的作品,那么这一盆话梅放在了展厅的门口,我们希望每一个观众含着话梅在潜意中提示他要慢慢地去看作品的这样的一个状态。

  最后给大家看一个直接进入中国园林的情境的展览叫《字牡丹亭》,今年是莎士比亚和汤显祖逝世四百年,我也拿这个展览来献给中国一位戏剧的大师,昆曲是源自中国的苏州,所以在苏州的这个展览我们把苏州的园林请进了安渡设计的一个展厅,用纱幔整个把展厅进行了一个围合,让大家在一种虚幻的,迷蒙的过程中去体会中国的园林植美的同时去进入一些当代艺术作品,因为很多观众对于当代的很多实验性艺术和装置是有排斥的,那么当你把他放入一个情境的时候他可能就会有一种愿意去理解他的心态,我想这种教育本身是一种情境式的感受,包括把激光对这件作品和中国的昆曲和观众的互动联系在一起,我想这样的一种思维和方式就是一种公共教育,谢谢各位。

上传日期:2017年11月14日

推荐视频